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秀巷战机器狗威吓台湾 军事专家:战场实用性待商榷

大鱼新闻 军事 2 days, 20 hours


资料照:在柬埔寨金边北部举行的中柬“金龙”联合军演举行之前,中国军人(右)在检验机器狗。(2024年5月16日)



台北 — 中国5月底落幕的中柬“金龙-2024”联合演习中展示两款军用机器狗,并凸显其在城市攻防战的效能。对此,军事专家表示,台湾近年聚焦城镇战的防备,解放军机器狗此时亮相,剑指台湾的意味浓厚。不过,此款智能无人武器若投入台海战役,实际战效恐仍有待商榷。

综合中国官媒报道,解放军近日展示两款参演机器狗,其中一款属侦察型机器狗,可以做出横卧、跳跃和倒退等仿真动作,并可自主规划路线、避开障碍物,在侦察环节中迅速抵近目标;另一款备受注目的战斗型机器狗,最大负重达80公斤,并挂载有自动步枪,在士兵遥控下,可快速突进、灵活调整枪口方向,展示了强大的巷战能力。

分析人士说,解放军最新的智能化军事布署最可能应用于对台的城镇战场景,因为台湾西部高度城镇化,解放军一旦成功抢滩登陆,自然进入复杂的都市攻防战。且以乌克兰为鉴,台湾已就城镇战备战,军方和民间皆投入不少相关训练。因此,他们说,值此台海紧张之际,中共官媒高调宣传机器狗,威吓台湾的意图不言可喻。



资料照:上海举办的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展示的机器狗。(2023年9月23日)

在台城镇战无可避免 共军朝无人化备战

美国智库兰德(RAND)公司台湾政策倡议创始主任郭泓均指出,城镇战属短兵相接的战场,对进攻方尤其是苦战,近期的俄罗斯和以色列都深受其苦。他认为,中国必然朝无人化备战,以避免巷战扩大伤亡。

郭泓均告诉美国之音:“看看这些机器狗,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中国在暗示其城镇作战的能力,但同时也意味着,中国士兵不想陷入都市地区(作战),他们不想拿士兵的生命冒险,因为他们知道这会是多么困难。”

美国智库“战争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早于2022年发表的题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城市战的演化展望:学习、训练和对台湾影响》的报告称,解放军过去少有城市战的经验,但为武统台湾,最終须在激烈的城市战一决胜负。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安全研究中心副主任亨泽克(Michael Hunzeker)以书面方式告诉美国之音,军用机器狗紧接着中共于5月23-24日实施的围台军演后亮相,不排除是对台武吓剧本的一环。

他说,中国“泄漏”其都市战的新武器,仿佛暗示台湾,尽管目睹俄军采人海战术、试图拖垮乌克兰军队,但却陷入死伤堆叠的“绞肉机”困局,解放军也不会放弃武统,且已做好打硬仗的准备。

台湾新总统赖清德就职三天后,解放军东部战区对台发动为期两天的“联合利剑-2024A”军演,以示北京对其所谓“谋独挑衅”的就职演说不满。



资料照:北京举办的世界机器人大会小米展台上展示的机器人和机器狗图像。(2023年8月16日)

机器狗或已列装解放军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5月30日报道,机器狗出现在与外国军队的联演,显示其已经接近成熟阶段,或也已大量列装解放军。

在台北的中华战略前瞻协会研究员揭仲表示,机器狗可以在共军的遥控下进入有敌情威胁的区域,执行侦察、攻击或清除诡雷等任务,也可扩大基层部队的警戒与监视范围,或在人类无法长期驻守的位置伏击敌军,甚至对高阶将领等目标进行自杀攻击。若共军的基层部队得到机器狗或其他无人载具的协助,相较缺乏类似装备的传统部队将更具优势。

但从中国官媒释出的片段来看,揭仲说,解放军机器狗仍得靠人员操控,智能化程度有限,虽可使共军取得明显的战术优势,但恐不足以翻转地面战况。

揭仲告诉美国之音:“人工智慧成熟后,大量的无人载具可以无须仰赖人员的操控,就能自主战斗、自主协调、自主产生作战方案,成为真正的智慧化战争,这个时候才会产生颠覆性的效果。”

战斗型机器狗仍须仰赖人员操作 距离限制成短板

美国兰德公司的郭泓均也说,机器狗若仍靠人员操作,那么操作人员反成敌人主要的狙击目标,因此一箭双雕,人狗将同步阵亡;另外,续航力也是耗电的无人载具之软肋,尤其机器狗以四足行走,舍较省电的履带式驱动,令人不解的设计。

不过,在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军与作战概念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许智翔表示说,机器狗属无人地面载具,适用于军事3D任务,亦即危险(Dangerous)、肮脏(Dirty)和无聊(Dull)的战况。例如面对敌军隐藏的巷战、受到化学污染的环境,以及挖掘地道、建筑防御工事等耗时、重复性高的任务,机器狗能起一定程度的辅助效果。

他说,共军目前仅有侦察型机器狗装载人工智能,因此可自主绕过障碍并找出最优侦察路径的功能。至于战斗型机器狗仍人为操作,人机遥控范围似乎受限,未来如何扩大信号传输距离恐是一大考验。

许智翔告诉美国之音:“城镇是很复杂的环境,它可能会有各种建筑物,而且台湾这边还是加强过的钢筋混凝土,各种高楼大厦,从低楼层到高楼层,或者是地下停车场,或者是各种不同的复杂环境。这些水泥丛林跟各种障壁物都会成为它讯号传输很严重的障碍,所以这很大幅度降低它导控的距离。”

许智翔强调,战斗型机器狗若装载人工智慧,将可解开仰赖操作手的困境,但随即涉及武德争议,如该设定何种情境下才能对人类开火?大规模屠杀是否被允许?这些伦理议题,西方仍莫衷一是,中国若轻率跨过这条红线,后果恐难想像。

但揭仲说,只要有利于战事,中共不致因道德争议而收手,惟中国在应用人工智能判断射击目标上可能还不够成熟,因此,解放军担心人工智能的敌我辨识若不够精准或有被渗透之虞,恐有枪口对内自伤的可能。

揭仲强调,美国等军事强国都已加紧推进军队智能化的升级,其中美军规划到2030年时,60%的地面作战平台能实现无人智能化,这方面的发展,美国明显领先中共。纵使就机器狗这类无人装备而言,美国暂时落后中共,但凭美国的科技水准,要迎头赶上也并非难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