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拍照“被宰”后 昆明海埂大坝商户全部关停(组图)

大鱼新闻 旅游 1 month, 3 weeks

每年观鸥季,人鸥嬉戏是云南昆明独有的一道亮丽风景。作为游客必打卡的海埂大坝,却屡屡曝出乱象,2月18日,有游客发视频称,自己在海埂大坝拍照“被宰”,“本来要5张照片,结果洗了几十张,500元。”事发后,滇池度假区文旅局工作人员表示,已找到涉事商家,商家已联系游客本人,向其赔礼道歉并按游客诉求进行了退款,游客已接受处理结果。同时,该局将联合多部门严厉打击任何违法违规经营活动,要求海埂大坝所有拍摄点停业整顿。


2月26日,有昆明市民向上游新闻记者报料称,日前,他去海埂大坝游览后发现“大坝变得清净了”,不仅拍摄点停业,其他如鸥粮补给在内的经营活动也已停业。

对此,昆明滇池绿道经营公司负责人回应称,大坝上的商户确已全部停业,包括自动售卖机、照相点、鸥粮售卖点等,“全部报市里,层层审批,划定区域内可经营范围。大坝是开放的公共空间,管理难度非常大,正逐渐发现和改善一些问题。”

游客拍照“被宰”500元,官方称商户已道歉并退费

海埂大坝位于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因其面向西山、毗邻滇池、风景优美、场地开阔,周边水域红嘴鸥数量较多,是游客来昆明观鸥的主要打卡点,也是昆明的一张名片。

据当地媒体报道,今年春节期间,滇池大坝片区的人流、车流量达到了近5年的最高峰值,2月10日至15日连续6天每日8时至18时观鸥人流量均在20万人次以上,环卫工每天要人工捡拾超10吨的垃圾。

在游客如织、人鸥嬉戏的和美时刻,却出现了一些乱象。2月18日,有网友发布视频称,在云南滇池海埂大坝“被宰”,原本只要5张照片,结果洗了20张,花了500元。

该网友介绍,当天找景区的摄影商家拍照,一开始说好只要5张照片,商家却强行洗了20多张照片并找游客收取500元费用。因为当天行程匆忙,没有来得及报警。

视频发布后,多名网友留言称“本地人也被坑过”,呼吁“敢砸旅游的锅,主管部门应砸他的碗。”



2月21日,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文旅局工作人员回应称,已经警告约谈过很多次,如果游客再遇到被套路的情况,可以拨打文旅局电话进行投诉,工作人员核实情况后会进行退款处理,同时还会要求管理方对商家处以1000元罚款。

2月24日,该网友再次发布后续视频称“当事人回来已拨打12315”。通话录音显示,12315工作人员询问游客有什么诉求,该游客表示,她只要2张照片,按理商家要退她400元钱,并称希望旅游局从严处置,“他们太坑了,不知道要坑多少游客。”

同日,滇池大坝专班负责人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已找到涉事商家,商家已联系游客本人,向其赔礼道歉并按游客诉求进行了退款,游客已接受处理结果。

记者从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了解到,该区高度重视此事,迅速组织文旅、公安、市场监管、城市管理等部门对海埂大坝拍照点位开展联合检查,要求商家履行经营承诺、保证诚信经营,并将严厉打击任何违法违规经营活动,要求海埂大坝所有拍摄点停业整顿,将以此事为警醒,完善海埂大坝周边经营活动管理机制,规范海埂大坝周边经营活动,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大坝乱象频出,暂停所有经营,欢迎社会监督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这并不是海埂大坝第一次被曝出拍照乱象。去年12月,一女大学生自述在昆明海埂大坝拍照,被同行大妈围堵恐吓引发关注。彼时,昆明滇池绿道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回应上游新闻记者称:“接举报后管理方前往处置,不清楚对方是不是女大学生,海埂大坝都不允许无证经营拍摄情况发生。”

该负责人解释,此前海埂大坝上有很多拍照经营者,各种现场摆摊、当街抢客、强买强卖的情况时有发生,在收到游客投诉后,管理方整治乱象,“现在景区内拍摄经营人员都需要统一管理、统一审批,统一培训。”

同月,有市民在滇池绿道上一台“丰e足食”自动贩卖机购买3瓶饮料后被自动扣款48.67元,市民质疑饮料没有明码标价,价格还比外面超市贵了不少。滇池绿道公司负责人表示,由于滇池绿道、草海大坝是实行类景区管理,商品根据市场情况有溢价是正常的,游客有自己的选择权。下一步他们会进一步督促投放商做好商品的价格公示,更直观地做到明码标价。

据悉,去年11月起,海埂大坝由昆明滇池绿道运营管理有限公司负责管理,同时承接了原大坝上的商业业态。目前,滇池大坝共有10家经营商户、160人被授权摄影服务,且这些经营户还需要交纳保证金才能取得拍照资质。按照规定,大坝摄影服务工作人员必须佩戴统一的工作证,且拍照打印照片须明码标价,即8寸(英寸)照片20元一张、12寸(英寸)照片80元一张。


2月26日,有昆明市民向上游新闻记者报料称,日前他前往大坝游览发现,大坝上所有经营商户,包括鸥粮补给车已全部停业,“游客仍然很多,但相比之前确实清净不少。还有一些小商贩到大坝上卖烤洋芋,好玩。”

不过,该游客同时称,因为鸥粮补给车停业,少许游客只能拿面包或者零食喂鸥,而根据《昆明市文明观赏红嘴鸥规定》规定,“投喂红嘴鸥时,应当在陆地区域投喂符合标准的鸥粮”,“现在这些鸥粮补给车都停了,我们去哪里找鸥粮喂食呢?”

27日上午,记者就此致电滇池绿道公司宋姓负责人,该负责人声称正开会,不便接受采访。另据澎湃新闻报道,绿道公司负责人表示,大坝上的商户确已全部停业,包括自动售卖机、照相点、鸥粮售卖点等,“全部报市里,层层审批,划定区域内可经营范围。”

“海埂大坝片区是开放的公共空间,管理难度非常大,在此过程中我们正逐渐发现和改善一些问题。”该负责人称,春节前,该公司曾计划在大坝上设置一移动公共服务投诉点,可以第一时间处理游客的投诉,但由于审批流程,迟迟未落地。

该负责人介绍,在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该公司员工们坚守岗位没有休息,“长时间以来的努力,一夜之间就被全盘否定,心情很复杂。但我们也希望通过不断提高管理能力和水平,为市民和游客提供一个更好的环境,也欢迎全社会一起监督,让大家的体验感越来越好。”

上游新闻记者 李文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