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楼充斥有毒物 北卡150多名学生教职员工患肿瘤(图)

大鱼新闻 健康 2 weeks, 2 days

据dailymail 4月1日报道 超过150名学生、教职员工和校友被诊断出患有癌症和其他疾病,这与一栋充满有毒物质的大学建筑有关。



dailymail报道标题


据报道,这些患者被诊断出患有淋巴瘤、甲状腺癌和乳腺癌等病例。而他们都曾使用过位于罗利市(Raleigh)的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的一栋名为Poe Hall的教学楼。

而该教学楼暴露于可导致癌症的有毒化学物质多氯联苯(PCBs)中,并已于2023年11月关闭。



来源:abc11报道截图


前一个月的一项调查发现,这栋教学楼有5个房间的多氯联苯含量是美国环境保护局(EPA)规定建筑限值的38倍多。

现在,该大学面临着152名病人的诉讼,这些病人称他们患上疾病与教学楼里的有毒物质有关。

Poe Hall教学楼于1971年建成,被用于该校4,000名学生教育和心理学课程的教学地点,当时多氯联苯被普遍用于油类、绝缘体等工业产品以及电视机、照明设备和冰箱等电器中。

多氯联苯,包括用于建造Poe Hall教学楼的多氯联苯,此前被大量生产,直到1979年因担心这种物质对人类和环境造成危害而被禁止使用。

EPA称,确凿证据表明,多氯联苯可导致动物癌症,并损害动物的免疫、生殖、神经和内分泌系统。该机构将这些化学品归类为“可能导致人类癌症”的物质。

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称,接触多氯联苯会导致与肝损伤、皮肤病变和与呼吸系统问题有关的酶的增加。

动物实验表明,多氯联苯会导致体重减轻、脂肪肝、甲状腺损伤和癌症。

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对Poe Hall教学楼的调查始于2023年8月,当时一名员工向该校劳工部职业安全与健康处(NCDOL)对这一问题提出投诉。

根据该大学的调查更新页面,该投诉声称Poe Hall教学楼在健康和/或安全隐患。

卫生官员于同年10月份开始对这栋七层楼高的建筑进行抽样检查,发现其多氯联苯的含量是EPA规定建筑安全限值的38倍多。

该教学楼于11月正式关闭。随后,北卡罗来纳州卫生与公众服务部(NCDHHS)建议该大学申请进行健康危害评估(HHE)。这是对工作场所进行的一项联邦调查,目的是寻找致癌物质等危害。

然而,CDC称,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总法律顾问在今年1月份取消了这项调查。

CDC国家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NIOSH)的官员达拉斯·施博士(Dallas Shi)在一封信中详细描述了该机构无法向前推进的原因:“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总顾问办公室要求我们停止评估。”

据当地新闻媒体WRAL报道,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校长兰迪·伍德森(Randy Woodson)否认了CDC的报告,他的律师写道:“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从未要求NIOSH停止任何健康危害评估。”

几名北卡罗来纳州的员工和学生联系了北卡罗来纳州卫生与健康委员会,敦促该机构继续进行调查。

一位患有非癌症健康问题的前研究生在给有关部门的电子邮件中写道:“Poe Hall教学楼需要进行一次广泛的健康评估,以确保在这里工作和学习的学生、员工和教职员工自身健康的知情权。”

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校友克里斯蒂·刘易斯(Christie Lewis)于2007年至2012年在该校就读,她告诉FOX新闻,自己在该教学楼上课时开始盗汗。她说:“我当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得不半夜起床,换掉所有的衣服。在身下放一条毛巾,然后继续睡。”

几个月后,她发现脖子上长了一个肿块,是血管肉瘤,一种在血管和淋巴管内壁发现的肿瘤。

2011-2012年间,刘易斯被诊断出患有甲状腺癌。

虽然她起初认为这只是大环境问题,但在媒体上看到这个教学楼与癌症病例之间可能存在联系的报道后,她开始怀疑。她说:“这确实让我感到震惊。我患病的原因也许不是因为我自身,也许我真的接触到了什么东西。”

詹妮弗·沃尔特(Jennifer Walter)曾于2004年至2007年就读于该大学,她在2017年被诊断出患有甲状腺癌,随后又在2022年被诊断出患有滑膜肉瘤,这种病主要攻击膝盖等大关节附近的组织。

沃尔特说:“我很感激,我的病情发现得早。但这种恐惧从未消失,对癌症的担忧将是我余生每天都要面对的事情。”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莎拉·格拉德(Sarah Glad)于2007年至2013年就读于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并获得了学士和硕士学位。此后她被诊断出患有第四期乳腺癌,并于今年1月去世,享年35岁。

格拉德的丈夫说:“我不在乎钱,我不在乎赔偿,我在乎的是我发声能否帮助其他人。”

刘易斯说,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侵犯,因为她以为自己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接受了良好的教育,然而却突然得知自己可能被置于不安全的环境下。

她还担心自己可能因此把接触多氯联苯的风险传给自己孩子。

她说:“这让我感到非常紧张和害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