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幅提高关税 拜登和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战有何不同(图)

大鱼新闻 财经 4 days

拜登政府大幅提高对华关税,电动汽车关税增至100%



拜登总统意图挫败中国主导清洁能源技术的野心,将中国电动汽车的关税提高三倍,达到100%,就是这一努力的一部分。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拜登总统周二宣布大幅提高对一系列中国进口产品的关税,包括电动汽车、太阳能电池、半导体和先进电池,以求让美国的战略产业免受新涌现的一批竞争对手的冲击,他说这些竞争对手得到了北京的不公平补贴。

总统还正式赞同了特朗普总统的政策,维持对价值3000多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拜登在2020年竞选总统期间批评这些关税是对美国消费者的征税。

拜登此举是贸易战的最新升级,总统最初承诺至少废除特朗普的部分关税,但他现在呼吁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以吸引中西部及其他地区的摇摆选民,拒绝把任何地盘让给竞争对手。

这些措施还反映出,当初特朗普无视共识与中国展开的贸易对抗,正成为拜登的政策基础,同时他还把焦点放在对美国具有战略重要性的行业上,比如清洁能源和半导体。

拜登在白宫发表讲话时表示,他的政府“将对美投资与具有战略意义和针对性的关税结合起来”。

拜登将自己的做法与特朗普进行了对比,台下的听众包括几个工会领导人以及钢铁、铝材和其他制造商代表。

“我的前任承诺增加美国的出口,促进制造业。但他什么也没做。他失败了,”他说。

演讲结束后,一名记者问到特朗普关于中国目前正在经济方面“吃我们的午餐”的说法,拜登进行了回击。“他可是一直在喂他们吃的,”拜登说。

拜登的决定受到劳工领袖、许多民主党议员、一些行业组织甚至环保主义者的赞扬,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则猛烈抨击,抱怨拜登对中国不够强硬,从中可以看到一场新的贸易政治争斗正在掀起。

全美零售联合会代表了许多采购或销售中国产品的公司,它呼吁拜登改变做法,取消关税。该组织负责政府关系的执行副总裁戴维·弗伦奇在新闻稿中说,“随着消费者继续与通胀作斗争,政府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对进口产品征收额外的税,这些税将由美国进口商支付,最终还是由美国消费者支付。”

只有包括科罗拉多州民主党州长贾里德·波利斯在内的少数政界人士赞成这一立场。“这对美国消费者来说是个可怕的消息,也是清洁能源的重大挫折,”波利斯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关税对美国人来说是一种直接的累退税,这种增税将打击每个家庭。”

白宫官员说,增加的关税将适用于每年从中国进口的价值约180亿美元的商品。对中国电动汽车的关税增加了三倍,从25%提高到100%,是增幅最大的一项。此举旨在保护美国汽车工业的一角,该行业将获得数千亿美元的联邦补贴,以帮助美国向清洁能源的未来过渡。

拜登希望利用政府对电动汽车和其他绿色技术等重型制造业的投资,为中产阶级创造就业机会,并帮助自己赢得这些行业部分所在地的摇摆州的支持。在宣布之前,拜登的助手们承认了这是一种贸易政治,特意列出了他们预计将从关税中受益的州。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莱尔·布雷纳德对记者表示:“我们知道,中国的不公平做法损害了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以及全国各地的社区,由于拜登总统的投资议程,这些社区现在有机会恢复。”

布雷纳德还批评特朗普政府迫使中国改变不公平贸易做法的努力是“失败”的。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此前曾批评关税是对消费者征税,但她表示,新的征税是合理的,因为中国过剩的工业产能对美国及其盟友和新兴市场构成了威胁。她说,拜登政府不会允许廉价的中国出口损害美国工人的利益。

“过去,拜登总统和我目睹了某些人为保持低价的中国进口商品激增对美国社会的影响,我们不会再容忍这种情况,”耶伦说。她解释说,征收关税并不是为了“反华”。

中国商务部在一份声明中批评了这些关税,称中国“坚决反对”。声明称,拜登政府的决定是“典型的政治操弄”,将“严重影响双边合作氛围”。

中国呼吁美国撤销这一决定,称北京“将采取坚决措施,捍卫自身权益”。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称,这些关税是令人失望的“政治策略”,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他还认为,中国生产的绿色能源产品与不断增长的全球需求并没有脱节。

“我们希望美方能够积极看待中国的发展,停止以产能过剩为借口实施贸易保护主义,”刘鹏宇说。

刘鹏宇还说,北京还没有决定如何回应,但他指出,美国向中国出口了大量大豆,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去年售出了数十万辆在中国生产的汽车。

长期以来,政府官员一直在讨论降低特朗普的部分关税——这些关税适用于从服装到家居照明的大量产品——同时在更具战略意义的领域提高关税。但官员们指出,拜登的贸易代表周二发布了一份人们期待已久的强制性评估报告,得出的结论是,由于中国藐视国际贸易规则,有必要维持所有关税。

拜登在周二发布的一份备忘录中写道,关税“有效地鼓励了中国采取积极措施”,来应对特朗普政府批评的一些贸易行为,但“中国的行动并不代表对这些问题做出了系统和持续的回应”。

官员们本周表示,他们认为在海外采购产品和零部件的美国公司已经适应了最初的关税,或者利用官方程序申请了关税豁免。

特朗普最初征收关税的商品的相对价值,与拜登所针对商品的价值相比要小得多,这反映出他们在对华贸易问题上的重要区别。

鉴于中国的出口经济仍然高度依赖美国消费者,特朗普倾向于将广泛的关税作为对中国施加影响的一种手段。在任期间,他曾试图利用关税作为大棒,在两国之间谈判更有利的贸易条件,并将制造业就业岗位带回美国,但收效甚微。

特朗普承诺,如果他在11月赢得大选,他会走得更远——限制两国之间的投资,并完全禁止一些中国产品进入美国。他还承诺将更广泛地应用这一方法,对所有进口商品征收10%的额外关税,无论其原产地在何处。

拜登选择在其政府设定的增长目标以及清洁能源技术和半导体等美国投入巨额资金的领域提高中国的关税。

对中国太阳能电池征收的关税将翻一番,达到50%。某些先进的电池以及制造电池所需关键矿物的关税将上升到25%。半导体关税将翻一番,达到50%。其中一些关税将推迟上调,这显然是为了给国内企业留出时间来提高产量,并在中国以外寻找其他货源。

其他关税将影响包括重金属在内的重要摇摆州的行业。某些进口钢铁和铝材产品的关税将增加两倍,达到25%。

一些受中国廉价进口产品打击最严重的行业对这些关税大加赞赏。

“随着美国努力在关键的清洁能源供应链中建立制造业,以减少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我们需要利用一切可用的工具来推动美国太阳能制造业的发展,”美国太阳能制造商联盟的执行董事迈克·卡尔说。“政府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加强了对我们寻求在美国生产的太阳能组件的保护。”

拜登还将提高一些医疗设备的关税,包括口罩和手术手套,官员们认为这些设备对应对大流行至关重要。

美国官员认为,提高关税是对中国政府“不公平、非市场做法”的适当反击,这些做法包括政府对工厂的补贴,以及官员所称的从外国竞争对手那里窃取创新理念。


拜登和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战有何不同





拜登总统显然已经决定不撤销前任对中国产品征收的任何关税。 HAIYUN JIA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拜登在竞选总统时曾经尖锐批评特朗普总统打击对华贸易。然而,他自己上任后却将特朗普与北京的贸易战升级,尽管目的非常不同。

今年秋天,两人将在大选中再次交锋,两人都喜欢在口头上抨击中国的经济行为,包括指责中国在全球贸易中作弊。他们对抗北京的基本政策也是相同的: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数千亿美元的关税。这些关税最初由特朗普征收,由拜登总统维持下去。

周二,拜登宣布提高其中一些关税。其中包括将电动汽车关税提高三倍,达到100%,将某些钢铁和铝材产品的关税提高两倍,达到25%,将半导体的关税提高一倍,达到50%。

但拜登的贸易战在很多重要方面与特朗普不同。特朗普试图把外包给中国的大量工厂工作带回美国。拜登正在寻求增加一些新兴高科技产业的产量和就业机会,其中包括电动汽车等清洁能源领域,而特朗普对培养这些行业兴趣不大。

拜登动用了更多的政策杠杆,其中一些是特朗普创造的。他向对华贸易施加了更多限制,包括限制向北京出售美国技术,同时向试图与中国产品竞争的美国制造商提供联邦补贴。

与特朗普单打独斗的姿态截然不同的是,拜登的战略依赖于将国际盟友联合起来,通过一系列国内激励措施,以及可能对中国商品征收协调一致的关来对抗中国。



前总统特朗普承诺,如果他能再次当选,将做出新的努力,切断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往来。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再次争夺总统职位的拜登和特朗普都承诺进一步加大对中国的贸易压力,两人都指责中国的不公平贸易做法使美国工人处于不利地位。以下是他们的计划相同的地方,以及截然不同的地方。

特朗普的计划包括提高关税和减少贸易。

特朗普打破了数十年的政治共识,在担任总统期间大力限制对华贸易。他对价值超过36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关税,包括玩具、电子产品和家居用品,招来北京的报复性关税。

2020年,他与中国官员达成协议,要求中国增加包括农产品在内的从美国购买的出口商品,并且进行一系列经济改革。中国远未履行这些条款。拜登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莱尔·布雷纳德本周告诉记者,该协议“没有兑现承诺”。

特朗普承诺,如果他再次当选,将采取新的措施切断两国的贸易关系。其中包括两国之间的投资壁垒,以及禁止进口中国钢铁、电子产品和药品。他提议对所有进口到美国的商品追加10%的关税,而不仅仅是来自中国的商品。他还批评了拜登。

中国官员“非常害怕我征收更多关税,”特朗普今年3月对CNBC表示。“我们没有利用这个,中国现在是我们的老板。他们是美国的老板,简直就像我们是中国的子公司,这是因为拜登政府太软了。”

拜登是在前任的基础上继续努力。

拜登曾批评过特朗普的关税政策。“特朗普总统可能认为他对中国很强硬,”拜登在2019年作为总统候选人的演讲中说,“但他的作为只是给美国农民、制造商和消费者带来更多痛苦。”

在拜登执政之初,他的助手们曾进行讨论,取消特朗普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许多关税,以缓解物价快速上涨带来的痛苦。他们最终决定不取消。相反,拜登在周二宣布,提高价值约18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其中包括太阳能电池、船到岸起重机和某些医疗技术。

他的政府还对美国半导体和芯片制造材料向中国的出口施加了新的限制,并迈出了打击进口中国智能汽车技术的第一步。

政府官员为所有这些举措提供了经济依据。但拜登也在回应摇摆州的政治压力,并试图在中国问题上包抄特朗普。上个月,他在宾夕法尼亚州对钢铁工人发表演讲时呼吁对中国进口重金属征收更高的税。民调显示,他很难克服选民对经济的焦虑。

虽然拜登的助手们表示,拜登的关税政策比特朗普的更具针对性,也更有效,但总统显然已经决定不取消特朗普最初对中国产品征收的任何关税。

一场更绿色的战争,这次有盟友。

不过,拜登已经调整了自己的政策。他有意识地将对中国贸易的新限制与战略投资(以政府支出和税收抵免的形式)结合起来,利用这些战略投资在少数目标行业吸引新的工厂进行生产。

也许没有什么产品比电动汽车更能体现拜登和特朗普在贸易政策上的分歧。特朗普视电动汽车为洪水猛兽,并表示,加速采用电动汽车的努力将导致美国就业机会的“毁灭”。

拜登已经签署了多项旨在推动美国电动汽车生产和消费的法律,其中包括一项为50万个充电站提供资金的基础设施法案,以及一项为在美国生产和销售电动汽车提供丰厚激励的气候法。它们属于一项雄心勃勃的工业战略,旨在提高美国工厂生产一系列清洁能源技术的能力,以应对气候变化,并在未来几十年里主导全球先进制造业。

拜登越来越担心,大量涌入的中国低成本电动汽车和其他商品可能会破坏这些努力,他正在利用贸易政策来保护自己的工业投资。他计划于周二提高关税,其中包括将进口电动汽车的关税提高三倍,达到100%。

虽然拜登对来自日本、欧盟和其他地方的钢铝征收关税引起了盟友的反感,但总统一直在寻求召集一个富裕民主国家的联盟,在清洁能源领域与中国对抗。在去年的七国集团峰会上,政府牵头制定了一项协调一致的补贴战略,同中国政府为新技术提供的资金竞争。

许多现任和前任政府官员希望,与盟友的合作现在也能扩展到关税领域,首先是欧洲。欧洲正在对中国的贸易行为进行自己的调查,似乎准备提高对中国进口电动汽车的现有关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