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组织报告:中国异议人士家属仍面临“连坐罚”(图)

6Park 时事 1 month, 1 week

中国近年来加大对异议人士的镇压,人权组织最新报告显示,盡管北京去年底曾承诺不再进行连坐罚,但中国官方仍持续骚扰、恐吓目标对象的亲属。



人权组织报告指中国持续对异议分子亲属实施骚扰、非法拘留等行动。图为中国共产党党旗

(德国之声中文网)非营利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週一(4月15日)发布一份标题为《如果我不服从,我的家人就会受苦》的调查报告,指出北京持续对异议人士亲属进行集体惩罚。

报告显示,中国官方拘留已被监禁的维权人士子女,将他们关在精神病院或孤儿院、强迫学龄儿童辍学、发布出境禁令,阻止他们出国留学;或是透过刑事诉讼逮捕其亲属,藉此施压在狱中的维权人士与政府合作。

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2015年在“709大抓捕”之中被带走,除了被取消律师资格之外,2020年出狱后也持续遭中国政府人士骚扰,导致他曾在2个月内被迫搬家13次。王全璋还曾表示,当他们终于帮儿子找到学校时,警察很快就前往该所学校骚扰老师,“隔天我们就被告知我儿子不能再去那所学校了”。

“侠女”何方美3幼子遭关押精神病院另一项案例为维权团体“疫苗宝宝之家”发起人何方美(网名:侠女十三妹),她在2020年10月与丈夫先后被中国警察拘留,之后她与她的2个年幼孩子都被送入河南省新乡市一家精神病院;隔年,她于院中产下一女后,被警方移送至看守所拘留,但有2个孩子仍被留在精神病院。

根据人权团体纪录,何方美的儿子随后在未经过任何亲属同意的情况下,被送往长期向警方举报何方美一家的线人家寄养,另外两名女儿则是在2023年9月被院方宣称“不在纪录中”。维权人士今年1月曾发布消息称,河南辉县政府官员欺骗何方美75岁的母亲签署监护权利放弃文件。

截自报告发布为止,调查发现2名女童在今年4月1日被院方带至辉县城关镇镇长办公室后,至今仍下落不明。

余文生夫妇关押满一年此外,在中国人权捍卫者发布报告前夕,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及妻子许艳被北京非法拘留期满一年。欧盟在4月13日发布声明,再度呼吁中国释放余文生夫妇、允许他们在需要时获得医疗协助、定期会见由他们选择的律师、定期与家人联系。

欧盟在上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的声明中,列出了包括余文生和许艳在内多名目前被关押在中国的维权人士,并要求中国立即无条件释放相关人士。

去年4月13日,余文生夫妇在德国外交部长贝尔博克访华之际,遭北京警方逮捕关押。余文生夫妇当时原定与欧盟驻华代表团与访华外交官会面,却突然被北京派出所传唤,随后被以“寻衅滋事罪”批捕;许艳在去年5月底被加控“煽动顛復国家政权罪”。消息人士称,两人遭北京盯上,是因为声援在“厦门聚会案”被捕的中国维权人士丁家喜和许志永。

有熟知该案的维权律师曾向DW表示,自从余文生夫妇被正式以“寻衅滋事罪”批捕后,不仅律师无法会见,也无法阅卷,外界难以得知夫妻二人情况为何。其子余镇洋也因为长期遭到警方严密监控,抑郁情况加重,去年11月曾传出服用安眠药过量送医。



图为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2017年在他位于北京的办公室中接受访问(资料照)

人大曾叫停连坐罚2023年12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审议报告指出,违法犯罪行为人“罪责自担”,不可株连或及于他人。要求地方政府停止对涉罪人员配偶、子女及父母等亲属在受教育、就业方面的权利进行限制。

但中国人权捍卫者报告却显示,中国在2023年与2024年初仍被纪录了多起集体惩罚行为,显现出“罪及家人”的做法仍在持续当中,且似乎已经成为“国家政策”。

中国人权捍卫者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家属的一切骚扰和对维权人士的法外拘留;废除或修改国内立法,以符合国际人权法中的明确权利义务;调查并起诉警察及官员滥权从事非法集体处罚法的行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