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枭雄 被河南老乡打崩了?面临最大的危机(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3 days, 22 hours



“人造钻石看中国,中国钻石看河南。”

世界最大钻石供应商戴比尔斯的母公司百年矿业巨头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 Plc)正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公司的掌上明珠——钻石业务在天然钻石价格暴跌的冲击下表现低迷,尽管现在需求与售价开始出现反弹迹象,但是戴比尔斯钻石目标产量已被削减至2600万至2900万克拉,低于此前高达3200万克拉的目标。

由于钻石等业务的挫折,英美资源的股价自2022年4月以来已经腰斩。竞争对手必和必拓近日公告计划对其进行屈辱性的收购——肢解英美资源,并挑选其最优质的资产。收购提议最终遭到了拒绝,但英美资源的麻烦还没结束。



01河南老乡的培育钻

击垮了国际钻石巨头

如下图所示,国际钻石交易所(IDEX)钻石指数自疫情期间就开始一路下行。2022年7月迄今,跌幅已经超过三成。



实验室培育钻石,是天然钻石价格暴跌的关键因素。

二者的物理、化学属性完全一致,以4C标准(成色、净度、切工、克拉)来衡量,培育钻都能完全达标,只用肉眼完全分辨不出天然钻和培育钻的区别,一般仪器也很难测出区别。

且相比不可再生、开采成本高昂的天然钻石,人造钻石只需要在实验室里花几周时间就能制造出来,天然钻石要数十亿年才能形成。且一般一克拉天然钻,价格在20万元左右,而一克拉培育钻石零售价值只有天然钻石的1/10。

而且钻石的回收价格也极低,让不少消费者认为“出了专柜,钻石就开始贬值”。

培育钻的出现从本质上改变了之前天然钻石一家独大的统治局面,“钻石恒久远,一颗永留传”的消费主义幻梦如今增添了一项高性价比的选择。

疫情后全球普遍的经济低迷和高通胀,也令消费者变得更加审慎。

在镶嵌类珠宝大盘不景气的背景下,培育钻石迅速在美、中、印、欧等消费市场崛起,且已占据了婚庆市场将尽50%的销量份额。

中新社1月报道也指出,据全球珠宝行业分析机构的数据,人造钻石的市场份额自2021年以来不断提升,截至2023年7月,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49.9%,非常接近50%的临界点。

根据《钻石观察》的分析,培育钻石的崛起已经在近年来得到了市场的验证,且已经极大影响了天然钻石的消费者群体规模,并将对未来的潜在规模起到相当大的制约作用。

而中国在全球培育钻产业链中,占据相当重要的位置。更具体地说,是河南。

业内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人造钻石看中国,中国钻石看河南”。早在1963年,河南郑州的三磨所在两面顶压机上研制成功了中国第一颗人造金刚石(钻石的原身)。

金刚石,俗称“工业牙齿”,是石墨的同素异形体,也是常见的钻石的原身。高温高压下,石墨结构会发生有序转化,形成人造金刚石。

为了实现金刚石量产,1965 年,郑州三磨所和济南铸造锻压机械研究所一起研发出了我国第一台人造金刚石六面顶合成压机。随着这台“功勋压机”的问世,中国制造的“工业牙齿”逐渐锋利了起来,也为河南乃至中国的超硬材料产业的全球地位埋下了种子。

2020年,中国人造金刚石产量突破200亿克拉,占全球产量的95%以上,成为名副其实的人造金刚石第一大国。

据《财经十一人》汇总的数据,2022年,中国在全球培育钻石产业链中贡献了一半的产量,其中的80%都来自河南。过去数十年,河南省郑州市、许昌市、南阳市、商丘市等地已经形成了一个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人造金刚石产业集群。

在河南柘城县,每年培育钻石产量已经达到600万克拉;而2021年全球培育钻石产量900万克拉,仅柘城一县就生产了400万克拉,堪称“人造钻石之都”。

郑州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23年,郑州海关监管的培育钻石出口货值达21.32亿元,位居全国第一。

今年年初,各地文旅花式整活儿,河南洛阳一天为游客免费送出了100颗钻石,最大的有一克拉。至此也让很多网友了解到,原来河南是钻石的重要产地。

02戴比尔斯可能被出售

作为全球产值最高的钻石矿业集团,戴比尔斯一直是英美资源集团名副其实的掌上明珠,一直是其关键利润来源。

然而,疫情后的钻石价格暴跌潮,让在天然钻石领域几乎一家独大的戴比尔斯也损失惨重,英美集团财报显示,2023年,戴比尔斯出现了3.14亿美元的亏损,而上一年为盈利5.52亿美元。

戴比尔斯的业绩的大幅度下滑,叠加公司自身在大宗商品市场的波动中独木难支的困境,令英美资源有了出售戴比尔斯的想法。

据媒体报道,英美资源最近几周已经与潜在买家进行了对话,其中包括奢侈品公司和海湾主权财富基金。据上述人士称,英美资源集团已向潜在收购方发出信号,表示对收购提议持开放态度。

报道称,讨论还处于早期阶段,尚未讨论估值问题,最终的买家可能是奢侈品公司和金融投资者的组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