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园遗体多年不腐 活人苦不堪言 揭秘葡萄牙怪事(图)

6Park 生活 5 days, 7 hours

在葡萄牙,遗体拒绝腐烂!

这咄咄逼人的怪事正在葡萄牙大规模发生,由于城市公墓数量不够,"临时埋葬 "在葡萄牙也变得越来越普遍,在首次埋葬三年后,一些遗体会被挖掘出来再次安置。

家人会收到一封信,提醒他们遗体一旦腐烂就需要搬走。

按照法律规定,腐烂的尸体只能是骨架,没有剩余的软组织。

如果人已经变成了骨架,接下来就会顺利移入小盒子放在墓地墙壁上。然而,在里斯本郊区的卡纳克赛德公墓,掘墓人爱德华多总是会遇到三年都不腐的尸体,其中一些甚至“自动”变成了木乃伊。

这个结果,让公墓方面非常头疼,原计划3年就能上墙,现在基本上都要花个八九年才行,这下本就紧巴巴的地皮,更不够用了!

掘墓人说:"当你打开棺材时,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发现什么,有时会有惊喜,这有点像抽奖。”很明显,爱德华多对自己的职业抱有很好的心态。

这个现象已经引起了葡萄牙法医人类学家安吉拉·席尔瓦·贝萨(Angela Silva

Bessa)的注意,她甚至正在准备一篇关于该主题的开创性论文!

不久前,她刚刚在国际期刊《法医科学》上发表了第一篇报告,讨论土壤在人体腐烂过程中的作用。

这里的土壤有什么诡异之处?是什么元素如此强大,能够抵御时间,打败死亡,导致55%至64%的首次从坟墓中取出的尸体都不腐败?

随着安吉拉调查的深入,她发现其中的因素众说纷纭,十期《走近科学》都说不清楚。

殡葬专业人员协会主席保罗·卡雷拉(Paulo Carrera)从土壤角度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土壤特性,比如其质地,内含有机物、重金属含量、酸度,都是人类可以改变的,自然条件早已不是一切。

他认为,虽然新坟墓源源不断,但用来填充坟墓的土总是墓园里的这些,重复循环使用导致这些土壤非常“疲惫”,里面没有足够的微生物来分解尸体。

嗯,好像有几分道理!

保罗还说,棺材的材质也有影响。现在大量使用富含复合材料的棺材,聚酯以及外壳的清漆,导致不透水,这样也会减慢分解的速度,所以他呼吁人们应该用可生物降解的棺木。



法国殡葬业专家皮埃尔·拉里伯(Pierre Larribe)对保罗的说法十分赞同,有的土壤能“很好地”吃掉尸体,而有些土壤则不那么好。

比如说:现在广泛使用的粘土,能保持水分,含氧量低,容易形成屏障,打破了分解所需的平衡,导致外部细菌很难突破,从而有利于保存遗体。

在里斯本以北约15公里处的阿马多拉公墓,自然情况又不一样,在下葬五年后进行挖掘时,出土了许多自然木乃伊:湿度不足加上通风良好,遗体已经完全干燥。

里斯本法医人类学家、科英布拉大学教授尤金尼娅·库尼亚(Eugénia Cunha)介绍说:"这个墓园的遗体软组织保持如此完好,我们可以很容易从外观判断性别。”

在这个墓地里,还有一个令人惊奇的保存现象:在理想情况下,过量的水加上厌氧(无氧)环境会导致皂化机制,将尸体的脂肪转化为一种肥皂状物质,看起来像蜡像一般。

除了外部条件,人生前服用的药物、所患疾病,也在死后的时间里继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比如有的人生前已经严重脱水,因结核病而变得虚弱,如果进一步满足地下条件,就有更大的"机会 "变成一具木乃伊。

为了了解更多,尤金尼娅采集了头发和指甲样本。她准备测量药物对遗体的影响,如大量使用抗生素,癌症治疗,如化疗或放疗,等等。这些元素中的一些在死后仍然会发挥作用,负责消灭骨头中的细菌。

负责里斯本公墓的萨拉·贡萨尔维斯(Sara Gonçalves)提出了自己的观察:死者所穿的衣服材质也可以被归为其中一个因素。

比如说聚酯这种合成纤维,可以延缓腐烂的过程。同样,很多Covid的死者被包裹在一个或多个塑料盖子里,他们在被挖掘出来时也比其他死者保存得更好。

尸体不再有效高效腐烂这样的趋势,对于掘墓人来说,是非常可怕的:

"老实说,一开始它让我感觉非常奇怪,有气味......但今天,它不再影响我,我不做噩梦了。在心理上我已经习惯了,这是个和其他工作一样的工作。就像有些人刷墙,但我们开棺材”。

不过,对于死者的家人,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他们一般都会在开掘现场,当88岁的父亲的棺材在阿马多拉公墓中被露天放置片刻时,他的儿子路易十分不安,他发现父亲的遗体躯干十分完好,这使得路易措手不及。情绪复杂。

今年开掘失败了,3年之后还要这样再来一次,这对家人来说可能引起新的创伤,。

爱德华多这样向客人解释自己工作的必要性:"打开棺材这样一个简单的行为,会重新启动分解过程。”



前殡仪员纪尧姆·贝利(Guillaume Bailly)回忆起七十年前被埋葬的一个女孩,她的躯体过于"完整",组织看起来就像明胶,当尸体再次暴露在空气中时,在一个小时内就融化了!

如今,加快遗体的“自然腐败”速度,已经成为政府、墓园、家属共同的心愿,以至于殡葬机构开始提供一种“神奇产品”:酶,在遗体上撒上米黄色的酶粉,就可以让分解顺利发生。

当然了,彻底解决方案显而易见,即火化而不是埋葬,但在该天主教地区,这种选择在今天依然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

虽然焚烧的尸体比率在增加,也只有25%,同比法国已经达到了40%。

肉身不腐,在科技不发达的古代曾被奉为神迹,而在愈加拥挤的今天则被视为困扰,我们留给死者的时间和空间,已经不多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