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时至今日,乌克兰战场形势,发生了哪些关键变化(图)

6Park 时事 3 weeks

直新闻:乌克兰高官称乌军渡过第聂伯河,在赫尔松左岸取得突破;乌总统泽连斯基称乌军仅用无人艇就取得了黑海的主动权;英国路透社也报道乌军取得了重大进展。请问石先生,乌方和英媒所说的可信度高吗?



特约评论员 石宏:乌方和英媒所说的可信度非常低。乌军渡过第聂伯河到达赫尔松左岸并非最近才出现的情况,而是在夏天的时候就开始了,只不过当时渡河的乌军以排级和连级单位为主,在赫尔松左岸占据的立足点仅1个。现在渡河的乌军则出现了营级规模的兵力,在赫尔松左岸占据的立足点也达到了3个。但是渡过第聂伯河的乌军严重缺乏重装备,火力、机动力极差,而且后勤补给也受到极大限制,这就使得登上赫尔松左岸的乌军无力突破俄军防线。相反,俄军天天用炮兵、航空兵、无人机、巡飞弹等武器对到达赫尔松左岸的乌军进行打击,使乌军有生力量损失很大。

至于泽连斯基所称用无人艇就取得了黑海的主动权,更是信者寥寥。如果无人艇这么厉害,那全世界都没必要继续发展昂贵而且还要占用大量人力的水面舰艇和潜艇了。实际上,最近两个月乌军无人艇取得的战果极小,损失却非常大。真正给俄黑海舰队带来威胁,并且在攻击作战中取得一定战果的是乌军的空袭武器,包括空射巡航导弹、反舰导弹、无人机等。

乌方现在把芝麻大的成果说成西瓜那么大,恰恰反映出乌方心里发慌。因为5个多月的大反攻不仅没有取得像样的战果,反而损兵折将,这让西方极度失望,对乌援助日益消极。而对于乌克兰来说,如果没有西方援助,是根本无力和俄罗斯对抗的。因此,为了让西方继续给乌克兰提供大量援助,泽连斯基和他的官员们就极度夸大乌军的战果。

直新闻:现在乌克兰的战场形势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对谁有利?

特约评论员 石宏:现在乌克兰战场的最大变化是乌军的全面大反攻已经基本停止。俄军则在进入冬季之后,对整个北线,包括库皮扬斯克、克里明纳、利曼、巴赫穆特、阿夫杰耶夫卡等地发起猛烈攻势,其中最激烈的交战地区是巴赫穆特和阿夫杰耶夫卡。俄军都采取了从南北两翼进行钳形攻击,取得了很大进展。而且南北两翼的俄军还不断扩展纵深,既加大了乌军反击的难度,又不断压缩乌军的活动空间,逐步收紧对乌军的合围。此外,俄军在库皮扬斯克的辛基夫卡不断攻击,使当面乌军的压力越来越大。

俄军在北线的猛攻,迫使乌军不得不将大量兵力从南线抽调到北线,例如乌军装备“豹2”坦克的3个旅均已部署到北线和俄军作战。这样一来,乌军在南线的扎波罗热、南顿涅茨克的反攻变得有气无力,不少阵地也被俄军重新夺回。只有在赫尔松方向,乌军因增加了4个海军陆战旅,其攻势变得比之前大了,但第聂伯河对乌军的作战形成了巨大的天然障碍,使乌军的渡河作战只能成为战术动作,扭转不了乌军现在的全局被动。

直新闻:随着俄乌战场形势的变化,美西方对乌克兰的援助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特约评论员 石宏:乌克兰现在处于越来越被动的局面,美西方对此自然看得很清楚。因此,围绕着继续对乌援助,美西方内部的争吵开始变得越来越大。例如欧盟之前计划对乌提供500亿欧元经济援助、200亿欧元军事援助,最近就由于越来越大的反对声而无法达成一致。也就是说,欧盟庞大的经援和军援计划现在无法落实。美国则由于共和党掌控的众议院坚持对乌援助需要单独表决,使得美国政府提出的新的一揽子对乌援助法案处于停摆状态。

有分析认为新的巴以冲突抢走了俄乌冲突的关注度,使得乌克兰从美西方获得援助的难度显著增加。实际上,美西方何尝不是以关注巴以冲突来作为降低他们对乌援助压力的借口。美西方现在深知乌军已经不可能在战场上打败俄军,甚至随着乌军有生力量的大量消耗,兵源也日益出现枯竭。继续打下去,乌军只会越来越被动。在此情况下,如果还对乌克兰提供大量援助,那就纯粹是把钱往水里扔。现在美国、欧盟都开始重新考虑对乌援助政策,之前那种“乌克兰需要什么,我们就提供什么;乌克兰打多久,我们就支持多久”的话,已经数月没有再从欧美政客的嘴里说出来了。斯洛伐克换了新政府之后就迅速停止对乌军援,就是美西方对乌援助感到疲惫的一个明显信号。更何况马上就要到来的2024年还是美国的大选年,拜登的主要精力必须放到竞选连任方面,对乌援助很可能不会再像之前那么积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