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面积突发停电上热搜 酒店爆满 用电负荷创历史

6Park 生活 3 months, 3 weeks



6月2日晚,“深圳供电局再回应城中村晚上停电”话题再冲上同城热搜!



有部分的网友反馈5月30日至5月31日凌晨不止停电一次。“昨晚停了四次,我都不知道怎么睡着的。”有网友说。

被热得睡不着的深圳人,有的表示“硬扛了6小时”,还有网友称:小区里的人都跑出来了,酒店爆满。

深圳用电负荷

连续两天突破2000万千瓦大关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从30日晚上开始,就有不少深圳人在社交平台发帖,称所住区域突然停电,高温让人无法入睡。

5月30日,据深圳供电局消息称,深圳局部片区出现零散停电现象,主要分布在宝安、龙岗、光明、龙华四个区城中村的部分区域,停电范围影响个别楼栋用户,涉及客户数1748户,占全市用电客户的万分之四点七。

21记者发现,截至5月30日17时08分,深圳电网用电负荷创今年新高,达到2054万千瓦,同比增长17.7%,为历史上首次在5月份超过2000万千瓦,较2022年用电负荷破2000万千瓦大关提前45天。

6月1日,深圳供电局再进一步回应,城中村配电设施较落后,全市将推动150个城中村完成用电安全整治。

图源:@深圳供电

多地5月用电负荷突破历史峰值



事实上不仅是深圳,步入5月,各地用电需求进一步攀升,多地在5月末创下今年以来的电力负荷新高,甚至有部分地区突破了历史同期的用电负荷峰值。

近期,广东、广西、云南、贵州、海南五省区用电负荷呈现持续走高态势。其中,广东最高负荷达1.38亿千瓦;广西用电负荷两次创新高,达3137万千瓦;海南电网负荷也已连创新高,首次突破700万千瓦。

5月30日,广州电网用电负荷今年以来首次突破2000万千瓦,达2115.1万千瓦,同比增长超20%。广州供电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当下工业用电高峰和制冷设备用电需求激增,共同导致电网负荷不断攀升。

据南方电网6月1日消息,5月31日,南方电网最高电力负荷达2.22亿千瓦,接近历史最高水平。预计今年迎峰度夏期间,南方五省区用电负荷还将继续攀升。



长三角部分区域亦面临同样的情况。据江苏新闻广播5月30日报道,5月29日13时45分,江苏电网用电负荷突破1亿千瓦,达到1.0097亿千瓦。这是江苏电网历史上首次在5月份负荷破亿,比2022年夏季提前了19天。

多地用电负荷提前迎来高峰,一方面与经济的企稳回升有关,而另一方面原因与今年的高温天气有关。

5月末,江南、华南中北部及云南、四川南部、重庆等地部分地区出现35摄氏度以上高温天气,四川攀枝花、云南昭通等局部地区超过40摄氏度。




中国天气网截图

广东也在近日迎来了高温“烤”验。5月30日,广东省气象局发布高温四级预警和启动高温四级应急响应。多地录得极端高温纪录:5月29日,梅州蕉岭录得全省最高气温38.5℃,打破了该站5月的月极端高温历史极值;5月30日12时30分,广州站录得37.0℃的气温,打破此前36.9℃的5月历史极端最高气温纪录。

高温天气提前来袭,意味着今年的用电高峰时期或将延长。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预计,正常气候情况下,预计今年全国最高用电负荷13.7亿千瓦左右,比2022年增加8000万千瓦左右;若出现长时段大范围极端气候,则全国最高用电负荷可能比2022年增加1亿千瓦左右。

据能源局预测,今年全国最大的电力负荷将比去年有较大增长,我国电力供应将呈现紧平衡的状态。

全力应对保供挑战

用电负荷陡增,为各地电力保供工作带来挑战,夏季电力保供仍是今年的重点。

国家层面,国家能源局在4月12日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出,按照“适度超前、留有裕度”原则,督促各类电源迎峰度夏前投产发挥保供作用,其中,支撑性电源不少于1700万千瓦。国家发展改革委对持续做好电煤供应保障、严格电煤中长期合同履约等工作进行安排。国家电网今年建设迎峰度夏重点电网工程239项,目前已完工60%,6月底前将全部完工。

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国城镇化发展过程中,三产和居民用电占比增加,使得用电负荷曲线呈现出时段性、季节性特征,且对天气、气温等外部环境因素等敏感度加强,迎峰度夏、迎峰度冬已成为常态化的保供挑战。

袁家海进一步分析,今年电力保供的压力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

一是用电高峰提前会打乱部分燃煤电站的生产、库存、检修等管理计划,影响正常的发电能力;

二是高温导致的高峰用电负荷曲线更加陡峭,加大电网调度压力;

三是高温天气下光伏可能会因发电组件温度过高而出力偏低。“好消息是,近期煤炭价格回落,电力企业的保供成本压力较去年大幅减小。”

据中电联预计,2023年全国电力供需总体紧平衡,部分区域用电高峰时段电力供需偏紧。其中,二季度南方区域电力供需形势偏紧。迎峰度夏期间,华东、华中、南方区域电力供需形势偏紧,华北、东北、西北区域电力供需基本平衡。

中国新能源电力投融资联盟秘书长彭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多个地区用电高峰的来临基本在同一时期,且时间有所提前,经济发达地区在高峰时间段的电力供应仍然不足。

目前,南方电网正在积极加大跨省电力互济力度,全面备战夏季用电高峰。南方电网已与阿里云、百度智能云、华为签订AI合作备忘录,探索利用电力+算力的最优解决方案,推动数字电网建设,进一步提高用电负荷预测准确性,全面提升供电保障能力和智能调度水平。

近日,福建与广东共同签署两省2023年电力电量互送协议,用以解决电力资源的跨省协调问题。根据协议,今年福建将在电力富余的3到6月和10到11月,送广东电力不低于30万千瓦;而在福建南部电网供应能力不足的7到9月和12月,广东支援福建电力30万千瓦,预计全年互送电量超25亿度。

彭澎认为,推动电力供需平衡在短时间内面临很多困难,应鼓励需求侧用电主体尽可能把一些可以调整的用电需求挪到电价较低的时间段,选择平谷或低谷用电,避开用电高峰。

近期,国家发展改革委还就《电力需求侧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电力负荷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利用自上而下的电力需求侧管理,更好发挥价格机制的作用,提升电力资源配置效率。

“市场化是挖掘各类电力资源保供潜力的有效手段。”袁家海认为,首先,要以现货市场价格信号和峰谷分时电价机制,激励供需紧张时多发电、少用电,省间的电价差有助于电力输入省份多争取外来电,实现第一层级的供需调节。

其次,袁家海表示,以辅助服务机制和容量补偿机制调动发电侧资源在快速爬坡、事故应急及恢复、有效容量支撑等服务方面的积极性,提升供需紧张时保障电能质量、满足电量需求的能力,同时对本地有序用电、分级切负荷等需求侧深度响应措施和送端电力保供应急响应资源给予保供补偿,实现第二层级的供需调节,在社会代价可承受范围内最大限度地平衡电力供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