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还有110天 塞纳河检测结果悲了!河里全是粪便(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2 weeks

话说,塞纳河将突破历史,成为巴黎奥运会开幕式的举办地,以及本届奥运会公开水域游泳和铁人三项比赛的赛场,这事你们都知道了吧。



与此同时,塞纳河很脏,河里啥都有,在过去一百年里都禁止游泳,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哈。

其实,从1990年开始,法国政府就发誓要治理塞纳河,却屡试屡败,没有一次成功的。

这次为了办奥运,巴黎市政府算是豁出去了,耗资14亿欧元,治理了八年,发誓要让塞纳河的水质通过检测,让奥运会运动员能够在塞纳河里游泳,就像1900年巴黎举办第一届奥运会时那样。



(复习贴:塞纳河狂涨水,河水变棕色,浑到没眼看!网友:你永远不知道河里有啥,担心奥运!)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当年法国总统雅克·希拉克清理塞纳河的宏图抱负至死都没有实现,如今小马和巴黎市长小安女士(Anne Hidalgo)也未必就能让梦想照进现实。

还记得去年八月,由于塞纳河水质不符合现行标准,所以奥运会公开水域游泳彩排等多项测试项目不得不取消吗?



这原本应该是一记警钟,让巴黎奥组委和巴黎市政府都感受到迫在眉睫的紧张感,但法国人的个性,你们懂的。

说得好听点,那叫心大乐观;说得简单粗暴点,那就是不靠谱。

转眼大半年过去了,算一算距离奥运会也不过只剩110天了,塞纳河真的干净了吗?



此时,巴黎人真的很想说,没问题,清澈见底;但如果这也叫干净的话👇



当然,人不可貌相,塞纳河也不可凭颜色论清洁与否,怕就怕这真实的检测报告结果比这浑黄的颜色更可怕。

本周一,非政府组织冲浪者基金会(L’ONG Surfrider Foundation)公布了一份自2023年9月以来在塞纳河采集的样本的检测结论。

这个结果非常令人震惊:完全不OK!👇



具体来说就是,这个组织总共在亚历山大三世桥(Pont Alexandre III)和阿尔玛桥(Pont de l'Alma)进行了14次测量,但在这14次测量中,只有一次得到了令人满意的结果。

其余13次,水质检测都被发现远高于国际游泳联合会为游泳比赛设定的标准阈值。在检测到的超标细菌中,还有两种细菌表明了粪便污染:大肠杆菌和肠球菌。



为此,冲浪者基金会给奥组委写了封公开信,信中满满都是对塞纳河水质日益衰退的担忧,以及运动员在受污染的水域中比赛所带来的风险。

然而,面对这样的结果,巴黎市政府根本不为所动,他们立马出来反驳:

亲,做人要善良,你们做的测试是带有偏见的,有暂时性,而且恶劣天气期间的测试没有任何价值。

具体反驳理由如下。

巴黎大区区长纪尧姆(Marc Guillaume)表示:

这个非政府组织的测试是在2023年9月28日至2024年3月28日之间进行的。而2024年的第一季度降雨量极大(3个月内降雨量达到了250,000毫升,是2023年同期的两倍),这导致了塞纳河水质的恶化。

Fine,这么说确实是没错的,上个月,甚至这个月初,塞纳河的确涨水涨的厉害👇

水位的不断上升,不仅让上周的巴黎马拉松改道,还让原定于本周一举行的巴黎奥运会开幕式河上游行测试取消了。

不过,下雨天跟塞纳河的水质有什么直接联系呢?

这就得说一下巴黎的地下水系统了。事实上,世界上大多数大城市的地下水网络都是在现代卫生网络融入城市规划之前很久就建成的。也就是说,改造的时候,你不能简单安装一个全新的卫生系统就算完事了。

同理可用在巴黎。

想要将新旧污水处理系统相结合,再加上输送从饮用水到光纤电缆等一切东西的管道,意味着巴黎的街道下面会有一座如同迷宫般的基础设施,而这一直是一项代价高昂且复杂的工程挑战。



至少目前,巴黎的地下水网络还是一个整体。当降雨量很大时,就像最近几个月的情况,塞纳河沿途城市的下水道网络可能会饱和,那么塞纳河就会充当阀门,让一部分废水排入河道,以避免室内地下室被洪水淹没,也防止雨水和废水的混合物溢出到街道上。

换句话说,马桶冲走的便便可能直接就进入塞纳河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纪尧姆才会如是说:

“在大雨期间,工厂不会处理大肠杆菌和肠球菌,因此,塞纳河中废水含有的病原体以及其他污染颗粒的数量可能会较多,但夏天不会有这样的天气。”



除此之外,据说塞纳河水消毒设施在冬季不会运行,但会在奥运会之前启动。

还有,按照治理计划,巴黎东南部正在建造一个巨型地下雨水蓄水池,将于本月地完工,那将是一个宽50米,深34米的庞然大物,相当于大约20个奥林匹克规格的游泳池,能够容纳多达45,000立方米的雨水。 有了它,在暴雨期间就可以收集雨水,防止其淹没现有的城市卫生网络。

一旦项目完成,会有一条隧道把雨水箱直接连接到河岸,将其从污水系统中转移,然后慢慢排放到下水道网络中,经过下游的巴黎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最后在自然下坡水流的帮助下流入河流。

也就是说,它建好之后,什么粪便污染,都不用担心。



基于以上种种,巴黎市政厅负责体育事务的皮埃尔·拉巴丹 (Pierre Rabadan) 才敢拍胸脯打保票:

“巴黎八年来一直遵循塞纳河的游泳计划,目前正在完成其部署,而且已经证明了它的有效性,预计将有可能超越最初的目标。”

“过去几年来,塞纳河的水质明显改善。去年夏天,6月至9月期间,我们有70%的时间都适合游泳。”



总而言之一句话,别信什么组织,都是危言耸听。

不过,冲浪者基金会也不怎么相信巴黎市政府,拖拖拉拉到现在了还在画饼,谁更不靠谱?

他们表示,那些测试都是随机进行的,尽量选择不同的天气条件,有下雨时的,也有阳光明媚时的。

可令人担忧的是,所有样本中的污染和细菌的一致性,这才不仅仅是与降雨事件相关的峰值。

为此,他们也请求在奥运会之前和期间进入阿尔玛桥和亚历山大三世桥,以便能够监测样本。这样既能够为运动员的健康着想,也能在分析结果不佳时,考虑切换计划B。



Anyway,只剩下百天的时间了,塞纳河真的能好吗?

有点想看小马兑现诺言,跳下河去的那一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