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解析:习近平对中国经济的误解(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week, 5 days

英国周刊《经济学人》在习近平访欧期间(5月5日至10日)发表文章说,尽管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向欧盟提出抗议,但中国确实存在产能过剩问题!今年前3个月,中国钢材出口量年增超过28%,新能源汽车出口成长近24%。这令欧洲担心来自中国的大量电动车及钢铁可能取代欧盟的相关产业及就业机会。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宣称:支持竞争,反对倾销,这必须是我们的座右铭!

《经济学人》文章一开头即指出,欧盟对产能过剩并不陌生。它的经济版图上曾经有黄油山、牛奶湖和其他生产过剩的地标(这是其共同农业政策超现实的结果),而该政策保证了奶农的高价格。因此,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最近于巴黎举行的一次会议上(5月6日)就中国的“结构性产能过剩”问题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发出警告,而且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欧盟对产能过剩并不陌生。它的经济版图上曾经有“黄油山”、“牛奶湖”和其他生产过剩的地标(这是其共同农业政策的超现实结果),该政策保证了奶农的高价格。因此,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最近于巴黎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就中国的“结构性产能过剩”问题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发出警告时,而且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文章突出,这一次,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关注的不是农业,而是制造业。欧洲担心来自中国的电动汽车和钢铁会大量涌入,从而取代欧盟所珍视的产业和工作岗位。今年前三个月,中国的钢铁出口量(以吨计算)比去年同期增长了 28% 以上。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出口也增长了近 24%。针对此局面,欧盟正在考虑征收“反倾销”关税,以抵消帮助中国工业增长的补贴。

习近平熟知中国产能过剩

《经济学人》文章话锋一转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中国的产能过剩其实也很熟悉。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他的主要经济政策是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2016 年,中国削减了 2.9 亿吨煤炭产能和 6000 多万吨钢铁产能。中国在这些行业的去产能力度超过了大多数国家。但在巴黎,习近平拒绝了欧洲的担忧,至少在新能源产业方面,他表示:所谓的“中国产能过剩问题”,无论是从比较优势的角度还是从全球需求的角度来看,都是不存在的。

谁说得对?文章表示,中国的问题并不总是像欧洲的山川湖海那样容易发现。“产能”听起来像是一个技术术语,可以用吨或立方米来衡量。但是,工厂在其技术极限范围内运行是极不经济的。此外,正如休伦大学学院(Huron University College)的徐滇庆(Dianqing Xu音译)和中国大连东北财经大学的刘颖(Ying Liu音译)所言,在快速发展的经济中,现有产能的过时或不堪重负的速度可能比成熟经济体更快。

据《经济学人》文章指出,理论家们试图将「满负荷产能」full capacity 定义为:生产水平高到足以支付工厂的固定成本,低到足以避免人力和物力的高成本压力。但实际上,经济学者是通过询问管理人员来衡量产能的。

文章援引官方调查显示,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产能利用率”降至较低水平,比新冠疫情前的平均水平低约两个百分点。只有在疫情刚爆发时,以及在 2016 年习近平提出“供给侧改革”时,产能利用率才会下降。从这一官方统计数据来看,无论中国国家主席说什么,中国的产能过剩都是存在的。

产能过剩甚至可能被低估。以钢铁行业为例,77% 的利用率接近2016年以来的平均水平,似乎与欧洲的担忧不谋而合。但这一水平掩盖了价格和利润的下降。如果一个行业愿意以令人沮丧的价格出售其产品,那么它就可以利用大量产能。

衡量产能利用率还可能忽略补贴的作用。中国对电动汽车产业的支持包括巧妙地诱导需求,好比减免停车费和免费牌照。购买者还可享受价值高达 30,000 元(4,100 美元)的减税优惠。至于其他不针对消费者补贴,也能通过降低价格转嫁给消费者。这些措施共同增加了需求和供应,提高了产能利用率和利润。

文章续指,过去,内燃机驱动的传统汽车的销售几乎占据了中国国内生产的全部份额。由于电动汽车的成功,这种情况已不复存在,这意味着一个领域的补贴造成了另一个领域的产能过剩。因此,传统汽车制造商(其中许多包括与外国公司的合资企业)纷纷转向国外客户。另一个事实是:传统汽车出口的激增使得冯德莱恩女士特别关注的电动汽车相形见绌。

习近平可能会说,出于环保考虑,一些补贴是合理的。作为一个中等收入的国家,中国正在掏腰包补贴那些让每个人都受益的产品。而且,中国没有充分的经济理由将这些产品的生产限制在国内需求的规模之内。根据比较优势原则,中国应集中力量,成为此类产品的净出口国。因此,应根据全球需求来判断中国的生产能力。然而,即使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的计划也显得雄心勃勃。据研究公司 Bloombergnef 称,如果这些计划得以实现,那么到明年年底,中国生产的锂离子电池将足以满足全球三倍的需求。

同样地,产能过剩最突出的行业往往不是国有企业占主导地位的行业,例如电信或烟草,在这些行业中,少数几家企业的产量有限,利润较高。北京大学的周其仁(Zhou Qiren音译)曾表示,在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并存的行业,问题更为严重。面对私营企业的竞争,国有企业失了常客,但并没有退缩或消失。它们在政府的保护下苟延残喘。这使产能保持在较高水平。

如今,受产能过剩之害最深的行业是中国星光黯淡的房地产业,长期以来,私营和国有开发商在这一领域相互竞争。房地产销售的崩溃使许多相邻行业的规模都显得过大。绝对战略研究公司的分析师亚当-沃尔夫(Adam Wolfe)举了挖掘机的例子:直到 2021 年年中,中国一直在购买自制的大部分挖掘机。但国内销售量急剧下降,这意味着中国突然成为全球最大的挖掘机出口国。另一个例子是水泥和类似材料,其产能利用率已降至 62%。

除了更多的供给侧改革,还能改善产能过剩吗?《经济学人》文章认为,即使在中国,这个问题也会自我限制。在家电和钢铁等与房地产相关的行业,价格大降既是产能过剩的后果,也是潜在的良药。低价格向企业家和投资者发出了一个信号,让他们把资源转向其他更有前途的行业。正是由于欧洲拒绝让乳制品价格下跌,才使其“黄油山”和“牛奶湖”得以长期存在。

但在中国,价格滑坡的情况更为普遍。生产端价格通胀率已连续 18 个月为负值。作为衡量价格的广泛指标,GDP 通缩指数已连续四个季度同比下降。当一个行业的价格下降时,这可能是供应过剩的迹象。当整个经济体的价格下跌时,通常意味着需求不足!缘由因为信心不足,国家宏观经济政策过于紧缩。

《经济学人》文章后指,冯德莱恩在与习近平会晤时也抱怨了中国需求疲软,同样地完全在情理之中。如果中国消费者信心更强,或者荷包预支数字更大,那么无论补贴与否,中国的产能利用率都会更高。有意思的是,这篇文章结语表示,在这样的情境里,中国国家主席此访的大部分时间可以无需遭受欧洲领导人的炮轰,反而会有更多时间享受欧洲大陆的山川湖海。

北京不愿承认的局势

另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党媒《人民日报》在习近平结束欧洲后行5月12日发表题为“炒作中国新能源‘产能过剩’用意何在?”,谴责“美国极力渲染所谓中国新能源‘产能过剩’论调,引发一些国家跟风炒作。” 指责一些国家跟风,很可能暗示的是法国和欧盟。

总而言之,习近平这次访问欧洲时,对欧盟领导人提出的中国产能过剩问题反应强硬,否认存在这一问题。而中国党媒《人民日报》不但否认中国存在产能过剩,更把风向带到美国总统大选,影响舆论的企图不言而喻。但人民日报忽略了一个重大细节,那就是中国的电动车市场国内严重饱和,现在,在美国市场基本对中国此类产品关闭大门的情况下,正在向欧洲源源不断涌来。据悉,在比利时、德国的一些港口,成千上万辆中国电动车积压数月,殷殷等待欧洲顾客。欧洲媒体已在警示,“当心中国工业海啸 !”

从美国周二14日宣布将提高关税应对中国新能源产品倾销(电动汽车飙升至100%、太阳能电池激增至50%)来看,华盛顿似乎并不指望北京会采取行动来解决产能过剩问题。此外,欧盟亦已针对中国相关产品启动调查,要求课征高税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中国是否准备好面对越来越多的贸易大战,试目以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