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茂春在美国会作证:在中国做富豪如上黑名单(图)

6Park 时事 4 weeks, 1 day



美东时间周五(19日),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USCC)就“美国对中国资本市场和军事工业园区的投资”举行听证会。

余茂春:“对等”原则应对北京挑战

4月15日,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举行关于“中国的经济野心”的听证会,请到两位特朗普政府时期的重要对华政策官员。

“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方法,有很多共同之处。”前副国家安全顾问、现任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博明(Matt Pottinger),给上任三个多月的拜登政府给出这样的评价。与会的国会成员则纷纷对中国扩张的威胁表达忧心。

博明建议,美国政府在规划政策及审议预算时,要思考这些投入是否能加强美国与北京抗衡的竞争力。同时,要提防美国资本技术进入中国军事、国有科技企业。

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规划顾问、现任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余茂春,则在听证会上提到中国经济的三大特点。首先,中国这个以马列思想领导的共产主义专制国家,利用剥削內部廉价又庞大的劳动力,完全融入全球自由市场体系。

“中国的劳动力没有得到有意义的劳动保护,没有权利独立组建工会、进行集体谈判和争取福利。在新疆,则发生了针对宗教和少数族裔的种族灭绝惨案,毫无权利的劳工被安置在集中营里。中共已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国家规模的血汗商店,而全世界正在为其买单。” 余茂春说。

其次,中共对权利的垄断使北京政府对金融资源实行严格的控制。这种控制包含对中国企业及外国公司,以及限制中国人民自由汇兑的权利。他还提到,在过去15年,至少有27位中国亿万富翁被捕,“他们遭受的指控既离奇又荒唐。”

余茂春点名了马云阿里巴巴的案例。 “在美国,我们为那些跻身《福布斯》亿万富翁名单的人喝采;在中国,成为胡润百富榜上的一员,就可能被加到遭(当权者)打击的清单中。”

第三个特点则是中共对经济相关数据信息的缺乏透明度。

余茂春建议,美国政府应该对中国的负面清单逐项回应。以中国限制美国企业的方式,“对等回应”禁止中国在高科技农作、社科研究、新闻媒体、影视文化、关键矿产等领域的投资。

他还认为,在应对中国对美企打压上,美国政府应该站在第一线。他举例,中国禁止推特、脸书进入市场,这不应该只是美国公司的问题,美国政府应该诉诸主权对等行动,不要让美国公司变成中共的人质。他对这些美企在遇到中共打压时,反而向游说机构或中共代理人求助的方式感到忧心。

博明:禁用中国软件无关言论自由


博明呼应余茂春以“对等”(reciprocity)方式应对中共的做法。他说,中共善于利用心理战及话术,把美国的做法描绘成激进的一方。

“美国政府要表明这种对等互惠的做法,我们是以‘公平’为指导原则。”他举例,当中国任意拘留美国公民、或不让美国公民出境,美国应该以限制中国共产党成员及其亲属难以进入美国作为回应。

他又以社交媒体为例,中国用自由世界的社媒平台,散播虚假信息或掩饰独裁政权的种族灭绝行为,再滥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论自由自我辩护。

“这不是《第一修正案》的问题。中国共产党没有权利掌控数以千万计美国青少年发声的渠道、能看到的内容、甚至窃取这些孩子的数据。我们曾对约9款中国软件采取行动,其中一些上诉到了法院,我认为有些法官对《第一修正案》的争论有误解。” 博明说。

去年八月,特朗普政府曾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TikTok和微信施加限制。今年1月5日,特朗普再以行政命令方式宣布禁用包含腾讯QQ、微信支付、支付宝在内的多款中国软件,旨在遏制中国软件对美国人构成的数据安全威胁。

这些行政命令随后面临多场法律上的挑战,拜登政府至今仍未表明是否继续采用这些行政命令。

“我曾为保护《第一修正案》的价值而上战场,我曾是一名记者,还是一位海军陆战队成员。”博明再次强调,禁用中国软件无关言论自由,美国立法者不该纵容中共影响力渗入美国年轻人及美国社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