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除了监视美国记者 TikTok到底还在监视谁?(图)

6Park 时事 11 months



就在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即将到国会出席听证的前夕,处在命运十字路口的TikTok麻烦不断,美国司法机构已经开始调查该公司对美国记者和用户的监视行为。

上周,多家媒体报道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有关TikTok以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涉嫌监控美国记者数据的行为。首先爆料的《福布斯杂志》科技记者艾米莉·贝克-怀特在去年年底就表示,她本人和其他两名同事的所在位置遭到ByteDance的追踪,以找出他们的消息来源。

英国《金融时报》上周表示,该报记者克里斯蒂娜·克里德尔(Cristina Criddle)也是目标之一。TikTok去年12月承认了其获取记者数据,并说这是公司内部员工滥用职权,为查明公司机密外泄访问了美国TikTok用户的数据。

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表示,相关的四名员工已经全部被解雇。这四名员工两名在美国,两名在中国。此前TikTok向美国议员保证,美国用户的数据不会交给总部位于北京的母公司。

“记者们需要意识到,他们现在身处于一个极端不友善的技术环境中,”前美国防部高级情报分析师丹·盖瑞特 (Dan Garrett)对美国之音说。“调查报道通常被公开认定是个别记者所写,导致这些记者很容易成为目标。恶意人员可以通过社交媒体、手机和其他技术手段来对记者进行天罗地网般的数据搜索,以此来找出他们的线人,”他补充道。

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中国部高级研究员王亚秋认为,TikTok监控记者的行为是对记者行使新闻自由权利的一种威胁。

“但是另外一个方面,这也反映了美国有新闻自由。这个事情被暴露了,TikTok自己也承认了。现在美国政府也在进行调查。整一个系统还是在运作,”她对美国之音说。

《纽约时报》上周报道,司法部的调查也包括TikTok监视其他美国公民或不正当获取用户数据的行为。目前,美中两国在许多问题上的紧张关系继续加剧,其中也包括西方对TikTok用户数据的安全担忧。

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星期四(3月23日)将在美国国会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接受质询。星期一,周受资罕见地发布一段视频,宣布TikTok在美国的每月活跃用户已经从2020年的1亿增长至今年的1.5亿人。

TikTok承认监控记者

TikTok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之一,使用短视频的形式分享并向用户推送各种题材,在全球拥有10亿用户。

TikTok在2017年进入美国互联网界之后犹如一匹黑马,凭借简单、轻松的风格,迅速成为年轻用户的新宠,并逐渐攻占美国老牌互联网平台脸书、推特和Instagram打下的江山。

皮尤研究中心2022年的一份报告显示,TikTok在美国青少年中的受欢迎程度逐年递增。2022年,在13到17岁的美国人中,有67%使用过TikTok,有16%说他们几乎时时刻刻都在这个应用上。相比之下,脸书(Facebook)的使用率从2014年的71%下降到了现在的32%。

拥有利用算法影响美国青少年的能力,TikTok在美国受到更加严格的监控不足为奇。然而其母公司字节跳动与北京之间微妙的关系,也成为了政府、议员和记者调查的对象。

成为监控目标之一的记者贝克-怀特一直跟踪TikTok公司,并多次爆料有关TikTok用户数据的问题。

2022年6月,当时在Buzzfeed工作的贝克-怀特发表了一篇报道,根据她获得的80多次TikTok内部会议的音频记录,显示中国的工程师能够访问美国用户的数据。这篇报道引起轰动,因为此前TikTok一再保证美国用户的数据不会被传输到中国。

就在她发表这份报道之后,TikTok在夏天开始了一项内部调查,即跟踪包括贝克-怀特在内的三名记者,希望揪出公司内部为记者提供线索的“内鬼”。根据字节跳动总法律顾问埃里希·安德森(Erich Andersen)后来的说法,内部员工当时通过查看记者的IP地址来确定他们是否与涉嫌泄密的员工在同一个位置。《福布斯杂志》说,这项内部调查得到了字节跳动管理层的首肯。

2022年10月,贝克-怀特首次爆料字节跳动对包括她在内的美国科技记者进行监控。字节跳动当时否认了这一说法,并称她的报道不属实。

两个月后,字节跳改口承认了其内部员工对这些科技记者进行监控。TikTok发言人希拉里·麦奎德(Hilary McQuaide)称这是内部员工作出的“不可接受的不当行为”,并说相关的四名员工已经全部被开除。字节跳动的发言人补充说,该公司“谴责这一违反公司行为准则的错误计划。”

美国之音向《福布斯杂志》记者贝克-怀特发出采访请求后,得到《福布斯杂志》回应表示记者不便受访。

美国对TikTok的关注是合理的


人权观察的王亚秋说,这一事件不仅仅涉及到记者,也再次损害了用户对于TikTok保护用户数据的信任。

“这个事情是被暴露出来了,监视记者的这个事情。那还有谁在被监视呢?记者有一定的公信力,并且她有一个平台来告诉公众这个事情。但是普通的用户,例如一个普通的研究者,没有平台的研究者,他们是否也会被监视,被监视后是否会被其他人知道呢?这是一个合理的怀疑,”她说。

她补充道,TikTok监视科技记者的另一个点是,这些记者在调查TikTok和中国政府的关系。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政府也是利益相关者,” 她说。

前美国防部高级情报分析师盖瑞特说,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的调查将能够进一步调查字节跳动或是其他与中共有关的利益相关者使用TikTok在美国从事跨国镇压或是情报搜集的行为。调查也能深入探究字节跳动打算如何利用TikTok在美国进行舆论影响。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美国公司同样曾经对记者进行过跟踪。美国电子隐私信息中心(Electronic Privacy Information Center) 2015年就指出,优步(Uber)公司曾经监控过报道该公司记者的所在位置。

2021年,两名《纽约时报》记者爆料,脸书公司也采取过类似做法,希望获取记者在其公司内部的线人。

“我们也看到科技专业人士指出了TikTok的很多问题,其他社交媒体大头,比如脸书和推特,都有相同的问题,”人权观察的王亚秋指出。

“但是TikTok跟这些公司还是有本质区别的。毕竟TikTok是一个中国公司,任何中国公司都是受中国政府控制的,这些公司很难对中国政府说不。这是中国政治体制所决定的,不是说在排外,这是一个现实。美国政府对TikTok更加关注是合理的,”她补充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