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台海和南海,哪儿更容易触发中美军事冲突?(图)

6Park 时事 2 days, 13 hours



中国航母辽宁号与中国海军的多艘驱逐舰和潜艇在南中国海举行演习。(2018年4月12日)

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挑衅行动持续升级。6月15日起,中国将授予海警部门在紧急情况下,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水域拘留外国公民。与此同时,菲律宾的民调显示,绝大多数菲律宾人支持对北京采取军事行动。菲律宾总统不久前也明确划出“接近战争行为”的红线。有军事专家说,南中国海愈发展现出比台湾海峡更易触发美中军事冲突的趋势。他们甚至担心,这可能会触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挑衅行动持续升级

菲律宾国家安全委员会星期六(6月8日)表示,菲律宾将继续维护和供应在南中国海的前哨基地,而无需寻求任何其他国家的许可。中国外交部星期五曾表示,如果马尼拉在执行任务前通知北京,它将允许菲律宾运送物资和撤离人员。菲律宾国家安全顾问秘书爱德华多·阿诺(Eduardo Ano)称这些建议“荒谬、无稽和不可接受”。

据《外交家》6月7日报道,由独立民意调查机构Octa Research公布的调查显示,在菲律宾全国范围内的1200名受访者中,73%的人支持通过军事行动进一步维护菲律宾的领土权利,例如扩大海军巡逻和增派部队。

此前,菲律宾总统费迪南德·小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5月31日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安全对话”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时指出,在中菲的南中国海冲突中,如果有一个菲律宾人被杀,那将“几乎肯定”跨过红线,将“非常接近”菲律宾所定义的战争行为。

前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约翰·阿奎利诺(John C. Aquilino)上个月也在美国国会作证时前表示,如果菲律宾一名水兵或军人被杀,马尼拉可以援引1951年的《美菲共同防御条约》。

诺丁汉大学国际关系和政治学客座教授,英国伦敦全球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鲍勃·萨维奇(Bob Savic)上星期发文警告称,美中之间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有可能在南中国海爆发。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发生在1914年6月28日,奥地利大公弗朗茨·斐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在萨拉热窝被暗杀。这一次,导火索可能是东南亚热带水域中一名菲律宾水手的死亡。美中必须确保他们不会在2024年六月下半月或未来任何时候重演1914年的悲剧。” 萨维奇写道。

南中国海和台湾海峡,哪个更危险?

5月中国宣布,将自2024年6月15日起施行《海警机构行政执法程序规定》,授予海警部门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对“非法”出入境的外国公民采取行政拘留。此外,对于“危害到中国国家安全和利益的外国人”,海警部门也能对其进行拘留和审查。拘留时期多达60天。

消息出台后,菲律宾的反应非常激烈。菲律宾媒体认为,根据这项法律,中国海警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海域,将拥有“随意”抓捕菲律宾人的权利。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表示,这是“完全不可能接受”,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来“保护公民”,并继续“捍卫本国领土”。

诺丁汉大学的萨维奇认为,该法律可能成为中国与美国直接军事对抗的触发点。如果马尼拉被迫请求美国协助,依据美菲《共同防御条约》,可以想象中国海警船会迅速与在该地区维护航行自由的美国军舰对抗。“美国和中国必须确保不会在2024年6月下旬或未来的任何时候重演类似1914年的悲剧。”他写道。

新西兰智库印太事务机构(Institute for Indo-Pacific Affairs)客座研究员安德里亚·克洛伊·黄(Andrea Chloe Wong)在美国智库国家亚洲研究局(NBR)6月6日举办的研讨会上告诉美国之音,小马科斯总统关于如有菲律宾人死亡就会触发美菲《共同防御条约》的说法,“可能会引发菲中之间的局势升级或爆发冲突。”

她表示,如今,南中国海区域比台湾海峡更容易擦枪走火。她说:“可能是因为南中国海事件容易发生误判。我不知道中国是否会将南中国海问题视为比台湾问题更加重要,但南中国海对于挑衅行为更为脆弱。该地区的局势非常紧张。”

菲律宾人员的人身安危成为最近几轮南中国海博弈中的焦点。菲律宾6月7日指责中国海警船冲撞菲律宾船只,阻挠菲律宾从南中国海一处争议海域撤离一名患病的菲律宾军人。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发言人杰伊·塔里拉(Jay Tarriela)表示,“中国海岸警卫队表现出的野蛮和非人道行为在我们的社会中毫无立足之地。”

6月4日,菲律宾武装部队总参谋长罗密欧·布劳纳(Romeo Brawner)说,中国海警夺走了一架飞机为菲律宾海军人员投放的部分食品。这些菲律宾海军人员驻守在一艘老旧的军舰上,这艘马德雷山脉舰被菲律宾当作领土前哨站,搁浅于南中国海有争议水域的第二托马斯浅滩(中国称仁爱礁,菲律宾称阿云津浅滩)。

菲律宾民间组织“这是我们的”(Atin Ito)领导人之一拉法埃拉·大卫(Rafaela David)指责中国海警抢走食物是“彻头彻尾的现代海盗行为”。

不过,中国军事战略专家、斯坦福大学弗里曼·史波格利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对美国之音表示,南中国海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性不高。她认为,中国现在不会选择在南中国海打仗,因为他们知道会面临失败的结局。

她说:“中国知道他们会输掉南中国海的战争,他们还不能在这种距离上投射力量。当我和解放军交谈时,他们说没有宣布斯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 Islands,中国称南沙群岛)的为内海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没有能力执法。”

她指出,不同于台湾海峡的危机,如果与美国、菲律宾在南中国海的军事交锋在即,中国可能会寻求偃旗息鼓、降级风险。

梅惠琳认为,台湾海峡仍然比南中国海更危险。“中国在很多情况下确实在台湾海峡拥有局部军事优势。他们相信自己有优势。我认为他们是对的。” 梅惠琳说。

中国近几年来加大了对台湾的威胁和恫吓。台湾新总统赖清德宣誓就职后三天,中国对台湾展开了环绕台湾岛的军演。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近日在接受美国《时代》杂志采访时表示,如若台湾遭到入侵,美国不排除使用武力保护台湾。

解放军不忌杀人,来自习近平的授意?

自去年8月以来,中国海岸警卫队多次对向争议水域军事前哨运送补给的菲律宾船只使用水炮,造成船只损坏和菲律宾水手受伤。马科斯在香格里拉安全论坛上表示:“我们已经受伤,但感谢上帝,还没有达到(死亡的)地步。但一旦到达那个地步,我们就会破釜沉舟。”

亚洲协会中国分析中心主任季北慈(Bates Gill)在国家亚洲研究局的活动上表示,中国政府和军方的冒险行为是北京精心计算好的,最终可能会危及菲律宾人的生命和军人的安全。

“中国政府和军队显然认为,在实现自身野心的过程中,如果出现生命损失,那是可以接受的。我们需要在与中国同行的对话中明确这一点,我们根本不准备接受这一点,也不认为这是印太地区负责任大国的行为。”他说。

曾经于澳大利亚通讯局(Australian Signal Directorate)和国防情报局(Defence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担任情报分析官员、现任澳大利亚战略分析研究所(Strategic Analysis Australia) 总监的迈克·休布瑞吉(Michael Shoebridge)指出,不仅在南中国海,解放军在黄海、东中国海和靠近澳大利亚的阿拉弗拉海都进行过危险的军事操作行为。

中国解放军近来曾向澳大利亚军用直升机发射照明弹,还导致澳洲潜水员被声呐“攻击”导致轻伤。澳大利亚智库罗伊国际政策研究院(Lowy Institute)6月2日公布年度民调显示,仍有高达71%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在接下来20年可能成为澳大利亚的军事威胁。

根据美国的记录,2021年秋季至2023年秋季期间,解放军在印太地区对美国飞机进行胁迫性和危险性空中拦截的事件多达180多次。解放军还在空域对美国盟友和合作伙伴实施了约 100次胁迫性和危险的作战行为。

休布瑞吉指出,解放军实施的不仅是不安全、不专业的交锋,而是故意的危险行为,即考虑对其他国家的军队造成死亡和破坏,而且是来自习近平的授意。

“北京最大的动机是希望其他军队离开该地区,更难以在那里行动。北京领导层,尤其是习近平,正在盘算着解放军的危险行为,即杀害其他国家的军人并造成伤害和死亡。这是北京最高层积极引导的政策,而非几个船长和飞行员在胡闹。这种情况持续了太长时间,不可能是后者。”

休布瑞吉认为,解放军的动机包括获得对有争议领土取得渐进式控制(incremental control)以及将外国军队驱逐在外。

斯坦福大学梅惠琳指出,解放军飞行员自然不会在向对手释放箔条干扰弹之前给习近平打电话,但是习近平会授意解放军实行危险的交战规则,以使得各国减少在中国认为属于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进行军事行动。

“鉴于解放军的协调程度和行为模式,我们可以非常肯定地说,这是自上而下传达的一项深思熟虑的战略。”

挫败中国的行动,集体防御是关键

为了帮助马尼拉在自己的经济专属区更好地捍卫主权,菲律宾海岸警卫队(PCG)上星期二表示,美国海岸警卫队将派遣其北太平洋海岸警卫队在公海做出“更大部署”,以应对中国即将实施的新法规,即拘留所谓在其海域内擅自进入者。

澳大利亚战略分析研究所的休布瑞吉在国家亚洲研究局上个月发布的研究报告《印太地区的冲突和升级,对中国军事的看法及其对地区安全的影响》中指出,菲律宾及盟友的集体行动是在南中国海降级风险的有效方式。

“尽管这种集体行动升级为冲突的风险是真实存在的,然而,在中国政府大力宣传恐吓他国并将其合法行动定性为侵略行为的背景下,各国军队可以明确遵守国际法,做出协调统一的政治回应,从而降低风险。”他在报告中写道。

休布瑞吉在星期四的报告研讨会上另外建议道,第二托马斯浅滩是可能扭转解放军渐进式控制领土势头的关键地点,未来可以考虑将生锈的马德雷山脉舰更换为废弃的石油和天然气设施,作为菲律宾、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的集体设施停放在那里。

“这将直接表明我们希望看到的愿景:各国在南中国海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得到维护,国际仲裁庭的裁决得到维持,各国共同行动以塑造我们想要生活在其中的(印太)地区。”他说。

休布瑞吉说:“除非我们挫败中国的政策和行动,否则将把所有的筹码留给北京,任由我们的军人被解放军杀死,而这不是我想要的未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