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以前存在感不强的欧洲议会,这次赚足了眼球(组图)

6Park 时事 2 days, 16 hours

被认为是欧盟“史上最重要”的第十届欧洲议会选举,于布鲁塞尔时间9日晚落下帷幕。初步统计结果显示,中间派仍取得最多席次。然而,极右、极左阵营的席次明显增长,对法德政坛冲击较大。法国总统马克龙当即宣布解散法国国民议会,这也被认为是一场“豪赌”。外界担忧,极右翼影响力逐步扩大,会否带动欧洲政治整体“右转”。



欧洲议会选举结束 右翼政党势力扩大

五年一度的欧洲议会选举于当地时间6月6日至9日在欧盟27个成员国举行,这也是自英国“脱欧”后首次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9日,德国、法国、意大利等21个欧盟成员国举行投票,此前已有荷兰、爱尔兰、捷克、拉脱维亚、马耳他、斯洛伐克6个成员国完成了投票。所有27个欧盟成员国于9日晚陆续公布各自投票结果。

作为欧盟的监督、咨询和立法机构,欧洲议会是欧盟三大核心机构之一。欧盟各成员国在欧洲议会所拥有的席位,总体以国家人口数量为基准,经政治协商后确定,人口较多的国家所拥有的议席也相对较多。在本届欧洲议会的720个席位中,德国、法国、意大利分配到的席位较多,分别有96席、81席和76席,而人口较少的塞浦路斯、卢森堡和马耳他只有6席。

在欧盟内,欧洲议会是唯一一个由成员国选民直接选举产生的机构,因此,选举也被视为欧盟民意的“风向标”。

初步统计结果显示,持中间立场的复兴欧洲党团以及绿党和欧洲自由联盟组成的党团所获议席减少幅度较大,欧洲议会“向右”倾斜明显。

面对极右政党崛起,由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领导、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仍稳守欧洲议会最大党团的地位,此结果将有利于冯德莱恩争取连任。冯德莱恩表示,欧洲人民党将会建立“抵御左右翼极端势力的堡垒”。



马克龙政治“豪赌” 解散国民议会宣布闪电大选

欧盟多国选民对极右势力的支持,震撼了传统中间派主导的大国,更是直接冲击法国政坛。根据法国多家媒体9日晚公布的出口民调结果,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获得超过31.7%的选票,在法国政党中得票第一。执政党复兴党仅获得14.9%的选票,远低于极右翼政党。法国总统马克龙随即在电视讲话中宣布解散国民议会,并于6月30日和7月7日举行国民议会选举的两轮投票。他直言,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对于捍卫欧洲的政党来说不是一个好结果”。

从日程表看,巴黎奥运会将于7月26日开始,在奥运前三个多礼拜,马克龙需要进行两轮国会大选,要在如此短暂而激烈的选举中,从国民联盟手中收复失土。

反对党大多持批评态度,指责马克龙采取了“鲁莽举动”。还有数百名左翼、绿党等政党支持者9日晚集结于巴黎共和国广场,表达对欧洲议会选举结果的不满,并指总统马克龙提前大选是危险的赌博。

路透社评论称,马克龙已经赌上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如果国民联盟赢得议会多数席位,马克龙将失去制定经济、安全等国内议程的权力。在这种“共存”情况下,法国总统依然可以指导国防和外交等政策,而由议会多数党推举的总理,将成为法国国内事务的最高决策者。马克龙所属政党的成员表示,尊重和支持马克龙的决定。法国复兴党成员塞邦说,当你爱你的国家、爱法国人民时,你需要去冒险,去理解他们的想法,并采取行动来解决这些问题。

国民联盟领导人勒庞在法国最近两届总统选举中,是马克龙的强劲竞争对手。她对马克龙的提前选举决定表示“欢迎”,并称她的政党已准备好在马克龙召集的议会选举结果出来后执政。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董一凡对深圳卫视直新闻分析道,马克龙希望通过在法国国内重新选举的方式,进一步地通过一场政治运动来呼唤更多的民众走到亲欧、支持欧洲一体化、支持传统的政治方向上面面来。而由于法国是欧洲议会化的决定性领导国家,因此各方对于法国未来政坛的走势,对于整个欧盟的影响都是十分关注的。



德国执政联盟惨败 欧洲会彻底“右转”吗?

在本次欧洲议会选举中,欧盟多个成员国的右翼政党表现强劲,支持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美联社称,在欧盟27国中人口最多的德国,德国选择党的支持率达到创纪录的16.5%,较2019年增加超过5个百分点。外界注意到,如果以单个政党来算,选择党前所未有地成为德国第一大党。

相比之下,德国执政联盟三个政党的总支持率刚刚超过30%,以单个政党计算的话,更是无一党得票率比得上选择党。美联社形容,朔尔茨经历了“一个痛苦的夜晚”,因为他领导的社民党,取得的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成绩,得票率仅为14%。但输得最惨的是绿党,5年后的支持率从2019年创纪录的20.5%锐减至11.9%。执政小党自民党获得约5%的选票,比2019年的5.4%略有损失。

按计划,本次选举产生的下届欧洲议会将于7月16日开会。下届欧洲议会产生后,将通过投票表决选出新一任欧盟委员会主席。

国际媒体关注欧洲议会“右倾”趋势,以及对欧盟未来推行政策可能产生的影响。路透社分析,欧洲议会若是“向右转”,可能导致涉及欧洲安全、气候变迁,以及中国和美国产业竞争等议题的新法案更难以过关;不过,对欧盟持怀疑态度的民族主义政党究竟会发挥多少影响力,也要看它们彼此之间能否克服分歧、携手合作。

美联社指出,欧盟过去数十年的历史中,强硬右派大致在政治上处于边缘,如今却在欧洲议会选举大有斩获,意味着对欧盟未来的移民、安全与气候政策将有更多话语权。

需要指出的是,在俄乌冲突和巴以冲突持续、美国大选前景不明的背景下,欧洲正面临着重大的地缘政治风险。法国最新一期《快报》周刊和《观点》周刊的封面专题均特别点出欧洲面对的外国影响力行动的威胁。德国媒体则关注到,尽管极右翼和极左翼政党在意识形态上有分歧,然而却在对华政策上能取得共识。

对于中欧关系将如何变化,外界存不同声音。有分析认为,对于中欧经贸关系而言,极右翼和民粹主义政党的崛起,可能会使欧盟在对华政策上进一步保守化。此外,无论冯德莱恩连任成功与否,欧委会大概率也不会大幅调整“去风险”的对华政策。还有分析则认为,此次欧洲议会选举短期对中欧关系改善的影响预计比较有限,欧洲议会选举在不出现政治势力根本变化的基础上,不会改变欧盟对华的定位和基本认知。



作者丨戚旻,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