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选举极右浪潮汹涌 对华政策恐更激进?(图)

大鱼新闻 财经 3 days, 3 hours

各位朋友,大家好。

今天和大家分享两件事。

第一,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已经尘埃落定,对于欧洲、中国、世界,要如何看?

第二,前几天以色列部队进入加沙地带解救了四个人质,但同时也导致数百名巴勒斯坦平民死亡,这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极大愤慨。与此同时,以色列的国防部长宣布辞职,因为他对内塔尼亚胡的残暴行为表示不满。

可见,以色列内部的局势正在朝着非常复杂的方向发展。这对于中东地区、以色列以及美国和其他周边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01

长话短说,我们先讲第一件事。

欧洲议会每五年选举一次,它在欧洲内部的实际意义相当有限,但它对欧盟政策的制定和执行的意义很大。对于欧洲27个成员国来说,它是一个风向标。

对于欧洲各国的老百姓来说,他们表面上选的是位于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议员,但实际上是对他们所在国家过去五年的政治和经济状况的投票,所以欧洲各国领导人非常关注,比如法国总统马克龙。

值得注意的是,马克龙领导的政党在这次欧洲议会选举中失败了,于是马克龙宣布解散国民议会,6月30日重新选举,给老百姓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因此,我们非常关注6月30日法国议会选举的结果,届时马克龙是有可能下台的。



法国国民联盟领导人勒庞就已经表态称,她已经做好6月30日执政的准备。

一旦马克龙下台、勒庞执政,或者勒庞的政党大幅进军法国议会,这都将对法国、欧洲、世界,包括中法关系构成重要影响。

所以,这次欧洲议会选举的整体情况虽然不重要,但是对于我们观察欧洲内部的情况还是至关重要的。

值得一提的是,五年前的欧洲议会选举,我到了欧洲进行调研,当时我得出一个结论,即欧洲无论哪个政党,他们都对中国持有一种焦虑和敌意的态度。这种态度在欧美之间是一致的。现在看来,这已经是一个常识了。同时我还发现,欧洲的实力和影响力正在逐渐恢复。

2016年对西方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当时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英国也进行了脱欧公投。而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则是英国脱欧后首次选举,至少是公投后的第一次选举。五年后的2024年,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五年前没有新冠疫情,但五年后,新冠疫情虽然结束了,但它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仍在不断发酵;五年前,特朗普把世界搞得一团糟,但现在他即将再次上任。尽管特朗普和拜登政府在美国国内政治方面存在巨大分歧,但在对华和对外政策方面,他们的保守性和强硬性却是一致的。

更重要的是,五年前没有俄乌战争,也没有人会想到普京会进攻乌克兰。而现在,俄乌战争已经持续了近两年半,不仅改变了欧洲的版图,也可能改变世界的版图。

如果看中美关系,五年前中美关系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恶化。五年前,台海局势和南海局势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恶化。

因此,过去的五年可以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么在欧洲大陆内部,其民情和政情又是如何反应这五年整体的变化呢?从这次欧洲议会选举就可以看出来,那便是极右势力的大幅崛起。

五年前极右势力刚刚开始兴起,而现在他们已经占据了欧洲议会内部的许多席位,并且在各个成员国内部也大幅崛起。法国就是这样么一个例子,马克龙被迫把自己的国民议会解散,这也有可能带来严重的后果。

而德国方面,其所有政党得票第一的是基督教民主联盟,这是目前德国政坛上的一个反对党,也是一个中间政党。

第二位是德国选项党,这是一个成立于2014年的极右翼政党,2017年进入了德国联邦议会。而现在,它已经成为欧洲议会选举中的第二大党,远远超过排在第三的社会民主党,也就是目前德国的执政党。

因此有德媒评论称,朔尔茨的希望在于基督教民主联盟的主席,这是一个很大的讽刺。

这都说明了极右势力的崛起速度之快、幅度之广、程度之深,令人震惊。

但是,到目前为止,中间偏右和中间保守的政党虽然受到了极大动摇,但仍相对稳定地存在于欧洲的政治生态中。

与2019年极右势力刚刚兴起时相比,现在的形势显然更加严峻。但是中间政党的表现并没有变得太糟。可如果按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五年后或十年后的情况可能会非常悲观。届时极右势力将大幅占据欧洲政坛主流,甚至可能边缘化目前相对稳定的中间偏保守的政党。

因此,未来五年、十年,不仅对欧洲,而且对整个人类和整个世界深层结构和表面冲突都将产生重要影响。

注意这里我提到的两个点,一是深层结构,二是表层冲突。

先说第一点,深层结构发生变化的原因。

其原因非常复杂,主要由于科技革命、全球化和市场经济三位一体。这三者都是好的,但是当它们放在一起时,在某些特定的时空环境下,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因此,人类正在面临200年以来的又一次大变革和大动荡,这些变革和动荡是由一些好的事物组成的,但也可能带来负面影响。

由于这个问题涉及到了历史知识、哲学视野以及各种综合知识的整合,因此在这里不再深入探讨。

第二个在表层上,未来会如何发展?

目前欧盟委员会的主席冯德莱恩是执委会的主席,而不是理事会的主席。理事会是决策机构,而执委会则是行政机构。尽管如此,执委会的权力非常大,因此有一种非正式的称呼,将执委会的主席称为“欧盟总统”。



冯德莱恩是一位德国人,她的政治观念比较保守,对中国的态度也比较强硬,与美国的关系非常好。这些可能是她的三大特征,所以中国对她其实并不感冒。

目前,冯德莱恩所在的政党——欧洲人民党虽然属于中间理性政党,但在欧洲仍然占据着重要地位。因此,冯德莱恩连任的可能性很大。

冯德莱恩连任,有人认为她是靠极右势力连任的,但如果我们仔细分析选票结构,这个说法大概率站不住脚。

首先,我们不应该过分夸大,即便没有极右势力,凭借她目前的票数也能够当选。这反过来,这也给了我们一些信心。至少在目前的欧洲政坛,尽管极右势力大幅崛起,但中间理性的力量仍然占据主导地位。

其次,冯德莱恩在未来执政期间,将会面临来自极右势力的包围,尤其是在极右势力大幅崛起的情况下,她需要完成对外政策的执行。因为欧委会的主要职责就是对外政策,所以我们可以预测,冯德莱恩未来的对华、对美政策将会更加激进。

当然,欧洲的极右势力中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反对冯德莱恩的政策。因此,我们需要密切关注这两个方面的平衡问题,并进行深入的分析和研究。

02

接下来讲一下第二件事。

以色列特种部队前几天进入加沙地带,成功解救了四名人质。虽然还有100多名以色列人质未被救出,但为了救出那四名人质,他们已经杀害了几百名巴勒斯坦平民,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

这种暴行已经引起联合国和欧洲许多国家,包括德国和法国的抗议,美国也表示谴责和不赞同。因此,可以说以色列这个民族肯定是有问题的。

他们一方面经历了苦难和仇恨,但另一方面,世界各国不喜欢他们的原因也是有道理的。然而,我们这样说并不是在宣传反犹主义,而是坚决反对反犹主义。但是,犹太民族如何与周围国家和平相处,这确实是一个历史和思想史的问题。

另外,内塔尼亚胡自己也表示,他在内部面临压力,因此无法展现出他柔和的一面,这种压力确实存在。

之前我曾提到,财政部长负责管理资金,而国防部长则负责管理军队,这两个人都是强硬派。他们告诉内塔尼亚胡,如果你敢与巴勒斯坦或哈马斯和解,我们就推翻你。

现在,以色列战时内阁部长甘茨已经宣布辞职,显然表达了对以色列当前政策的强烈不满,这些政策在我看来已经变得非常强硬、血腥和暴力。因此,以色列内部右翼势力之间的分歧也可见一斑。



未来中东局势如何发展?还有四个月,哈以战争就要一年了,但我不认为在未来四个月内能基本解决。相反,在跨越一年之后,我认为这场战争将继续向更深层次发展,这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

中东一旦混乱,全球都会受到影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