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男生被班主任罚做200个深蹲 随后病危了(图)

6Park 生活 2 months, 1 week

湖南长沙用户刘先生求助,上初中的儿子因老师体罚导致横纹肌溶解症,肝肾功能损伤,被送医急救。“我儿子已紧急送往湘雅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目前,我十分无助,希望相关部门出面解决问题。”



9月18日,孩子的舅舅余先生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9月12日,外甥被班主任罚做200个深蹲;9月14日,体育课上请假未果,体育老师要求外甥坚持绕操场走了6圈。“我姐姐看到尿液变色,就立即送往医院,当天就下了病危通知。”

>>>早自习讲话被罚做200个深蹲后痛得走不了路,还被监督绕操场走6圈9月18日,余先生介绍,事情发生在长沙宁乡市金洲镇泉塘中学就读初三的15岁外甥身上。

“9月12号上早自习时他讲了几句小话,他是班长,当天他值日,班主任就罚他在教室外面的走廊做200个深蹲。当天他做完以后就有点不舒服,左腿痛,有点肿,走不了路,他就跟班主任讲了。后面去学校餐厅吃饭他是最后一个去,离开教室也是最后一个,因为他腿痛。”

两天后,孩子病情加重。“到9月14号,他上体育课,老师要求做跑步训练,他跟体育老师讲了这个情况,想请假。他同学也跟老师说,他是因为班主任罚他之后腿痛,但是体育老师说‘腿痛跑不了,你给我走也得走’。”

余先生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体育老师坚持让外甥绕操场训练,“我问过孩子,他说体育老师监督,他就拖着脚走了3圈,实在是走不动了。昨天(9月17日)有学生给我们反馈说,后面体育老师又要求两个同学架着他走了3圈。”

“他走完这6圈,人已经没办法支撑。下课后,他实在受不了,就借了班主任的手机,给他妈妈打电话接回家。”

>>>尿液酱红色异常确诊横纹肌溶解症肝功损伤,送医晚1小时双肾或坏死余先生回忆,当天,他姐姐发现孩子小便的颜色异常,“孩子妈妈看到尿液为红色、酱色,就立即送往宁乡市人民医院,医生检查随即下达病危通知,直接送进重症监护室,说再晚去1个小时,双肾可能坏死。”



医院诊断显示,患者双侧大腿肌肉疼痛,解茶色尿1天,诊断为横纹肌溶解症,肝功能损伤。

余先生表示,肝脏严重损伤可引发一系列并发症。“它叫横纹肌溶解症,此症就是因为运动过量和急剧运动造成,它导致细胞坏死,经过肝肾排毒无法排出来,最严重的后果就是肝功能受损,肾脏衰竭,那孩子的一生就毁掉了。”

余先生告诉记者,外甥平常身体没问题,“孩子之前非常健康,没有什么疾病。孩子现在身心健康受到影响,都不愿开口讲话了,而且这也对未来升学造成影响。”

>>>首要是救治问题孩子躺ICU肝肾受损父母心急如焚,学校未明确处理方案余先生表示,事发后学校领导前往医院探望,“让我们先救治,班主任口头承认当天有体罚。我们家属认为,班主任处罚过了以后,可能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但体育老师看到孩子已经完全这么严重,为什么还要逼孩子在脚痛的情况下这么走(训练),导致孩子的病情全速加重。”

余先生表示,班主任到医院陪护,“就是体育老师没有来医院,自始至终没露面,还说跟她没关系。”

余先生说:“因为孩子病情严重,我们家属要求转院到更好的医院去治疗,9月16号就转到长沙湘雅一附院重症监护室。我们家属前期交了4000元,其他的都是垫付的,目前已住院一周,花了的救治费用估计最少在10万以上,治疗我估计还需要几个月。”

余先生不无担心地表示:“目前学校只是出了治疗费,我们关心的是学校的处理方案是怎么搞的,一直没有给我们明确答复,假如说孩子后面有什么问题,我们去找谁去?孩子住院以后的权益保障,谁来承担?”

余先生称,目前孩子父母陪在医院,“孩子躺在ICU,肝肾已经有损伤,最终恢复到什么状况还不知道。”

9月18日下午,记者获得的医生和家长的谈话录音显示,目前孩子的病情并未稳定,余先生说:“这是孩子爸妈刚和医生针对病情的一个谈话,检验结果数值不稳定,某些数值偏高正常参数几千倍,他父母心急如焚也不知道怎么办。现在首要的是把孩子救治好,要拿出方案与行动,马上执行救治计划。”

>>>学校未正面回应“我现在还有事情,晚上我还在开会,你等下发短信给我”9月18日,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联系宁乡市金洲镇泉塘中学涉事班主任,电话接通后,记者询问当天是否处罚学生做深蹲,“什么事?”对方不愿多说,随即挂断了电话。记者再打,对方将电话进行了呼叫设置,再未接听。

据余先生介绍,这位班主任老师今年40多岁,是外甥的语文老师。

9月18日晚,记者联系上一位学校领导,希望了解学校对此事的调查处理结论,这位校领导答复称:“你等一下,我跟你谈。”随即就挂掉了电话。

记者再次拨通电话,这位校领导称:“我现在还有事情,现在晚上我还在开会,你等下发短信给我。”随即再次挂断电话。截至记者发稿,仍未回复记者发去的采访短信。

>>>宁乡教育局回应“省市关注,局长亲自牵头处理这个事情,以官方发布为准”9月19日,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联系宁乡市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我知道这个情况,我们已经处理,省市都很关注这个事情,每天都积极协调处理这个事情,我希望你能公正地对待这个事情,还是以我们官方发布的(通报)为准,网上的版本太多了。”

记者询问教育局调查学校老师究竟有无体罚行为,有无官方通报?这名工作人员答复称:“这个我不太清楚,因为我们这里是值班室,我们值班室不清楚这个情况。”

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局党委牵头,局长亲自牵头去处理这个事情。”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李华 编辑 董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