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刘亚洲22年前的文章令爱国军人绝望到想死(图)

6Park 时事 4 months, 2 weeks



刘亚洲的《金门战役检讨》旧文片段 网络图片

曾被中共官媒文章评价为“高层文胆”、“军中才子”、“中国鹰派”的刘亚洲的《金门战役检讨》等文章被当年的青年军人读罢之后居然绝望到产生了想死的感觉。甚至感觉不但自己该死,整个中华民族都该死;不民主、不自由、专制,没有对人民做过任何有益的事的共产党当然也该死;在美军方面没法立足的解放军也该死……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刘亚洲果真反对武力攻台吗?》已经介绍了如果仔细研讨刘亚洲的《金门战役检讨》一文,无论如何不应该得出刘亚洲反对“武力攻台”或者说反对“武统”的结论。相反,刘亚洲这篇写于22年前的大作,恰恰不是在宣扬“攻台必败”,成文的目的就是提醒全党全军,更是提醒当时在内部讲话中已经宣称“台湾必有一战”的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唯有认真吸取金门之战血的教训,才能在未来的台海决战中稳操左券”。

但是,偏偏就有中国大陆毛左在批判文章中斥责“整个《金门战役检讨》一文,完全站在蒋匪军的立场上,对牺牲的解放军指战员冷嘲热讽、幸灾乐祸,对反动势力则极力渲染其“战斗精神”,赞赏不已,庆幸不已。

撰写这类批刘文章的作者,以刘亚洲曾经探访过金门,“参观过人家的纪念馆”为佐证。结论出“刘亚洲渲染的金门战役,是替蒋匪军打气,打击解放军的士气,企图吓退解放台湾的步伐。这样就保护了他心目中的民主样板、中华民族的出路台湾式政治”;“读了刘的金门战役检讨,给人的感觉,解放军再也无法、无力与匪军一战,以武力解放台湾的事,当然想也不必想了。!”

其实,客观评价,刘亚洲的《金门战役检讨》中谈得上揭露了一些中共历史“黑暗面”而能够被“反贼”们引以为据的,只有如下一段:“金门战役我军被俘四千余人,其中三千人于1952年被台湾用渔船分批遣返大陆。这三千人一律被开除党籍、军籍,遣返老家种地。一部份人被定为叛徒,判 刑。文化大革命中,三千人统统受到批判,纵是农民也不能幸免。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苦战三天,受苦三十年。"1983年后,为这批苦难将士恢复政策, 也不过是补发一点钱物,恢复党籍,按复员处理军籍问题。其中不少人由于挨饿、生病、批斗、年迈等原因,早已不在人世。活着的人都年过七旬,华发飘零。一生 也就这么毁了。助攻团教导员陈之文,被俘后坚贞不屈,在集中营里组织斗争,回大陆后却被定为叛徒。1983年,通过复查,为其恢复党籍,三十余年冤屈得到 申张,因兴奋过度,心脏病突发,猝死。全村人痛哭,道‘老陈什么苦都吃了,什么罪都受了,可什么福也没享过。命薄啊……’。"

如此而已!

限于篇幅,笔者不可能逐段 逐句 地对刘亚洲的《金门战役检讨》进行详细分析,但就凭这其中的“才能在未来台湾决战中稳操左券”一句, 就足以说明刘亚洲的苦心真的是如“军报网”的一篇评论文章所说的“以史为鉴,挫折过往砺后人”。:

笔者拜读过所有能够在网上搜索到的中国大陆境内毛左们的批刘文章,发现不少都是在用刘亚洲《金门战役检讨》 中讨论美军必然参战的部分当“论据”,认为刘亚洲是“长敌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刚”。

刘亚洲在他的这篇《金门战役检讨》中,特别提醒了“历史是教科书。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将来我对台作战,务必做好第三股力量以突如其来的形式介入的准备”。

刘亚洲说:“这第三股力量可能是日本,主要是美国。”

请注意,这句话是刘亚洲22年前写下的。

现如今,日本方面自“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口号提出以来,中日关系之日益恶化和亚洲“小北约”的实际形成,已经令全世界都坚信一旦台海开战,日本绝无可能无动于衷。但22年前的中日关系正值“蜜月”,当时的刘亚洲即已经把日本列为“以突如其来的形式介入”中共对台作战的“第三股力量”,确实称得上是有先见之明。

另外,早在7年前的2015年10月,刘亚洲又发表了题为《从钓鱼岛问题看中日关系》的文章。他写到:中日不断对抗会使中日双方向和平的方面越走越远,向战争的方向越走越近。而一旦中日陷入军事冲突,对中国而言只有一个选择,必须打赢,没有退路。

发表这篇文章时的刘亚洲,正在他的国防大学政委的宝座上实践着他的强军大梦。此文发表几个月后,习近平即亲率全体中央军委委员前往国防大学,当时的中共官媒还特别以《上将刘亚洲有多强硬?》为题发表专题报道,特别配发了刘亚洲向习近平做讲解的照片,详细介绍有“高层文胆”、“军中才子”、“中国鹰派”之称的刘亚洲“发表的文章多论述中日关系、中美关系、军事改革等,多有强硬表态,同时,他也会发表有关军队反腐的言论,言辞犀利。”

而就在中共官媒把刘亚洲以及他在当时的国防大学的重要理论助手戴旭大校都 称之为“中国鹰派”的同时,在一批毛左们的眼里,他刘亚洲则完全相反。

我们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刘亚洲在他的《金门战役检讨》中还说:“我可以断言:一旦台海战争爆发,美国必然参战。理由有四:①二十一世纪美国已把遏制中国的崛起当作首选目标。②台湾具有美国和日本不可不看重的地缘和政治条件。③美国对台湾安全的承诺。④美国人的价值观念。它如不干涉别国主权,它就不是美国。昨天,我们从蒋介石那里学到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理,今天,我们应从美国人那里学会“枪杆子里面出主权”的道理。主权不能用嘴巴来保卫,只能用武力。我们必须做好与美军一战的准备……。”

如果只把22年前的这篇文章写到如上一段为上,也许还能令整个中国大陆上的无数毛左和爱国贼们精神为之一振,敢于用枪杆子向美国人讨“主权“,也就是敢于对美军开战的意思了,听上去应该是足够霸气了。

但是,二十二年前的刘亚洲写到这里显然是意犹未尽,接着又加入了如下一段:”事实上,美军已制定好的几套对我作战的方案中,第三套方案极似‘神风’,原文如下:“让中国完成二十万人以上的登陆,再突然介入夺回制空、制海权并封锁台湾海峡。联手台军围歼失去弹药与补给的中国军队。这个方案可以给中国极大的政治打击,相当程度地震撼和摧毁留在大陆的中国军队的战斗意志。”

22年前的美国方面是否已经有了武力阻止中国犯台的几套“作战方案”以及刘亚洲是怎么知道的我们无从讨论,但显然是刘亚洲这里所说的“这个方案可以给中国极大的政治打击,相当程度地震撼和摧毁留在大陆的中国军队的战斗意志”,令毛左及爱国贼们无法受用。认为刘亚洲是“长敌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与他刘亚洲的其他作品中对美军之实力的客观介绍和分析联系在一起“上纲上限”,他刘亚洲就成了隐藏在军队中的“第五纵队”、普世价值的吹鼓手、中国军队的头号汉奸、带路党的带头人等等。

自今年初香港明体关于刘亚洲“可能被判死缓”的消息传回内地后,毛左们立刻再次掀起一次批刘高潮,一篇刊登于《乌有之乡》,署名“故人评说”的文章《回看刘亚洲》中写道:  本世纪初,20年前,刘亚洲名声雀起,如日中天,被称为思想家、战略家、理论家,光芒四射,让人不敢直视。刘的书,虽然没有正式出版,但在国大、军科附近的几家书店,都有印刷品出售,军队一些院校,也有人“盗印”刘的书出售,刘的文章,在军内网上也能看到。

这位自称是20年前的“青年军人”的批刘文章作者回忆说:我也是那个时候读到刘亚洲的文章,诸如《甲申再祭》、《金门战役检讨》之类。我那时也年轻气盛,不那么轻易接受别人的观点。刘亚洲的文章,的确很流畅,突兀,引人入胜,让人有看完的冲动。但是,刘亚洲的言论,和我们此前受到的教育,不但在内容上,而且在感情上、立场上、思维方法上,完全对立,无法兼容。看了刘亚洲的文章,感觉自己以前学的党史、军史、毛选、马列主义哲学,完全是错误的、过时的、没用的。我那时还是个青年军人,看了刘的文章,感觉很绝望,产生了想死的感觉:不但自己觉得该死,而且感觉整个中华民族都该死,这么个劣等民族根本没有必要活在世界上,没有任何前途,也没有任何意义;共产党该死,一个不民主、不自由、专制的党,一个没有对人民做过任何有益的事的党,当然该死;整个解放军也该死,在美军面前,简直是无法立足,没有资格和美军相比。

一篇让人如此沮丧的文章,我想,总不是好文章。甲申再祭,把我们的老祖宗抹得乌七马黑,一无是处。金门战役检讨,又把解放军抹得乌七马黑,一无是处。而当时,美军如此“强大”,用刘亚洲的话说,它想打谁就打谁,再也没有对手。解放军如此渺小,无论在哪一方面,都无法和美军相比,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这位20多年前的“青年军人”继续批判道:在甲申再祭中,刘亚洲把满清当作汉人、中华文化的救世主,甚至扬州八日、嘉定三屠,也成了中华文化脱胎换骨的必要成本,不但不能批判,相反,对清人的屠刀,我们还须感激、庆幸。让人震惊——解放军的高级将领,怎么会有如此荒谬的言论?而且,还受到那么多追捧,几乎听不到批评的声音。

尤其,刘亚洲在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科索沃战争等几场侵略战争时,对美国霸权不但不加以批判,而且还说,美国这么伟大的民族,它不统治世界谁统治世界?和当时的凤凰卫视一个调子……。尽管当时崇洋媚外、民族自贱成风,但是如刘亚洲那样卑躬屈膝、颂扬霸权主义、颂扬中国宿敌的人物,仍不多见。

据此,这位批刘作者强烈质疑:“刘(亚洲)这样的人物,如果生活在土地革命战争期间,面对强大的国民党反动势力,他会参加土地革命吗?他不会退党吗?不会叛变吗?如果他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他能坚持抗战吗?他不会投降吗?他会不会积极反共、消极抗日?如果他是建国之初的高级将领,他敢参加抗美援朝吗?他会支持抗美援朝吗?我很怀疑。”

不但是大批特批刘亚洲,这位20年前的“青年军人”还把一些被中国内地网民和中国境外公认的中共军内“鹰派“人物也都捎带着乱批了一通。他说:刘任某校政委后,便网罗了一批军内公知型专家学者,把国内军队的思想教育搞得乌烟瘴气,也有他们一份功劳。有位少将被称为“鹰派”,但却又提出“救美国就是救中国”,来自国大;在俄乌战争期间,指俄罗斯采取了一种“被人类文明抛弃”的崛起形式的公姓大校,也出自国大;那位称美国人有外星人帮助,并让中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指朝鲜是中国的灾难的网红少将,也出自国大。刘的这种荒谬用人风格,不但不受批评,而且还被认为是“不拘一格用人才”。

这里的“公姓大校”,无疑是指公方彬,他的“越界”和“出格”以及哪一位“网红少将”曾经指“朝鲜是中国的灾难”,笔者都会在本专栏的下篇文章中有所涉猎。而如上所说的“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之说的“专利所有者”,应该是解放军空军少将,空军指挥学院教授乔良。

2009年06月23日 《环球时报》发表了著名的《超限战》作者乔良的论“救美国就是救中国”。按照乔良的说法:中国国力的日益雄厚,难免助长国内民族信心的高涨。不过,在这个时候谈中国独立的国家战略和国际战略,其实都有点自大,因为几乎中国所有的国内或国外政策都深受美国影响,基本上所有的政策都要考虑美国的反应,这是我国决策的一条隐形线索。中国到现在还是被绑在美国的经济圈上的,作为美国主要的产品加工厂、商品提供者,中国谈大国思维,大国策略就必须考虑美国因素,这是中国今天的一种无奈。

基于如上理由,乔良认为:现在中国无论如何还是要帮助美国,不能让美国崩溃。其实救美国就是救中国,这是一个我们即使恨得牙痒也必须面对的话题。不能让美国崩溃的原因就在于:美国这艘大船的沉没将把旁边的船都拖入海底。不过,除了美国,今天还没有一个大国能够维持或者开创一种崭新的国际秩序,只有美国现在还有这种力量、号召力。美国的力量虽然明显削弱了,但仍然没有替代性,没有哪个国家今天可以替代美国,美元也仍然是世界上最受看重的货币。

如上文章发表后,一时间遭到了中国大陆毛左以及爱国贼们的齐声讨伐。其实,乔良当时表这一观点目的不过是因应当时网上一片抛售美国债的“爱国呼声”,要提醒那些心态操之过急的爱国贼们“少安毋躁”,试图让自己的拥趸者们相信中国购买美国国债,不是因为糊里糊涂继续上美国人的套,而是现在中国和美国的利益已经捆绑在一起,救美国主要是为了保障中国的利益。但在下一次经济危机到来时,美国很难迈过去。

乔良此文的最后一句是:我无法看好美国,但中国还需要耐着性子陪美国走完这一段!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