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日本教育的隐痛:童年的创伤与成年的梦魇(组图)

6Park 生活 3 days, 10 hours

2019年,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指出日本的教育制度竞争过于激烈,学校环境压力过高等问题,并警告社会的竞争性会损害儿童的成长。

教育虐待的影响是长远的,童年受到教育虐待的孩子,即使成年了也会有 65%左右还在接受治疗,有的甚至会患上“复杂性创伤性应激障碍”。

这是旅居日本的学者李一诺,近日发表在财新周刊的一篇文章。



所谓的教育虐待,是指对教育过于热心的父母,老师等,对孩子寄与过高的期望,并在孩子没有达到预期结果时严厉斥责的行为,这是一种无视儿童人权,强迫他们学习或接受能力范围之外的学习课程的行为。



01

日本近年有一起教育虐待行为,让人深思。

2018年,滋贺县的一位护士(当时31岁),将自己58岁的母亲,残忍分尸后又抛尸。原来,母亲对成绩优异的孩子报以厚望,希望她能考取医科大学做医生。

而女儿反复落榜,终于在第九年才考取一所大学的看护专业,马上就要毕业的她却难掩怨气,终于在毕业前一个月用刀将母亲杀死。



冷言冷语冷暴力和体罚伴随着这位弑母者的日常生活,被叫笨蛋是家常便饭,成绩不如意时要下跪,直到母亲叫她起来才敢起身。被泼开水烫到大腿起皮,送去医院被母亲要求说是自己不小心烫到。不知道她这9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她的疼痛和恐惧,被母亲的冰冷声音所覆盖,一提起母亲就瑟瑟发抖。



为何如此执着要女儿做医生,是因为医生在日本崇高的社会地位和收入。

可惜这种偏执用错了地方,导致了两代人的悲剧。

过于追求教育结果,本身就是一种畸形状态。引起孩童心理出现问题的原因之一,也是家长的“过干涉”。

作为中国高考教育体制下的我们,每个人也有不同程度的这种“创伤后应激障碍”。



最常见,明明已经踏入社会工作多年,但一遇到压力,还是会在睡梦中,梦到高考失利,不是忘带准考证,就是答卷还没写完就已经到了收卷时间。

更厉害的,梦到要重新回去再高考一次,梦中我们恐惧盗汗,无比慌张,不知道这一次的我们,是否能再顺利度过这次劫难。

梦醒的那一刻,不禁庆幸起来,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幸好只是梦一场。

今天,我们将深入探讨日本教育体系及其社会结构中的矛盾现象。

02


日本国土狭小,资源紧缺,常年又受台风地震火山海啸和泥石流等多种地质灾害的影响,并幻想某一年当海平面上升时,日本会沉没。

常年生活在这样一种惊恐中,并没有一种平和与国泰民安之美,相反,总是充斥着一种恐惧叛逆逃脱后的放纵气质。

白日之下,努力努力再努力,夜晚来临,又觉受客观条件限制,一切徒劳无功,便开始放纵沉沦耍赖,得过且过。这样反反复复,便形成了一种表里不一的矛盾。



外表文质彬彬,却仍然让人觉得局促,冰凉和压抑。明明社会福利制度也是好的,却又许多人最后惨死出租屋许久都不为人知的惨案不断发生,人与人的链接十分淡漠。

平日衣冠楚楚的公司社员,夜晚喝的酩酊大醉,躺倒在街边,地铁,公园等。人性压抑之后,会有反弹。

这样的大环境下,国民教育也大受影响。

即使被称为先进国家的日本,在教育方面也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如欺凌,社交退缩,填鸭式教育,学习能力下降,以及家庭贫困导致的教育差距等问题一直存在,虽然日本的文部科学省,一直在寻找相关解决对策,但收效甚微。

这样充满矛盾的教育,具体表现在以下方面。

1.明明少子化,更应加强对儿童的重视,却一直不出台相关法律,重罚施暴者,导致霸凌,不登校儿童和孩童自杀者连年增加。



霸凌者儿童,是否有可能被逮捕?根据日本未成年人法规定,不满20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不适合监禁,罚金等处罚,而是改造处罚,而日本刑法第14条更明确规定了刑事责任年龄:不满14周岁的犯罪行为,不予处罚。会选择保护观察,当然接下来也说了,如有必要,未成年人也有可能被逮捕。



要逮捕是什么样的标准呢,没有详细规定,只能理解为重大事件,等到拖成危及生命的重大案件了,这样的判决还有意义吗。



2022年,小中高校以及特别支援学校判定的霸凌事件就有681948件,比前年的66597增加了10%,不登校人数由2022年的299048人,较前年增加了54108人。不登校人数近10年一直在增加。



2022年,小中高校,中途退学者43401人,主要理由是进学道路变更。小中高自杀的儿童数为411人(前年368人),看到这些数字让人十分不适,并为之心痛。

有日本人说,在日本最重要的就是要随大流,幼儿园的妈妈友,一年一度的聚餐,18个人,可能会点18份相同的套餐。如果你和我们不一样,一次两次也没有关系,时间久了,那就有点微妙了。排斥,会不会就是从不同开始的。

2.明明知道教书育人的工作十分重要,却又不大力提高教师工资福利待遇,这是矛盾之二。

教书育人的工作,没有热血与大愿,真的会让人很疲乏,目前日本教师不足的这一现状也让政府十分担忧。有些学校教师人手不足的数量居然多达50-60人。



根据厚生劳动省公布的2022年,小中学教师的平均工资仅为740万日元,高校教师为680万日元,虽然都有一年两次的奖金。



虽然是比日本平均年收410万要多,但对比日本医生2022年平均年收入1428.8万来说,还是低了不少。

当然术业有专攻,医生确实读书年限,自身工作性质而言,辛苦得多。

但教书育人的责任同样重要,既然人手不足,那就该拿出真金白银招兵买马。

3.明明所有的婴儿都由母亲诞生,却一直在压榨女性,保育园难进,成为日本各地的多年难题,使她们进学,工作空间变窄,最后不得不选择回归家庭。

即使从1955年到2022年,女子大学四年的进学率,由2.4%升到50.9%。



上了大学没错,但工作后,只有福利好的大手公司才有1年的育儿假,小公司真的没法保证你一年后再回来,还有你的岗位存在。

你想上班,不好意思,保育园也没有孩子的位置。积分累计进保育园的机会,在很多的地区,名额有限。

身边朋友就有,即使拿到了公司的内定录取通知书,去给孩子申请保育园,仍旧被告知前面还排有47位等待者。

没办法,妈妈只好放弃工作,继续回家带孩子。即使这样,也没见大面积设立保育园,缓解这一社会难题。

我们小升初学校参观,发现大部分的基督教,天主教学校都是女校,少宗教性全男校。以宗教束缚女性,对男性不加约束,会形成大男子主义。如果真的平等,那就全部接受同样的教育吧。

东京女子图鉴里,女主即使优秀如斯,却在相亲市场上频频吃瘪。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注定了女人一生曲折的路径。

即使原生家庭破烂不堪,但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一流大学,却因为还不起助学贷款,最后选择出卖身体的东京贫困女子大学生,对于大家来说,也不是陌生的新闻了。



虽然政府为了面子工程,近年在政府和公司大量提升女性员工作为领导,始终也是进步了一点。

03

前一段时间,看杨定一博士的《时间的陷阱》这本书,大家是否觉得,现在的时间仿佛越来越快,一天24小时根本不够用,而无知的我们,还以能够提高效率,一心多用,引以为豪。



殊不知节奏越快,压力越大,心中积攒的情绪已溢出身体,如同一座火山。很多精神问题,由此产生。

如若一个古人穿越到我们的世界,他必定受不了如此的节奏。

在以前,做一件事可能要一年,两年,十年,可现在,一切都是快快快,珍惜时间,分秒必争,由此换来经济的发展,表面的繁荣。

未来,孩子会越来越少,不要等到踏上诺亚方舟时,才明白我们以前所建的教育制度毫无意义。

各国的问题都差不多,无需50步笑100步,都是地球人,大家一起为了孩子们努力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