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女狙神一年击毙309人 一句话让男人羞愧(图)

大鱼新闻 军事 2 months, 2 weeks



据外媒报道,有“最美狙击手”之称的乌克兰女狙击手索普哈·奥利尼琴科不久前在巴赫穆特战场被俄军俘获。年仅21岁的奥利尼琴科貌美如花,枪法了得,据说在战斗中多次狙杀俄方重要人员,但她性情暴戾,心如蛇蝎,屡屡犯下虐俘杀俘的劣行,早被俄军列入“黑名单”。奥利尼琴科十分不走运地落入以冷血无情著称的瓦格纳集团手中,以其特有的家法锤刑处决!活跃在俄乌战场上的乌军女狙击手不止奥利尼琴科一人,据说有数十人之多,她们多数隐名埋姓,但手段狠辣不输男性同行。有趣的是,西方媒体在报道这些乌军女狙击手时,偶尔会将她们与二战时期同样成长在乌克兰黑土地上的一位传奇女狙击手相提并论,她就是女性狙杀世界纪录的保持者柳德米拉·米哈伊尔洛夫娜·帕夫利琴科。



■活跃在俄乌战场上的乌克兰女狙击手。

1

射击天才,弃笔从戎

1916年7月16日,在俄罗斯帝国基辅省白采尔科维的一座村庄里,来自彼得格勒的锁匠米哈伊尔·贝洛夫迎来了新生命的降临,他的妻子埃琳娜诞下一个可爱的女婴,贝洛夫为她取名柳德米拉·贝洛娃。在乌克兰的乡野中,柳德米拉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光,后来进入白采尔科维第三中学就读。少女时代的柳德米拉可不是个乖巧的邻家女孩,而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假小子,喜爱运动,热衷于体育竞赛,但丝毫不影响她在学业上取得优异成绩。



■柳德米拉·帕夫利琴科的故乡乌克兰白采尔科维。

1930年,14岁的柳德米拉随家人移居到基辅。在20世纪30年代,苏联大力推动射击运动的开展,在各地建立了众多射击俱乐部,鼓励青少年学习射击技术。柳德米拉也加入了当地的射击俱乐部,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展现出惊人的射击天赋,年纪轻轻就获得了“伏罗希洛夫神射手”称号以及徽章,这是当时苏联给予民间优秀射手的一项荣誉和奖励。



■苏联国防人民委员伏罗希洛夫元帅接见获得“神射手”称号的女同志,右侧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徽章。

1932年,16岁的柳德米拉与医生阿列克谢·帕夫利琴科结婚,并随夫姓改名为柳德米拉·帕夫利琴科,这个姓氏伴随她终生。尽管柳德米拉很快生下儿子罗斯蒂斯拉夫,但这段婚姻还是很快归于破裂,她回到父母身边,除了做家务外还上夜校,坚持学习文化知识,后来进入基辅兵工厂成为车工。1937年,经过刻苦努力,柳德米拉考入了基辅大学历史系,希望未来能够成为学者和教师。在大学校园里,柳德米拉尽显体育健将的本色,成为校田径队的短跑和撑杆跳运动员,她的射击才能也引起军队的注意,被招入一所军事化的狙击学校接受了6个月的专业训练,为日后叱咤沙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世纪初叶的基辅大学,柳德米拉在1937年至1941年间在此攻读历史学位。

1941年春夏之交,已经进入大学第四学年的柳德米拉紧张地准备毕业论文,题目是关于乌克兰哥萨克酋长博赫丹·赫梅利尼茨基。然而,6月22日苏德战争的猝然爆发让柳德米拉弃笔从戎,她第一时间前往征兵办公室报名入伍。军方工作人员准备按惯例分配柳德米拉去当护士,但被她当面拒绝,明确要求加入步兵部队,在出示了射击技能的各种资历证明后,她的愿望得到满足,被接纳为一名女狙击手。

2

围城鏖战,狙击女神

穿上军装的柳德米拉被分配到第25步兵师第54步兵团某连担任狙击手。第25步兵师是苏联红军中一支久负盛名的王牌部队,以苏俄内战时期的红军名将,也是该师首任师长瓦西里·恰巴耶夫将军(中文译名夏伯阳)命名。在卫国战争开始时,第25步兵师隶属于南方面军第9集团军第14步兵军,奉命参与保卫黑海重镇敖德萨的战斗,这座城市在1941年8月初遭到德军和罗马尼亚军队的包围,第54团被部署在敖德萨东面的防御阵地上。



■1941年敖德萨保卫战期间,苏军士兵在清点缴获的敌军武器。

初到连队的柳德米拉虽然受到战友们的欢迎,但也被怀疑的目光所包围,毕竟在当时的军队中女狙击手还是凤毛麟角,闻所未闻。在分配武器时,军械部门以武器短缺为由,只发给柳德米拉一枚手榴弹,让她担任另一位狙击手的助手。8月8日,在守卫一座高地的战斗中,在战友负伤倒地后,柳德米拉接过了带有瞄准具的莫辛纳甘步枪,干脆利索地击毙了2名德军,取得了战场首杀,终于赢得了战友的信任,正式成为一名狙击手,自然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狙击步枪。

■柳德米拉手持莫辛纳甘狙击步枪的留影,摄于敖德萨战役期间。

德罗联军以兵力优势步步逼近,苏军外围部队被迫向城区撤退,并展开广泛的狙击作战以迟滞德军推进,掩护撤退行动。在后卫战中,柳德米拉的狙击才能得到充分发挥,她常常身穿伪装服埋伏在德军行进路线附近,有意先让对手通过,趁其不备从背后或侧面在700~800米距离上实施远程狙杀,令德军心惊胆战。



■身穿伪装服埋伏在狙击阵地上的柳德米拉。

在之后的巷战中,柳德米拉的武器更换为带有10发弹匣的托卡列夫SVT-40半自动狙击步枪,在中近距离狙击居多的巷战中射速更快SVT-40要比莫辛纳甘步枪更合适。在两个半月的战斗中柳德米拉击杀了187名轴心国官兵,其中还包括10名敌军狙击手,她也被破格提升为少尉。1941年10月,敖德萨最终沦陷,柳德米拉与第25步兵师余部乘坐黑海舰队的舰船由海路撤退到克里米亚半岛的塞瓦斯托波尔港,投入了另一场更为艰苦漫长的要塞保卫战。



■晋升少尉军衔的柳德米拉与战士们在一起。

在塞瓦斯托波尔战役中,柳德米拉在以娴熟巧妙、冷静精准的狙击技术给侵略者以沉重打击的同时,也邂逅了一段战地情缘。按当时苏军编制,一个步兵连配2名狙击手,而在1941年12月,柳德米拉迎来了一位新搭档阿列克谢·基特申科少尉,两人在默契的配合中渐生情愫,定下婚约。不幸的是,1942年3月,基特申科在战斗中遭德军迫击炮袭击,壮烈牺牲,柳德米拉亲自把爱人的遗体背下火线,并将无比的愤怒化为复仇的子弹射向法西斯分子。在战斗间隙,柳德米拉将自己的技术和经验传授给战友,培养更多的优秀狙击手。



■柳德米拉与第二任丈夫基特申科的合影。

1942年5月,柳德米拉以击毙257名敌军的战绩受到南方面军军事委员会的通令嘉奖,晋升中尉军衔并被授予列宁勋章。苏联宣传部门也注意到柳德米拉的事迹,并将其树为巾帼英雄的典型,广为报道,以鼓舞全苏联的女性积极支持战争。柳德米拉的照片和战绩还被印在传单上,散发到德军阵地上,“狙击女王”、“死神之女”的名声在前线不胫而走。德军对柳德米拉恨之入骨,扬言一旦活捉就要将她大卸八块以泄愤。



■柳德米拉流传甚广的一幅宣传照片,她最终狙杀了309名敌军。

1942年6月,柳德米拉在前沿被迫击炮弹所伤,苏军高层认为她的战斗经验和宣传价值不容忽视,特别指示黑海舰队用潜艇将柳德米拉撤出围城,转往莫斯科疗伤。截至此时,根据苏联官方记载,柳德米拉在10个月内狙杀了309名敌军,其中包括36名狙击手,这一战绩使她成为战争史上射杀记录最高的女性狙击手。

3

巡访英美,鼓舞斗志

柳德米拉在一个月后伤势痊愈,但并没有重返前线,而是肩负一项特别使命被派往另一个战场。她和另一位狙击手弗拉基米尔·普切林采夫作为苏联军人的代表出访英美,向西方民众宣传苏联军民的英勇奋战,推动英美开辟第二战场。在访美期间,柳德米拉获邀访问白宫与罗斯福总统会面,是历史上首位在白宫受到美国总统接见的苏联公民。柳德米拉还与第一夫人埃莉诺·罗斯福相谈甚欢,在后者的安排下在白宫小住,并在美国各大城市进行巡访。



■1942年柳德米拉访问美国期间与第一夫人埃莉诺·罗斯福会面。

尽管得到如此礼遇,柳德米拉在访美期间更多感受到美国公众对苏联的误解和蔑视。在华盛顿的某次新闻发布会上,柳德米拉被记者们不怀好意的刁钻问题所震惊,有人对她的军装裙子的长度提出批评,认为应该像美国女郎那样穿更短的裙子,而且还讥讽她的军装让她看起来很胖,还有记者询问她在前线作战时是否化妆!对于这些责难,柳德米拉都给予冷静而直率的回答。之后,柳德米拉又访问了纽约、芝加哥等大城市,在芝加哥的集会上,柳德米拉面对黑压压的人群说了一句振聋发聩的话:“先生们,我现在26岁,到目前为止已经击毙了309名法西斯侵略者,你们不觉得躲在我身后已经太久了吗?”此言显然触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并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在访美期间,柳德米拉参加了各种公开活动,她的裙子长度也成为美国媒体调侃的对象。

柳德米拉的表现让美国公众的看法有所改观,媒体们开始以“狙击手女孩”称呼她。她还收到美方馈赠的各种礼物,比如美国政府送给她一支柯尔特手枪,在纽约收到一件浣熊皮大衣,在访问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时获赠一支带瞄准镜的温切斯特M70型步枪,如今被陈列在莫斯科中央武装力量博物馆内。



■柳德米拉与普切林采夫访美期间在苏联大使馆内的留影。

在结束对美国和加拿大的访问后,柳德米拉又前往英国,先后造访了考文垂、伯明翰、曼彻斯特等英国城市,与各界人士见面。在考文垂期间,柳德米拉瞻仰了毁于德军空袭的教堂废墟,参观了当地工厂,并接受了工人们捐赠的4516英镑捐款,用于为苏军购买3台X光机,在其他城市得到了更多捐款。



■柳德米拉在访问英国期间体验英国步枪。

访问归来的柳德米拉被任命为狙击手学校的教官,负责培训更多出色的女狙击手。让她感到伤感的是,她的很多学生没能看到胜利到来,在战争期间苏军的2000余名女狙击手中仅有约500人幸存到战后,阵亡率高达75%。1943年10月,柳德米拉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同年苏联政府发行了她的肖像邮票。



■在二战期间,苏联军队中有2000余名女狙击手,但仅有四分之一活到战后。

4

创伤难平,中年早逝

1945年战争结束后,柳德米拉重返校园,继续因战争中断的学业,在同年12月获得了迟来四年的毕业文凭,并成为一名历史学者。在1945年到1953年间,柳德米拉一直在苏联海军总司令部内任助理研究员,在以少校军衔退役后积极从事苏联老兵组织的工作。1957年,埃莉诺·罗斯福访问苏联,与柳德米拉在莫斯科再度见面。



■战后参加战争纪念活动的柳德米拉,消瘦的面庞表明她的健康状况不容乐观。

虽然和平降临,但战争给柳德米拉造成的心理创伤始终不能愈合,特别是丈夫基特申科的牺牲给她留下了永久的伤痛,同时她也饱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折磨,不得不借助酒精来缓解紧张情绪,结果染上酗酒的恶习,这一切都使柳德米拉的健康状况持续恶化。1974年10月10日,柳德米拉突发中风后在莫斯科病逝,终年58岁,被安葬新圣女公墓。1976年,苏联政府第二次发行了柳德米拉的肖像邮票,以示对“一代女狙神”的缅怀。



■1976年苏联发行了柳德米拉·帕夫利琴科的肖像邮票。

斗转星移,柳德米拉曾经为之出生入死、浴血奋战的苏联已经不复存在,而她的年轻后辈们再度拿起狙击枪奔赴战场,可是子弹却射向了柳德米拉昔日战友的后代子孙,倘若她泉下有知,不知会作何感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