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撕裂!愤怒的巴黎:为退休法国人在“打仗”(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2 months

你能想象曾经被誉为浪漫之都、艺术之都的巴黎现在像一座垃圾之城吗?现在,它是垃圾中的巴黎、愤怒中的巴黎、暴力和火光相映的巴黎。游行抗议者发誓要让爱丽舍宫的墙壁颤抖,因为他们不想要64岁才可以退休。一场看似势在必行的养老金改革,为什么把法国撕裂成如此危险?

01



据英国天空电视台23日报道,法国全国性大罢工当天上演,这场大罢工预计造成法国大范围的混乱以及进出法国的交通将被中断。此前一天,法国内政部长达尔马宁宣布,为防止23日的罢工出乱子,全国将动员1.2万名警察和宪兵增强执法力量,其中5000人部署在巴黎。



法国商业调频电视台23日称,在西南部图卢兹附近的一条高速公路上,燃烧的杂物堆升起滚滚浓烟,阻塞了当地交通。工会活动人士还封锁了巴黎里昂车站的铁路。在戴高乐机场,一小群抗议者封锁了通道。在全国各地,抗议者堵塞了通往学校的道路,他们举着写有“反对养老金改革”的横幅聚集在一起。



巴黎市民:

“我们希望维持现有的退休体制,64岁退休真的太晚了,我们支持改革,但改革需切合实际,我们会继续抗议下去,直到政府同意协商。”

2023年1月10日,法国总理博尔内正式提出了政府的退休制度改革方案。这是一项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4岁,以减少领取退休金人员,节流法政府预算的改革,同时要求自2027年起,只有工作满43年的法国人才能领取全额养老金,而这引发了1月19日的第一次养老金罢工行动。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王朔:

“大多数人的利益受到了损害,因为大多数人还要按照正常规定的年限去缴纳更多的退休金,他们认为已经工作了这么多年,现在突然增加退休年限,可能没法接受。这个法案‘一刀切’的情况不符合法国现在的实情。”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法国社会喜欢浪漫,喜欢自由,每天工作时间8小时要一直要降,每周工作5天还要降等等,这一点恰恰是法国社会的一大矛盾,而且政府资金量不够,养老负担严重超支。”

1月底,退休制度改革方案提交给国民议会,3月16日是决定性的投票日。在这一天退休制度改革法案将在参议院和国民议会进行最终投票。然而在投票前10分钟,法国总理博尔内决定使用宪法第49条3款条例,强行通过退休制度改革法案。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 赵晨:

“《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如果法案经过了内阁会议的批准,但是在众议院里没有通过的情况下,法国主导下的内阁会议,有权力将它强行通过成为正式的法案。”



根据法国宪法规定,总理有权启用宪法第49.3条款,但同时这也会冒着内阁解散、政府被弹劾的风险。因为该条款同时规定,国民议会可以在24小时内对政府提出不信任动议。若是动议通过,已通过的法案将作废,同时政府须辞职。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王朔:

“这种方式是政策的一种纠偏机制,但是也可能被反对派用来当做颠覆政府执政的工具,所以它是一个双面刃,可能会造成政治的不稳定。历史上存在通过这种不信任投票把政府推翻的情况,但是不多。一般来讲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政府应该是由在议会里占多数的党派来组成的。”

02

自1958年以来,这一宪法条款在法国已经被使用了整整100次。在这一次,总理博尔内在演讲中表示:“我们不能把赌注押在我们养老金的未来上,这项改革是必要的”,同时承担了责任:“我承诺我的政府将对整个法案负责。”博尔内的演讲招来反对派议席的嘘声和嘲笑。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 赵晨:

“这个法案在国民议会里相当不受欢迎,在这样的状况下,博尔内主动表示她为此担责,但是最大的反对党包括极左的法兰西,极右的国民联盟,他们对于退休制度改革法案都表示不满,因此在底下发出极大的嘘声,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反应。宪法49.3条款是一个不民主的法案,而且是对他们作为议员合法性的一种否定。因此在这个层面上也加大了对她的嘘声。”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法国是工业化世界中退休年龄最低的国家之一,其养老金支出也超过大多数其他国家,法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4.5%都被用于养老金,如果能顺利推行退休制度改革,法国政府就能每年多收177亿欧元的养老金缴费。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王朔:

“疫情之后复苏比较乏力,又赶上俄乌冲突,老百姓实际生活也受到很大的影响,政府已经不断地加大补贴的力度,财政越来越变得不可持续,欧盟规定财政赤字不能超过3%,公共债务不能超过GDP的60%,但是法国现在债务早就超过了百分之百,财政赤字也连续多年超标,未来这一两年赤字可能会更多,债务增加比例会更大。”



马克龙政府强推退休制度改革,是希望以此来减轻法国公共财政的压力,而反对者的理由也是非常简单,他们认为这种简单粗暴的改变退休年龄,是对那些本身家庭条件不富裕而较早开始工作,又处于低学历高强度体力劳动者的不公平。为此法国工会也提出了一个解决方式,希望能够增加富裕人士或者公司的税收,以此来弥补法国养老金的空缺。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王朔:

“马克龙意识到了国家存在着什么问题,所以他要改革。但改革必须要追求效率与公平之间的平衡,如果只是对企业或者对富人过度征税,有点劫富济贫的感觉,也是违背经济规律的,这种情况如果发生的话,就会走到了另一个极端方向。”



马克龙断然拒绝了工会的提议,虽然提出给予公开保证,承诺提高最不富裕人群的最低养老金金额,以换取工会支持,但反对者并不买账,用更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向政府表明决心。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王朔:

“民众的情绪是比较激动的,因为毕竟涉及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而且大家的诉求确实也没有得到政府的回应,所以双方在政府的强硬态度和老百姓的激动的情绪之间会产生一些问题,我们就看到了这些罢工的持续发生。”

03

马克龙强推法案的做法,同时招致了法国右翼和左翼的不满,随后反对派发起了两项针对政府的不信任动议。在3月20日的投票表决中,这项不信任动议获得278票支持,距离通过所需的多数支持仅差9票。投票失败后,许多左翼政党议员举着写有“继续”、“我们将在街上见”的标语牌,高呼总理必须辞职。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 赵晨:

“国民议会大概是550多个席位,有270多张反对票,让马克龙以及总理博尔内惊出了一身冷汗,可以看出这次的退休制度改革的确遭到了法国反对党以及法国工会,还有很多法国民众的极力反对,现在的民调显示大概80%的法国民众是反对马克龙的退休制度改革的。”



不信任动议的失利引发法国街头新一轮的示威抗议。3月20日晚,巴黎爆发了新一轮反政府示威抗议活动,抗议活动已升级为暴乱,示威者与防暴警察发生激烈冲突,至少101人被捕。除此之外,法国多个工会表示,3月23日将举行全法大罢工,要求政府取消退休制度改革。

国民议会虽然通过了政府提出的退休制度改革法案,反对党目前正在寻求向法国最高宪法机构宪法委员会提出申请,试图部分或全部阻挡这项改革的实施,同时还在考虑就这项改革举行全民公投。



目前,法国大部分养老金结构都可以追溯到二战后戴高乐时期,退休制度是自戴高乐时代以来法国最有代表性的社会福利措施,曾为法国作为福利社会的标志之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 赵晨:

“整个欧洲在二战以后,慢慢形成了整套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保障体系,养老制度在法国其实最早起源于行会制度,在行业协会里面大家互帮互助,法国的行业力量特别的强大,铁路工人有铁路养老金体制。警察也有自己的体制,公务员有公务员的体制,法国养老金体制呈现出一种碎片化的状态,所以养老金的领取额度就很不一样,法国一方面想要公平,但是又很难做到。”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法国在欧洲范围内,乃至于在世界范围内,对于工人或者工作人员的权利和福利是保护的最好的,而且规模也最大。现在一天8小时工作时间是法国最先提出的,每个礼拜工作5天都是跟法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进入二十一世纪,因一系列内政外交变故导致法国政府年收入锐减,同时法国也逐渐步入老龄化社会,随着领取退休金人数骤然增多,法国政府不得不做出政策调整,2010年萨科齐总统就曾试图推行推迟退休制度,也遭遇了反对者的罢工浪潮。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王朔:

“法国是有传统的,民众知道只要跟政府斗,政府最后会把原来颁布的法案收回,它是有成功案例的。希拉克执政时期,德维尔潘总理提出了初次就业合同,本来是为增加年轻人的就业机会的,但是也涉及到一些人的利益,遭到了民众的反对。当时德维尔潘已经通过49.3条款强行通过并开始实行法案,结果民众持续的上街游行,最后逼得政府不得不收回成命,低头认错。”

04



2017年,马克龙当选为法国最年轻的总统,无论是在竞选还是执政,退休制度改革一直是马克龙最具代表性的提议之一。在2017年至2022年的第一任期内,马克龙便开始计划对退休制度进行改革,但遭遇重重阻力。2022年4月,马克龙在竞选连任之时,将提高退休年龄作为自己的核心竞选承诺。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王朔:

“马克龙上台以后,提出要改革社会养老体系,这也是他改革的重点内容之一。到现在他仍然在坚持,他也知道只有短短4年半的时间来实现他的法国再次复兴的伟大梦想,道路非常漫长,马克龙希望把制度实行的时间提前到2027年,也就是他的第二任期结束,他想毕其功于一役,在结束任期之前把这个事情搞定,政府的动作就显得比以前要激进得多。”

在《法国退休制度演变及前景》报告中,法国退指委发出警告,如果法国养老金体系不出现结构性改革,到2025年法国在养老金上将出现79-172亿欧元的赤字。法国人的养老金已经成为了法国难以承受的负担。



3月22日,马克龙发表全国讲话,确认退休制度改革须于今年年底前实施。但同时,他也表示将寻求与工会“重启对话”。法国工会和议会主要反对派领导人回应称他们的立场没有变化,依然反对退休制度改革。法国工会领导人菲利普·马丁内斯23日对法国LCI电视台说:“我们能给共和国的最好回应就是让数百万人罢工和上街。”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 赵晨:

“法国和英国、美国等国家不一样,法国人有着自由平等的精神,抗议文化深入骨髓。自从十八世纪法国大革命以来,就已经形成了这样一个传统。用这样的方法来显示法国人民的团结,同时也是显示他们对于政府的不信任。”

目前,罢工示威抗议活动已经波及越来越多的社会面,在维系治安的军警中,有部分消防员和防暴警察临阵倒戈,加入罢工抗议的队伍。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 赵晨:

“这场风波还会持续多久,还是要看法国工会的态度。如果生米煮成熟饭,在今年下半年,如果法案可以落实的话,我觉得法国工会也不得不咽下这颗果子,毕竟退休年龄的延长也并不是很长,这个方式也已经足够温和了。”



政府与反对派互不相让,马克龙的改革方案里已有不少妥协条款,退无可退,但民众更愿意相信极左和极右的观点,觉得横竖都是吃亏,接下来时局难料。而面临罢工汹涌的并不只有法国,放眼欧洲,德国、英国等多个地方同样被卷入罢工狂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