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下一届中国央行行长的几个可能性人选(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month, 3 weeks



位于北京的中国人民银行总部美联社图片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美国“终身教授”易纲尚有多大可能继续执掌中共央行?》中已经介绍过了五年前的易纲被“意外”任命为中共央行行长之后,外界在分析原因时更多关注的是他在接掌央行行长之前的副行长角色,而较少注意到了他在二零一四年初被提升为央行副行长并兼国家外汇局局长的同时,还有另外一项重要职务,那就是习近平亲自主持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下设的常设办公室的副主任,时任主任是刘鹤。一段时间内,易纲是唯一的副主任。由此可见习近平对易纲的重视和信任程度。

这篇文章刊登和播出后,有一位知情人指出“这一段叙述欠准确”,并提醒笔者公开网站上的,包括中共官媒上的易纲简历在他的具体任职内容和时间上都有错误, 应该以央行网站上刊登的为准,因为那应该是易纲本人审阅过的。

央行网站上刊登的易纲简历说他是“1986年至1994年,在美国印第安那大学经济系先后担任助理教授、副教授,1992年获终身教职”。在此原文引用,以回答有网友对易纲是美国“终身教授”的疑问。

央行为易纲刊出的简历中说明他是一九九七年进入央行,因为“海归教授”背景起点很高,起步就是副司局级。在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位置上坐了五年后升任秘书长,以正司局级待遇兼货币政策司副司长,一年后开始专任该司司长。

二零零四年七月,升任银行党委委员、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的行长助理,三年后的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被宣布为行党委委员、副行长。此时的易纲四十三岁,用了十年时间完成了从副司局级至副部长级的爬升过程。

担任副行长期间,他还兼任过一时间的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二零一六三月,易纲成为央行党委副书记兼副行长。此时距周小川交班还有正好两年时间,足见当时的易纲已经被放在了行长接班人第一培养人选的位置上了。

笔者在上篇文章里没有写清楚的主要是易纲兼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的起始时间。

维基百科上刊登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词条中关于刘鹤任主任的起始时间是对的,二零一三年三月。但说易纲兼任副主任的起始时间是二零一四年四月是错的。央行发布的易纲简历中注明的时间是二零一三年七月。

其实不但是维基百科,就是中国大陆官网上刊登的一些中共高级官员的某些党内职务的任职起始时间,不准确的很多,原因就是诸如刘鹤,易纲这类人,被任命为副总理也好,行长或者副行长也好,都有一个对外公开的任命程序,但这类人如果同时在党中央的某个委员会、某个领导小组中的常设办公室专任或者兼任的职务,都没有一个公开任命的程序,所以他们担任或者兼任这类职务的起始时间,都被外界从他们以这个职务的身份第一次公开活动的那一天算起。

比如人民日报旗下的《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曾在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刊登《易纲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一文,内容是:”据福建日报报道,四月二十五日,福建省委中心组举行专题学习会。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应邀到会作《贯彻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面深化金融领域改革》的专题报告。据了解,这是易纲首次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在媒体上亮相。“

据此,包括维基百科在内的大部媒体均以二零一四年四月作为易纲被任命为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的起始时间,殊不知此时的易纲担任这一职务已经九个多月了。

笔者在此特别强调这一点,意在证明易纲与刘鹤之间的关系之特殊。也就是说,在习近平第一次“当选“国家主席的同时即把刘鹤安排为直接向他习近平负责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紧接着就是刘鹤把易纲也拉到了习近平的身边。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日,新浪财经刊登《独家解读:为什么是易纲?》。文章开篇第一句竟然是“这位央行新掌门,曾经因为研究节水马桶,试验两次小便后冲水一次而受到家人批评。”然后才“书归正传”。

文章说:全球最为引人“猜想”的人事安排尘埃落定:易纲接替周小川出任央行行长。在此前流传的多个版本中,易纲并不是大热门,但最终胜出,堪称黑马。不过,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黑马不黑”。易纲的当选是非常“合理”的选择。

此文章中说的“合理”主要是以下几项。一, 易纲与刘鹤的交集:易纲不仅是央行副行长,还担任中财办副主任。如今,中财办主任刘鹤出任分管金融的副总理,易纲出任央行行长,可以延续过去的密切合作;刘鹤、易纲分别毕业于哈佛大学、伊利诺伊大学,同属“海龟”,更有共同语言;易纲是刘鹤创办的中国经济 50 人论坛资深成员。

二,易纲从一九九七年开始入职央行,是“老央行”。在央行副行长中,他是与周小川搭档时间最长的。周小川担任央行行长十五年期间,易纲全程陪同。由他接任,更能无缝衔接。

三, 国际化优势:随着中国经济地位提升,中国已是“大国金融”。无论是中美经贸谈判,还是全球金融合作,对央行行长的国际化能力都有很高要求。易纲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并曾在美国大学任教,国际化沟通交流能力不比小川逊色。易纲英语发音很好。在金融更趋全球化的今天,由易纲代表央行参加全球央行行长会议,是非常合适的。时常陪同周小川参加全球会议的易纲,对于国际活动,已是驾轻就熟。

四,年龄:易纲比周小川年轻十岁,这意味着易纲有担任两届央行行长的“年龄空间”,有利于保持货币政策的连续性。

那么,如今已经是五年一届将满,已经六十五岁的易纲能否连任第二届央行央长,以及如果不是易纲连任,谁最有可能接任,就是我们本文继续讨论的话题。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易纲五年前被“意外”任命为央行行长之前,笔者曾经与内地一位经济学人讨论过时任河南省委书记谢伏瞻是否会调任央行行长的问题。这位仁兄透露说,易纲接替周小川是早在十九大召开之前“通盘考虑”的内容之一,之所以只在十九大上只“当选”中央候补委员,是因为在中央委员的“预选”过程中的总得票数低过了门槛,这才被“退而求其次”。

能够为如上说法提供佐证的是当时的央行的另外一位副行长潘功胜也被安排成了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

这位潘功胜比易纲年轻九岁,其简历中特别说明他是于一九九三年加入民盟,后于一九九九年加入中共。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研究员。剑桥大学博士后学者及哈佛大学高级研究员。

也就是说,相比于易纲,此人是中共政权自己培养出来的“土博士”,日后的海外“学历”均为镀金性质。

这个潘功胜从农行副行长升任央行副行长的时间是二零一二年六月。然后又被安排兼任了当时易纲不再兼任的国家外汇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至今。

正常情况下,历届中共中央委员会和中纪委给国家机关部委的分配名额大都是一名中央委员,一名中纪委委员,同时还被分配一名中央候补委员的并不普遍。而同时被分配两个中央候补委员名额的,几乎没有。由此可以证明在五年多前的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的那份“两委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即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及中纪委委员)里,时任央行党委副书记兼主持日常工作的副行长的易纲和时任央行党委委员、副行长潘功胜是分别名列在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名单的。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就是从二零一八年三月开始的央行里有两个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而同时任命的央行党委书记郭树清不但是十九届中央委员,而且还是已经连任了两届的中央委员。

不过,当时对央行的这种安排,与外交部的所谓“双首长制”并不完全一样。当时的郭树清是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的身份兼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副行长。这个银监会职责的第一条就是“依法依规对全国银行业和保险业实行统一监督管理”。也就是说,郭树清与易纲之间的职务关系,就是银保监会与央行之间的职责关系。

在去年十月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的团长是郭树清、副团长是易纲、易会满,秘书长兼新闻发言人是潘功胜。

大会出台“选举”结果后人们发现,上届中央候补委员,一九六四年十二月生人的易会满成为中央委员,而一九六三年七月出生的潘功胜却连中央候补委员都不再是了。

如此一来,二十大之前在央行内传闻的潘胜功接任央行行长的可能性基本上被排除了。于此同时,外部有好事者在有金融背景或者曾经有过财政和金融工作经历的二十届中央委员里为易纲挑选了几位央行行长接班人。其中之一就是现任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

这个易会满是从基层银行职员一步步爬升上去的,不知道当时是攀上了哪条线,五年多前以工业行行长身份被安排为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一年多后即升任了证监会主席。

与易纲相比,这个易会满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连个正经的“土学历”都没有。官方公布的简历中没有他的大学经历,只说他曾经在职读成过“研究生”。所以如果真是安排了易会满出任堂堂厉害国的下届央行行长,对外怎么拿得出手?

当然,没有正经学历在习近平眼里更会被另眼相待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外部评论界给易纲选择的另一个行长接班人是现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兼全国政协机关党组副书记邹家怡。

与易会满相比,即使是与二十届中央委员里所有有金融和财政工作背景者相比,这位邹女士无论是学历还是财政和金融工作资历都是对外最拿得出手的。她出生于一九六三年六月,大学本科是国际关系学院,然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系国际经济关系专业,获经济学硕士学位。毕业后,进入财政部工作,先后任财政部世界银行司综合处副处长,财政部国际司副司长、驻世界银行中国执行董事,财政部国际司司长等职,并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出任财政部部长助理、党组成员。

担任财政部部长助理才五年月,邹加怡又由当年十二月被从财政系统转入纪检系统,出任中纪委驻中央外办纪检组组长。一年多后,二零一七年四月,出任监察部副部长。

二零一八年六月邹女重回财政部,出任财政部副部长、党组成员。自此,中共财政系统内人人看好这个邹女士会在二零二三年成为下一届财政部长。没成想二十大召开的前一年,这个邹家怡突然被宣布调任全国政协,接替了时任全国政协常务副秘书长、十九届中央委员潘志刚的位置,官至正部长级。

正常情况下,全国政协的常务副秘书长兼机关党组副书记都会被安排进中委。而邹家怡在二十大上如愿进入中委之后,又被宣布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如此安排,不像是在为让她重返国务院系统进行热身。

中共二十大后被外界媒体看好为易纲接班人的另外一位是现任北京市长殷勇。一九六九年八月出生的殷勇曾经是央行最年轻的副行长,但在二十大上“当选”中央委员后不久即在北京市副市长位置被扶正,成为“全国31省份中最年轻的省级政府一把手”。如此说来,堂堂厉害国的首都五个月换一任市长的可有性有多大呢?

前面说到了二十大上的中央金融代表团。引起笔者特别关注的是,与上届相比,这届代表团里多出了一个“中央指定代表“,即全国政协副主席兼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

正常情况下,何立峰要么应该以国务院部委负责人身份在中央和国家机关代表团里占一名额,或者以全国政协副主席身份被分配至某地方代表团占一名额。而二十大上把他指定进入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除了证明何立峰已经是实际上的整个中央金融系统的“总督头“,是否也说明习近平也考虑过在易纲干满一届就交班的前提下,今年三月以后由何立峰以国家副总理身份兼任央行行长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