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精英教育!华裔女孩哈佛退学创业 半年赚4亿(组图)

6Park 生活 3 days, 23 hours



中产父母鸡娃有多凶,在之前的文章中学霸君分享过很多次了,越来越多的家庭崇尚精英教育,殊不知精英教育并不是疯狂砸钱,鸡娃一路向上攀登,而是心怀世界,本文的主人公曾在20岁那年,做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决定:从哈佛大学退学。

如今她已经是一名管理着十亿美金资产的公司领导人了,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比精英教育更宝贵的东西。

近几年,Eva Shang这个名字,在华尔街传得越来越响亮。

Eva是个华裔姑娘,八年前,20岁的她做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决定:从哈佛大学退学。

八年后的今天,28岁的Eva已经成为一名管理着十亿美金资产的公司领导人了。



当年没人能想到,这个心比天高的姑娘真的能单枪匹马闯入华尔街,在能人辈出的大热领域中立稳脚跟。

2018年,Eva入选《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人物榜单,她的事迹也因此被各大报刊争相报道,传遍全球。

鲜为人知的是,这个已经跻身“华尔街精英阶层”的华裔女孩,出身平凡、家境普通,可以说整个成长过程都与“精英”二字毫不相干。

Eva成长于一个单亲家庭,除了母亲,她唯一的亲人就是从小患有肌肉萎缩症的妹妹。

但,负分开局的她,如今不仅自己取得了成功,还带着妹妹一起,在人生的赛道上一路飞驰,一往无前。

她的故事,值得被更多人听到。



三岁那年,Eva就和母亲一起移居到美国,母女三人住在宾夕法尼亚州的郊区。

Eva的母亲是一名精算师,工资微薄,只能勉力养家糊口。她的妹妹Melissa从小患有罕见的肌肉萎缩症,无法长距离行走,大多数时候只能蜗居在轮椅上。



特殊的生活环境催促着Eva加速成长,7岁的时候,她就已经能熟练地帮助母亲料理家务和照顾妹妹了。

学业上,Eva也从没让母亲操过心。虽然作为华裔,她在学校中会不可避免地遭遇到排挤和歧视,但Eva的成绩一直都很好。

升高中那年,Eva考入宾夕法尼亚州排名第二的公立高中:Conestoga High School。

除了成绩突出之外,Eva还具有极强的社会责任感。因为妹妹是一名残障儿童,Eva自懂事起就很关注残障群体。

17岁的时候,她和妹妹还受邀参与了TEDx的活动,共同发表了演讲:《为什么残疾女孩很重要》。



高中毕业后,Eva被哈佛大学录取。她也曾满怀希望地站在这个新起点上,为迎接即将到来的挑战摩拳擦掌。

可惜,哈佛大学的教育环境让Eva失望透顶。Eva在采访中坦言,自己很难适应哈佛的社交文化,更无法苟同所谓的“精英教育”。

Eva在哈佛学习的专业是法学,她曾坚定地认为自己毕业后会成为一名律师。大学期间,她也和同学们步调一致,趁着暑假去华盛顿的一家律所实习,也参与了公司面试。



可惜,真正接触工作后,她才发现自己曾经的职业构想有多么理想主义。

她说:“我不想成为精英阶层的仆人。”



后来,Eva也想过继续深造,给自己更多的选择机会。可一眼望到头,结局是同样的令人失望。

2016年,Eva决定从哈佛退学。这是她做过最“离经叛道”的决定。毕竟,哈佛可是全球学子梦寐以求的顶尖学府、知识殿堂。

她的母亲以为女儿只是一时没想开,最多两年就会回到学校继续读书。

但短短一年后,Eva交出了一份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答卷:她从零开始的创业,大获成功。



Eva成功以后,有不少隔岸观火的人都轻松地赞叹道:“这个年轻人,能从众多创业者中脱颖而出,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

可Eva依靠的从来不是运气,而是实力。

说起创业这件事,Eva还得感谢妹妹Melissa的“牵线搭桥”。



Eva读大一那年,Melissa突然向姐姐请求说,想要制作一个象征着残疾儿童的玩偶。Eva不忍让妹妹愿望落空,就联系了美国一家玩具公司American Girl,并发起“为残疾女孩设计玩偶”的请愿活动。

正是这次活动,让Eva结识了后来的创业伙伴黑格。



黑格当年也是哈佛的本科在读生,是一名擅长数据搜取的工程师。

后来,两人在创业观念上一拍即合,用二手电脑搭建起临时网络,从哈佛法学院系统中收集了大量基础数据,作为“商品”出售。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Eva和黑格迈出了这一步,就意味着正式走上了前途茫茫的创业路。

刚开始,两人稚嫩的方案遭到了多方质疑。在一位创业顾问的点拨之下,Eva才萌生了将数据库应用于诉讼融资领域的想法。

Eva始终记得在实习时的所见所闻,那段工作经历让她意识到:当前的司法体系对没钱请律师的人来说很不公平。



这种“不公”当然不是第一次被人发现,但Eva不想停留在“看到”这一层,她迫切地想去做些什么。即便不能彻底改变现状,只是能让这架天平稍微平衡一点都好。

在这份责任心的驱动下,Eva和黑格筹集到一笔初始资金,并成立了Legalist公司。主要业务是利用AI提供大数据分析,并为诉讼案件融资。



创业起步时,两个初出茅庐的新人碰了无数钉子,一次次被投资者无情拒绝。

在很多人眼中,那时的Eva和黑格没有任何可信度,只不过是两个捧着电脑异想天开的穷学生罢了。

万幸,千里马总会遇到独具慧眼的伯乐。2017年,两人拿到一笔一千多万美元的投资,此后,公司运营进入正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成了华尔街真正的潜力股。

2019年,Eva拿到一亿美金的投资,2022年,她又在半年内筹集四亿美金。八年过后,如今的Eva已经管理着十亿美金的资产,打赢了这场酣畅淋漓的“翻身仗”。

值得一提的是,在姐姐的榜样光环之下,妹妹Melissa也在飞速成长着。



作为华尔街的后起之秀,Eva身上挂着很多标签和头衔,比如“女版比尔盖茨”,“哈佛的明星校友”等等。

但在Melissa眼中,她还是那个陪伴自己长大的姐姐,从未改变。



这对华裔姐妹花,好像生来就要与傲慢的“主流世界”站在对立面。

从小因为华裔身份遭受过无数冷眼的Eva,没有被“精英教育”的模板困住,凭实力完成逆袭。

Melissa也是一样,虽然因为肌肉萎缩成为了主流世界眼中的“弱势群体”,但她自由勇敢的灵魂从未被那把轮椅困住。



Melissa在小学期间就已经是“小明星”了,她活跃于各类公益活动中,尽己所能为和自己一样的残障儿童发声。而她每次参加活动,姐姐Eva都陪伴在她身边,给予她最大的鼓励和支持。

前文提到的“为残疾女孩设计玩偶”的请愿活动,也是姐妹俩合力发起的,最终在网络上得到了超过14万人的签名支持。

Melissa从小喜欢阅读,每周都会从图书馆借四本书。但她发现,在她看过的所有书中,没有一本的主角是和自己一样使用轮椅的女孩。



所以,13岁那年,Melissa自己创作并出版了小说《Mia Lee is Wheeling Through Middle School》。

这本书的主角就和Melissa一样,是个坐在轮椅上的初中女孩。

在姐姐的支持下,Melissa没有任由自己的文学天赋被浪费,一直在坚持输出和发声。

2017年,在《纽约时报》发表了名为《有关残疾的故事,不要悲伤》,在整个残障群体当中很是轰动。

在这篇文章中,Melissa述说着这样的观点:

尽管世界总把残疾视为不幸,甚至在故事中,残疾角色的出现也只是用以衬托主角的光芒。但是,我依然希望年轻读者不要把残疾儿童当作悲惨的人来同情、怜悯,而是和他们交朋友。他们和大家一样,是面临着挑战,却过着正常生活的人。今年,Melissa已经在哈佛读大三了,性情依然乐观而坚韧。在哈佛取得优异成绩的她,还为残疾人士创办了俱乐部HUDJ。

直至今日,姐姐Eva依然是妹妹的“领航员”。

褪去光环,Eva还是那个爱穿牛仔裤、休闲服的年轻人,Melissa也只是一个憧憬未来的普通学生。



而她们之所以能突破年龄、阅历的局限,取得令所有人瞩目的成就,靠的就是心里那股不服输的劲儿。

她们是主流文化中的“逆行者”,在反对歧视的行动中一步步超越自我,这是比梦想还要执着的力量。

年轻人该有这样的心态,敢想敢做、执行力强,敢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超越巨人。更美好的世界,便在这样的行动中诞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