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咤美国顶级富豪圈的亚裔女人,有什么过人之处(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4 weeks

去年年底那场纸醉金迷的香港K11之夜上,艾娃·周(Eva Chow)放松地搂住派对主人郑志刚的肩膀,在一众明星、富豪、名流里,她是个看起来非常低调的存在。

但在大洋彼岸的名媛圈中,她是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之一。

谁是洛杉矶最顶尖的“女主人”?



虽然普通人对她的认知度,还不如同时在场的李在镕前妻林世玲,但在美国的上流社交圈,她却是一个风云人物。

《纽约时报》称她为“洛杉矶的艺术女王”,《好莱坞日报》认为她和前夫是“世界上最酷的夫妇”,尽管这些媒体着重捕捉艾娃不同面的侧写,都公认她是洛杉矶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名媛之一。就连洛杉矶本地讨厌她的名流也认同:她是这个城市的“最顶尖的女主人”。



不过要拥有洛杉矶,影响力也需要在一次次派对中稳步扩张。2014年,她在自己奢华的家中举办了一场“顶级派对”,受邀出席的名流有Ye以及时任总统奥巴马;与此同时,她牵头创办的LACMA Art+Film也成了洛杉矶地区最著名的社交活动。

和上层社会建立联系的第一步总是从钱开始。起初这个晚会是为了募集善款,用以鼓励艺术与电影行业发展,但是星光熠熠的水准和豪华规格让其一炮而红:从第一届起,就由艾娃与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联袂主持,近10万美元一桌的餐标和上万美金一张的对外票价,让派对很难低调。



在连续举办多届后,LACMA Art+Film成了一场影响力在业界不容小觑的派对,名流以受邀出席为荣,艾娃·周本人也成了横跨时尚界、艺术节、电影界的文化领袖。

韩裔身份让她在韩国名流界更加如鱼得水。韩国名人们以能与她交往为荣,演艺界尤其乐于晒出与她的合照,以示自己进入了“金字塔顶层”社交圈。

艾娃·周对家乡人民也广结善缘,《鱿鱼游戏》的主演李政宰、歌手权志龙、近年来人气最高的防弹少年团、Blackpink……都与她有不错的私交。在她创办了烧酒品牌KHEE后,这些韩流明星也格外给面子的主动宣传,当然也是为了向这位“冲出亚洲”的名媛示好。

成为欧美名流,不能只做餐饮

艾娃·周的成功毋庸置疑,不过这个名字,也是从嫁给“华裔食神”周英华之后才逐渐为人所知。

还在读书时,她就以本名“Eva Chun”成立了个人时装品牌,也因为自己的努力,最终结识了同样喜欢艺术和时尚的周英华。

周英华出身显赫,父亲是京剧大师周信芳、“麒派”京剧的开创者,母亲是上海裘天宝银楼的三小姐裘丽琳,而姐姐是演员周采芹。他在英国创办的高档中式餐厅“Mr Chow”,与常见的物美价廉的中餐厅不同,聘用香港一流名厨、意大利人侍应,将墙上挂满了精心挑选的名画以吸引艺术界人士欣赏。



周氏一家人:左三到左五依次为周英华、周信芳、周采芹


不俗的品味吸引了不少名流常客,餐厅也打响名号,之后更是扩张到美国贝弗利山庄。周英华和他的餐厅逐渐成了高尚品味的代言,早在上世纪80年代,美国运通信用卡平面广告上就出现了他的餐厅“Mr Chow”。艾娃自己也没想过会与周英华相恋,毕竟在两人相遇之前,她是个去Mr Chow餐厅都要考量几天的学生。



上世纪八十年代,周英华和第二任妻子周天娜


周英华的前几段婚姻也成了周氏挤进欧美上流社会的助力:他的第一任妻子格蕾丝·格丁顿是名模也是传奇时装编辑,餐厅是在她的帮助下才成功起步;第二任妻子周天娜是国际名模。

艾娃·周的父亲是银行家,在韩国属于“金汤匙”阶层,但到了美国明显不够看,于是两名亚裔相遇后,开始强强联手。

在婚前就展现了自己不俗经营能力的艾娃嫁给周英华后,关停了个人品牌,专心辅佐丈夫的事业,长袖善舞,积极拓展人脉与渠道,以惊人的社交能力逐渐成了欧美名流圈闻名遐迩的亚裔名流。

和真人秀《璀璨帝国》里赤裸裸的炫富不同,周氏夫妇在艺术方面有相当造诣。不凡的家庭背景赋予周英华艺术天分,在餐厅经营者之外,他也是一名颇有眼光的收藏家,早年间他收藏的安迪·沃霍尔画作之后被拍出了上亿港元的天价。





夫妇俩的豪宅成了他们广宴宾客的根据地(上图),以马德里的索菲娅王后国家艺术中心博物馆为模型,到访的宾客总会对一切细节啧啧称道。

这座豪宅确实更像一座博物馆,收藏着这对夫妇价值超过 5000 万美元的世界级艺术收藏品。豪宅周围的土地被树木环绕,远离好事者窥视的目光。

不过,两人在维持了26年婚姻后分道扬镳,2017年离婚后艾娃得到了这座她亲手建成的豪宅,并丝毫没有留恋地将其挂上了二手网站,2020年,艾娃更是将自己在纽约布鲁克林的顶层公寓卖出,售价达600万美元。

亚裔富豪闯美,到底有多心酸?

挤入顶层后,回过头看那些努力和成就,反而会让人想起自己的过往。即使打入美国权力与文化的最高阶层,周英华仍然将自己定位为“难民”。

他常年戴着一副眼镜,这是因为想要塑造标志性形象,让别人能够记住自己。

有趣的是,周英华本人内心一直有中国情结:第二任日美混血妻子生下的女儿被周英华取名为周佳纳(China),与艾娃·周的女儿则叫艾莎·周筠(Asia 亚洲),倒是没有Japan(日本)和Korea(韩国)的位置。

不止周英华一位亚裔移民有这样的困境。近年来,好莱坞有许多着墨描写亚裔富豪的影视和综艺作品。《摘金奇缘》里体现了疯狂的亚裔富豪有多“壕”;拍摄亚裔富豪生活的真人秀《璀璨帝国》则描写疯狂的亚裔富豪有多“疯”:这些光鲜亮丽的亚裔富豪为了奢靡的生活可以不顾一切,但又会在美国炫耀自己的中国老本家有多名声煊赫,比如一位贵妇克里斯汀就炫耀自己的医生丈夫是宋代赵氏后人。

但即使是人中显贵,在美利坚挥斥方遒的亚裔富豪背后也有辛酸。作为新移民,他们即使有钱,也很难像周氏家族一样融入欧美本土,不想和其他阶层交往的他们,只能在狭窄的社交圈来往。



另一方面,亚裔也是在美国收入差异最大的群体:从1970年到2016年,亚裔美国人的收入不平等指数几乎翻了一番。

较普通移民而言,身份显赫、一直被另眼相看的亚裔富豪们,在成为移民后对于旁人对待的落差感更明显,也更想获得他人认可,就像曾经的“杀马特”一代,是想要借夸张的发型不被“城里人”欺负,亚裔富豪移民们光鲜亮丽的背后,是他们不想受到周遭一丝歧视。

听起来有些心酸,不过这些小纠结并不会影响富豪们享受人生。周英华在离婚后没过两年又对自己的第四任妻子“一见钟情”,称其重新给了自己“爱情的感觉”,并老来得子,在80岁高龄与第四任妻子生下了小儿子,一年后再添一个小女儿。

就像韩国电影《寄生虫》里说的那样,金钱就是熨斗,可以熨平生活的一切褶皱,不管是生育限制,还是阶级限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