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妈矿物油超标 和煤油车装食用油真没啥关系(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week, 2 days

一则食用油运输的新闻引来广泛关注:

刚运完煤油的罐装车不经过任何清洗,直接装运食用油。涉及的食用油企业还是正规央企,不是小作坊。这自然引发很多人的恐惧:自己在超市精挑细选的菜油,是否还不如街边黑暗料理的地沟油?

虽说涉及正规粮食企业,但要强调,至少目前公布信息显示这些企业并不知情。存在没有查验运输车辆的失职,可不是粮油企业故意用不合规的车辆运输。

这也让很多人联想到几年前的另一则新闻:



老干妈等多款油辣椒产品在7年前曾被曝光检测出矿物油超标。不少网友表示当年看不懂的新闻,过了7年终于看懂了。

呃,很遗憾,不是看懂了,是想多了。食品的矿物油超标,和煤油罐车装食用油大概率没有任何关系。

矿物油和煤油的相似之处只是都可以从石油分馏而得,但属于不同物质。矿物油本身又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WHO将从石油从初步提纯的矿物油列为1类致癌物,也就是有充分的导致人类癌症的证据。但如果是精炼的矿物油,那么是3类,属于没有致癌证据。而煤油明确对健康有害。

在日常生活中矿物油用途很广。医药方面,矿物油被用于通便、个人润滑。化妆品领域,很多润肤霜包括儿童润肤霜都会加入矿物油。当然,这些矿物油必然是精炼的,对人体没有危害的类型。

老干妈等食品检测出矿物油,大概率是因为一些矿物油也在食品行业里使用。非常有争议的是直接在食品里加入矿物油,这一般是在糖果行业,目的是让产品有光泽。国外一个经典糖果瑞典小鱼就有矿物油:



成分表里的White mineral oil就是一种食用品级的矿物油。这玩意儿你倒不用担心食品公司加多了,因为矿物油有通便作用,加多了直接引起腹泻,所以自动限制剂量。

把矿物油当食品原料的在整个食品行业里是少数,真正多的是食品包装、机器润滑。像在菜板上抹一点矿物油,可以形成一层防水层,不会吸收异味,但这显然也会让人摄入一点矿物油。WHO一项早期分析显示一个人每天摄入食用矿物油的上限是100毫克,其中80%会来自烘烤器材上带入的矿物油。

食品中检测出矿物油也不是老干妈专享。在中国食品相关的研究里,更值得关注的应该是有两项研究显示国内很多婴幼儿食品,包括奶粉中含有矿物油。由于矿物油在食品工业中的广泛应用,很多食品可能带入一些,但目前食品安全的普遍看法是应该尽量减少婴幼儿、儿童摄入量。

2020年发表的一篇论文,在2018年采样中国市场上51个婴儿奶粉,其中17个测出矿物油。



矿物油还能根据成分分为两类,一类是饱和碳氢矿物油,MOSH,另一类是芳香烃碳氢矿物油,MOAH。后者被认为健康威胁更需要警惕,存在致癌风险。在上述研究中一些婴儿奶粉里检测出了MOAH。羊奶制成的婴儿奶粉矿物油问题更普遍,12个都为阳性,其中最高的一个MOSH 3.5mg/kg,MOAH 0.7mg/kg。但这可能是包装导致,铁罐最少,纸包装次之,铝箔塑料最多。

2021年发表的一篇论文则是检测中国市场上的婴幼儿辅食:



该研究没有检测出MOAH,不过大部分产品检测出MOSH。查了下当年老干妈的检测结果,超标也是MOSH:



很有可能这也是食品加工过程中,包装材料或其它操作带入了一点矿物油。和现在爆出来的煤油油罐车装食用油应该没关系。

其实老干妈检测结果里还有多环芳香烃PAH超标。PAH被认为是明确的致癌物,食品中肉类炙烤都会产生PAH。估计老干妈生产过程也引入了PAH。

考虑到一般人使用老干妈等调味料的摄入量,少量矿物油、PAH的存在对人体实际影响应该很小。但相比可能是加工过程中偶尔带入的矿物油残留,当年老干妈等公司极为不屑的回应更值得担忧:



是的,检测机构可能不够权威、官方,但不代表检测结果就不对。是的,少量矿物油可能无害,可不代表产品中出现矿物油就不是问题。老干妈的矿物油从哪里来,是否是某个包装有问题,如果是,是否值得更新生产方式,避免矿物油进入产品?这些在7年前并没有得到回答。这或许也是什么现在看到煤油车装食用油,很多人会觉得“我懂了”。

因矿物油被质疑的不止是老干妈。雀巢曾经几次因为潜在矿物油问题被质疑,参考这家食品巨头的回应。



2011年,雀巢表示会和生产包装纸的企业合作,想办法减少回收纸的矿物油,从而避免产品因包装引入矿物油。

2019年,欧洲消费者权益组织foodwatch称检测显示包括雀巢在内多家婴儿奶粉有矿物油。作为回应,雀巢将产品专门送到foodwatch提到的检测机构以及另外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显示没有测出矿物油。



同时,雀巢表示随时愿意与foodwatch就检测的技术细节进行沟通。

一些企业更被消费者信任是有原因的。说有些企业的产品是因为煤油车被污染不符合事实,也不公平,但有些企业的产品屡屡被怀疑,非常公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