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亿大奖:福彩中心主任位置 比韩国总统还危险(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2 months, 2 weeks




花10万,中福彩2.2亿的人绝对是个“天才”,他参悟博弈学、统计学、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法,以及最深奥的禅学

首先是博弈学,福彩玩法千千万,有刮票的,有买数字的,有体育彩票

刮彩票,现刮现开,不仅麻烦费时,最高奖金额还不高,买10万块刮彩票,一晚上都不用睡了,光在那刮了



那买体彩,体彩的编外因素太多,什么哪个队强咯,让球咯,半场胜平负咯,不看球的一头包,而且境外赛事,盘口复杂,时不时就会听到根据盘口情况来操纵比分的。

所以从博弈学上看,刮彩票费时,体彩盘口复杂,那最适合的还就是买数字,“无脑”买数字,只要买中彩金就是最高最大的

那从博弈学确定了大方向,就要从统计学细分具体目标了

福彩买数字的玩法很多,为什么2.2亿老哥就会选中“快乐八选一”呢?



“快乐八选一”实际上叫“80选一至十”,就是你先选几中几,比如老哥选择玩“选七玩法”,就是在80个数字里选七个,如果他选的7个数字全中,那就得1万元

这位老哥不玩选十,不玩选九,就玩选七,不是偶然而是经过精密的统计学计算后的结果

按理说选十,选十个数字全中,奖金最高500万,那我买一万注相同选十的号码,我一万注全中,岂不是能得500亿?

但这里面有个奖池的问题,就是选十的“总奖池”有限,因为奖池是根据过去买选十的人没中的钱,慢慢累积上去的

可“选十”大奖毕竟要选十个数字,那中将概率就会比其他更低,所以彩民买选十的人就会少,彩民买“选十”少,那奖金池累计就会低

而“选七”和“选五”这种,相对来说中奖容易点,所以买的人就多,买的人多又都不中,那奖金池一波波累计就会越来越高

所以从统计学来说,“选七”比选十更有“性价比”,因为“选七”和“选十”对应的奖金池不同

于是大哥花了近10万块,同一组数字买了49250注,就是这组数字。



(40,41,42)(63,64,65)三个连号,外加中国人最不喜欢的数字44

快乐80选一至十,选三个连号已经很罕见,因为都觉得连开三个连续的号码概率很低,

更罕见的是,这大哥还选了两组三连号,这概率就更低了,正常彩民不可能这么选,因为这违背大多数人的“常识”

可大哥就选了,而且选了还全中,更狠的是他这七个数字买了49250注,共计应该获奖4.9亿元

可选七总奖金池只有2.34亿,当获奖超过奖金池时,会触发“限赔机制”,也就是“按比例”降低单注的获奖金额

这里的“按比例”也是有讲究,奖池金额和中奖金额都是影响系数,这也是为什么要买“选七”而不“选十”的原因之一

触发“限赔机制”后,单注奖金从原来的1万元,降低到4475元,这样买了49250注的老哥就获得了2.2亿奖金

而“选七”那块奖池里的金额一共就2.34亿,老哥独拿2.2亿,这就是最高级的“统计学”

另外他也是深谙税法的,我国税法规定,单注获奖一万以下的,无需缴纳意外所得税

老哥单注奖金4475元,2.2亿不用缴税

这属不属于税法的一个漏洞呢?应对新情况新玩法,税法应该以总获奖金额,而不仅仅是单注来算

总之老哥运用博弈学、统计学、税法等知识,成功兑奖2.2亿,巨额奖池一夜掏空

但这里面最让我佩服的还不是老哥的知识,而是老哥的禅性,这位老哥他也一定深谙禅学。



根据体彩中心的工作人员说,兑奖时他接受了采访,老哥说:“我买彩票超过五年,家庭条件不错,养成了买彩票的习惯,每星期会买三四次,每次买的资金在几千到几万不等。”

提取信息:买彩票超五年(按五年给他算),每星期买三-四次(按三次算),每次买的金额在几千到几万(按一万算)

这样大哥一个月光买彩票就要花12万,一年144万,买了五年共计720万

五年花720万买彩票,这家庭妥妥的富豪阶层了吧,可都这么有钱了,为什么还要拼命买彩票呢?还从没听哪个有钱人说,自己老是去买彩票的,有钱人的精神世界匮乏到这程度了吗?

而且这老哥还喜欢用“同一组数字下多注”,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正常彩民能干的事

老哥如此淡定的禅学修为,着实不简单

禅学着重于“静虑、思惟修”,就是不受外界干扰的坚定自己所要参悟的佛性,主要讲究一个“定”和一个“稳”

总是多注投入同一组数字,这是大哥的“定”

五年如一日,持续买彩720万,这是大哥的“稳”

这才是大哥身上最难学的地方

统计学、博弈学、税法,普通人都能加以苦练,可这份禅学,这份静虑、思修,没有佛性定立,普通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也难怪那么多人质疑这件事,因为它没点修为,真的看不明白

但,真的存在这么个大哥吗?这里面到底存不存在黑幕?



中国福彩自己的回应是,没有黑幕

而江西民政厅的回应是,正在调查

中国民政部下辖,民政部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

所以民政部门,是福彩的直属上级

这事到底有没有黑幕,自己查自己查不出名堂,还要靠上级部门出手。

调查结果还没出来,这里就不做什么无谓的揣测了,但是从过去的情况来看,中国福彩中心的主任,绝对是个“高危行业”

十几年来先后有多位福彩官员落马,和连珠串一样停不下来



根据官媒报道,陈传书,先后担任民政部彩票发行管理中心主任(2004-2006)、民政部办公厅主任

2017年,陈传书被问责调查

陈传书被查仅四个月后,鲍学全被带走调查



鲍学全,是陈传书信任的下属,当年陈传书在当福彩中心主任时,鲍学全就是副手

后来陈传书高升,进入民政部,他空出来的福彩中心主任位置,就由鲍学全接替

鲍学全(2006-2012)担任福彩中心主任,这段时间也是中国福彩最野蛮生长的一年,福彩金额连年创新高

并且伴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网络买彩风靡盛行,当年《经济参考报》就有过详细报道



《经济参考报》是新华社旗下刊物,具有相当权威性,根据报道福彩内部利益输送,金额庞大

今天大家所质疑的“自己人去买号码”,然后让自己人中奖,这属于最低级的玩法,因为这玩法破绽大、易曝光,像2.2亿哥就非常容易成为全国关注焦点,目标太大

那当年是怎么玩的呢?

当年由福彩中心主任信任的人,去成立“空壳公司”,去控制与福彩买卖相关的企业

根据《经济参考报》调查,当年“福彩中心”搞了个“中福在线”的新彩票玩法

就是这种放在“福彩门店”里的一台台机器,玩家坐在机器前自己玩



这是种“即开型电子彩票”,就是中不中奖不用等马上就知道,玩法包括夺宝奇兵、连环夺宝等



玩家花钱下注后,上面就有各种宝石掉下来,宝石累计成功就闯入下一关,一关关闯,越到后面越难,中奖概率也就越低

可这东西怎么越看越怪,这是彩票吗?这不是赌博机吗?



当年也有不少媒体质疑过,这彩票涉嫌赌博,不就是赌博机吗?

根据统计,“中福在线”即开型电子彩票搞出来后,到2014年总销售额高达1300多亿元,堪称惊人,这个销售额已经占到全国福彩总销售的10%以上

而“中福在线”背后的老虎就是在镜头前忏悔的鲍学全



“中福在线”这种即开型赌博玩法,由一家叫做“中彩在线”的公司全权负责

而“中彩在线”这家公司,属于福彩中心内设部门,属于“自己人”

中彩在线的三大股东分别是:

1,中国福彩中心(40%)

2,北京银都新天地科技公司(33%)

3,北京华运中兴科技公司(27%)

其中“中国福彩中心”占股40%

“中彩在线”公司的总经理,叫做“贺文”,这个贺文实际上也是“银都新天地”,“华云中兴”这两家公司的大股东

也就是说,虽然“中彩在线公司”看起来是国有控股公司,但实际上贺文通过掌控“银都新天地”和“华云中兴”,已将“中彩在线公司”,变成了他自己的私人公司



等于“中彩在线公司”60%的股权是贺文的,贺文也控制着公司董事会半数以上席位

“中彩在线公司”旗下最火的福彩项目就是上面的“即开型赌博游戏”,“中福在线”

中彩在线公司,每年会从“中福在线”游戏里,收取总销售额的6%为报酬

截至2014年底,中彩在线已经收取超40亿的报酬,根据中彩在线的股权分配报酬后,贺文获得的对应收益高达20多亿

这还只是一部分



玩“中福在线”需要系统,需要游戏机,这些东西全由“东莞天意公司”负责,这是一份独家合同,没有其他公司参加。

天意公司获得这笔大单前,员工只有10人,没有研发团队,没有厂房,没有生产能力,股东是境外公司Toward Plan Investment Ltd

完全是一家“空壳公司”

这家“天意公司”全揽“中福在线”的所有系统和游戏机,获得的报酬是彩票总销售额的2%

也就是说中福在线如果一年销售100亿,这家天意公司获得2亿

2014年中福在线总销售额1300多亿,这意味着天意公司总分得报酬超过26亿

贺文敢这么搞,背后必有老虎,不然他也不可能搞得成



贺文的背后,就是中国福彩中心的主任鲍学全,和副主任冯立志



从2009年开始,国务院就出台了《彩票管理条例》,里面明确规定:“彩票发行机构、彩票销售机构的业务费,实施收支两条线管理”

也就是说福利彩票的“销售数据”、“资金结算”、“开奖兑奖”等,都要由福彩中心负责,不得委托别人

但国务院的规定是规定,在具体操作中,福彩中心就故意做手脚,拒不执行上头“收支两条线管理”

这导致“中福在线”这个项目的销售数据,资金结算等,全都由“中彩在线公司”自己负责

这是典型的自己当球员,又自己当裁判,缺少了“收支两条线”管理,“中彩在线公司”就很容易操作一系列违规的事,将原本该上缴“中央财政专户”的钱,流失到公司和私人手里

中国福彩中心的主任“鲍学全”和副主任“冯立志”,明知违背国务院福彩条例,依旧我行我素,能拖就拖,能瞒就瞒,让贺文操作大笔福彩资金流失

那么鲍学全和冯立志,又能从中获得什么好处呢?



最典型的方法就是分红,根据公布的信息,“中彩在线公司”,2010年分红比例25%,2011年28%,2012年28%

但由于“中彩在线公司”名义上还属于国企,所以需要上报福彩中心会议讨论才能通过。

分红比例提交给福彩中心领导层决定,福彩中心主任就是鲍学全,这么高的分红比例,还是连续几年都这么高,可还是给通过了

“中彩在线公司”的高额分红通过后,作为控制公司60%实际股权的贺文,自然就会分到最多的钱

而贺文拿到钱后,也要去“孝敬”福彩中心的领导鲍学全和冯立志

一条黑色利益链条就是如此从上到下打通的。



通过发行来钱快的“即开型赌博福彩”中福在线,赚取超1000亿销售额

中彩在线分销售额的6%,负责系统和机器的空壳公司“天意公司”分总销售额的2%

国务院出台《福彩管理条例》后明令“福彩发行”和“销售业务”双线管理,但福彩中心主任和副主任一拖再拖,一延再延,造成监管失位,福彩资金流失

而控制公司的贺文,则通过提议高额分红方法,由福彩中心主任通过,贺文再将高额分红所得,“孝敬”给鲍学全和冯立志



2004-2006年的福彩中心主任,陈传书被查

2006-2012年的福彩中心主任,鲍学全也被查

2015-2017年的福彩中心主任,王素英又被查了



所以“福彩中心主任”这位置的危险程度,可能相当于韩国总统了,都难“善终”。

王素英被查的原因和鲍学全类似,鲍学全2012年去了全国老龄办,到2015年王素英担任福彩中心主任

王素英到任时,鲍学全还没被查,鲍学全留下的那一条“利益链”还在,于是中彩在线公司,继续腐蚀新到任的福彩主任王素英

套路和上面提到的一样,收支管理不分开,中彩公司即当球员又当裁判

2015年4月王素英到任的第一年,中彩公司就又开始高额分红

2016年1月,距离上次分红仅仅过去9个月,王素英就同意了提前分红的提议。

根据王素英下属,也已经落马的“福彩中心副主任”王云戈交代,中彩公司分红的事,事先都会和王素英直接谈,和王素英谈完后才去福彩中心的领导会议上过过场子,通过一下

之前鲍学全在位时,中彩公司的分红比例最高是28%,而王素英到任第一年,分红比例就提高到29%

第二年的分红不光提前了4个月,分红比例更是提高到了夸张的40%,不可谓不疯狂

而伴随着福彩中心那些个老虎落马,“中福在线”被勒令停止销售,“中福在线”下面的各种玩法也被取缔



盘踞在“中彩在线公司”下的那一票腐败分子也相继被查落网,这一条利益链也被一把打断



而今天2.2亿哥备受全国关注,福彩中心回复“无内幕”,民政厅回应“正在调查”

三任福彩中心主任都被调查,还有多个副主任也被查,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个高危岗位,利润高,风险大,难有善终

但现在的反腐力度也远超过去,而且不光反腐力度大,还会倒查历史账,就算你退休了,几年前犯的事一样会给你查出来

2.2亿哥是不是真有问题,相信会有一个公正的答案,就像“鼠头鸭脖”,别看当时嘴那么硬,真查起来,一个也跑不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