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遭斗鱼索赔8000万:要我去自杀,也赔不起(图)

6Park 生活 2 months, 2 weeks

11月22日,成都都江堰市公安局发布警方通报称,陈某杰(男,39岁)涉嫌开设赌场罪,被依法执行逮捕。此前一天,斗鱼(Nasdaq:DOYU)公告称,公司CEO陈少杰于11月16日左右被成都警方逮捕。

陈少杰所掌舵的斗鱼,也正面临困境:相比2021年高峰期,其股价已跌去了95%以上。

2020年7月,澎湃新闻与多家媒体曾报道,直播平台斗鱼以违约为由,向多名女主播索赔8000万元违约金。

消息广泛传播后,斗鱼迅速与多名受访女主播和解。此后3年,在不为舆论关注的角落,斗鱼及其母公司武汉瓯越网视有限公司(简称瓯越网视)的索赔仍在延续。被索赔对象多来自在校大学生,包括某985高校表演系的在校生罗莉。

天眼查数据显示,瓯越网视成立于2009年,由陈少杰100%控股,为武汉斗鱼鱼乐网络科技集团(简称斗鱼鱼乐集团)成员。公司通过其持股99.9873%的北京锋业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间接持有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近19%股权,为除陈少杰以外的最大法人股东,后者持有斗鱼品牌和直播分享网站斗鱼TV。



在答复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函中,斗鱼表示,这些女学生已经是“年满十八周岁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其行为构成了根本性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在校女生家属认为,涉案学生虽然已经年过十八周岁,但46页的格式合同,完全超出她们认知,“ 这是对在校学生的围猎。”

一名被起诉女生则表示,因为是电子合同,其签约的合作时间,由3年被变更为16年。

这是一场实力不对等的较量,一边是涉世未深的在校学生,另一边是知名直播平台和它聘请的知名律所。

大学女生心肌炎休学:说我的直播时长不够

2019年5月,罗莉就读于某985高校表演系二年级。直播行业刚刚兴起,深圳市小象互娱文化娱乐有限公司(简称小象互娱,斗鱼持股5.56%)邀请,她成为这家公司的签约主播。

同年7月,小象互娱推荐,罗莉作为丙方与乙方武汉颜值星秀传媒有限公司(简称星秀传媒,由小象互娱100%控股)、甲方瓯越网视签订了《解说合作协议》,有效期3年。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46页《解说合作协议》详细约定了主播的违约责任,但在如何分配直播收益(主要为粉丝打赏)时表述模糊。

与预期中的通过直播改善生活境遇相反,成为短视频主播后,这名高校学生陷入困境。

“只要我不按照他们的要求直播,他们便向我施压说我的直播时长不够要起诉我。我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压力,不敢告诉父母,后来就生病了。”

小象互娱与这些在校学生的格式合同显示,主播每月最低有效直播天数为24天,每月最低有效直播时长为120小时。每年有1次豁免机会。若超出则当月所有费用(本合涉及的平台签约金,礼物收益分成等所有费用)为0,“乙方(主播)须向甲方(公会)支付500万元违约金。”

小象互娱答复澎湃新闻记者,罗莉长期直播时长未满足合同约定,我司“采取友好协商,未追究责任,同时进行风险提示,劝导其合理履约”。

另一名女主播李娜向澎湃新闻记者描述日常的工作状况:“我们每天直播10小时,很累。”

李娜毕业于南昌一所高校。2019年4月,正值大学三年级,因同学引荐,成为斗鱼的签约主播。

2020年初,罗莉因心肌炎休学。医嘱要求:“避免劳累、熬夜和情绪波动。”2023年6月,罗莉代理律师向合肥中院提交了这份住院证明。

大学生做短视频主播透支身体并非个案。

澎湃新闻报道,2023年11月10日,河南平顶山大三学生李昊(化名),在游戏公司连续五晚通宵直播后,回到校外出租屋休息时猝死。

涉事企业河南琴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表示,公司与李昊签署的是《主播及公会合作协议》,双方没有雇佣关系或实习关系,李昊是结束工作后在自己租住的出租屋内死亡,与公司没有关系。

8000万元索赔

病情恢复后,罗莉开设抖音直播账号,分享休学过程中的生活日常。

2020年11月25日,罗莉的邮箱出现了一份由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简称大成律所)的律师函。后者受瓯越网视委托,向罗莉索赔8000万元。

律师函声称,根据《解说合作协议》第11.11条第(8)项、第(9)项之约定,罗莉应向瓯越网视返还在斗鱼可得的所有收益,并向瓯越网视一次性支付违约金8000万元。

这份《解说合作协议》11. 11条约定,“在本协议期限内,任何情况下,未得甲方书面许可,乙、丙双方均不得违反本协议第5条任一独家性授权,不得单方提前解除本协议或与第三方签定与本协议任一合作事项类似的主播合约或在第三方平台直播 (包括露脸开播或以公众所熟知的推广用名不露脸开播,发布解约或入驻第三方平合的微博、朋友圈、截图等),不得与第三方存在仍在履行期限内的类似主播协议,不得违反本协议第2. 3条的开播时间约定,不得违反附件直播公约。”

如果乙丙方违约,第(8)项要求,“向甲方返还乙方/ 丙方在斗⻥公司可得的所有收益”。第( 9 )项要求,“乙方或丙方向甲方一次性支付违约金捌仟万元整”。

面对巨额索赔,罗莉想到的是小象互娱联系人杨威。作为斗鱼关联公司员工,他给罗莉的路径是要么与公司和解,要么实际赔偿400万元。



在公会的一次协商中,斗鱼法务给出的和解金额是400万元。图片来自案件卷宗

如何和解?就是在第一份合同结束后,重新与他们签订一份条件更为苛刻的合同,延续合同年限。

2020年12月28日,罗莉与小象互娱第二次签约。

在罗莉与小象互娱签订第二份合同期间,她与斗鱼的合同期限即将到期。杨威曾对罗莉承诺教授她去抖音做主播的办法。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罗莉说:“你还记得之前说尽量把我弄到抖音去的事情不?看看您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杨威答:“我后面会教你方法的。”“我可以让斗鱼那边不去查你,但是如果有同行或其他人举报你的话,那性质就不一样。”

2022年5月12日,小象互娱工作人员联系罗莉,告知其斗鱼再次发现了她违约的证据,要求罗莉与斗鱼重新签订一份5年合同。

罗莉拒绝了。微信聊天记录里,杨威明确告知罗莉不与斗鱼签约的代价,劝她慎重作好决定。



斗鱼索赔导致的在校生成为“老赖”并非个案。图片来自案件卷宗

2023年1月4日,罗莉收到深圳国际仲裁院发来的仲裁通知书,斗鱼向她索赔600万违约金。4月10日,深圳小象互娱在深圳南山区法院起诉罗莉,要求其赔偿20万元,并继续履行合同。

2023年9月8日上午,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谈话室,罗莉与瓯越网视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案开庭。

本案是罗莉及其代理人认为罗莉与瓯越网视签订的仲裁条款不成立而提起的诉讼。此前,瓯越网视认为罗莉与其签订独家解说合同,然后违约,因此索赔。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斗鱼声称,协议履行期间,斗鱼为罗莉投入的“经核算推广成本费用价值291万元”,但没有提供相应证据。

小象互娱联系人杨威对澎湃新闻记者声称,该公司已经为罗莉“投入400万”成本,与斗鱼一样,小象互娱同样拒绝提供相应证据。

事实上,罗莉面对的天价违约金索赔并非个例。

2020年6月12日,游戏头部主播韦朕因违反解说合约,被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向武汉鱼行天下文化传媒公司(简称鱼行传媒,系斗鱼全资子公司)赔偿违约金8000多万元。

这是首起由高级法院一审审理的主播解约案,也是同类案件中赔偿金额最高的一例案件。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9月,韦朕与鱼行传媒签订了《解说合作协议》,为期两年。在这份协议中,约定韦联作为斗鱼的独家解说员,在未取得斗鱼许可的情况下,不得在第三方平台进行解说或表演。

仅一个月时间,韦朕在斗鱼平台就收获了超百万粉丝,三个月后,韦朕就在社交平台单方面宣布跳槽到虎牙进行直播。

2018年2月,鱼行传媒将韦朕起诉至湖北省高院,并最终胜诉。

头部主播跳槽,被判天价违约金。对于更多的不知名主播,同样面对8000万元索赔。

2020年7月30日,澎湃新闻曾报道,多名女主播反映,因在第三方平台直播,被斗鱼认定违约,遭索赔8000万元。

一名女主播说:“这么大数字,你要我去自杀,我也赔不起这个金额。”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斗鱼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已与该主播协商完毕,不再起诉。

澎湃新闻记者梳理了多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判决书发现,以斗鱼和瓯越网视为原告的合同纠纷中,被告多为出生于1995年后的年轻女性。因无法偿还这些违约金,多名女生成为“老赖”。

特殊的中间人:公会是什么?

斗鱼表示,就罗莉直播间所产生的直播收益,共向其“所在公会结算收益数百万元,无任何拖欠。”

这个案例中,斗鱼提及的“公会”就是杨威所在的小象互娱。

斗鱼这类直播平台并不直接招募主播,而是通过MCN(Multi-Channel Network)机构(俗称“公会”)进行,在主播与斗鱼之间,公会作为中介与双方签约。

MCN机构是一种新型的网络媒体运营模式,在英文中,MCN的本意是将多个创作者或内容提供者的内容进行聚合,并通过一个平台进行发布和传播。而在实际的操作中,进入中国的“公会”运营业务还包括“培训”和“管理”主播。

天眼查数据显示,斗鱼和其母公司瓯越网视投资了多家MCN机构,除了上文中提及的小象互娱,斗鱼曾通过MCN机构武汉驿动星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驿动星娱,斗鱼持股7.41%)招募主播,同时由驿动星娱对主播进行“直播培训”。

在如何有效“管理”主播时,它们使用斗鱼不便采取的方式,完成与斗鱼的合作。

公开报道显示,2019年5月,驿动星娱经纪人发给一名主播的“直播话术”里包含的低俗、色情话语。

李娜和另外4名女同学与斗鱼签约,是因为一家名为北京麦嘉兄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麦嘉文传)的MCN机构。

李娜说:“播了一个月后,如果想拿到工资,机构就冒出来一个合同。机构的说法是确保财务能正常打款,你作为员工就要签这个合同。当时说合作3年,但到我这里就基因突变,变更为16年,斗鱼后来把我也起诉了。”



多名女生表示,在斗鱼先直播后拿回报,然后被要求签订合作协议。图片来自案件卷宗

斗鱼回应澎湃新闻记者时表示,“不存在借发薪诱导学生签约的情况。”

如何分配收益?

在罗莉案中,提交给仲裁庭的材料里,斗鱼声称合同履行期间,乙方(公会)和丙方(主播)的所有收益共计2954208.77元,乙方和丙方分成后实际收益2208660元。

罗莉说:“我这边看不到真实数据,斗鱼自己说分给公会几百万元,而我实际拿到手的不到20万元。”“现在斗鱼主要根据他们损失的预期收益向我索赔。”

杨威则表示:“在合约期间小象互娱为其支付退会费(签约费)29195.84元,直播设备5510元,住房补贴24000元等后,主播仅完成了三个月直播时长。我司按合约结算比例支付其98217.02元报酬。”

一名粉丝量为68万人的抖音主播将MCN机构分为3类。

第一类是广撒网式的头部MCN机构,因为他们是头部MCN机构,自带光环。“他们像渣男一样,通过画大饼方式,零成本签下主播后,就坐等看他们之中谁能起来,直接过去分一杯羹,主打的就是一个白嫖。”

第二类MCN机构是皮包公司,直接去签一批刚起号的账号。“皮包公司目的是把你签下来,再把你雪藏,等你有一天实在忍不住了,跟他们解约,他们根本没有主营业务,他们赚的就是你解约的钱。”

第三种MCN机构是目前最常见的一种,他们会跟你们协商,把你们的账号直接挂在他们MCN机构的星图下面,他们能给你拉来商业订单。“到底会不会给你拉商单呢?那是不一定的。等到你发现不对劲想结束这种关系时,他们的方法是拖和专业的律师团队等着你。”

2023年7月,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加强“自媒体”管理的通知》,《通知》曾专门点名了一些自媒体背后的MCN机构,要求加大对相关机构管理力度。

落寞的斗鱼:主播流失,股价跌去95%

主播的流失将会直接导致平台竞争力和市场占有率的下降,这正是斗鱼当下在短视频领域面临的现实困境。

在一份仲裁申请书中,斗鱼认为,主播不仅是直播平台的核心资源,也是直播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主播对吸引人气获得访问流量的影响力巨大,“直播平台也愿意为此投入人力、资金,为主播提供推广资源、带宽资源和技术资源。”

在与其他短视频平台竞争时,如何留住主播成为斗鱼的日常工作内容。

2023年8月14日,斗鱼公布了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财报显示,二季度斗鱼净收入总额为13.922亿元,同比下滑24.1%。此外因持续降本增效,二季度斗鱼实现盈利,其毛利润为1.89亿元,对应毛利润率13.6%。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增长至6140万元。

二季度财报显示,作为斗鱼支柱型营收板块的直播业务收入却出现了同比下滑趋势,二季度斗鱼直播收入为12.583亿元,同比下降28.8%。对于斗鱼而言,主营业务的持续竞争力堪忧。

值得注意的是,在斗鱼发布二季度财报前,曾经的斗鱼一姐冯提莫、前斗鱼人气主播旭旭宝宝接连官宣在抖音开启首播。

有公开报道称,除了大主播的搬家,斗鱼近年来流失的头部主播也数不胜数,这从一定程度上显露出斗鱼面临着平台流量增长见顶、商业化模式单一的问题。

在斗鱼的支柱型收入板块中,直播二季度收入为12.583亿元,同比下降28.8%。斗鱼方面表示,这一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直播业务持续进行运营调整,斗鱼在以更具成本效益的方式促进健康可持续的生态系统,同时宏观环境也充满着挑战。

数据显示,2021年初,斗鱼股价最高达到20.54美元/股,截至11月22日收盘,斗鱼报0.903美元,股价缩水超过95%。

【律师说法】

斗鱼向普通主播索赔8000万元违约金合理吗?


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沈亚川律师认为,民事主体之间的合同在意思自治的范围之列,同时还需遵循公平合理原则,也不得违背公序良俗。

沈亚川律师认为,斗鱼及其关联公司主张的天价赔偿金额能否成立,主要取决于公司和主播之间的合约所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但如果合约内容显失公平,甚至存在一方利用优势地位和信息差故意设置隐蔽条款或者陷阱条款导致相对方处于权利义务严重不对等的情况,法院应当遵循公平原则作出适度调整。

上海市德尚律师事务所王帆律师认为,我国《民法典》第五百八十五条规定,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予以适当减少。违约金是否过高,一个重要的判断因素就是看一方的违约行为给合同相对方造成损失的程度,而不一定会完全认可合同约定的数额。

王帆认为,《民法典》第五百八十四条规定,违约损失赔偿不得超过违约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约可能造成的损失。对于普通主播来说,他们在与平台签订主播合同时,是不可能也不应当遇见到其未来的解约行为会导致如此巨大损失,平台设置8000万元的违约金标准不合理。

她说:“斗鱼平台与主播所签订的合同如果被确认为格式合同,除违约金条款作为对主播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如果平台没有履行提示或者说明义务,主播也可以尝试主张格式条款不成为合同的内容,主播还可以尝试主张格式条款不合理地加重主播责任而无效。”

为什么仲裁庭支持几百万元违约金后法院很难更正?


王帆律师认为,在我国,仲裁实行一裁终局制,不像诉讼实行两审终审制。所谓一裁终局制度,是指仲裁机构对申请仲裁的纠纷进行仲裁后,裁决立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不得就同一纠纷再申请仲裁或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制度。

无论仲裁结果如何,法院一般无法直接更正。如果当事人认为仲裁裁决存在问题,则可以向有管辖权的法院申请仲裁司法审查,以撤销仲裁裁决或不予执行仲裁裁决。

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法官表示,即便如此,在司法实践中,法院撤销仲裁裁决的情况少之又少。通常只有北京、上海等地的法院撤销仲裁裁决的助力相对较少。

网络游戏主播违约,应当如何裁定或判决违约金数额?

王帆律师认为,根据不同情况,仲裁或者判决会根据情况予以判决,几万到几百万都有可能。

以上海二中院02民终562号案件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诉李岑、昆山播爱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为例,该案中熊猫Tv直播平台与直播主播签订了格式合同,约定了5000万元的巨额违约金,且相关直播平台均为当时业界较大直播平台,涉案主播亦为知名主播。最终法院判决的结果是李岑对260万元的违约金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院认为,网络主播从平台获得的实际收益对于平台损失的确定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同时可避免对主播课以不符合其收益的畸高违约金,最终法院将违约金调整为从直播平台获得的收益的两倍。这个案例只是个参考,各地法院或者仲裁会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予以调整。

王帆表示,主播合同对于普通主播来说就好像卖身契,大部分主播因行业竞争激烈或人气基础缺乏或自身原因等因素,并不能通过直播获得足够的收入,他们要么就按照合同约定持续进行大量低回报直播,要么停止直播或直接要求解除合同而面临违约风险,进退两难。

王帆认为,无论是建立稳定、有序、健康的网络直播行业业态,还是为网络直播平台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亦或促使主播市场价值回归理性的角度,对于不合理的高额违约金,均应适当予以调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