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上捡到60英镑 来中国的老外多到这种地步了吗?”

大鱼新闻 旅游 4 weeks, 1 day

中国人是“世界online”的NPC——无论你身处多么偏僻小众、难以抵达的地方,一定能在角落随机“刷新”出一个中国人,即便是南北极也不能免俗。

自2023年国内出境游市场重启后,国人向外探索的脚步就没停过。据国家移民管理局数据,2024年元旦假期的出入境人次已经恢复到2019年同期水平。

而在出境游的热潮之外,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数据是,不只中国人在往外跑,外国人也在前来中国的路上。2024年一季度,外籍人员出入境达到1307.4万人次,同比上升305.2%,已经恢复到2019年同期数据的92.46%。



有上海市民发现,国外游客明显变多。(图/小红书截图)

那些在上海开店的商家,常常以收到现金的比例来衡量在华外国游客的多寡,并且将此戏称为“现金指数”。

而从2024年开始,上海的“现金指数”有着明显的攀升。

01

低迷了三年的境内游,终于要重启?

当白领赵博在上海街头捡到一小沓现金英镑时,她终于有了现实的体感——上海还真是个国际都市啊。



在上海街头捡到的60英镑。(图/受访者提供)

而作为境内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上海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国际游客“解锁”中国内地游的“新手村”。

但在今年以前,入境游的游客比例,恢复得其实还没那么高。旅行爱好者韩瑞告诉新周刊,去年以来,她陆续去了好几个国家和地区的热门旅行城市。她发觉这些国际都市的外国面孔明显更多,“比如在东京、曼谷或者新加坡这类亚洲都市,你不会感觉在路上遇见很多外国人是一件稀奇的事情,很多国际游客就像本地居民一样在那里生活”。



小红书博主@乐乐在魔都(乐盖曦)

以直观的旅行数据来衡量的话,在过去的几年,中国对于世界游客来说,的确不是一个热门的旅行目的地。

前段时间,欧睿国际基于全球城市的国际入境人数,发布了《2023年全球最具吸引力的旅游城市报告》,报告中只有东京、新加坡、首尔、大阪和中国香港5个亚洲城市上榜top 20——要知道,在2019年,这个榜单上的前20名中还有深圳的一席之地。



小红书博主@Cesc Garcia

另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2023年上半年全国旅行社入境游接待人次不足2019年同期的十分之一。同时,据财新网报道,国内一家头部入境游旅行社在2023年的收客量仅占2019年的12%,该旅行社还提到,其他同行的收客量也不乐观。

即便是出境游已经开始复苏的2023年,中国入境游的整体状况仍处于历史低位。

环境的变化,是入境游游客数量骤减的原因。2020年3月28日起,国内暂时停止了外国人持目前有效来华签证和居留许可入境,并且暂停了外籍人士24/72/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

直到2023年年末,国内才陆续出台或恢复各类免签政策。这也成为了今年入境游爆发的直接动力。

比如在2023年11月24日,外交部宣布对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西班牙、马来西亚6个国家持普通护照人员试行单方面免签政策。政策试行的第一周,日均入境人次就较上周增长了39%。其中,入境游客中有39%是通过免签政策入境。

尽管免签政策吸引了一部分国际游客,但对于普通游客来说,航班短缺的问题仍未解决。直飞中国的航班不仅少,而且相当贵。据航班管家数据,2024年一季度国内民航国际航线航班量13.0万架次,同比2019年一季度下降30.8%,离疫情前的水平仍有相当距离。


国际航班的短缺是影响入境游客量的问题之一。(图/unsplash)

国际游客在航线价格问题上,也比想象中敏感。

韩瑞告诉新周刊,在她旅行途中,如果和外国游客展开一段small talk,对方在得知她来自中国后,大多都会在几个问题内询问她出行的机票价格如何。

这个观察并非空穴来风,据英国航空发布的《英航2119:未来飞行》报告,对于远程航班来说,国际旅客最看重的因素是价格。分国家来看,中国旅客在选择远程航班时看重价格的人数比例最低,而美国、法国和南非的旅客则相对最看重价格。

在直飞往返的航班价格高企的情形下,另一个免签政策“144小时过境免签”则显得更为实用。根据“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国际游客只要持有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的联程机票,就可以在北京、上海、成都、西安等20个城市免签停留144小时。

对于大部分普通游客来说,这样的选项显然更具性价比。截至目前,该政策已对54个国家生效,囊括了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在TikTok和Youtube上,也开始有大量博主以“144小时过境免签”为主题拍摄自己的中国游记Vlog。



国外社交媒体上关于144小时过境免签的攻略。(图 / TikTok截图)

保罗·索鲁曾直言:“旅行的目的之一,便是观察人们如何工作、如何度日。”尽管我们已经足够了解我们所生长的这个国度,但我们依然能从旁观者的记录中,重新发现一些被忽略的内容。

02

国内游,会惩罚每一个外国“P人”

在中国旅行,会惩罚每一个不做攻略的国外“P人”,而这些“P人”的Vlog游记,则会随机急死一个在屏幕前着急上火的中国人。

原因无他,大多数用144小时进行特种兵旅行的博主,打卡的往往是那些已经有些落后于当下时代版本的景点。代表案例就是,几乎每一个到访“新手村”上海的博主的视频中,都会出现田子坊、城隍庙和朱家角这几个几乎已经被国人盖章为“小吃街”和“批发古镇”的景点。

旅行无外乎行走与吃喝,如果说不做吃喝的攻略,还能洒脱地体验“P人”随性而至的专属旅行体验,那么不做行走攻略,显然就要麻烦得多。

Steve和Ivana是一对在加拿大生活的夫妇。2023年12月,他们以“144小时过境免签”的政策来到上海开始了为期6天的旅行。在近半年的时间内,他们卡着这个bug已经打卡了不少国内城市,从南到北包括中国澳门、中国香港、上海、重庆、西安甚至哈尔滨,这些城市的游记的播放量累计已经接近500万次。


Steve和Ivana的YouTube账号,其中中国专辑的视频游记数量是最多的。(图/YouTube截图)

尽管Steve和Ivana已经全职旅行了5年,但中国对他们而言依然是一个“第一次踏足”的国家。在他们的Vlog视频中,几乎可以看到大多数外国游客在第一次入境游时所遇见的问题。比如较为普遍的现金问题,因为国际游客所持有的信用卡或储蓄卡在境内可能无法使用。

在德国生活的华人廖胤锋告诉新周刊:“大部分国际游客都更加青睐使用Apple Pay、信用卡和现金付款。”

国内的大多数小商户都没有POS机,也不支持Apple Pay。事实上,POS机在国内更像是一个20年前的产物,如今只有在商场等进行大额消费需要刷卡的地方才能见到。

此外,国内常用的几种支付方式,对国际游客也并非十分友好。尽管各大支付平台都已经针对外籍人士简化了注册和绑卡方式,但是在实际体验中,往往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

比如,Steve和Ivana开通了国内某支付平台的账号,但是在使用过程中,仍有较大的几率付款失败。在后期的旅行中,他们还是更青睐于现金付款,用他们的话来说是“使用××Pay(某支付工具),是一场赌博”。



一些支付平台对国际信用卡不太友好。(图/YouTube截图)

除此之外,国内的交通、通讯以及网络等,都与他们惯常旅行的国家不太相同。

对于国际游客来说,注册SIM卡也是一个问题。廖胤锋告诉新周刊:“大多数德国人没有为了出行而换卡的习惯,因为德国人的手机卡在欧盟和英国都是能无障碍使用的。”

在广州留学的马来西亚女生小林表示,因为无法在境外提前申请手机卡,所以落地广州时她并没有手机卡,这导致了之后的一系列不便。

“白云机场的Wi-Fi要短信验证码才能用,当时我在机场里也没有找到卖手机卡的地方。后来一路漫游到了学校,发现学校里的营业厅权限不够,必须要去大一点的营业厅。但是我还没有手机卡,所以扫单车、网约车这些都用不了。”

同时,使用现金也是小林起初面临的一大问题——“我的境外银行卡跟某支付平台没有合作,所以无法绑定,还好我当时找朋友换了些现金,才能去完成后面办手机卡这些事情。”

同时,在小红书等社交媒体上,也有人发帖讲述外国人在中国旅行时一些细微的不便之处。比如不少景点需要线上预订、购买门票,虽然可以通过护照预约的景点不少,但是有些预约界面还没有英文。

从去年起,廖胤锋每一次回国都多了一个任务——带着他世界各地的朋友在国内旅行。廖胤锋提到,对于国际游客来说不方便的地方主要是打车和支付——“打车平台必须使用国内的手机号注册账号,所以他们(外国游客)需要酒店或者朋友帮忙来叫车。”



廖胤锋的德国朋友laszlo Jansen 。(图/受访者提供)

但,旅行大概本就由意外和挑战所填满。纵然有着种种不便,大多数已经通过“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在一座城市待够6天的游客,几乎都会给出正面的评价。

小林也表示:“我很喜欢广州,喜欢广州的五柳炸蛋。我只是以一个非本地人的角度看到了一些不便之处,说出来进步一点点也是好的。”

Steve和Ivana在旅行了中国6个城市后,各自盘点了一些关于入境游“喜欢”和“不喜欢”的点。毫无疑问,对于国际旅客来说,当下的入境游还不算便捷。但Steve表示:“中国人非常热情和外向,尽管语言不通,但他们会尽所能来帮助你,并且中国的公共交通总是可靠、实惠、随时可用,只要1美元就能乘坐地铁。”

今年4月,廖胤锋的另一位德国好友在广州游玩了一周,打卡了珠江夜游,去了动物园,逛过植物园,好友对他说:“广州是我最喜欢的中国城市,因为很包容,没有人会打量我。”

在这些旁观者的视角下,国内有着或许我们本地人都没有意识到的特点。在以144小时旅游为题的Vlog中,不止一个博主提到,上海作为一个超大都市是相当安静且井井有条的。

而一位来自德国的博主“KenAbroad”在结束了第一次中国旅行之后,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则20分钟的视频,解答各国网友对于视频游记的疑问。Ken表示,“老实说,我本以为这里会更混乱一点,因为这是一个拥有2600万人口的都市,道路一定会很混乱、没有秩序”,但让他吃惊的是,这里“super quiet”。

正如Steve在视频里所说的一样,“People are more similar than their differentkinds of independent systems”(人们之间的相似性要超过他们所处的不同。)被看见是被理解的第一步,也许只有当世界真正流动起来,那些相隔万里的人才能越来越多地理解我们身上的“同”与“不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