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大豆油都运去哪了?客户为北大等多所高校供油(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week

继续说“装完煤制油的油车不清洗,马上就装豆油的事情”。现在几家大型粮油企业,表示他们的只管卖油,这些“散油”是由购买方自己找车来拉的,他们没法管,但他们自己的产品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细看新京报的调查,发现他们追踪了运油车从哪里来,去哪里装油,但却没提到这些大豆油的去向。

乃至于一些博主恶意推测:

“大豆油也有工业用途,会不会这些大豆油根本就是被工厂拉去做工业品了,新京报故意隐去大豆油的去向,就是为了攻击央企。”







这里我们不提价值判断,还是回答最重要的那个问题:

新京报报道的两辆车去哪了?

真的是送去做工业品,新京报是恶意带节奏吗?

答案是否定的。

关于这个问题,推荐大家看B站博主@高剑犁的最新视频。

BV号:BV1nS411w7Bh。



博主通过新京报的视频,查到了两辆车的去向。

尾号为65Z的第一辆车,送去的企业在物流单上能查到,叫“河北物流集团金属材料有限公司”:



这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批发、运输钢铁材料,大豆油确实不一定是用来吃的。

而尾号为76W的车,虽然视频里全程给车辆尾号打码,但是在过秤的时候,车牌号还是显示出来,是“冀E5476W”。



在大货车装了GPS的情况下,大货车的位置,其实是公开信息。

博主通过查阅货车轨迹,发现最后这辆车装了36吨“问题油”,最后送去了“陕西省汉中市新力油脂公司”。

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农副食品加工”,主营业务为:

初级农产品收购;农副产品销售(除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外,凭营业执照依法自主开展经营活动)。许可项目:食品生产;食品经营(销售预包装食品)(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具体经营项目以审批结果为准)。



我查到他们2022年被行政处罚的公告,说是生产无标签的预包装食品,最后被没收了76瓶菜籽油:



说明他们就是卖食用油的:



这是典型的乡镇企业,这些“问题油”,最后多半就是被当地老乡给吃掉了。

博主的调查不限于此。

鉴于这司机这次装完煤油没有清洗就装大豆油,合理怀疑以往他也不一定会清洗,所以博主继续调查这辆货车,最后发现这辆车每次都是先从宁夏的“国能宁煤”运送煤制油去全国各地,然后返程拉上食用油赚外快。

有时候把煤油送去广东,然后把东莞的食用油送去河南驻马店遂平县。

有时候把煤油送去广东,然后把东莞的食用油送去陕西咸阳。

他送货的名单里甚至还有不少知名大企业,但是在送大企业之前有没有清洗油罐,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这其实也解释了为什么新京报没去追踪这些货车的去向,因为涉及的大小集团太多,利益过于复杂。

调查记者也有自己要应付的压力,过去甚至有调查记者因为揭开黑幕被打击报复的案例,你不能要求他们什么都承担。

这位新京报记者能实名做到这步已经非常非常了不起了,这时候还跑去污蔑他的,感觉也有点太没良心了。

昨天已经说了,这事和所有人有关,绝对不能因为说什么牵扯面积太广就不了了之。

现在大家火力集中在卖方,但其实买方和运输方也有非常大的责任,也应该大规模排查。

我最新看到的话术是“煤制油不是煤油,吃不死人,大家不要被带节奏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健康重要,还是“别被带节奏重要”。

要知道“未精制或低级精制的矿物油”可是一类致癌物。也就是说,假如这车里只是混入煤油,也是妥妥的致癌了:



还是那句话。

只要这事是真的,我希望最后的结果,友善点。

起码不该是报道的记者有问题,也不该是大家的嗅觉有问题。

不要觉得“不可能改变”就啥也不说,啥也不做。

不要说什么“别的国家也不好,就认为这是正常的”。

没有人想吃混了煤制油的大豆油。我们不该吃,那些乡镇的老乡们也不该吃。

食用油车应该专车专用,我们也值得吃专车专用的食用油。

这事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不要比烂,不要阴谋论,找到人负责,努力让我们的生活环境变得更好一点。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不是吗?

相关报道:一车混装油“投毒”10万人!透视4000万吨食用油产业链,数十家上市公司布局,涉事企业客户为北大等多所高校供油


“行业公开的秘密”曝光后,“煤制油罐车混装食用油”事件继续发酵,人民日报、央视纷纷发声,直呼“形同投毒”,此次事件涉及食用油产业链以及涉事食用油流向备受关注。一车混装油或影响10万人健康近日,新京报将食用油运输行业长达10年行业潜规则捅破。报道称,国内许多普货罐车运输的液体并不固定,既承接糖浆、大豆油等可食用液体,也运送煤制油等化工类液体。为了节省开支,不少罐车在换货运输过程中不清洗罐体,有些食用油厂家也没有严格把关,不按规定去检查罐体是否洁净,造成食用油被残留的化工液体污染。

有司机表示,“煤制油可能还算干净的,其他一些不常见的化工液体,污染食用油的话,可能危害更大。”据悉除了煤制油,像工业废水、塑化剂、废机油、减水剂这样的非危化品液体,普通货罐车都可以运输。

以涉事车辆运输的31.86吨食用油计算,可以产出31860瓶一升装食用油,按照一瓶油一家三口人食用计算,这一车油将影响到近10万人的生命安全。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事件“国家队”中储粮和600亿民营粮油巨头汇福粮油牵扯其中。公开资料显示,中储粮旗下的食用油品牌包括金鼎、鼎皇、华鼎、汉鼎、淳口香和聚味美等。汇福粮油有金汇福、汇福以及进口三个系列,包括汇福葵花籽油、福满盈大豆油、金汇福营养均衡食用调和油、德国铂利欧原装玉米胚芽油等14款产品。

此外,号称“罐车之乡”河北省邢台市的运输车队也被拉到了放大镜下。

4000万吨食用油产业链

中储粮、汇福粮油只是规模庞大,绵长错杂的食用油产业链其中的一环。

数据显示,2023年我国油料产量约为3863.66万吨,较上一年同比增长5.7%。2023年我国食用油消费量约为3908万吨,同比上升4%。

金融界梳理发现,我国食用油行业企业众多,牵扯面积广,从上游的种子和油料作物,到中游的初榨、深加工,到下游的食用油销售和粕类(副产品),都是各大商业巨头的布局重点,目前商业格局基本稳定。

各大巨头争相布局食用油

产业链的中游主要为初榨、深加工企业,此次涉事的中储粮和汇福粮油即为行业中游企业,中游产业历来是各大巨头的必争之地。

目前,食用油代表性生产企业包括金龙鱼(益海嘉里)、山东鲁花、上海良友、京粮控股、金健米业、西王食品、道道全、中粮科技等。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数据显示,金龙鱼、中粮集团、山东鲁花、上海良友、长寿花市场规模占比分别为39.0%、15.3%、6.7%、3.1%、2.6%,位居行业前五。产业链中游对应的上市公司主要有:金龙鱼、西王食品、道道全、京粮控股、金健米业等。

此外,海天味业也有粮油业务。从2021年开始,海天味业财报中增加了“其他”类别,这个“其他”类别包括料酒、醋、米面粮油在内数十种单品。2023年海天味业的“其他”产品营收同比增长19.35%。

虽然此次涉事的中储粮、汇福粮油市场份额不祥,不过侧面信息验证了体量的庞大。

据全国工商联《2023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三河汇福粮油集团有限公司以667.19亿元营业收入位列榜单159位,在入围的7家粮油企业中排名第一。五得利面粉集团有限公司、山东渤海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西王集团有限公司、山东鲁花集团有限公司、桂林力源粮油食品集团有限公司、香驰控股有限公司等巨头均排在其身后。

2023年12月26日,河北廊坊对域内30家综合贡突出企业和60家优秀民营企业进行集中表彰表扬,作为优秀民营企业代表的汇福粮油集团董事长石克荣,曾在颁奖大会现场发言。“手捧沉甸甸的奖盘,我感到无比喜悦。这次获奖,对我们民营企业来说,是激励,也是肯定,更是对未来发展的鞭策。”石克荣在表彰活动现场说,将以此为契机,打造根植本土、基业长青的百年老店。

值得注意的是,汇福粮油的产品“汇福”在主流销售渠道并不常见。汇福粮油相关工作人员在回应“煤制油罐车混装食用油”时曾表示,卖出的散油都是客户自提的油,可以以任何形式流向市场,不清楚客户渠道流向是餐饮为主还是零售为主,唯独不是“汇福“牌的。

至于汇福粮油究竟生产了多少散油以及包装食用油,外界不得而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不是个小数目。

盘锦辽滨沿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官网的一篇文章中显示,2020年1-10月,汇福粮油辽宁公司生产散油22.34万吨。2022年仅一季度,就生产了12.37万吨散油。

涉事企业客户服务北京大学、央财等多所高校

食用油产业链的上游环节主要为种子和油料,主要企业有:甘肃敦煌种业、登海种业、甘肃亚盛实业、隆平高科、北大荒集团、中农发种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农等,A股上市公司分别是:敦煌种业、登海种业、亚盛集团、隆平高科、北大荒、新农集团等。

产业链的下游主要为食用油销售和粕类(副产品),散装油主要流向餐饮渠道,包装食用油则以零售渠道为主。数据显示,2022年零售渠道消费占比达61.91%,餐饮渠道占消费总量的38.09%。

在零售销售环节,主要渠道为线上、线下各大零售巨头。例如阿里巴巴、京东、永辉超市、华联控股、中百集团、家家悦等。

至于汇福粮油散油可能的流向,或许能从起客户中寻找到蛛丝马迹。金融界在其官方公众号的一则推文中发现,其散油销售客户有三河亚王食品、上海浦耀农产品、上海楷烨粮油、北京世纪悦福、众和裕丰粮油、天津华科科技、保定宏海粮油、方顺联合粮油、沈阳中城供应链、厦门象屿等。

其中多家公司从事餐饮供应链的生意,例如世纪悦福成立于2015年,以农副食品加工业为主,公开招标信息中,其生意涉及高校食堂,曾在2017年、2021年、2022年、2023年分别为首都师范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化工大学、中央财经大学等食堂供应食用油等原材料。三河亚王食品有限公司的官方简介中则称其客户包含下级代理商与各大农贸市场、食堂饭店和食品厂。

事发后,世纪悦福回应表示,确为汇福的客户,但世纪悦福所用车队为自有车队,一切操作流程皆符合国家食用油运输相关安全规定。

食用油产业链的副产品粕类的主要流向了饲料生产环节,A股上市公司有海大集团、粤海饲料、大北农等。

此外,整个产业链还有一个重要环节食品安全检测。7月8日,A股食品安全检测相关公司突然异动,实朴检测20CM涨停,易瑞生物大涨13.55%。

公开的秘密刺痛公众的神经,“食”字路口不容一步走错,混装油事件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