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顶级指挥家遭西方切割后在华演出:像回家一样(图)

6Park 时事 2 months




(观察者网讯)近日,俄罗斯国际指挥大师瓦莱里·捷杰耶夫(Valery Gergiev)时隔3年半回归中国舞台,携马林斯基交响乐团重返北京国家大剧院。这是自3月20日文化和旅游部宣布恢复涉外营业性演出受理和审批后,首个来华的国际演出团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当地时间29日的报道关注到,去年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后,捷杰耶夫因与俄总统普京关系密切遭大批西方音乐机构集体切割,而此番他在北京的演出受到了热烈欢迎。捷杰耶夫受访时表示,再次登上北京国家大剧院的舞台让他“感觉像回家一样”。

另据“国家大剧院”官网、新华社等消息,捷杰耶夫在记者会上提到,过去3年他因为一些“与音乐无关的原因”,主要在俄罗斯国内演出,非常高兴此次能来华演出,并且多次强调艺术的力量应当跨越一切阻碍,让全世界的人们紧紧相连。

随着涉外文化交流和演出相关政策的逐步恢复,国际名家名团正陆续回归中国大舞台。

受北京国家大剧院邀请,3月27日至30日,当今古典乐坛最负盛名的俄罗斯指挥大师捷杰耶夫,亲率交响劲旅马林斯基交响乐团重磅呈现3场“顶配级别”的交响音乐会,这场时隔三年半的老友重逢成为国内一大文化盛事。

对于国内古典乐迷来说,捷杰耶夫与马林斯基交响乐团这对“黄金组合”再熟悉不过,他们与国家大剧院所建立的深厚友谊亦是一段业内佳话。

2007年12月,捷杰耶夫亲率马林斯基剧院的艺术家们来到北京,以鲍罗丁歌剧《伊戈尔王》为新落成的国家大剧院拉开大幕,此后更先后九次率领马林斯基交响乐团到访国家大剧院,被国内乐迷亲切称呼为“姐夫”。

3月27日当晚,在音乐会正曲开始之前,一首没有出现在曲目单上、在中国听众心目中占据着特殊地位的中国名曲《红旗颂》率先奏响,熟悉的旋律引起观众席一片惊呼。

随着捷杰耶夫挥舞起那支标志性的"牙签"指挥棒,乐团先后奏响了普罗科菲耶夫第一号交响曲、里姆斯基-科萨科夫交响组曲《天方夜谭》等。后者也正是乐团2019年造访国家大剧院时带来的曲目,蕴藏着捷杰耶夫、马林斯基交响乐团与北京观众的共同记忆。

当晚的演出曲目除了部分来自俄罗斯作曲家之外,捷杰耶夫还特地选择了与乐团有着深厚历史联系的欧洲其他国家作曲家的作品。

“音乐没有国界,它将世界连接起来而非分裂,伟大的作曲家往往都到访过很多国家,博采众长。”捷杰耶夫表示,“能够在这次演出中同时呈现来自各个国家作曲家的作品,我认为这就是文化交流最美好、最精彩的样子,也是哲学家、作家、作曲家、雕塑雕刻家等所有最伟大的艺术家的使命。”



用牙签指挥是捷杰耶夫的特色标志 图自北京晚报

据“国家大剧院”官网介绍,捷杰耶夫在结束与马林斯基交响乐团的大体量演出后,3月30日将携手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带来柴科夫斯基经典作品,这也是他继2015年后第4次执棒这支乐团。

27日首演前,捷杰耶夫在国家大剧院大师俱乐部接受采访,当时刚刚参观完故宫的他分享着自己对中国文化的赞叹与喜爱:“这次参观重新唤起了我第一次来中国访问时的美好回忆,也让我再次领略到中国的历史文化是如此深厚,它是由一代代中国人民奋力书写的。”

在捷杰耶夫看来,由他执掌的马林斯基剧院与国家大剧院有着相当紧密的合作,这是中俄两国在文化艺术领域密切交流的缩影,“在北京,在中国,我有很多好朋友。疫情前,中俄之间已经有非常丰富、密集的文化艺术领域的交往,重新回到国家大剧院,就像回到家一样。”

捷杰耶夫表示,此次来华演出标志着国际演出和国际文化艺术交流的真正重启,他期待今后中俄两国的文化交流将会更加频繁、密集。

话及此处,捷杰耶夫颇有遗憾地表示这次访华之旅略微短暂,他很快将回国参与指挥拉赫玛尼诺夫诞辰150周年纪念音乐会,但他其实还有很多想展示给中国观众的作品,“如果时间允许,我想在北京演上10天。”

谈及未来的演出计划,捷杰耶夫提到,过去3年他因为一些“与音乐无关的原因”,主要在俄罗斯国内演出,不过他乐在其中,并且多次强调艺术的力量应当跨越一切阻碍,让全世界的人们紧紧相连。

“对音乐家来说,重要的不是去哪里,而是他到了那儿在做什么。”他透露自己接下来计划去俄罗斯的30个城市演出,其中包括一些非常小的城镇,“我有个钢琴家朋友也喜欢去小城镇演出,他曾对我说‘那里的观众同样值得欣赏到世界上最好的音乐’,我非常认同。无论在哪里,我们的投入程度都不会有任何差别。”



捷杰耶夫没有直言“与音乐无关的原因”为何,美媒CNN称,去年俄乌冲突爆发后,他因与俄总统普京关系密切且一直拒绝谴责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遭大批西方音乐机构切割。

综合俄媒报道,当时与捷杰耶夫展开合作的意大利斯卡拉歌剧院和奥地利维也纳爱乐乐团,以及他担任首席指挥的德国慕尼黑爱乐乐团都向他集体发难,强硬要求他表明立场,否则将解除以及不再邀请他担任指挥职务。

遭拒后,慕尼黑爱乐乐团在捷杰耶夫的合同还有3年才到期时就解雇了他;维也纳爱乐乐团也在飞赴美国的途中,与巡演主办方之一的卡内基音乐厅同时发布声明称替换捷杰耶夫,另寻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总监出任指挥。与此同时大都会歌剧院还表示,在俄乌冲突结束前,不会与支持普京的俄罗斯艺术家和组织合作。

在这几家横跨欧美的顶流音乐机构带头下,此后还有荷兰鹿特丹爱乐乐团、爱丁堡国际艺术节、瑞士韦尔比耶音乐节等多个西方音乐机构和演出主办方竞相跟进,与捷杰耶夫撇清关系。

就连通过代理捷杰耶夫而赚得盆满钵满的英国菲尔斯纳经纪公司也来掺一脚,其总监创始人在声明中振振有词道:“艺术家应当懂得爱国与积极支持政权存在明显区别。因为捷杰耶夫拒绝表态,公司代表捷杰耶夫而获得的利益变得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

而这样歇斯底里的无理“封杀”也引发一些业内人士的不满。土耳其钢琴家法佐·赛伊(Fazıl Say)当时公开为捷杰耶夫打抱不平,“捷杰耶夫与普京有多年的交情不假,但战争又不是他发动的。他是一名优秀的指挥家,应该让他专注于艺术。”

德国交响乐团协会秘书长吉拉德·梅滕斯接受德媒采访时,也曾一针见血地评价道:“早在2013年传出要任命捷杰耶夫为慕尼黑爱乐乐团候任首席指挥的消息时,慕尼黑就爆发过游行,人们因他与普京的关系而反对这一任命。但当时慕尼黑市政府无视民意继续与他签约,当局那时就非常清楚他们邀请了一位一直带有强烈政治倾向的指挥家。而九年后,如今一夜之间捷杰耶夫就被乐团扫地出门,这一决定未免显得太随意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