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美王妃入宫21年惨变“鬼魂王妃” 6年行踪不明(图)

6Park 娱乐 5 days, 6 hours

前阵子的卡塔尔世界杯上,惊艳亮相的莫扎王后引起了不少关注。

她雷厉风行的社交风格,只穿高定时装的奢华品味,还有一手缔造卡塔尔繁荣发展的工作能力,都令人印象深刻。



在保守的中东王室里,和莫扎王后一样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的女性王室成员,还有约旦王室的拉尼娅王后,沙特王室瓦利德王子的前妻阿美娜王妃,迪拜酋长的前妻哈雅王妃等等。

(拉尼娅王后)

(阿美娜王妃、哈雅王妃)

实际上,除了前面几位来自中东的王后王妃,地处北非,同样信仰伊斯兰教,作风派头和中东王室相似的摩洛哥王室,国王默罕默德六世的妻子拉拉·萨尔玛王妃,也曾是国际社交舞台上备受瞩目的王室人物。



萨尔玛王妃有着一头浓密的红色卷发,出席公众场合时甚少戴头巾,经常身着摩洛哥传统服饰,陪同丈夫出访各地。



她也曾代表摩洛哥王室受邀前往威廉和凯特大婚现场、荷兰国王加冕仪式等重要场合,也曾和卡塔尔的莫扎王后,西班牙的莱蒂西亚王后同场活动。

(中间为萨尔玛的女儿,摩洛哥卡蒂嘉公主)

这位1978年出身于摩洛哥中产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的王妃,进入王室前曾是工科专业的理工学生,毕业后也是在大公司工作过的正儿八经的职业女性。



2002年和国王结婚后,摩洛哥王室破天荒地将她公开介绍给了民众。国王坚持了一夫一妻制度,还给了萨尔玛「王妃」的头衔。

她的“抛头露面”,被认为给摩洛哥王室吹来了现代平等的春风。



然而,就在结婚后的第15年,萨尔玛突然消失在了公众面前。从2017年底到现在,她成了摩洛哥民众口中的“Ghost Princess鬼魂王妃”,再也没被王室正式提及。



快六年的光景过去,萨尔玛,究竟去了哪里?

世界上的富裕王室,有身价上430亿美元的泰国王室,280亿美元的文莱王室,或是中东的阿联酋王室(150亿美元),还有欧洲的列支敦士登王室(72亿美元)等等。

摩洛哥王室在新闻报道里,总有点名不见经传的意思。

殊不知,摩洛哥王室不仅总身价超82亿美元排在世界前五,非洲王室圈第一,还是坐拥相当一部分政经军事权力的实权王室,对国家的影响力非凡。



现任国王默罕默德六世,1963年出生,是摩洛哥阿拉维王朝的第23位君主,1999年7月23日在父王哈桑二世去世后登基。



他从小被父王倾力培养,完成了本硕博的教育,学过的内容涵盖法律、国际关系、政治科学等科目。

默罕默德六世也是摩洛哥皇家陆军的将军,22岁时就已经在公众面前频繁活动。



还未登基的王储,活得非常肆意妄为。外媒报道过,他还是单身汉时,热爱跑车和夜店派对,有“花花公子”的外号。



接受过现代教育和西式生活方式“熏陶”的默罕默德六世,和欧洲的王公贵族们交流频繁。

摩洛哥王室因为身处北非,离欧洲近,与隔海相望的西班牙王室关系不错,和非洲大陆的王室不算特别亲近。



又因为摩洛哥阿拉维王朝来自先知默罕默德孙子的血统传承,他们的先知后裔身份,在中东较为得到认可,所以和中东远房亲戚王室们关系不错。

1999年先王驾崩,六世登基后,第二年便和亲姐去了白宫访问,所以摩洛哥王室与美国关系也挺好。



之后的2010年代,无论是北非和中东的乱局危机,还是和以色列的问题上,摩洛哥都充当了和事佬、传话筒的角色,在北非、中东、西方势力间,游刃有余,受冲击也较少。

(最左为王储,穆莱王子)

摩洛哥王室控股的SNI和SIGER投资公司,在这些动荡里闷声发大财,不仅染指国内的银行业、制造业、石油业,也投资了非洲各地的石油业、矿业、股票、食品等领域。



在集体投资股份里,默罕默德六世占股超40%,他的三个姐妹和弟弟,加起来占股接近50%。

如此看出,摩洛哥王室在摩洛哥的影响力,毋庸置疑。这样一位国王,他选择伴侣时需要的象征意义和国际影响力,自然不用赘述。



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摩洛哥王室,即要遵循国内传统阶层一致要求的宗教文化上的保守,也需要跟国际交流时的现代和开放。

国王在这一点上做的游刃有余,选择伴侣时当然会有一致的需求。

(左已故哈桑二世)

1999年,国王尚未正式登基时,在一个私人晚宴上遇到了那时为王室名下投资公司工作的萨尔玛。

彼时,22岁的萨尔玛刚从工程专业毕业,职位是集团的信息服务工程师。她年轻貌美,会几种语言,父亲是大学老师,算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女性。



交往两年期间,国王正式登基。两人在2001年10月宣布订婚,又在2002年3月举行了较为低调的闭门婚宴。

过去的摩洛哥王室婚礼,都不会将女性大张旗鼓地介绍给民众,但萨尔玛不仅得到了王妃的头衔,也被正式介绍给了世界。



是真心地追求进步,还是为了迎合欧美的意识形态,众说纷纭。

在摩洛哥国内,一部分保守势力对国王的行为颇有微词,认为女人不该抛头露面。还有摩洛哥本地媒体曾报道,国王的三个姐妹不太喜欢萨尔玛,认为她抢了王室的风头,不够“乖”。

(左,三姐妹)

就在这些争议里,萨尔玛的王妃之路正式开启。

婚后没了工程师的工作,但多年的学术和职场训练,让她有了在其他领域施展拳脚的底气。王妃先是创建抗癌基金会和音乐节,接着也在全非洲展开了一系列抗击艾滋病的公益活动。



萨尔玛“入宫”后,也逐渐将活动重心从摩洛哥、中东扩展到非洲。

这么做的原因,和默罕默德六世登基后,多年间在非洲进行投资和外交活动紧密相连。丈夫走硬核实力路线,老婆走软实力慈善路线,相辅相成,外界观感不错。



有丈夫的支持和王室的背书,萨尔玛“入宫”后的15年里,逐渐成为流量级的人物。



她每次出场,都身着昂贵奢华的定制传统长袍,从不重复。



一头浓密的红色卷发,雍容华贵又端庄大气。



现代服饰的选择上,也几乎不会出错。



她戴的皇冠项链耳环等首饰,全部来自高级定制,大多都是国王赠送的礼物。



多年间,萨尔玛不仅跟随国王出访各地,也独自前往国外参加各国王室的重要活动。



她和西班牙王后莱蒂西亚王后关系友好,过去经常会面。



也曾和约旦王后拉尼娅、卡塔尔太后莫扎一同参与活动。



她会去医院探访,也会做公开演讲,现代王后这个角色,完成得相当不错。



不过,萨尔玛的公开露面,以及国王被曝光一年要花2.63亿美元,光食物就耗费180万美元的新闻,让摩洛哥国内的一些保守势力颇有微词,认为国家贫富差距很大,王室不该这样。



另一方面也有报道,国王的姐妹对萨尔玛的公开露面不认可,认为她穿裤装不戴头巾,有失礼数。



她“失踪”的伏笔,就此埋下。

与国王相伴这么多年,萨尔玛分别在2003年和2007年生下一儿一女。



2003年出生的大儿子穆莱王子,一出生便被立储,目前通过继承父亲持有的部分投资公司股份,身价已经在15亿美元左右,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王子之一。



2007年出生的小女儿卡蒂嘉公主,是国王的掌上明珠,国王不仅在她出生时特赦数千名囚犯,多年间更为女儿送上多件名贵皇冠珠宝。



兄妹俩一起学习阿拉伯语、法语、西班牙语、英语、俄语和中文,从小跟着父母出席活动,小公主也已经和哥哥一样得到公开出镜的机会。



在摩洛哥以外的世界看来,这个王室家庭,富有低调现代亲和,颜值也比较养眼,堪称完美。

但没人料到,2017年12月萨尔玛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参观完博物馆后,便消失在了公众面前。



最开始,人们以为萨尔玛是和家人新年度假去了。可随着2018年2月,摩洛哥王室放出一张家庭合影,萨尔玛“被消失”的新闻再也没有断过。

这张照片里,是国王在国外刚做完心脏手术后和家人的合影,里面有他的三个姐妹、弟弟,以及一双儿女,萨尔玛不见了踪影。

王室没有解释萨尔玛为何不在丈夫身边,五年多来也不回应王妃的去向。



国王手术后回到摩洛哥不久,欧洲媒体曾旁敲侧击询问摩洛哥王室的知情人士,得到了两人准备离婚的消息,但王室依然没有回应。



取而代之的,小女儿卡蒂嘉公主,仿佛成了母亲的“替代品”,在2018年、2019年和父亲还有哥哥一起出席公开活动。



摩洛哥媒体对此一致保持沉默,却有新闻网站在萨尔玛消失后发过“萨尔玛王妃谎话连篇”、“王妃傲慢自大”的负面新闻。

这些举动,都被认为是王室向外界传达的态度。



从2017年到现在,萨尔玛没有任何官方露面,只有区区几次被公众拍到的画面。她穿着低调,不再佩戴任何昂贵的珠宝首饰。

先是2018年夏天和女儿在意大利度假,然后是2019年被拍到和儿子在希腊游艇旅游,在摩洛哥的小餐馆和女儿吃饭,以及和一双儿女出现在纽约中央公园的某家酒店之外。



2019年哈利梅根访问非洲时,也是默罕默德六世独自接待。



疫情发生后的两年,萨尔玛更可以被称作“人间蒸发”,得到了“鬼魂王妃”的别名。国王在接待外宾时,曾经和萨尔玛关系友好的西班牙王后莱蒂西亚,只能独自走在后面。



所有人都想知道萨尔玛究竟去了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国王根本不提供答案。摩洛哥民间和熟知摩洛哥的欧洲媒体给出了几种猜测。

有的说肯定是萨尔玛和丈夫的姐妹们关系破裂,姑姐们不喜欢她总是吸引关注,因此萨尔玛被算计出局。

而欧洲媒体曾报道称两人已经离婚,国王想最大程度降低热度,不准萨尔玛再公开露面让他丢面子,完全抛弃了刚和她结婚时开放自由的方式。

无论哪种说法,都能看出王室对待女性时的真实态度。



或许我们可以从默罕默德六世的亲生母亲,拉蒂法王太后的结局那里猜想一下情况。国王的行事风格,向来挺狠。



1999年国王的父亲哈桑二世去世,默罕默德六世登基,而王太后和已故国王的保镖有了情谊,决定再婚。

一位逃到西班牙的前摩洛哥贴身卫兵曾对媒体透露,六世对母亲的情事感到十分愤怒,将她关进了行宫,最后又将她放逐到了巴黎。

去年八月王太后病重卧床,儿子才去探望了一下。



对于“鬼魂王妃”萨尔玛来说,大概因为两个孩子年纪尚小,她还有一丝斡旋的机会。去年9月,萨尔玛被拍到出现在希腊。



据报道,国王为了不让萨尔玛再出现在公众面前或者接受媒体访问,给了她一笔养老钱,完成了离婚手续。

媒体还称,萨尔玛已经在希腊购置了房产准备离开摩洛哥,但前提条件是不能带走一双儿女。



被给予的自由和权力,随时可以被剥夺,并很快能寻到下一个接受这自由与权力的替代者。



或许可以这么说,无论接受了多少现代教育,又对外界呈现出怎样开放包容的形象和态度,有些思想,根深蒂固,不会改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