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特种兵之旅 访华每小时“净赚”7亿人民币(图)

大鱼新闻 财经 3 months, 3 weeks



2023年6月1日,上午11点23分,马斯克的私人飞机(注册号:N628TS)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目的地被定在美国得克萨斯州首府奥斯汀的Austin-Bergstrom国际机场(简称ABIA),而奥斯汀正是特斯拉总部的所在地。

马斯克的中国行时长共计44个小时, 特斯拉的股价涨了2400多亿,换算一下,平均每个小时价值54.6亿人民币。按照13%的持股计算,他个人每小时“净赚”7亿人民币。

没有人会比马斯克更了解中国制造业究竟能爆发出何等惊人的能量,其他所有美国企业家,包括库克,在这个名单上都只能往后“稍稍”。

在2018年,是中国上海的超级工厂,将彼时在产能地狱里日渐情绪炸裂的马斯克拉回了正轨,当年汽车媒体圈曾经流传一个段子,说上海超级工厂的“极速落成投产”,对于每天被美国各大空头们盯着恨不得生啖血肉的特斯拉和马斯克来说,简直可以类比披着五彩祥云“从天而降”的齐天大圣。

但2018年也不是马斯克和中国之间故事的开端,许多事要追溯到更早以前,而且规格从一开始就很高:2023年他在中国的前24个小时里,见了3位部长,国务委员兼外长秦刚、工信部部长金壮龙,以及商务部部长王文涛;而在故事的开端,2008年他在旧金山特斯拉总部见到的第一个中国官员,就是时任中国科技部部长万钢。

那一年中国实在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南方雪灾,汶川地震,奥运会,神舟七号上天……

在旧金山原特斯拉总部门前的展示棚下面,万钢第一次试驾马斯克那辆绿色的特斯拉Roadster双门电动跑车时,没有人意识到,这是未来全球新能源汽车中的两个超级势力的历史性会面。



从地狱到天堂

中国制造业成就“狂人”马斯克

2016年夏天,马斯克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在之后的三年里把特斯拉拖入了关于产能的“地狱”。

在起步阶段和昨天我们聊过的FF差不多,是个做“奢侈品跑车”的公司。特斯拉成为一家真正的“汽车制造公司”,始于2016年的3月31日。马斯克在加州弗里蒙特的特斯拉工厂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正式公布了Model3的外观和性能,并且宣布这款车的起售价为3.5万美元:他要做普通人也能开得起的电动汽车。

听上去有点熟悉,也无怪乎当年雷军2013年见过马斯克之后就成了特斯拉的“忠实粉丝”。

而且后来发生的事,小米可能也觉得多少有那么一丢丢地熟悉:特斯拉在评价汽车的量产上遭遇了地狱级别的至暗时刻,差点就为此破产了。



《彭博商业周刊》2018年7月16日刊封面


在宣布Model3的消息后不久,特斯拉开启了“预售”。有一段时间,特斯拉高管之间经常拿预售成绩打赌,其中最乐观的人给出了“第一天5万辆,一周20万辆”的猜测,这已经接近了当时传统汽车产业的预定记录。谁也没想到,Model3第一天的预定量就破了18万辆,一周预售期结束的时候,这个数字定格在了32.5万辆。按照1000美元预订金计算,仅预定一项,特斯拉就拿到了3.25亿美元的现金流。

但随之而来的是长达三年的产能地狱:特斯拉已经创立了13年,在那之前一共才卖出去过15万辆汽车。而Model3当时还仅仅是在阶段,不仅根本没有达成量产,甚至连设计都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32.5万辆的预定量,加上马斯克承诺2017年年中汽车就要下线交付——对于特斯拉来说,这个炸裂的预定量是荣耀,但也的确是个地狱。

更要命的就是,距离原定交付期只有一年的时候,2016年的夏天,马斯克做了个梦。梦里他看见了特斯拉的未来的全自动化工厂,无人工厂里机器以高速建造一切,实现了传输、组装、下线入库等所有步骤,每一个环节都高效、迅速,且完美无瑕,仿佛“一艘无法阻挡的外星恐怖舰队”。

于是马斯克就给所有高管开了个会,说要搞全自动工厂来加快交付速度,并且将原定的生产时间又提前了4个月,还兴致勃勃地给自己的这个新的产线计划起了个特别牛逼的名字:无畏舰(Dreadnought)……

我不知道特斯拉当年的高管们怎么想,反正就是这个故事在我眼里,堪称谁听了都觉得有病的程度。结果也可想而知,2017春天,这个花了特斯拉十几亿美元的自动化工厂在Model3本该进入生产周期时,几乎完全宕机,马斯克和特斯拉一起进入了最痛苦的“产能地狱”时期。

在几乎绝望的关口上,马斯克世界里投过来的那一丝光,来自上海:这里拥有极其完善的工业配套基础设施、相当充沛的劳动力资源,以及一旦动起来就高效到惊人的政令系统。 而且工信部刚刚在2017年4月发布了《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宣布将放宽外资汽车厂商在华运营生产合作企业时的出资限制。

这项政策发布后刚刚一周,马斯克就跑来了中国,那一次他在北京的握手对象,是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汪洋。

许多事放在别人身上,你会觉得不可理喻;但是放在马斯克身上,就又透露着那么一丝丝的合理。他就是这样一个总在刀尖上舞蹈的神经病,只是他又牛逼又幸运,每次都成功了。

在产能地狱最痛苦的2018年,马斯克宣称自己有躁郁症,承认靠吃药维持正常生活,在节目里当着镜头抽大麻,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是哭时笑”情绪崩溃,特斯拉的股价随着他的犯病式发言犯病式地忽上忽下,直到他在推特上大放厥词要对特斯拉进行私有化,以至于被美国证监会调查,导致他虽然继续担任特斯拉的CEO,却被迫卸任了特斯拉董事长。



镜头中疑似抽大麻的马斯克


几乎唯一的利好都来自于遥远的中国:2018年7月10日,特斯拉公司与上海市政府、上海临港管委会共同签署了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特斯拉公司将在临港地区独资建设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体的特斯拉超级工厂。

2016年,马斯克曾经夸下海口,说要在2020年之前将年产量提高到50万辆,到2018年的时候,也没有人相信他的“鬼话”。这本来是不可能完成的目标,直到特斯拉有了中国工厂。

2019年1月7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举行奠基仪式,同年11月就开始进行了试点投产。一年后的2020年1月7日,马斯克在上海出席了特斯拉中国制造Model3的首次交付仪式,投产第一年,上海工厂产能就达到了25万辆,占到了当时特斯拉全球产量的近一半,三年后的2022年8月,特斯拉中国工厂的总交付量突破了100万辆整车。特斯拉的年产值达到1300多亿元,年产量超100万辆。

在马斯克的世界,除非违反了物理学定律,万事皆有可能。所以他才总是用理论值推出一些看上去莫名其妙的大胆预期,但他敢想敢说,中国的制造业居然也敢接敢做,还真的能做成…… 这对于每天都在大放厥词,产品跳票都跳成习惯的马斯克来说,大概率也是一段有点奇妙的体验。

2022年前7个月,特斯拉上海工厂累计向全球交付了32.3万辆车,成为特斯拉从产能地狱中走出来最重要的力量,而这一点,除了中国制造业,没有其他地方能够做到。



鲶鱼成就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


一直以来,人们都很热衷于讨论特斯拉给中国新能源产业带来的技术外溢和产业链、供应链升级,但我更愿意强调这是一种互相的成就:如果没有上海的超级工厂的预期支撑,很难说特斯拉会不会死在2018年的产能地狱里,或者就此泯然众人,被收购或者重组。

但是历史没有如果,特斯拉有了特斯拉中国。在特斯拉正式踏上中国这个全球最强大的制造王国的土地时,一个默默推动了中国汽车产业十年的人从科技部部长的位置上卸任了。他就是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过的万钢。

万钢在1991年到2001年间,在德国奥迪当过十年的开发工程师。1999年时任教育部副部长吕福源曾经委托他带领中国留德汽车工业博士工程师代表团回国考察汽车工业,那一次考察之后,万钢极其直观地意识到,中国的汽车工业对海外的依赖已经到了不得不变的地步。

2000年,他上书国务院,向国家建议发展新能源汽车,来实现国内汽车产业的“换道超车”。据同济大学校长助理董琦的说法,这份建议最终被采纳了。当时的科技部部长朱丽兰还向万钢发出了回国邀请。朱丽兰之后的下一任科技部部长徐冠华,又将国家“863计划”电动汽车重大专项首席科学家、总体组组长的重任交给了万钢。

2007年,万钢成了中国科技部部长,那一年刚刚上任的万钢去旧金山访问,彼时的特斯拉总部还在旧金山帕罗奥多,距离万钢原定的访问地只有不到50公里。几位随随行的朋友告诉万钢,让他一定要去见一见埃隆马斯克,看一看特斯拉的工厂,最终促成了那次见面:在旧金山原特斯拉总部门前的展示棚下面,万钢第一次试驾了特斯拉刚刚上市的特斯拉Roadster双门电动跑车。



从第一次会面的2008年,到中间马斯克曾经来华试探过的2014年,到后来2018年最终的项目落地,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在政策隐然的庇佑下,经历了一段充满了各种问题的粗放发展期,但却也因此获得了突飞猛进的成长。

比如2015年10月,工信部曾经下发过一份《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目录,外资品牌想进入目录,既要满足产品技术指标,还要满足在中国合资建厂的要求,并且外资入股不得超过50%。而没有采用目录内动力电池的新能源汽车,都不能获得当时支持力度极大的政府补贴。

这从实际上把海外的动力电池厂商,完全排除在了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之外。这种新能源汽车产业核心“三电”,电池,电机,电控的定向强保护,意味着只要有企业足够争气,就能换来一场完美的后来者居上。在实现这个构想的最典型企业,就是宁德时代。比亚迪也在这个过程中实现了IGBT领域的突破。

到了2018年,中国的整车厂商和“蔚小理”们,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发展都已经初具成果。这才有了对特斯拉的开放,国家的意图也非常清晰:利用特斯拉,再造当年苹果产业链的辉煌。

而特斯拉也的确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经济和技术方面的利好。2022年,特斯拉在上海的产值为1839亿元人民币(合264亿美元),占上海汽车制造业总产值的23%,使上海整体工业产值提高了1.3个百分点。

特斯拉零部件的本地化,间接给供应链上下游创造了10万个就业岗位,并将60家中国零部件制造商纳入了该公司的全球供应链。根据特斯拉在2019年7月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特斯拉同意从2023年起每年向中国缴纳22.3亿元人民币的税款。而且将成本降到了一个非常离谱的程度:





互相成就的中国与外资企业


汽车产业是个市场规模过于庞大的产业,尤其是在电动车开始爆发式增长之后,其行业价值已经增至3万亿美元,几乎是手机+电脑+通信设备三大市场的总和还要多。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每一次特斯拉都能获得比苹果更高规格的对待:这两个产业的规模根本不在一个量级。

我始终认为现代工业的奇迹之一,就是人类居然能把汽车这么复杂的一个东西,做得可靠性如此之高、可维护性 如此之好,还成本如此之低,规模如此之大。

是保证品质和交付速度前提下的成本领先,意味着中国在先进制造业上的优势在短期内都是很难被撼动的。

特斯拉与中国的互相成就,最好的注解就是马斯克的44个小时中国行。它提醒我们:在商言商,践行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坚定不移推进高水平开放的姿态,一定会吸引着越来越多外国企业和政府部门“用脚投票”。

特斯拉的股价涨了2400多亿,平均每个小时价值54.6亿人民币。按照13%的持股计算,他个人每小时“净赚”7亿人民币。就是最好的证明。

马斯克44小时中国行:千亿特斯拉3年蜕变


44小时,埃隆·马斯克完成了他的又一次中国行。

6月1日,马斯克结束访华,带着重登世界首富的头衔和特斯拉暴涨超2000亿元的市值前往特斯拉总部所在地美国奥斯汀。

与上次访华不同,马斯克于5月30日搭乘私人飞机落地北京,而后悠闲地品尝了中国美食。而上一次,他直奔上海特斯拉超级工厂,向消费者交付Model3并热烈尬舞。

9年10次访华,这位玩火箭很溜的美国老板,在中国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也受到了更多的欢迎与认可。

同时,马斯克对中国文化似乎也愈发了解,在北京落地之前他专门发布了一条中英双语微博,称赞“中国的航天计划远比大多数人意识到的更为超前”。



市场对于马斯克此行猜测颇多,包括上海储能超级工厂的储能电芯供应、未来在北美合作建电池厂以及动力电池供应事宜等,但截至发稿,特斯拉暂时还未正式宣布相关合作事项。

干货满满的44小时

5月30日晚间,马斯克抵达北京,当晚国务院兼外长秦刚在北京会见马斯克。5月31日,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金壮龙、商务部部长王文涛分别会见马斯克。甚至,5月30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毛宁也对马斯克访华表示欢迎,“欢迎更好地了解中国,推进互利合作。”

2天内单独与3位部长会见,马斯克的访华待遇可谓是商界一流。

马斯克落地北京当天,在首都机场附近的蟹岛度假区进行会议,这里有特斯拉2021年9月建成的交付中心,占地面积1.2万平方米,是特斯拉亚洲单体面积最大的交付中心。而特斯拉的上海超级工厂从2019年1月开启建厂,10月就开始投产,投产第一年产能就达到25万辆。

这种“中国速度”也拯救了当时因产能不足面临资金链断裂危机的特斯拉,2020年1月7日,超级工厂交付model 3后,很快开始了二期建设,并年底开始生产model Y。乘联会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特斯拉的上海超级工厂全年交付量达到71万辆,超过特斯拉全球交付量一半。

时隔三年,马斯克访华的匆匆行程中,不忘再次前往上海的超级工厂。5月31日午夜,马斯克在上海降落,随后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发布微博,晒出两张马斯克与员工的集体合影,配文“感谢所有支持,收获满满的一天!”并特意定位于“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6月1日上午,马斯克离开上海返回美国。



在没有老板现场督战的3年里,特斯拉的中国业务仍然在迅速生长。

据上海市人民政府官网4月12日消息,特斯拉还将在上海新建储能超级工厂,生产超大型商用储能电池Megapack。计划于今年第三季度开工,2024年第二季度投产,初期规划年产1万台Megapack。Megapack外形、尺寸近似集装箱货柜,可存储能源并供能,主要服务于公共事业项目和大型企业客户。

未来,上海储能超级工厂生产的电池将向全球市场供货。有专家分析认为,特斯拉在上海投产Megapack有可能改变全球储能产业格局,甚至继电动汽车之后带火另一个超级赛道。

据一张网传照片,马斯克此次访华与全球动力电池龙头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于某酒店会面,距离紧密。根据特斯拉的上海megapack超级工厂计划,市场猜测双方在电池方面会有合作,但目前双方对此并无回应。

此外,2023世界动力电池大会将于6月8日在四川宜宾举行。5月31日马斯克访华之际,宜宾官方微博发文,官宣“特斯拉已应邀参展”,并诚邀马斯克来宜宾做客。

此时,距离2013年特斯拉在北京侨福芳草地开设中国第一家体验店已过去十年。截至2022年,特斯拉在中国大陆已累计开放超级充电站1300多座、超级充电桩9300多根。

当年,特斯拉位于中国大陆首座超级充电站建设在上海金桥,如今,特斯拉还在上海奋力打拼。

不同的是,特斯拉在中国的身影越来越活跃。

马斯克和他的千亿商业帝国

或许从特斯拉进入中国的那一刻,注定马斯克价值千亿美元的商业帝国将与中国密不可分。

马斯克访华当天,中国的热烈欢迎,瞬间将他送回世界首富的宝座。特斯拉5月30日开盘后,股价一度曾涨近6%,市值一夜大涨逾250亿美元(近1800亿人民币)。截至北京时间6月1日,特斯拉最新市值6463.5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59万亿元)。

马斯克的商业版图中,最知名的除了2003年创建的汽车品牌特斯拉,还有2002年开始造火箭的SpaceX和他2022年收购的美国排名第一的社交平台Face book。

在马斯克成为世界首富之前,三次火箭发射失败的经历一度差点让SpaceX破产。当时马斯克还面临着特斯拉的融资问题。根据埃里克·伯杰撰写的《起飞:马斯克和创办SpaceX的绝望早期日子》,由于巨大的烧钱压力,马斯克有时会“从噩梦中醒来,尖叫,身体疼痛”。

但到了2020年,似乎马斯克的日子突然就好了起来。

据彭博社2020年数据,马斯克的净资产增长了5倍,达1580亿美元,其中约70%来自特斯拉的股票和期权。2020年8月,特斯拉股价暴涨再创历史新高,马斯克因此身家增长78亿美元,达到848亿美元,成为全球四大富豪之一。

同样在这一年,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交付model 3后,又开始生产model Y。

2021年3月2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马斯克以1.28万亿元人民币财富首次成为世界首富。

马斯克的成功背后,不得不提到一名中国男人。他是主导上海超级工厂3天完成立项5个月实现工厂建设审批10个月实现投产的人,也是此次马斯克访华中随行左右之一的特斯拉汽车业务高级副总裁——朱晓彤。

朱晓彤出生于辽宁沈阳,2014年加入特斯拉,最艰辛的时候,他曾在工厂睡了两个月,与工人同吃同住,此后因业务能力突出,职务坐火箭般直线上升。

如此说来,马斯克的首富之位不仅与特斯拉密不可分,更与特斯拉的上海超级工厂密不可分,而他的中国爱将更是功不可没。

尽管造火箭很酷,但直至今日,特斯拉中国业务为马斯克的商业帝国贡献之巨,也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这也让马斯克再次有了坐在北京悠然品尝老北京炸酱面的底气。

据网上流传的菜单显示,马斯克本次访华的晚宴中有16道菜,主食为炸酱面。菜单封面上,有两匹马,上方为英文“TESLA”,下方则是汉字“一马当先”与英文“Extraordinary”。菜单内页字母“E”十分醒目,并用中英双语介绍了“马”在中国“一鸣惊人、马到成功”的美好含义,祝愿特斯拉在通往电动化的发展道路上以梦为马、横行万里。

回顾马斯克访华44个小时 干了这6件大事

这两天,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访问中国,引起了广泛关注。根据「飞常准」APP 的数据,马斯克的私人飞机于北京时间 6 月 1 日上午 11 时 23 分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前往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贝格斯特罗姆机场,该地是特斯拉总部所在地。

这是马斯克自 2020 年造访特斯拉上海工厂以来,时隔三年再次访问中国。

44 个小时的时间里,马斯克密集会面了多位政府官员,并与国内新能源产业链的关键巨头——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会面,传言二者商谈了电池供应和宁德时代赴美建厂等事宜。

值得一提的是,马斯克来了一趟中国,让其重回世界首富宝座。《财富》杂志报道,马斯克总财富超越法国奢侈品巨头 LVMH 总裁贝尔纳·阿尔诺,重新夺回世界首富头衔。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马斯克目前的财富价值约为 1923 亿美元,而阿尔诺的财富约为 1866 亿美元。

让我们来回顾下马斯克在中国的行程安排,以及他在中国都做了些什么?

01.44 小时见了谁?



国务委员兼外长秦刚

5 月 30 日,马斯克抵达北京。当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秦刚在北京会见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

在秦刚会见马斯克时,马斯克用了一个生动的比喻,「美中利益交融,如同连体婴儿彼此密不可分。」他还表达了一个鲜明的态度:「特斯拉公司反对脱钩断链,愿继续拓展在华业务,共享中国发展机遇。」

对于马斯克访华一事,外交部发言人毛宁在 30 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一向欢迎包括马斯克先生在内的各国工商界人士访华,更好地了解中国,推进互利合作。中方也坚定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致力于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我们乐见外资企业在华投资兴业,深耕中国市场,共享发展机遇。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

5 月 30 日下午,网络平台也流传出一张马斯克与全球动力电池龙头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会面的照片。照片上,双方在某酒店大堂并排前行,距离紧密,表情轻松愉悦。

据业内人士分析,此次马斯克与曾毓群会面,商谈的内容可能会包括上海储能超级工厂的储能电芯供应、未来在北美合作建电池厂以及动力电池供应的事宜。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金壮龙

5 月 31 日,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金壮龙在京会见马斯克,双方就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发展等交换意见。



商务部部长王文涛

5 月 31 日,商务部部长王文涛会见马斯克,双方就中美经贸合作、特斯拉在华发展等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的交流。

马斯克赞同美中关系不是零和博弈,感谢中方在新冠疫情期间对特斯拉上海工厂提供的支持和保障,赞扬中国发展的活力和潜力,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愿继续深化互利合作。



中国贸促会会长任鸿斌

5 月 31 日,中国贸促会会长任鸿斌会见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双方就推动中美新能源产业合作、加强中美工商界交流合作、举办首届中国国际供应链促进博览会等议题深入交换意见。

上海超级工厂

据「飞常准」App 显示,5 月 31 日晚 19:58,马斯克乘坐私人飞机(注册号:N628TS)从北京首都机场起飞,前往上海虹桥机场,预计落地时间为 21:29。





马斯克的私人飞机北京时间 5 月 31 日 21 时 26 分落地上海虹桥机场,3 小时后的 6 月 1 日凌晨 0 时 28 分,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微博发布两张马斯克和员工的大合影,配文「感谢所有的支持!收获满满的一天!」,地点是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



马斯克的访华行程,在国内外都引起了很大关注,甚至连其一行的宴请菜单都冲上了热搜。

02.期间做了什么?

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最近访问中国,其主要目的是推动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从业绩表现来看,中国市场是特斯拉全球的第二大市场,也是最重要的海外市场之一。

最新财报显示,2022 财年,特斯拉总营收为 814.62 亿美元,同比增加 51%。其中,中国市场实现营收 181.45 亿美元,同比增加 31.07%,占比 22.27%。虽然占比不及 2021 年的 26%,但仍是特斯拉在海外市场的重要来源之一。

在销量方面,2022 年,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全年交付量达到 71 万辆,超过特斯拉全球交付量的一半。如今,这座工厂年产能已超过 75 万辆,是特斯拉旗下产量最高的整车工厂。



业内推测,马斯克此次来中国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推动在上海工厂量产的新款 Model 3 和上海超级工厂的扩产计划,以及即将开工的特斯拉上海储能超级工厂。此外,马斯克可能还希望加速 FSD(完全自动驾驶)技术、储能产品等在华落地铺路。

为新款 Model 3 揭幕


据彭博社报道,上海超级工厂向马斯克展示了改款 Model 3,并在周四下线了第一批原型车。据悉,更新后的 Model 3 尺寸略长,更运动,内饰也更加时尚。

Model 3 是特斯拉针对大众主流市场开启量产的第一款车型,为特斯拉成为一家百万级年销量的汽车公司立下汗马功劳。然而,距离 Model 3 推出已经过去了 7 年时间,另一款承担主力销量的 Model Y 也发布超过 4 年。这一套旧的产品组合已经难以再激发中国消费者对特斯拉新的兴趣,也逼迫特斯拉不得不以价格优势来应对其产品组合的老化。

在马斯克到访的一周前,上海超级工厂正在为 Model 3 改款车型的试生产进行最后阶段的准备,并且一期产线停运了几天进行调试。一位长期跟踪拍摄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生产情况的博主透露,5 月 25 日特斯拉 Model 3 的生产区域显得异常安静,生产活动大幅减少。

此外,特斯拉已向监管部门申请扩建其上海工厂,以应对未来市场需求的增长。一份未注明日期的公告显示,该扩建计划将使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动力总成年产能从目前的 125 万台提高到 175 万台,但并未说明特斯拉是否已决定进行扩建,还是只是寻求潜在的未来产能的审批。

目前,上海超级工厂是特斯拉目前全球产能最高的生产中心。特斯拉最新交付数据显示,其 2023 年第一季度交付电动汽车 42.29 万辆,环比增长 4%,同比增长 36%,创下历史新高。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中国总销量为 22.93 万辆,同比增长 21%。以此计算,上海超级工厂依旧贡献了过半产能。

推动 FSD 落地


特斯拉 FSD 被称为「完全自动驾驶能力」,在马斯克的股东大会上引起广泛讨论。在前不久举行的股东大会上,马斯克表示,特斯拉 FSD Beta 版用户已累计行驶 1.9 亿英里(约 3.06 亿公里),未来其安全性将远远超过人类驾驶员,达到 10 倍的安全性水平。

如果特斯拉实现了完全自动驾驶,车辆可以在很多用户之间共享,车辆利用率将提升 5 倍,使用价值大幅提升,从而实现车队资产的历史性增值。



尽管特斯拉早在 2021 年就释放出想让 FSD 进入中国的信号,但由于政策和监管的不同,FSD 并没有进入中国市场。

不过,近期在中国市场传来了关于特斯拉 FSD 的好消息。上海市经信委智能制造推进处相关领导表示,下阶段上海将进一步深化与特斯拉的合作,推动自动驾驶、机器人等功能板块在沪布局,共同打造具备核心技术优势、面向全球市场的科技产业集群。

特斯拉在中国市场推广 FSD 功能,一方面可以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更加智能、便捷的出行体验;另一方面,特斯拉此举也有助于巩固其在全球自动驾驶领域的领先地位,进一步加强其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

推动储能工厂建设和储能产品落地

特斯拉不仅生产电动汽车,也生产大型储能设备。今年 4 月,特斯拉宣布将在上海投资建设超级储能工厂,生产超大型商用储能电池 Megapack。Megapack 形似集装箱货柜,其作为储能产品主要服务于公共事业项目和大型企业客户。上海储能超级工厂初期规划年产 1 万台 Megapack,计划于今年第三季度开工,2024 年第二季度投产。

特斯拉的储能产品主要分为 Powerwall、Powerpack、Megapack 等,覆盖家庭、中小企业、大型企业和公共事业单位等多个应用场景。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的储能电池安装量达到 3889 兆瓦时(MWh),同比上升 360%,创历史新高;同时,Q1 来自储能业务的营收为 15.29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 6.16 亿美元相比增长 148%,高于特斯拉整体营收同比 24% 的增幅。

马斯克更是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特斯拉的储能业务将会超过汽车业务的体量,在向可持续能源转型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据了解,特斯拉中国储能工厂,将采用来自宁德时代的电芯。作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厂商,宁德时代在 2020 年进入特斯拉供应链,成为其第三家电池供应商。次年,特斯拉成为宁德时代的最大客户,采购锂电池 130 亿元,占宁德时代总营收的 10%。2022 年,特斯拉为宁德时代贡献的锂电池销售收入为 380 亿元,在其总营收中的占比扩大到 11.59%,特斯拉也连续第二年成为宁德时代最大客户。

有分析认为,特斯拉未来可能会与宁德时代在美国合作建厂,以供应其当地的电动汽车组装厂。合作可能类似于宁德时代和福特汽车在美国合作建厂的模式,即特斯拉拥有和经营这家工厂,同时从宁德时代获得技术许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