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朝鲜解散祖国战线中央委员会,到底有何深意?(图)

6Park 时事 2 months

在朝鲜统一战线相关机构中

祖国战线历史最为悠久


据朝中社报道,3月24日,朝鲜祖国统一民主主义战线(朝鲜祖国战线)中央委员会在平壤举行会议,决定解散这个有超过75年历史的组织。

会议重申了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去年12月以来提出的对韩新政策,即韩国不是和解统一的对象,而是“永远的主敌”,所以作为民族统战机构的祖国战线已经“没有存续的必要”。

自金正恩的“韩国主敌”论提出以来,朝鲜今年1月已改组劳动党中央统一战线部,撤销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关闭一批处理朝韩事务的专门组织。朝鲜主要对韩宣传媒体“我们民族之间”、平壤广播电台对韩广播等,也都已停止运营。另一边,韩国政府亦改组外交部半岛和平交涉本部,关闭一系列对朝合作机构。

不过,朝鲜祖国战线解散,依然引发外界特别关注。首先,在朝鲜统一战线相关机构中,祖国战线历史最为悠久。劳动党统一战线部和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经历过多次机构演变,但最早只能追溯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而祖国战线于1949年正式成立,由当时半岛南北的主要政党及政治团体联合组成,其前身则可以追溯到1946年。

其次,祖国战线由朝鲜第一代领导人金日成亲自创建。长期以来,朝鲜官方宣传称,二战胜利后,面对韩国、美国在半岛“分选、分政”的分裂阴谋,金日成提出团结南北各界人士组成民主民族统一战线的“独创路线”,而祖国战线的创建正是这一路线的“历史性胜利”,《劳动新闻》曾将此称为金日成的一项“辉煌成果”。

最后,虽然祖国战线主要处理朝韩事务,但外界一般认为,该机构的性质和越南祖国阵线相似,虽然不是国家立法机构或“上议院”,但扮演着政党及人民团体统一战线组织的角色。越南早已实现南北统一,但越南祖国阵线至今仍在运作。



朝鲜平壤市中心的万寿台金日成、金正日铜像。图/视觉中国


在被解散前,朝鲜祖国战线的成员包括朝鲜劳动党及参政党社会民主党、天道教青友党以及各人民团体。在对外交往中,朝鲜祖国战线往往和其他国家的“上议院”或相似性质组织进行对接。在对内事务上,祖国战线领导人往往兼任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副议长,祖国战线还会在最高人民会议选举之前出面呼吁人民投票。这些都显示出它和一般对韩机构不同的地位。

祖国战线成立70周年时,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基南在庆祝大会报告中说,祖国战线拥有光荣的历史。这并非虚言。2000年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和韩国总统金大中实现历史性会晤前后,朝鲜祖国战线曾得到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

当时,该组织参与接待韩国各界民间人士及政治团体的访问,时任祖国战线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成员吕鸳九还在平壤接待了金大中。两年后,吕鸳九访问首尔,为父亲扫墓、会见离散亲属,轰动一时。

吕鸳九是韩国著名左翼独立运动家、大韩民国临时政府领导人之一吕运亨的女儿,朝鲜战争爆发前到北方生活,韩国政府称为“叛逃”。据朝鲜媒体报道,2002年吕鸳九到首尔扫墓时,金正日专门托她向吕运亨墓献花圈。金正日特别要求用208朵鲜花制成花圈,中间放置9朵金日成花,以此象征吕运亨及夫人105岁、103岁冥诞,及他们留在朝韩两侧的9名子女。

吕运亨在北方的多位后人都曾担任祖国战线领导人。今年新出任韩国外交部长的赵兑烈,其爷爷、原韩国国会议员赵宪泳在朝鲜战争期间前往北方,担任过高级职务,也参与了祖国战线的活动。但当这些和韩国渊源颇深的政治人物相继去世,祖国战线在朝韩交流中的特殊性也逐渐淡化。

近年来,祖国战线只是因发表要求驻韩美军撤出朝鲜半岛等言论,偶尔引起韩方关注。该组织也会就朝韩民间交流问题向韩方发送声明,但都是通过朝韩之间既有联络渠道进行的。这些渠道或由统一战线部和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负责,或由外务省、亚太和平委员会等外事机构负责。

历史上,祖国战线中央书记局负责人曾兼任朝韩落实《6·15宣言》共同委员会朝方代表,担任争取韩朝和平与统一联席会议朝方筹委会副委员长,组建祖国统一特设委员会北方总部等。

但是,到金正恩2023年底决定改组统一部门时,劳动党中央统一战线部是这条战线的领导决策中心;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是对应的政府机构,处理朝韩政府间事务,亦发挥关键作用。而祖国战线和民族和解协商会议、檀君民族统一委员会等机构都只参与和韩国政党及民间团体的交流,相互之间的区分并不明显,也没有单独运营的对南宣传机构。

2023年初,官方消息显示劳动党中央统一战线部副部长、亚太和平委员会副委员长孟京日已出任祖国战线中央书记局局长。孟京日长期负责朝韩民间交流工作,并在2018年初前往首尔和美国中情局官员秘密磋商,为朝美领导人会晤奠定了基础。不过,孟京日履新后,祖国战线的工作并无明显变化,直到被解散。

考虑到更处于权力中心的统一战线部已被改组、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已被撤销,朝鲜祖国战线如今的命运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但祖国战线的解散仍有其独特意义。一方面,这意味着朝鲜所有广为人知的对韩事务机构都已经结束使命。其他一些尚未被“官宣”解散的组织如朝鲜统一与和平国际联络委员会等,已经多年不见于朝鲜媒体报道,被韩方认为事实上早已停止活动。

接下来的问题是,金正恩的这轮机构改革是否会延伸到更广泛的领域?祖国战线是朝鲜参政党社会民主党、天道教青友党活跃的主要舞台,而这两个参政党的领导人此前也兼任民族和解协商会议、檀君民族统一委员会的负责人。作为祖国战线成员的其他人民团体,也都承担一定的对南交流工作。外界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统一部门和机构遭到大规模调整后,这些机构里的官员会被重新安置到哪里?值得注意的是,朝鲜统一事务高级官员如金英哲、李善权、孟京日等,一直以来既参与对南事务,也参与外交工作。

今年以来,朝鲜派出高级别代表团访问中国、俄罗斯、蒙古、肯尼亚、乌干达、巴西等国。瑞典、德国等国及联合国等国际组织驻朝机构,也在恢复中。出现在这些外事活动中的金京准、朴明浩等人,都是对外交流的“老将”。显然,金正恩的“积极外交”,正在用人之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