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到临头”!中国留学生在韩国撞上朝鲜垃圾气球(图)

6Park 生活 2 days, 14 hours



“朝鲜正在向韩国投送装有垃圾的白色气球。”

5月29日傍晚,在距离韩朝边境约70公里的韩国仁川,汉阳大学研三学生李艺恩正在家里改论文,突然,她听到了电视里播出的上述新闻。

她急忙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望向窗外的天空,看天上是否真的会有垃圾炸弹掉下来。作为韩国人,这是她人生第一次经历“垃圾气球”战。



当晚11点多,中国学生陈文静正准备入睡,她的手机突然响起了尖锐的警报鸣叫。陈文静在韩国某地参加一个教育项目,已经待了几个月。在当地,出现紧急事态时,韩国政府有关部门往往会以这种形式向民众发布短信通知。陈文静此前收到过出车祸、有人走失这样的短信,但这一次,情况有些不同。

“关于‘垃圾气球’短信的最前面,标注的是‘极端紧急警报’。”陈文静回忆。短信里还说,这些气球到一定高度会爆炸,要民众小心防范。

“有点担心,但更多的还是觉得好笑。这样做的脑回路很清奇。”陈文静说。当时和她一起参加韩国项目的中国同学已经入睡了,被尖锐警报吵醒后非常气愤。

很快,她们所在的中方项目群也发布了通知,提醒大家注意安全。

这场“非常规战”是5月28日晚间正式开打的。5月26日,朝鲜国防省副相金刚日宣布发起“垃圾战”,向韩国边境和纵深地区散布废纸和垃圾,让韩国人体验清垃圾的难处。

这一天,风是从北往南吹的。于是,一组组直径在3-4米、下方悬挂装垃圾塑料袋的白色气球,从朝鲜边境起飞,缓缓越过韩朝分界“三八线”,随风往南飘荡。称它们为“组”,因为有的垃圾是由两个气球一起承载的。

从韩国媒体曝光信息来看,气球携带的垃圾包括废纸、废电池、烟头……以及他们最无法忍受的——粪便和堆肥。



“垃圾气球”的绳子上安装着定时器和引爆装置,有的气球完好地降落在了韩国江原道、京畿道、庆尚道、忠清道、全罗道等地区的道路、农田和建筑上。

在媒体视频中,人们看到韩方人员全副武装,穿着防化服,戴着防毒面罩,正在检验气球中垃圾的成分。



仅仅在5月29日,韩国就宣布,在全国发现了260多组“垃圾气球”。

在投送“垃圾气球”的时候,朝鲜方精准利用了天气预报和地缘优势。根据国际天气频道the weather.com数据,近期以来,在韩国和朝鲜,风速一般会在2公里/小时到8公里/小时之间,而韩国首都首尔距离“三八线”只有40公里,也就是说,最快5小时,这些“垃圾气球”就可以抵达首尔和其周边。

接下来,有关这些气球的“垃圾新闻”,被韩国媒体乃至国际媒体大量报道,引发民众热议。“那几天,很多韩国媒体的头条都是这个。”李艺恩说,自己也开始关注这些报道,试图了解“垃圾气球”背后的故事。她还看到韩国网友忧心忡忡地询问,这些“垃圾气球”里面,会不会藏有更危险的物品?

没等大家平静下来,第二波“垃圾气球”的攻击又来了。



6月1日晚8点,新一批“垃圾气球”越过“三八线”,随风向呈扇形扩散,随后降落在韩国的首尔、京畿道、忠清道、庆北道等地,还落到了仁川国际机场的跑道上,导致航班延误。

不过,这一次,韩国有了更周密的预警与应对。韩联社报道,实际上,在5月31日,韩国联合参谋本部相关人士就表示,6月1日会刮北风,朝鲜可能再次投放“垃圾气球”。

这一次,几乎全韩国的手机,都收到了公共安全警告。

小圆是一个住在京畿道安山市的中国留学生,目前研四在读。6月1日晚,她的手机上收到了韩国政府有关“垃圾气球”的公共安全警告,警告里提醒民众,对这些“垃圾气球”“若见请勿靠近,即刻拨打报警电话”。

韩国媒体报道,这一次,到6月2日下午1点,韩国已经发现了超过720组“垃圾气球”,数量是上次的2倍多,总重量超过1.5吨。也就是说,一个“垃圾气球”携带的垃圾约为2公斤。

有的垃圾还砸中了汽车。李艺恩就在网上看到了一张图片,上面是一辆白色汽车,前挡风玻璃被一袋垃圾砸出了洞,周边玻璃呈蛛网状裂痕,“听说这不在保险范围内”。



“还好马上期末周了,韩国再待下去太危险了。”在朋友圈,小圆看到有中国留学生朋友这样调侃。

因为距离遥远,中国网友们对此次“垃圾战争”并无明显体感。直到不久之前,在小红书上,一个在日本旅游的中国在韩网友发帖称,“垃圾气球”掉到了自己学校——韩国外国语大学。

她转发了一张图片:在该大学一栋大楼入口台阶旁的斜坡上,散落着一地纸屑,地面可以见到明显的黄褐色固体和污渍,周围被拉上了明黄色警戒线。



这位网友表示,这个地方距离自己家就200米,自己准备回去后,闻闻空气中臭不臭。

“上周末有一个‘垃圾气球’掉在我们学校的楼顶了,但我没去看,所以不确定里面有什么。周围同学都觉得很好笑。”在首尔钟路区的成均馆大学学习传媒的一位中国留学生表示,这个气球到本周一还在,现在已经被清理走了。

“最高级的战争往往采用最朴素的方式。”有网友如是调侃。

“还真是屎到临头了。”在小圆看来,这一次,朝鲜确实戳中了韩国的痛处。

“韩国的垃圾分类做得很好,环境也很干净。要清理这些垃圾,尤其是粪便,他们会非常崩溃。”她发现,受这件事影响,安全起见,韩国的一些户外活动也被取消了。



在陈文静看来,经历“垃圾气球”事件,也算一次难得的人生经历了。她所生活的这个韩国城市规模不大,治安良好,人们的生活宁静悠闲。来到这里的几个月里,她此前对于韩国的一些刻板认知一一被打破。

此前,在社交媒体上,她常看到有人说韩国和中国争夺“非遗”,感觉当地人对中国人态度并不友好——但在这里,人们对她都很友好。去超市买菜,塑料袋需要自己花钱买,当被发现是外国人后,售货员直接把袋子送给了她,还夸她可爱,“结完账,我很开心地回来了”。

端午节快要来了,当地人也会对她说,端午节和中国很有渊源。

她此前听说韩国五花肉太贵,人们吃不起。但到了这里才发现,当地人“收入蛮高的”,五花肉的价格也没想象中贵,“还是能吃得起的”。

在这个城市,她没有感受到所谓的那种韩国教育的“卷”。这里的学生压力比中国小,高中是早晨8点半上课,下午4点半放学,虽然学生可以自愿上自习,但教室里的人并不是很多,“那种卷,可能只存在于首都”。

她觉得,不能随便对一个国家贴标签,只有多接触,多了解,才能减少偏见与误解。

但上升到国家层面后,现实的博弈远比理想状态复杂。从2018年年底至今,韩国和朝鲜都没有进行过对话。从2023年4月之后,两国之间的通信联络线就中断了。



在“垃圾气球”空降后,韩国谴责朝鲜此举明显违反了国际法,严重威胁韩国国民安全,是反人伦的低级行为。

很快,5月29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妹妹、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金与正就发布了演讲,标题是《大韩民国没有资格批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民的表达自由》。

金与正表示,投送“垃圾气球”,是在反击韩国“向我们散发政治煽动垃圾”的行为。资料显示,韩国民间团体曾多次在风从南往北吹的时候,通过气球向朝鲜投送传单,5月10日刚投放了一波,包括20个大型气球,里面装着30万张传单、2000个U盘。

“我们只不过试着做了些他们经常干的事,不知道他们为何就像被火焰笼罩了似的,吵得不可开交。”金与正说。

小圆和李艺恩是朋友,她们在社交软件上讨论起了这件事情。李艺恩告诉她,自己身边的朋友里,有人对此很愤怒,有人则无动于衷。

出于好奇,小圆去浏览韩国的社交论坛。她发现,朝鲜“垃圾气球”降落在韩国的这些天里,在韩国的社交论坛上,吐槽和调侃如同气球一样迅速升空。

“朝鲜这是在推广新的环保理念吗?”一位韩国网友问。



“朝鲜是垃圾,韩国是传单。”另一位韩国网友将这场“战争”比作两个小朋友之间的争吵。他觉得,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双方似乎都用最不按常理出牌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立场。

还有韩国网友更关注这件事对个人生活的影响:“你们吵架就吵架,韩国政府能不能赔偿我们经济损失啊,特别是车辆破损费用和垃圾清扫费。”

6月3日,韩国国家安保室宣布,政府已决定中止与朝鲜的《9·19军事协议》效力,直至双方恢复互信。

同一天,小圆读到了一篇韩国媒体的报道,它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报道里说,在韩国富川市一所小学的图书馆开馆仪式上,馆长询问孩子们对和平的理解,孩子们纷纷说:“和平就是大家友好相处。”“和平就是不打架。”“和平就是大家互相亲近。”

馆长听完后感慨:“和平其实就像你们说的那么简单,但大人们却在世界的某些角落发动战争,比如加沙地带,真是令人费解。”

“我们这里也有打架的。”他话音未落,一个小孩突然说。

过了一会,另一个孩子问:“朝鲜为什么要放那些装垃圾的气球?”旁边的记者也听到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让我汗流浃背。”他写道。

馆长告诉记者,自己不忍心告诉孩子们,朝鲜之所以放垃圾气球,“是因为我们向朝鲜发了传单”。

6月2日,朝鲜宣布,暂停对韩国散发“垃圾气球”,但如果韩国再次散发传单,朝鲜将恢复散发“垃圾气球”,并加大力度。至于具体力度,朝鲜国防省副相金刚日在讲话中称,将根据发现的传单数量和件数,散发其一百倍的废纸和垃圾。

这起“国际行为艺术”的最新进展是,作为“礼尚往来”,6月6日凌晨,韩国民间团体再次向朝鲜投放了10个大型气球,里面有20万张传单、5000个装着韩国《冬季恋歌》等电视剧和罗勋儿等韩国明星音乐的U盘、2000张1美元钞票。上面的横幅写着:“致以真诚和爱意!”

目前,朝鲜方尚未回应,是否采取下一步“投翔”行动,仍悬而未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