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战争50周年:再看美国失败的七大原因(组图)

6Park 时事 2 months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是无可争辩的世界头号经济体,并且它相信自己在军事上也同样无可匹敌。然而在越南,美国尽管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但是在经过至少八年的战斗之后还是被北越及其游击队同盟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Viet Cong,惯称“越共”)所打败。3月29日是美国从越南最终撤军的50周年,我们访问了两位专家学者,了解美国到底是如何在越南战争中落败。

那是正值冷战时代的高峰,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大国正在全球展开对抗。

被二战拖垮至破产的法国曾试图保住他们在中南半岛(Indochina,另称“印度支那”)的殖民地未果,然后一场和平的会议中将如今的越南分割成北边的共产主义政权和南边由美国扶植的政府。

但是法国人的败退并未终结越南国内的冲突,而美国害怕一旦越南全国成为共产主义政权,那么它周边的国家也会一样。美国就是在这种恐惧的驱动下,卷入了一场持续十年并夺去数以百万计生命的战争。

那么,世界头号军事强国是如果在一场战争中输给贫穷的东南亚一个叛乱分子组成的政权的?这里,我们请两位专家对当中一些最普遍的共识作出解读。

任务过于艰巨



图像来源,CORBIS VIA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在战事的高峰阶段,越南境内的美军有50万之众。

到世界的另一边去打一场仗,无疑是一场浩大艰巨的任务。

在这场战事的高峰阶段,越南境内的美军有超过50万之众。

其成本也令人咋舌——2008年,美国国会一份报告估算,越战总共的花费为6860亿美元(换算成今天的钱则超过9500亿美元)。

但是,美国在二战中的花费比这多四倍有余,而且最后赢了,在这之前不久刚刚远渡重洋在朝鲜打过一仗,因此当时是信心满满。

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University of St Andrews)的美国外交及国防政策专家卢克·米杜普博士(Dr Luke Middup)说,当时在战争初期是有一种普遍乐观情绪的。

“这在整场越南战争当中是其中一件非常奇特的事,”他向BBC表示,“美国完全意识到很多问题的存在——对于美军能否在这个环境当中作战,有很多的怀疑,但是美国政府直到1968年还是很有信心自己能赢。”

不过,这份信念后来却萎缩了——特别是1968年由共产主义一方发动的新春攻势(Tet offensive)大大打击了这份信心——而最后,是国会不再支持为这场战争拨款,迫使美国于1973年撤军。

不过,米杜普却质疑,美国的作战部队是否一开始就根本不应该进入越南。另一位专家、美国俄勒冈大学政治科学系主任武有祥教授(ProfessorTuong Vu)也持相同的看法。

美军并不适合这种类型的作战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丛林给作战双方都造成了困难。

好莱坞电影经常描绘美国大兵如何在丛林环境下举步维艰,而越共叛军则在茂密的灌木丛中穿梭自如,施展突袭。

“美军当时所要作战的一些环境,换了任何大规模军队都会遇到困难的,”米杜普博士承认。

“那里其中一些地方,是你在东南亚能找到的最茂密的那种丛林。”

不过,他说,双方在此当中的水准差异可能被夸大了。

“战争期间产生一种误解,认为美军陆军应付不了这个环境,而北越和越共却非常适应——这根本就不是真相,”他说。

“北越军队和越共在这样的环境里作战也同样承受巨大的困难。”

据米杜普博士所说,当中更重要的因素是,作战的时间和地点几乎从无例外地是由叛军主动选择,而且他们能够越过边境退到老挝和柬埔寨的安全地带,而追击他们的美军则往往被禁止继续跟踪进入。

武有祥教授认为,美国集中精力与越共游击队交战导致了他们的战败。

“南部的叛军本来是绝无可能打败西贡军队的,”他向BBC表示,但是这个战略上的错误却令北越的常规军队进入南方,最终是这股军力的渗透赢得了战争。

美国在自己国内先输了



图像来源,CORBIS VIA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大量民众参加了华盛顿的反战示威。

这场战争常常被描述成是“第一场呈现在电视上的战争”,它所得到的媒体关注是前所未有的。

美国国家档案局(US National Archives)估算,至1966年,93%的美国家庭都拥有电视机,而当时他们能看到的内容审查更少,也比过去的战争更加实时。

这就是为什么在新春攻势期间,美国驻西贡大使馆周围的作战画面会如此震撼。观众是接近实时地看见越共将冲突蔓延到了南方政府的中心地带——进而蔓延到美国公众的客厅里。

从1968年开始,媒体报道已经很大程度上不利于这场战争——无辜平民被杀、重伤或者虐待的影像呈现在电视和报纸上,很多美国人被吓怕了,转而反对这场战争。

全美各地爆发大规模事件,形成一场浩大的抗议运动。



图像来源,CORBIS VIA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执法者和反越战的示威者常常发生冲突。

其中一场示威发生在1970年5月4日,俄亥俄州的肯特州立大学四名和平示威的学生被国民警卫队人员开枪打死。

“肯特州立大学屠杀事件”令更多人反对这场战争。

一张被指是邀请年轻男性入伍的征兵广告极不受欢迎,它和一些美国士兵躺在棺材里被运回祖国的照片对公众情绪产生灾难性的影响——在这场战争中有大约58000名美国服役人员死亡。

武有祥教授认为,这对于北越来说是一个重大利好:尽管他们的损失要惨重得多,但是他们的威权政府对于媒体有绝对控制,也垄断了信息的传播。

“美国和南越对于塑造公共意见的能力和意愿,不能与共产主义政权相比,”他说,“后者有强大的宣传体系。他们关闭边境,打压异见。谁不同意这场战争,谁就被送进监狱。”

美国在南越也失了民心



图像来源,CORBIS VIA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被怀疑是越共的人被捕——武有祥估计,南方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当时对共产主义者抱有同情。

这是一场出奇残暴的战争,美军动用了一系列骇人的武器。

凝固汽油弹(一种燃烧温度达2700摄氏度的石化燃烧弹,所触及的地方都会附着在上)和橙剂(另一种用来阻止敌人以森林作掩护的化学品,但同时也毁灭庄稼导致饥荒)的使用,在乡村民众当中尤其能造成对美军的负面印象。

“搜索并歼灭”的战略任务杀害了无数无辜平民 ,比如1968年的美莱村屠杀,美军在越战期间这一场臭名昭著的事件中就杀害了数以百计的越南平民。

平民死亡数字使得当地本来不一定倾向于越共的社区民众也背离了。

“当时并不是大部分的南越人民都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大部分人只不过是想继续过生活,尽可能地避免战争,”米杜普博士说。

武教授也认为,美国当时很难赢得民心。

“外国军队要让民众开心总是困难的——你基本可以期他们不会特别受爱戴,”他说。

共产主义者的士气更高昂



图像来源,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共产主义政权的士兵很可能比南越及其同盟的士兵更有激情。

米杜普相信,总体上,选择为共产主义者一方作战的人们,比起那些加入南越一方的人们更有求胜的决心。

“美国在战争期间的一些研究,对大量对共产主义囚犯进行的问讯确认了这一点,”他说。

“美国国防部和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为美国军方服务的一个智库)做了一些作战动机和士气方面的研究,了解北越和越共分别为什么而参战,结论是他们参战的动机都是因为他们认定自己所做的是爱国的行为,也就是将国家统一在一个政府之下。”

共产主义军队在大量伤亡的情况下仍然坚持作战的能力,或许也是他们士气之强的证据。

美国领导层一度对尸体数量很执着,觉得如果他们杀敌的速度快过敌军补员的速度,共军就会失去战斗的意志。

这场战争期间有约110万北越和越共战士死亡,但是共产党的军队似乎一直到战争末尾都能够及时补员。

武教授并不肯定北越有更强的士气,但是他承认,北方军队所受到的灌输“武装”了他们。

“他们能够令人们信仰这份事业。得益于宣传和教育体系,他们能够将人变成武器。”

南越政府腐败且不受欢迎



图像来源,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美国总统尼克松预言,美军撤走后,南越就会沦陷。

米杜普博士认为,南方面对的决定性难题是缺乏可信性,以及它与前殖民地势力的联系。

“北越和南越之间的分裂一直都是人为的,是由冷战所带来,”他说,“在文化、民族还是语言上,都没有因素令越南分裂为两个国家。”

他认为,南方当时渐渐被一个宗教少数派——天主教徒——所占据。

虽然这个群体在当时只占人口的10-15%(越南大部分人为佛教徒),但是当时很多北方的人都因为害怕被迫害而逃到南方,形成米杜普博士所说的对南方政治“持批评态度的大多数”。而这些南方的政客,像南越第一任总统吴廷琰,都在美国有一些有权有势的天主教徒朋友——比如像美国总统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甘迺迪)。

这种由一个宗教少数派占据的状况“令南越政府在作为佛教徒的大多数人口当中不受欢迎”,米杜普博士说。

他认为,是这一点导致了政权合法性的危机,大多数越南人将这个政府视作一个舶来品,是法国殖民主义的遗产,因为很多天主教徒都曾站在法国人那一边作战。

“50万美军的存在正突出了这个政府在方方面面依赖外国人的事实,”米杜普说,“南越从来就不是一个能够令大多数人信服它值得为之奋斗和牺牲的政治事业。”

这一点,他说,就引出了一个问题,美国从一开始是否应该出兵支援一个他形容为腐败不堪的政权。

“从它的建立到消亡,(越南共和国)都是一个极其腐败的政权,这从1960-1975年间大量接收美国援助而变得更坏——它令南越经济完全跑偏,”他说。

“它基本上意味着,没有人能够不通过贿赂而获得任何职位——无论是文职还是军方,”他认为这对于武装力量造成了深刻的影响。

“这意味着美国永远不可能建立起一个可靠、有战斗力和南越军队,”他说。

“所以,这从来就是不可避免的——而且连(美国总统)里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尼克逊)也认识到这一点——当美军在未来某一时刻撤走的时候,南越政权就会倒台。”

美国和南越所面对的局限是北越没有的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武教授说,越共能够使用自杀式战略,但是盟军从来做不到。

武教授并不同意,南越的战败不可避免,反而觉得美国的学术界在越南问题上总是典型地寻找借口。

“他们想要将失败归咎于某些人,而最容易归罪的对象就是南越,”他说,并且表示,在美国的报道中,对腐败的批评和对天主教徒的偏爱都被夸大了。

“当时有很多腐败,但没有到导致战败的程度。它造成很多效率低下和不起作用的军队单位,但是总体上,南越军队打得非常不错,”他坚持说。

武教授认为,在战争中失去20-25万军人的南越军队好到或许完全由自己来打会更好,哪怕没有美国军力和资金。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美国直升机疏散南越士兵和设备。

武教授认为,最终的决定因素是北方能够在非常长的时间里保持着全面作战状态——这种专注力是更为自由派的南方所不可企及的。

这个政治体系的本质意味着公众会相信这场战争,而对伤亡所知较少。

“美国和南越则根本不可能像共产主义者那样能够塑造公共意见,”武教授说。



图像来源,CORBIS VIA GETTY IMAGES

“尽管失去大量人力,他们仍然能够调动起来,”他说,这意味着像自杀式、“人浪式”进攻等的军事战术北方可以用,而南方则不可以用。

他说,最决定性的是北方从苏联和中国那里得到的财政和军事支持并没有动摇,而美国给南方的支持却动摇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