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决口完成合龙 滞留水量相当于15个西湖 怎么排?

6Park 生活 1 week, 2 days

央视新闻消息,7月8日22时31分,湖南岳阳市华容县洞庭湖一线堤防决口完成合龙。



7月5日下午,湖南岳阳市华容县团洲乡团北村团洲垸洞庭湖一线堤防发生决口,决口面曾一度扩大至226米,造成47.64平方公里的垸区被淹,7680名群众紧急转移。各方抢险救援力量采取“人歇机不停、轮班倒作业”的措施,24小时持续推进决口封堵工作。



图片来源:中国安能

目前,湖南华容县团洲垸内滞留水量约2.1亿立方米,相当于15个西湖的蓄水量。决口完成封堵后,这些水怎么排?长江设计集团有限公司水利规划院院长介绍,为尽快排水并兼顾堤防安全,水位日降幅建议不超30cm。当地将调动移动式排水设备,利用团洲垸两边高、中间低的特点,分阶段排水,预计将持续十余天。

新华社消息,多位专家认为,封堵完成决不意味着抢险工作结束,后续还有大量艰巨工作。

首先是垸内排涝。记者了解到,对此类问题,一般有两种思路:一是“堵口”完成后,使用大型排涝设备开展排涝;二是等外湖水位下降较多、与垸内积水形成较明显落差且保持稳定态势后,再在堤防上开口,让积水自流排出,且兼用第一种方案。在过往的实践中,两种思路均有应用,此次团洲垸排涝采取哪种思路,暂未确定。

其次,积水排出后,垸内群众要尽快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加快灾后重建。

第三,目前封堵形成的堤段,由块石等物料为基础,防渗性欠佳,后续需要做好堤坝加高、培厚、防渗等工作,并在汛期结束后继续加固。

据时刻新闻,根据长江委水文中游局岳阳分局退警快报,洞庭湖城陵矶(七里山)站于7月8日15时00分,水位退至警戒水位33.00米并继续回落。

受持续降雨影响,6月30日9时,洞庭湖的标志性水文站城陵矶水文站水位涨至33米,到达警戒水位,并达到洪水编号标准,“洞庭湖2024年第1号洪水”形成。此次超警时长198小时。

省水文水资源勘测中心专家介绍,退水期并不等于安全期,由于河堤普遍由泥沙和石料堆筑,泥沙颗粒间充斥着微小孔隙使河堤天然具有渗水性。

堤防经过长时间高水位浸泡和淘刷,土体超饱和存在许多风险,主要包括:

一、堤防临水侧水位下降后,堤坡失去了外水压力的支撑受力平衡被打破。原来渗入堤防内部的水分在渗水压力和自重作用下,就会向外溢出。使得堤防抗滑能力降低,松软的堤防就容易失去稳定,出现坍塌、管涌等险情。

二、水流从河滩回归河槽,主槽流速加大在河湾的凹岸水流靠近大堤,对堤岸的顶冲和淘刷加剧,容易发生崩岸险情。

三、堤防背水侧在堤坝“喝饱”水后,可能自然出现渗水现象,而当渗水量大并且河堤具有潜在结构损伤(如蚁穴、裂缝等),就很容易产生滑坡的危险。

四、退水期另一种危险是管涌,管涌会导致河堤地下泥沙随浑水流出,从而导致地下空洞造成大堤塌陷甚至可能决堤,而且受地下砂层的分布规律影响,管涌点出现的位置不好预估,河堤巡查是预防和防范管涌做好退水期防范工作最关键的方式之一。

洞庭湖区各地需要持续绷紧防汛抗灾这根弦,做好堤防巡查、险情处置等各项工作,确保度汛安全。

另据央视新闻,记者从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获悉,截至7月8日13时统计,6月22日开始的洪涝和地质灾害共造成南昌、九江、景德镇、萍乡、新余、宜春、抚州、鹰潭、上饶9个设区市(除赣州、吉安外)66个县(市、区,含功能区)165.6万人受灾,紧急避险转移2.6万人,紧急转移安置4.8万人,需紧急生活救助4.8万人,直接经济损失24.7亿元,灾情还在进一步统计核查中。

此外,截至7月8日16时,本轮洪涝灾害江西省累计投入巡堤查险人力31.71万人次,抗洪抢险人力12.69万人次,机械设备7241台套,物料(土石方)38.96万立方米。全省78条堤防累计出现险情408处,均已处置到位。

值得注意的是,受长江和鄱阳湖持续高水位影响,江西当前防汛形势依旧严峻。自6月27日水位超警戒后,鄱阳湖一直处于高水位状态。截至8日零时,鄱阳湖标志性水文站星子站水位仍超出警戒水位2.19米;长江九江站水位高出警戒水位1.46米。

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已派出16组50名专家,在九江、上饶、南昌等地指导防汛工作;国家防办江西工作组、防汛专家组及国家查灾核灾工作组,同步在九江开展巡堤查险、堤坝险情处置及查灾核灾工作。

相关报道:洞庭湖溃堤 专家研判4条河泄洪、管涌未及时堵住 人祸酿灾

洞庭湖堤防溃堤逾226米,水淹逾47平方公里,水深5米。水利专家王维洛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湖南四大水系湘资沅澧四条河同时泄洪,加上管涌初期处置不当,接连人祸酿灾,死伤难以预估。

综合报道,7月5日湖南省岳阳市华容县团洲垸洞庭湖一线堤防发现管涌,傍晚传出决堤10米,至6日中午决堤扩大至约226米,紧急撤走7680人。

至8日为止,水淹逾47平方公里,水深至少5米。根据网民发出的航拍视频,汪洋一片,大批村庄、民房、农田被“灭顶”,村民连夜逃离,财产泡在水中,损失难估,官方尚未发布死伤数据。

管涌是一种汛期高水位时产生的现象,当堤坝渗水严重时,细沙随水带出,水流将附近堤闸基础中的砂层淘空,导致堤闸骤然下挫,最后严重时造成决堤。

经3天抢险,官方称8日上午已封堵142米,剩余约84米缺口,官方原先说需6至7天才能封堵,不过水利部长李国英6至7日现场指挥封堵方案,打包票称9日中午就能封堵;官媒称人在国外的习近平要求全力抢险。

处置全错 酿成更大人祸 以散沙堵缺口无效

旅居德国的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他看了报道,5日发现管涌时约下午2、3点,官方一开始处置全错,酿成更大人祸,至5点多出现溃口愈扩愈大。

王维洛说:“画面上看当时发现管涌时,大地已沉降,高低不平,路面地基问题已比较严重,加上后面处置办法完全错误,导致很快溃堤。错误的作法比如像卡车上装散泥沙或挖泥船倒沙子充填。其实只要在漏水处两端采取措施,用石头、沙、泥分层压实,断掉它的水流,在朝湖这一面用工程布铺上去,以石头在洞眼四周压实。”

王维洛回顾1998年的溃堤是把船沉到湖底堵住管涌。“最简单的办法,将两艘挖砂的船底口打开,将船沉下湖底堵住管涌的口就行了。1998年水灾时,就是以一艘四千吨运煤船堵住水流,再以石块、沙块扔下去解决问题。”

王维洛说,他看相关视频,堤上没有准备防止管涌出现的材料。以前每年汛期,长江、洞庭湖边上都堆满了沙包、石块。

台湾大学土木工程学系水利工程组教授游景云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表示,应先把管涌堵起来,不过未必能做到。

游景云研判,可能淹水范围大,准备不及足量的沙包,所以倒散沙应急:“当然用沙包较好,孔隙小,沙包密度也高,会是比较坚实的结构。用石头堆起来除非是很方正的石头,石头里面之间的镶接,还要涂水泥,大部份用防水构造物。倒沙或许可以赶快做一道沙堤筑起来,但没有经后天加工,没有夯实处理,很容易被冲走,只能短时间应急。比如堰塞湖土堆一下来会把水挡住,但是如果水大一起冲走,可能反而会有更大危险。”

事实上,经过数日洞庭湖第二道防线也出现管涌险情,8日抢险人员制作沙包、以布袋装砂卵石、堆石头,铺布挡水,保护间堤,以防止冲破“第二道防线”淹没钱南垸。

网民质疑决堤一发生,传出当地政府以约18辆砂石车载运大量散沙,倒入决堤缺口,根本无效,还有砂石车因水势过大被冲走,另有网民认为应该投入石头更有效。

另外,网民也质疑湖南省官方2022年9月曾宣布投入人民币85亿元加固洞庭湖重点堤防,团洲垸为何不到2年就溃堤?但湖南省水利官员称,决堤的团洲垸不在这85亿元的加固范围内。

王维洛:老百姓靠信息活命 不能封锁灾情

王维洛强调,最重要是信息透明、不能封锁灾情:“1981年洞庭湖也发生洪水,那一年是两条河往里面泄洪,发生大洪水。今年是4条河,湘资沅澧都往里面泄洪,所以洞庭湖这次是撑不住,它的原因不是下雨下太多,而是大家都怕,怕到时违反中央今年的命令,所以在同一时间都采取泄洪,4条河上几千座水库同时向洞庭湖泄洪,这是今年发生洪灾最主要的原因。在这情况下是不能封锁灾情消息的,因为老百姓是靠信息活命的。”

王维洛提到,1981年他在洞庭湖边经历洪水,很多堤垸被淹没,当时一处堤垸押了很多劳改犯帮公安厅种地,湖水瞬间淹上来,逃犯纷纷逃出,过程很紧张。

经过多年,中方至今未公布洞庭湖溃堤淹水的死伤,王维洛回顾:“1975年河南62座水库溃坝,死了24万人,这一条消息就是被封锁十几年。”

他说,中共如此封锁消息,他无法预估这次的死伤。“不一定死在洞庭湖,而死在一路上过来的,可能更多,比如常德澧县发生洪水,前面都有报导,但是突然之间都没有了。”

网上传出一份华容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发于5日溃堤当天的公文写着:“全县公职人员一律取消休假,不能擅自接受新闻媒体采访;任何人不要对外发布信息,具体信息以官方通稿为准。”

有网民嘲讽政府封堵溃堤不利,封口堵嘴更快。

王维洛:具专业应急能力的武警水电部队遭习近平解散

王维洛指出,华容县是个沼泽区,地基软,洞庭湖周边一年出现几千次管涌,即漏水,是很平常的,水压、水流等多种原因造成。过去汛期时,长江中下游包括华南,巡堤警戒,民工拿着锣上堤巡查,发现有渗漏就敲锣警示,村里的人会一起堵住管涌,封住溃口。这次水淹五米,显示外面水位比里面高五米多。

游景云表示,应紧急抢险堵住管涌,并做第二道防线,在洪水到下一个防线之前,赶紧把区域内的人撤走,设法将人命财产损失降到最低,等洪水退了再恢复相关工作。

他说,洞庭湖属平面湖泊,和一般水库溃坝不一样,比较像河川上用堤防把比较高的水围起来,等下游水退了,水自然就会回到河道。

王维洛提到,中共从1953年之后就有一支专业的水工队伍,原本要派到朝鲜打仗,结果朝鲜停战,这二师、二万人的部队改派到淮河建大坝,这部队后来发展成为解放军武警水电部队,有最好的装备和技术,刘少奇的儿子曾任一把手。回看1998年长江抗洪过程,在前线担任工程任务的都是武警水电部队,但这支队伍在2018年被习近平下令解散,否则此次洞庭湖的管涌一发生时,应该20来人就可以解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