讹钱?五问江西“提灯定损”事件是否涉嫌敲诈?(组图)

6Park 生活 2 weeks, 1 day

最近几天,江西上饶市“提灯定损”风波愈演愈烈——3月28日,江西一女子发视频称,她租住在上饶玉山县一处村民自建房,退租时房东拿着灯一点一点检查,列出清单要求赔偿1万余元。网友专门将房东此举命名为“提灯定损”,迅速引发舆论关注,央视网、央广网等媒体也纷纷下场聚焦此事。

3月29日,当地官方就此事发布情况通报,但仍未能平息风波,反而有更多当事方出面持续爆料:当事租户说自己已怀孕,前几天被房东用砖头砸才愤而曝光的;当地一装修建材老板称自己也曾遭遇该房东“提灯定损”式赖账和索赔,有网友称该自建房是违法建筑,可向住建局举报……面对铺天盖地的多种说法及追问,当地政府部门有必要也有责任迅速查清事实,廓清迷雾,回应全社会关切。

一问:“提灯定损”索赔上万元,是否涉嫌敲诈勒索?

当事人陈女士提供的视频显示,一名男子拿着探照灯对房内设施及物品逐一检查并贴上黄色标记,检查完毕后,房东列出一份详细清单,包括床、实木门、窗帘、蹲坑、厨房门、外墙砖等的赔偿费用,共计10884.95元。陈女士表示,这样的赔偿要求十分过分,她不能接受,“房东就是想讹钱。”



房东郭某某用灯检查厕所。视频截图

当地街道办3月29日通报中称,2023年9月,陈某(当事人陈女士)到东门村委会反映,因小孩上下楼吵闹问题,与房东郭某某引发矛盾,表示要退租,但郭某某以家具遭受损坏为由,不予退租金和押金。

有网友在陈女士视频下留言:“以前看新闻说,房东挑灰尘扣押金已经觉得很过分了,没想到还有房东想让租客出钱为其装修的。这种行为难道还不构成敲诈勒索么?”还有网友认为,“钱给了也要起诉拿回来,不带这么欺负人的。陈女士必须告上法庭,讨个说法。”

红星新闻发布评论称,当地有关部门应调查清楚,以“探照灯”来吹毛求疵,且要求高价赔偿,是否涉嫌敲诈勒索?

对此,当地村委会回应媒体称:“不存在讹诈租客。租客也有问题,赔偿了部分金额。”

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李泽瑞律师认为,此事应不涉及敲诈勒索。敲诈勒索有两个构成要件:一是行为人取得他人财物无法律依据,二是使用了威胁、恐吓或要挟等手段。“具体到这事,房东与租客有租赁合同关系在先,如果租客确有违约行为,而房东只是漫天要价,就不构成敲诈勒索。”“如果房东要价太高,租户可拒绝支付。双方协商解决不了,只能告上法庭解决。”

当然,也有执业律师认为,此事中,如果房东及相关方面采取其他非常规手段索要赔偿的话,就有可能涉嫌敲诈勒索。

二问:租户孕期被扔砖头,愤而发视频曝光?

当事人回应媒体称,“提灯定损”这件事确实发生在去年,但是“最近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发布视频只是希望保障自己与家人的人身安全。



租户称因为孕期被房东用砖头砸,所以发布视频曝光。封面新闻视频截图

当事人陈女士通过自己的抖音账号发布截图文字称,自己当前的主要诉求:是希望我和我的家人的人身安全可以得到保障。另外还解释了发布视频的原因:事情是去年发生的,因为前两天他用砖头砸我,因为我怀孕了,我怕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所以发布了视频。

对此,当地村委会回应媒体称,此次事件是因为双方再次因口角纠纷,矛盾继续升级,租客遂在短视频平台陆续发布有关视频,引起关注。

当地街道办的通报及村委会回应,均将当事人发视频的原因,归结于双方“因口角纠纷,矛盾继续升级”,未提及陈女士所称的“孕期被砖头砸”、感觉全家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这些事。那么,当事人陈女士所称的“孕期被砖头砸”是否属实?陈女士是否就此报警?如果报了警,当地警方是否立案或者采取相关安全保护措施?

据央广网报道,租户(陈女士)认为自身安全受到威胁,发布视频只希望保障自己与家人的人身安全。对此,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李泽瑞律师认为,租户应当向公安部门报案。按规定,公安部门会根据情节严重程度进行立案处理,情节较轻的可以进行拘留或罚款,情节严重者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三问:当地建材老板也曾遭遇“提灯定损”式索赔?

据媒体报道,事情发酵后,有多位当地装修行业人士发布视频或在陈女士视频评论区留言称,在帮助该房东修房期间,瓷砖、浇筑地基、防水、室内装修、安装铝合金门窗等项目上,不仅没有收到材料和人工费用,反而被其以各种理由要求赔偿。



当地建材老板爆料,也曾遭遇该房东“提灯定损”式索赔。视频截图

当地建材老板江某才发布视频称,自己在当地既做防水工程也卖装修建材。此前,“提灯定损”事件中的房东郭某某,曾喊他给其楼房露台做防水,30平方米左右,第一次做的是高弹(材料),做好第二天就被郭某某撕了,因此亏了一两千元,只好再次做防水。“做好了我就无语了。他打电话来说,这里有个洞,那里折皱了,30平方米(防水),他用黑水笔画了几百个(问题),我真是,很无语……”

江某才说,这个防水(业务)郭某某一直没结账,后从其店里拉的材料也没给钱。郭某某说,不但不给钱,反而要倒找他四五千块钱。视频最后,一名防水工和材料工出镜,证实了江某才的说法。

还有在当地做瓷砖批发的老板称,该房东到现在都还差2万多元的费用没给,平时找他要,总是各种推脱。

四问:涉事自建房是否属于违法建筑?

事情发酵后,有多位网友在自媒体平台及陈女士视频留言区称,涉事房东在东门村城东安置区修建的这栋楼超过3层(涉事自建房有6层楼),属于违建(违法建筑),并已经向有关部门投诉举报。有网友表示,三口之家批不下来这房子的。还有人称,在自己所在地,(农村自建房)最高只能建到四层半。还有网友称,自己所在当地建楼只能审批两层多。还有自称当地村民报料,“我是这个村的,自建房都是一起建的,村委贷款给村民。”



“提灯定损”事件中的自建楼,小陈房间在6楼。网络图

郭某某的涉事自建房有无合法建房手续?是否属于违建?4月2日,上饶市住建局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针对自建房,住建局会针对危房进行安全隐患排查,但是否涉及违建,需要其他部门来认定。玉山县城市管理局工作人员回应称,已接到相关举报,目前已成立工作专班开展核查调查,有结果后将进行通报。另外,2023年10月,玉山县城市管理局针对违建曾在媒体发文称,“违建应拆尽拆,严厉打击违法建筑”。

玉山县冰溪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没有最新消息,有消息会通过玉山之窗公众号发布,“会很快对网友反映的问题陆续回答。”

五问:“提灯定损”房东哪来的底气?

据潇湘晨报,这件事之所以在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恐怕在于其背后并不只是简单的房屋租赁纠纷。房东为何如此有恃无恐?背后有无人撑腰?当地恐怕得给公众一个信服的答案。



3月29日,当地官方就此事发布情况通报,但仍未能平息风波。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对于房东“提灯定损”,网友的第一反应,除了震惊,还有“这应该不是第一次这么干”,因为太娴熟了。后续出场的“讨薪复仇者联盟”,或许印证了这一猜测:当地一名建材老板称,给该房东做装修,不仅收不到钱,还要倒给好几千。检验成果时,30平方米的地方,房东用黑色水笔画了几百个。

房东要索赔,从法律层面,需要自己举证,提供租房前后的对比以及第三方权威机构的鉴定意见,并非列出一纸清单就能要钱。这是基本的法律常识。但诡异的是,经村委会介入调解,双方达成协议,合租方共赔偿4000元。具体调解过程未作说明,赔偿依据从何而来,相关通报只字未提。此事件,折射出有些基层组织在管理和思维模式上的荒谬。

湖北瑞通天元律师事务所张国振律师也认为,房东“奇葩”验房方式确实让人难以接受,而当时地方人员的调解方式,给人感觉就是“和稀泥”,甚至“护短”,这才导致了网友们的不满。

张国振律师表示,目前来看,这起事件的影响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起普通租房纠纷范畴,它不仅触及到租房市场的公正性和透明度问题,更是考验着地方治理能力和公信力。“如果处理不当,确实有可能影响到整个地区乃至更广范围的声誉和形象。”

有专家认为,我国住房租赁相关法律法规,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规定过于原则化,应当进一步细化明确。这固然有道理,但当前最要紧的,是监管部门主持公道,对无良行为依法严惩,对扰乱市场的行为依法打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