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缘!瓦格纳创始人和俄军方的恩怨 始自叙利亚(组图)

大鱼新闻 军事 2 weeks, 2 days

华尔街日报的深度报道,解释了瓦格纳与俄罗斯军方的宿怨是从何而来的,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5月20日,俄罗斯瓦格纳雇佣军老板叶夫根尼·普里戈津,站在被占领的乌克兰城市巴赫穆特的废墟中,对他的敌人大发雷霆。

这些人是,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和俄罗斯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

"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把战争变成了个人娱乐,"普里戈津大声疾呼。"由于他们的突发奇想,比原本应该死亡的人多了五倍。他们将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在俄罗斯被称为犯罪。"

瓦格纳的主人与俄罗斯最高军事领导层之间不断升级的冲突,是一个源于叙利亚战争,被认为遭遇背叛的故事。



时间回到2018年2月7日晚,受命干预叙利亚的瓦格纳部队,开始对叙利亚代尔祖尔省一个名为哈沙姆的地区进行攻击,这一地区的油田曾由康科公司经营。

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向国会作证说,美国在那里设有一个小型特种作战前哨,当受到瓦格纳的炮击时,五角大楼就试图找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

据马蒂斯说,莫斯科的答复说这不是他们的人。

于是马蒂斯命令歼灭来袭者。几个小时内,在美国的突击直升机、无人机、AC-130攻击机和M142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系统打击下,数百名俄罗斯雇佣兵要不被杀要不成了残废。

莫斯科仍然保持沉默,当没有这回事。





最近几周普里戈津和军方冲突公开的程度,影响了军事行动。

普里戈津的雇佣军有数万人,其中是在监狱里招募的罪犯。

"看着这场冲突,俄罗斯精英们得出的主要结论是,权力的垂直结构正在解体,"分析家阿巴斯·加利亚莫夫说。"在战争时期,保持统一战线是一个基本任务,无法实现这一点。"

西方官员说,这种争吵能在多大程度上破坏俄罗斯的稳定,很难估量。

"这个系统很硬,但很脆。你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破裂,"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说。

瓦格纳夺取战前人口仅有7万的巴赫穆特,是10个月来俄罗斯的首次实质性的军事进展。但普里戈津不断重复说,在同一时期,俄罗斯正规军在整个乌克兰南部和东部地区失去的领土要大得多。

随着俄罗斯军事命运的起伏,总统的偏好也不断在对立派别之间切换,那些似乎与他的知己和前餐饮业主普里戈津有恩怨的将军,在权力体系中此起彼伏。



瓦格纳最近的成功,又让普里戈津的地位提升了,一些美国官员甚至怀疑他是否会成为总统继任者。作为对军方对手的侮辱,一名刚刚被国防部长绍伊古解雇的副国防部长被普里戈津招到了麾下。

在一段又一段的视频和语音中——有些是以瓦格纳死去的士兵的尸体为背景,普里戈津对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破口大骂和诅咒,指责他们为了解决政治对手而扼杀武器和弹药的供应。

国防部在一份平淡的声明中回应说,正在向瓦格纳提供其需要的一切。

"他们正在杀害我们的士兵,而快乐的老爷爷认为他做得很好,"61岁的普里戈津在最近一次对67岁的格拉西莫夫的攻击中说。"我们的国家将怎么办,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孙子,俄罗斯的未来将发生什么,如果事实证明爷爷是一个完全的白痴,我们将如何赢得战争?"

虽然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意识到普里戈津与他们老大的私人关系,没有在公开场合进行反驳,但俄罗斯议会中的一些退役将军进行了反击。

退役中将维克多·索博列夫说,瓦格纳是 “一个非法的军事编制,不清楚它在哪里注册,也不清楚它做什么。"

瓦格纳的许多做法确实违反了俄罗斯法律,包括其大肆宣传的处决逃兵,通常是用刻有头骨的大锤。

由于战时俄罗斯对辩论几乎完全压制,这场公开斗争尤其引人注目。

根据去年年初颁布的法律,"诋毁 "俄罗斯武装部队的行为,即使是在脸书上点个赞,也通常会被判处长期监禁。





这些规则和法律对普里戈津无效。在每天的声明和视频中,他对俄罗斯军事战略的弱点、乌克兰军队的真正实力,以及俄罗斯正规军的管理不善和懦弱反复进行抨击。

这些言论通常不会在国家电视台播出,但会被瓦格纳雇佣的社交媒体大V们放大,其中许多人有网上有数十万的受众。最近几周,普里戈津将他的攻击目标,从军方高层扩大到他所描述的 "老广场上的小丑",这是指总统府的地址。

这种毫无顾忌的嘴炮,普里戈津像是正在勇敢站出来,反对某些想窃取俄罗斯胜利的大叛徒。俄罗斯观察家和西方官员说,如果没有总统的同意,这是不可能的。

曾担任俄罗斯总理,现在流亡中的米哈伊尔·卡西亚诺夫说:"将军们恨死了普里戈津,他的命运,以及他的存在,完全取决于总统。一旦总统离开,普里戈津就消失了。"

俄罗斯前外交部长安德烈·科济列夫提醒说,不应该高估普里戈津和正规军之间的敌意的后果,他指出二战期间纳粹政权也存在类似的分裂,"国防军的军官们也讨厌党卫军,但他们都不顾这种仇恨参加了战争,他们的紧张关系是真实的。然而,希特勒的德国一直在抵抗,直到最后一天,都在一起抵抗。"

与此同时,乌克兰的指挥官们也赞扬了敌人的军事能力,这似乎是在故意煽动敌意。

乌克兰军事总司令瓦列里·扎鲁日尼将军多次称赞格拉西莫夫的军事才能。乌克兰军事情报负责人基里洛·布达诺夫少将在最近的一次电视采访中,则对普里戈津大加赞赏。他说:"普里戈津所说的大多是事实。"

他说,瓦格纳 "已经显示出其最大的有效性,而不像俄罗斯军队,后者已经显示出最大的无效性。"

布达诺夫说,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是在嫉妒的驱使下,试图剥夺瓦格纳的资源。



普里戈津曾是一名罪犯,因抢劫和盗窃在苏联监狱里待了10年,他也来自圣彼得堡的贫困街区。他在苏联解体时支持改革,最初在开设一些最时尚的餐馆时发现了自己的才华,并在2006年亲自为当时来访的美国总统老布什等名人客人斟酒。

作为俄罗斯影响力的一个无可否认的工具,瓦格纳在2014年俄罗斯占领乌克兰东部地区首次行动,但在次年俄罗斯干预叙利亚后,才发展成为一支重要的军事力量。

普里戈津当时更出名的是一个在线宣传组织,互联网研究机构的所有者,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说法,这个机构干预了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

2018年,美国对他发出了逮捕令。

直到去年8月,普里戈津都坚持否认他与瓦格纳有任何关系,2021年甚至因为媒体称他是这支雇佣军的所有者,在伦敦起诉了一名英国记者。当然,他说谎了,正如后来承认的那样,他密切参与了瓦格纳在叙利亚的行动,为此花费了大量心血。

跟随普里戈津的俄罗斯通讯社战地记者基里尔·罗曼诺夫斯基最近出版了一本回忆录,他跟随瓦格纳到世界各地,今年1月死于癌症。在其中他描述了普里戈津坐在醉醺醺的亚历山大·德沃尔尼科夫将军旁边,当时的俄罗斯驻叙利亚部队的指挥官。

在一个山顶上,他们观察瓦格纳在2016年努力从伊斯兰国手中夺回巴尔米拉城的战斗。

瓦格纳的手下损失惨重,大炮的弹药已经用完。

"混蛋,至少给我们100发炮弹,"普里戈津对德沃尔尼科夫大喊,据书中记载,这位将军正在与莫斯科通电话,忙着邀功。

普里戈津本月抱怨说,尽管是瓦格纳夺取了巴赫穆特,但俄罗斯国防部后来甚至给莫斯科总部的秘书都颁发了奖章,他手下的战士却一根毛都没有拿到。

俄罗斯军方高层有很多理由不喜欢瓦格纳和这位老板,因为普里戈津与克里姆林宫直接联系。不过得益于高薪和灵活但残酷的文化,普里戈津的雇佣军已经占据了上风,能招募正规军最好的军官和士兵。

真正的决裂发生在两年后,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罗曼诺夫斯基的书描述了这场一边倒的大屠杀可怕细节,瓦格纳的人曾得到保证,他们将受到俄罗斯飞机和防空系统的保护。他写道:"我们简直是被出卖了,当我们开始进攻时,不知道我们上方唯一的飞机是美国的,而防空部队的人都躲在女孩的裙子下面。"

普里戈津说,直到2022年2月24日入侵的三周后,他才被要求到乌克兰帮忙,当时俄罗斯军队未能夺取基辅,"特别军事行动失去了计划"。

很快,他从非洲飞来的部队加入乌克兰东部卢甘斯克省的战斗,取得了一系列的突破。

即使瓦格纳大幅扩大招募,降低标准,磨人的战斗也很快耗尽了志愿加入者。普里戈津的解决方案是利用俄罗斯监狱系统的无尽资源,招募暴力犯罪分子,并承诺如果他们在乌克兰活过六个月,就可以获得赦免。

在俄罗斯,只有总统可以做到这一点。

随着俄罗斯去年秋天在乌克兰南部和东部地区的撤退,普里戈津在巴赫穆特附近的控制区,是俄罗斯军队唯一能前进几步的地方,尽管速度像蜗牛。

普里戈津和车臣领导人拉姆赞·卡德罗夫上校(他后下也有一支庞大的私人民兵)联合起来批评俄罗斯的最高军事领导。卡德罗夫要求将俄罗斯中央军区司令亚历山大·拉平上校降为二等兵,并 "用步枪送到前线,用血洗刷他的耻辱"。

"拉姆赞,好孩子,继续开火,"普里戈津回应道。"所有这些蠢货都到前线去,不穿鞋,带着步枪。"

有一段时间,拉平真的被调离了指挥岗位。

去年10月,当谢尔盖·苏洛维金将军被任命负责这场战争时,普里戈津和卡德罗夫鼓掌欢迎。



苏洛维金未能取得任何进展,俄罗斯从乌克兰南部城市赫尔松撤退了,能说得上的成绩,就是浪费了无数导弹却没有摧毁乌克兰能源基础设施。

到了1月,权力的钟摆再次摆动,格拉西莫夫被任命直接指挥战争,并让苏洛维金成为他的副手。苏洛维金不再公开讲话,而拉平则从失宠中满血复活,被提升为俄罗斯陆军参谋长,他最近欢迎普京前往战区访问。



随着冬季的结束,瓦格纳仍然被困在巴赫穆特,缺少训练和装备的新兵乌克兰阵地发起一波又一波自杀式的攻击。据普里戈津说,瓦格纳在那场战役中总共死了20,000人,其中一半是前囚犯。

据乌克兰和俄罗斯的指挥官说,俄罗斯整个军队当时都遭受着弹药短缺的困扰,而瓦格纳比其他俄罗斯部队的供应更好。

但普里戈津不断的要求更多弹药,变成了公开的戏剧艺术,威胁要撤军。他的社交媒体媒体帝国加强了叛徒在内部的叙述,#GiveWagnerShells(给瓦格纳弹药)甚至成了一个流行的标签,瓦格纳委托制作的歌曲也 唱响了他对弹药的要求。

"你在荷兰的一个温暖的监狱里秘密等待香槟吗?"其中一首歌曲问候了绍伊古,指的是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

当巴赫穆特最终沦陷,克里姆林宫在5月21日祝贺瓦格纳突击部队拿下了废墟,同时强调了还有正规的俄罗斯部队 "为他们提供了必要的支持和侧翼覆盖"。

这一天恰好是绍伊古的68岁生日。卡德罗夫发出了一封谄媚的祝贺信,赞扬国防部长的武功。

普里戈津则采用了不同的语气。他嘲讽地写道:"你花了大量的时间来发展你的多种才能……很少有人能将高雅的美学家、图形艺术家、木雕家、猎人、冰球爱好者、关爱他人的父亲和岳父的能力结合起来。我希望你能继续用你快乐的笑容来感化你周围的人。"

作为礼物,普里戈津送出了罗曼诺夫斯基的书,描述了瓦格纳遇到的大屠杀,据五角大楼称,绍伊古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附一篇:普里戈津刚刚接受了一次长时间采访,说的很火爆

据金融时报和华邮报道,瓦格纳雇佣军老板普里戈津在周二接受俄罗斯政治活动家和亲战博主康斯坦丁·多尔戈夫采访中说,自己是以对祖国的爱和对总统的忠诚为人生指导,但他也对这场被克里姆林宫称为 "特殊军事行动 "的战争提出了尖锐的批评。

在采访中,普里戈津说,俄罗斯军队在最初的入侵中拉了裤子,并声称一年多后 "事情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普里戈津说,这场战争 "是为了'非军事化'乌克兰,我们使他们成为一个闻名世界的国家……我们是如何使他们非军事化的?我们以某种方式使他们军事化了。他们拥有最强大的军队之一"。

"如果他们,形象地讲,在特别行动开始时有500辆坦克,现在他们有5000辆。如果刚开始他们有2万名知道如何战斗的战士,现在他们有40万名。我们是如何'非军事化'的?现在发现我们把人家军事化了,鬼知道是怎么回事。"

普里戈津还呼吁宣布戒严令,动员更多的人加入军队,并将所有的经济资源转用于生产军火。他补充说:"我们已经到了可以把俄罗斯搞垮的时候了。"

普里戈津说:"俄罗斯需要像朝鲜一样生活几年,可以说,关闭边界......努力工作。"

普里戈津提到了公众对俄罗斯富人和权贵奢华生活方式的愤怒,警告说人们可能会拿着 "干草叉 "冲进他们的家。他特别提到了国防部长绍伊古的女儿克谢尼娅·绍伊古,她被发现与未婚夫、健身博客作者阿列克谢·斯托里亚夫在迪拜度假。

普里戈津在采访中,对精英阶层的子女和许多试图避免让自己的生活被战争打乱的俄罗斯富人特别毒舌,他说:"精英阶层的孩子……允许自己过着公开的、肥胖的、无忧无虑的生活,这种分裂可能会像1917年一样,以革命而告终……首先是士兵起义,然后是他们的亲人跟随。"

普里戈津说,遇难士兵 "数以万计的亲属 "的悲痛可能达到沸点,俄罗斯政府将不得不应对更大规模的愤怒和不满,而经济差距又加剧了这种愤怒和不满。

"我给俄罗斯精英们的建议是,找回你的小伙子们,把他们送上战场,当你去参加葬礼时,当你开始埋葬他们时,人们会说,现在一切都很公平,"普里戈津在采访中说。

普里戈津在采访中说,俄罗斯对战争有一个 "乐观的设想":西方对乌克兰的支持耗尽,而中国促成了一项和平协议,允许俄罗斯保留被占领的乌克兰土地。

他说:"我对这种乐观的情况没有什么信心。"他说,相反,乌克兰可能在一场备受期待的反击战中取得部分成功,将俄罗斯军队推向2014年敌对行动开始前的边界附近。

他说,乌克兰人也可能攻击克里米亚,并在东部继续推进,用更多西方武器武装起来。

"很可能这种情况对我们不利,"普里戈津说。"因此,我们需要为一场艰难的战争做好准备。"

普里戈津依靠政府的餐饮合同赚取了财富和 "总统的厨师 "的绰号,在采访中,普里戈津说他不知道如何做饭,自己是商人不是厨师,记者们应该叫他 "总统的屠夫"。

在与多尔戈夫的访谈中,他承认瓦格纳的部队中大约有15000-16000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被从监狱释放到乌克兰作战的罪犯,大约有同样多的人受重伤。

虽然这个数字已经比外界估计的低得多,但已经是俄罗斯高层人士对冲突损失承认的最大数字。

军事专家将瓦格纳战士如此高的死亡人数,归因于其残暴的战术,即派遣一波又一波缸管训练的犯人去消耗乌克兰人的火力,有时还威胁这些犯人,如果他们撤退就会被杀死。

在俄罗斯,私营军事公司在技术上是非法的,但普里戈津却不受惩罚地运作,瓦格纳士兵涉嫌战争罪。

虽然普里戈津一直在努力培养自己的战士形象,在无数的视频中以全套战斗装备出现在前线,但他完全属于总统的亲信,这些人依靠政府关系和合同成为亿万富翁。然而,与他的战士们一样,普里戈津也是一名前科犯,他在198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因抢劫而入狱。

到目前为止,普里戈津在宣传方面仍然远远超越了俄罗斯官方,他在一些正规军指挥官跌倒的地方获得了成功,在某些情况下是以羞辱的方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