BBC:关系不浅 非洲国家为何在人权问题上挺中国(图)

6Park 时事 1 week, 5 days



非洲国家没有加入谴责中国在新疆、香港及西藏侵犯人权行为的联合声明。

在多国向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人口的对待方式提出批评时,非洲国家并未参与其中。

事实上,许多非洲外交官最近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一场活动,期间他们对中国在新疆的政策表示赞赏。

至少一百万维吾尔族人据信被关押在新疆一个庞大的拘押营网络中。中国因此面临强迫劳动、强迫绝育、酷刑及种族灭绝等多项指控,中国对这些均予以否认。

中国政府为拘押营辩护称,它们是为打击恐怖主义及宗教极端主义而设立的职业“再教育中心”。

“一些西方势力大肆宣言所谓涉疆问题,实际上是在对中国进行无端攻击以服务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在3月举行的“非洲驻华大使眼中的新疆”活动上,布基纳法索(Burkina Faso)驻华大使阿达马·孔波雷(Adama Compaoré)被报道曾做出这样的表述。

苏丹(Sudan)及刚果共和国(Congo-Brazzaville)也派大使出席了这场活动。媒体报道称,刚果共和国大使达尼埃尔·奥瓦萨(Daniel Owassa)期间表示,他支持中国所称的在新疆推行的一系列反恐措施,还说他欣赏“新疆近年来在多个领域取得的巨大发展”。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组织表示,这场活动是非洲在一项全球关注的关键议题上保持沉默的例证。

“(这)可能是例行的外交工作,但非洲政府愿意在北京对权益的打压上保持沉默,这会带来更具体的影响,”人权观察非洲倡议主管南图亚( Carine Kaneza Nantulya)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非洲各国自身往往理直气壮地抗议其他国家漠视他们的苦难,为受苦的人群争取全球声援,”她还表示。

代际转变?

但全球治理研究院(Global Governance Institute)非常驻研究员奥托博(Ejeviome Otobo)表示,非洲国家领导人与中国在三个主要方面建立了一项共识:人权、经济利益及不干涉内政。

非洲国家在很大程度上亲中的立场使得非洲在人权问题上与西方的对抗性与日俱增。

2020年6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 Human Rights Council)在日内瓦举行了一场投票,主题是引起争议的香港国安法。这部法律对政治性异见施加严酷惩罚,实际上终止了香港的自治。在这场投票中,25个非洲国家支持中国当局,这是五大洲内最大的团体。

同年10月,在西方国家参与的一份严厉谴责中国在新疆、香港、西藏侵犯人权行为的联合声明中,没有一个非洲国家参与联署。

“人权观察”组织指责非洲国家领导人称,他们以其他全球关切问题为代价,将来自中国的经济利益放在首位。

而“中非项目”(China Africa Project)共同创始人埃里克·奥兰德(Eric Olander)表示,对于非洲领导人来说,不与北京敌对“是一个更为重要许多的外交政策重点”。

“这些批评人士似乎不理解的一点是,对于贫穷的发展中国家,他们中的许多还背负着北京的重债,并依赖中国进行大部分贸易,他们无力承受惹怒中国可能引发的反弹,”他向BBC表示。

每隔三年,中国便会举行一场与非洲领导人之间的峰会。



每隔三年,中国便会举行一场与非洲领导人之间的峰会。


已经建立数十年的中非关系是另一重要因素。1970年,非洲国家在美国反对下帮助中国重返联合国上发挥重要作用,这使得中非之间的关系得到加强。

“从那时起这一关系就一直在强化,”肯尼亚的中非关系专家克利夫·姆博亚(Cliff Mboya)告诉BBC。

“30年来,中国已经把每年新年外长访问非洲变成一项传统,这不仅有象征意义,也是他们在投资于一份长期关系的信号,这收获了非洲人的许多好感。”

年轻一代的非洲人可能没有这么被中国打动。根据民调机构“非洲晴雨表”(Afrobarometer)最近发布的一项研究,非洲年轻人对美国及其发展模式具有压倒性的积极看法。

但年长一代及政府领袖们的想法不同。他们为基础设施建设资金转向中国的决定(尤其是在过去20年间)用大规模的道路、桥梁、铁路、港口及互联网基础设施转变了非洲大陆的版图,确保了非洲在数字经济中不会被抛弃。

奥托博表示,其中一些项目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这一计划资金规模达数百亿以上,有46个非洲国家已经签名参与。

“西方的等量项目在哪里?”他问道。他还表示,中国的资金规模很难匹敌。

奥兰德表示,为资助这些大型项目而签署的协议因欠缺透明度引发有人质疑,称这是中国想用无力偿还的债务困住非洲的阴谋,但他称这种“债务陷阱”的说法已经遭到驳斥。

今年晚些时候,三年一度的高级别活动中非合作论坛(FOCAC)即将在塞内加尔(Senegal)举行,届时债务纾困及获取新冠疫苗可能将成为重点话题。

疫苗外交

疫情出现以来,中国国旗在非洲各大机场已经成为常见的景象,这意味着一系列重要捐助物资的抵达,比如个人防护设备(PPE)及最近中国制造的疫苗。

中国所谓的疫苗外交如今已经触及13个非洲国家,这些国家或是购买了中国的疫苗,或是接受其捐赠。



津巴布韦是使用中国制造疫苗的12个国家之一。


相比之下,除了全球疫苗倡议Covax项目之外,非洲国家没有收到来自英国或美国的直接支持,而Covax也受到中国的支持。Covax至今已经在41个非洲国家交付1800万剂疫苗。

在各个大国之间,正在进行着一场利用新冠疫苗作为争夺全球影响力工具的竞赛。

今年3月,英国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曾敦促发展中国家,等待“优质”疫苗,而非来自中国或俄罗斯的疫苗。

新任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最近向一众非洲学生表示,目前的情形并非是一场竞赛。“我们不是在要求任何人在美国或中国之间做出选择,但我想要鼓励你们问出那些很难回答的问题,挖掘表面以下的东西,要求透明度,做出明智的选择。”



四车道的内罗毕高速公路长17英里,是肯尼亚许多由中国资助的项目之一。


西方大国知道,他们无法在贷款及基础设施上与中国竞争,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对接受中国援助或过于拥护北京的人采取反制措施。他们采取的方式是借助于口号,比如呼吁民主、要求没有腐败的投资。

因此,最近极不可能会有任何非洲国家愿意像当年对昂山素季那样,就维吾尔人待遇问题将中国领导人告上国际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2019年,在昂山素季担任缅甸领导人期间,冈比亚(Gambia)前司法部长因为缅甸对罗兴亚穆斯林的对待方式而将缅甸政府告上位于海牙(Hague)的国际法院。

塔马多(Abubacarr Tamado)的做法得到了伊斯兰合作组织(Organis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的支持。这个组织有57个国家组成,他们的人口大多数为穆斯林,其中27个国家位于非洲。这个决定得到了西方世界的赞赏,目前已经使得国际法院要求缅甸采取措施,防止种族灭绝。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