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欧洲大选如连环地震 马克龙颜面尽失 令法国陷深渊

6Park 时事 2 days, 23 hours

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在周日的欧洲选举中以31.5%的高票支持获得压倒性胜利,令执政多数党遭遇沉重一击。总统马克龙随即宣布:解散议会并将在本月底举行立法选举。这是今天出版的法国各大日报集中突出的话题。

极右势力崛起已成欧洲多国现实

6月9日星期日,欧洲议会选举落下帷幕,预期中极右势力的崛起已在大多数国家成为现实。令欧洲议会整体“右转”。

在奥地利,极右翼自由党以27%的选票领先,尽管该党立场日益激进,支持率却比2019年高出10个百分点;他们在本次竞选活动中提出的口号是:制止欧洲的疯狂。

在斯洛伐克,自由党“进步斯洛伐克”赢得27%的支持率,比2019年高出7个百分点,也显示了欧洲怀疑论的抬头。

在2019年的选举中一度飙升的绿党今次则处境艰难,大约丢失了三分之一的议席。德国绿党的民意支持率甚至低于最新民调的预测,从目前的20%降至12%。

在法国,极右翼国民联盟赢得了31.5%的支持率,将仅获得15.2%选票的马克龙所在多数党远远甩在后面。令总统颜面尽失。

周日晚间,面对极右翼国民联盟党在欧洲大选中取得的压倒性胜利,总统马克龙宣布解散议会,并将在6月底(30日)和7月初(7日)举行立法选举。

本次欧洲选举凸显反移民潮与反马克龙之风

各报均发表社评,对本次选举和法国总统的决定作出分析。《费加罗报》指出:反移民潮与反马克龙之风的交汇成为本次欧洲选举的标志。这是两种愤怒情绪的交汇和融合。

这股浪潮席卷了整个欧洲。目前的问题更为复杂,涉及的已不再是脱欧、而是改变欧洲的问题。由于各国国情各异,因此形式也有所不同,但无论如何,各国的核心议题均离不开非法移民对社会平衡造成影响引发的担忧,以及政治伊斯兰主义对西方文明的未来构成的威胁引发的关注。

欧洲集聚了来自世界的各种苦难(移民大潮不断,2013年至2023年间,欧盟接获了800万份避难申请,其数量相当于组建一个新的成员国),欧盟各国的公民在一次又一次的选举中,要求彻底审视移民政策,限制入境人数,并驱逐那些违反规则、无视西方社会价值观并挑战西方生活方式的人。然而,这些呼声没有被听到,从而加剧了每一次投票中的抗议强度。

在法国,反马克龙主义之风正在席卷各党派、各年龄段、各阶层人士。这位法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曾在当选时享受到各方的钦佩,如今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引发诸多不满。

这次选举实际上变成了一场反马克龙的公投。法国民众领会了其中的含义,抓住了最后的机会,向总统表达了对他所推行的政策的不满,并以投票的方式对其进行了制裁。

欧洲大选结果犹如一场连环地震

《解放报》则指出:这是一场连环地震。首先,周日晚间20点,欧洲大选揭晓:极右翼势力赢得压倒性胜利;随后不到两小时,总统马克龙便出人意料地宣布解散国民议会并将在21天后举行立法选举。

极右翼政党以31.5%的选票证实了它已成为法国的主要政治力量。这个结果虽在一定的意料中,却仍然令人震惊。

然而,更为出人所料的是总统马克龙关于解散国民议会的决定。极右翼的胜利,对一贯承诺要减小国民联盟影响的马克龙来说,犹如一个晴天霹雳。事实表明:多数党自2017年以来在对抗极右翼的斗争中已遭失败。

然而,总统将赌注放在了票箱上,给予国民联盟以合法地位,难免不引发质疑。如此迅速地宣布解散议会,并不一定会取得好的结果。更为令人关注的是,马克龙曾在竞选期间多次表示:这次欧洲选举不一定会对国家局势产生影响。但是现在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是国民联盟在奥运会开幕前便入主总理府。

总统的决定令法国陷入深渊

《十字架报》社评指出:马克龙的决定是给了民众再次发声的机会。这一决定虽不缺乏远见,但随着国民联盟的强势崛起,却令法国陷入深渊。

马克龙的赌注能否达到阻止极右势力发展的目的?值得关注。实际上,总统打算通过此举唤醒选民的责任心,呼吁每一位选民摆脱漠不关心状态,特别是那些没有参加投票的另外近半数选民。总统的决定十分严肃且沉重。它为作出必要的澄清给出了时间。每一位法国人都应该做出最公平的选择。

延伸阅读:奥运前马克龙突然把法国议会解散了?!右翼勒庞太猛,他能斗得过么…

今天一觉醒来,一条政坛消息登上了各大媒体的热搜:因为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失利,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解散国民议会,月底举行新的议会选举!



(马克龙宣布解散国民议会)

等等,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失利,为什么要解散法国的国民议会呢?

这是因为,虽然是欧洲议会选举,但法国民众投票选的是去欧洲议会当官的法国政治家,这场投票的结果,无异于一个支持率的风向标。

马克龙领导的复兴党支持率相当惨淡,他决定祭出一步险棋:

解散国民议会,提前大选。

要搞清楚这里面的来龙去脉,让我们从头开始捋清楚。

首先,什么是欧洲议会选举?

欧洲议会是欧盟唯一一个由欧盟成员国选民直接选举产生的机构。

它从1979年6月才开始实行直选,在这以前,欧洲议会的议员都是各成员国直接委派的。

自从直选出现后,欧洲议会通常会有700多个议员席位,每个欧盟成员国按人口比例和政治协商获得相应的名额,然后在自己国家投票选出,每五年选一届。



(欧洲议会)

法国这次分配到了81个席位(德国96席,意大利76席,卢森堡6席),需要法国选民在9日进行投票选出,让他们代表法国去欧洲议会参政议政。



(支持极右翼政党的选民)

因此,虽然是选人去欧洲议会任职,选举结果却能真实反映各政党当下的支持率,可以看成国内大选的风向标。

昨晚,法国民众哐框一通投票下来,马克龙领导的复兴党只获得了14.9%的选票,位居第二。

而勒庞(Marine Le Pen)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却获得31.7%的选票,高居第一。



(国民联盟领导人勒庞)

得票率只有国民联盟的一半,这让马克龙彻底坐不住了,他在得知选举结果后表示:

“这个结果对捍卫欧洲的政党不利”。

“到今天,我无法表现得若无其事。”

虽然是一场“欧战”选举,但惨淡的支持率让马克龙难以平静,没多久他便宣布了解散国民议会。

将原本于2027年才举行的国民议会选举,提前到了今年6月30日和7月7日举行两轮投票。



(马克龙决定解散议会)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的政党支持率低,马克龙为啥选择解散议会,提前大选呢?

简单来说就是:

想赌一把,万一赢了呢…

法国的政治生态决定了,如果执政党不能在国民议会中取得绝对多数席位,即便总统依然在台上,人事任命和政令推行都会受到极大的阻力。

马克龙的任期内已经有过先例,比如2022年的国民议会选举,马克龙领导的党派就没能获得绝对多数席位。

2023年,他提交的移民法草案遭反对派阻拦未能通过,同年提出的退休制度改革方案,也不得不设法绕过国民议会强行通过。

这让马克龙和他领导的复兴党颜面尽失。

有了这些痛苦的经历,马克龙决定赌一把:

与其继续在没有绝对多数的国民议会里举步维艰,不如搏一搏,解散议会,提前大选,重新洗牌!



(法国国民议会大楼)

提前议会选举的后果无外乎两个:

选举胜利,马克龙的复兴党如愿拿到绝对多数席位,马克龙剩下的三年任期里将过得较为舒服,不再被势力庞大的反对派处处掣肘。



(法国国民议会内部)

选举失败,复兴党失去多数席位,勒庞的极右翼政党占绝对多数,主导国民议会。

剩下的三年任期,马克龙的日子可能比当下更艰难,他不但处处受到掣肘,还可能迎来一位极右翼的总理跟他唱反调…



(勒庞和国民联盟庆祝欧洲议会选举胜利)

不少媒体认为,为了在剩下的三年里的日子好过一点,马克龙决定走这步险棋。

新的问题又来了,既然欧洲议会选举已经失利,马克龙的复兴党支持率惨淡,提前大选就有可能翻盘了?

答案是,还真有可能。

如今的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出现过五次总统解散国民议会,提前大选的情况。

而执政党借此机会翻盘是有先例的:

1962年,反对派弹劾执政党总理蓬皮杜,时任总统戴高乐果断解散国民议会,提前举行选举。

结果戴高乐的执政党获胜,又恢复了蓬皮杜的合法性,实现了翻盘。



(戴高乐总统解散议会,翻盘成功)

当然其中也有失败的例子,比如1997年的法国总统希拉克,他在执政党已经获得多数席位的情况下,仍想继续扩大优势以获得更多席位。

于是解散了国民议会,提前选举,结果法国左翼联盟异军突起,反让希拉克的执政党席位丢失许多。

后面的日子里,希拉克不得不和一位政见相左的总理共事,过得叫一个憋屈。



(希拉克)

据法国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2%的法国人支持马克龙解散国民议会的决定。

不少媒体对未来的选举结果并不乐观,多家机构认为马克龙和他的复兴党将遭遇失败,马克龙未来的三年里,将迎来一位政见相左的极右翼的总理,过着无比煎熬的日子。

要知道,勒庞的极右翼政党获胜并非偶然,这一次的欧洲议会选举,多个欧洲国家的右翼政党都获得了多数席位。

意大利,波兰,奥地利等国的右翼(或极右翼)政党都大获全胜。

马克龙这一赌,翻盘的希望能有几成?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