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联盟指控古天乐拖欠工资3年 要求直接对话(组图)

6Park 娱乐 1 week, 3 days

近年来,古天乐逐渐成长为香港电影圈的大享,将合拍片赚取的收益不断投入当地制作中,大量无缘揾人仔的台前幕后因此获益。但就在此时,香港编剧权益联盟却实名指控他拖欠编剧薪资3年,要求直接对话。



香港编剧权益联盟在 Facebook发文称,去年收到电影《纸皮婆婆》编剧、导演任侠的求助信息,发现古天乐旗下公司天下一在处理编剧费用、编剧合约、以及创投百万首奖的奖金分配存在严重不公,任侠作为《纸皮婆婆》的主要编剧,不但被排除在编剧合约之外,连编剧费都被拖欠3年,多番追讨协商无果,只能由联盟协助追讨。下图为编剧联盟声明部分截图



“天下一于毫无预警之下,单方面中断《纸皮婆婆》项目和取消任侠的导演合约,更在从未得到任侠的同意下,擅自分配并透支双方共同拥有的百万首奖奖金,联盟多次就上述事件与负责该项目的天下一高层交涉,惟未获得合理解释和后续安排,我们现在严正要求和古天乐先生直接对话,以尽快解决《纸皮婆婆》项目开发权和奖金去向等事宜。”声明中如此写道。



在其后的声明内容中,香港编剧权益联盟详细阐述了事件经过。根据他们的说法,任侠于2018年10月开始参与《纸皮婆婆》的剧本创作,从故事大纲到剧本第二稿,都是由其主笔,时间长达三年,但天下一在合约方面多有欺骗,在未得到任侠同意的情况下,背地里和舒琪(《纸皮婆婆》的另一名编剧)签订了一份包含整部戏的编剧预算,而作为主要编剧的他则被完全排除在外。



“任侠参与《纸皮婆婆》剧本创作超过三年,期间完全没有收到分毫的编剧费,他追讨编剧费时,天下一高层却以编剧费已全数发给舒琪为由拒绝受理,直到联盟加入追讨,天下一高层的态度才有所改善。追讨期间,联盟和任侠多次要求查阅《纸皮婆婆》的编剧合约,但天下一一直以公司保密为由拒绝,直至目前为止,作为主要编剧的任侠仍然未亲眼看过编剧合约的任何内容,只能从天下一高层的口中得知编剧合约的大概金额。”



必须指出的是,这位舒琪不是舒淇,而是一位编剧,真名姓叶,类似于大块田的另一半。



另外,根据声明所说,任侠身兼《纸皮婆婆》的导演,对百万首奖的去向毫不知情,直到日前和联盟一起到天下一交涉时,才被告知奖金早已花光,而根据百万首奖协议,奖金必须由公司和导演共同支配与协商,天下一的做法严重违背规则,更开了个恶劣的先例:奖金已到手,制作公司就可以为所欲为,任意撤换导演,甚至腰斩整个项目。



编剧联盟表示,天下一是大公司,《纸皮婆婆》可能只是几百个项目中的一个,但对任侠来说,却是投入数年时间创作的心血之作,可是协商过程中却以大欺小,一直敷衍拖延,一部本来控诉不公义的电影造就了另一场不公义,实在太讽刺了。“我们要求和天下一电影制作有限公司的老板,亦同时贵为香港电影工作者总会会长的古天乐先生直接对话,完满的解决《纸皮婆婆》一事。”声明的结尾中如此写道。



天下一:失实指控,错愕遗憾

面对这一公开实名指控,天下一公司迅速做出回应,称公司曾就相关分歧主动提出交涉,但并未收到对方回复。“我们对有关失实指控感到错愕和遗憾,律师正处理中,并将于明天交代始末,以正视听,现阶段保留一切追究权利。“



讲真,任侠和编剧联盟的声明可能适得其反,根据天下一的声明,与古天乐直接对话无可能,对簿公堂倒是可能性极大,律师团队的质素将很大程度决定结果,而且即便官司获胜,他在这一行还混得下去吗?还是太冲动了。



从目前当地网友的反应来看,支持古仔和天下一的占据绝大多数,任侠和编剧联盟则被指敲诈勒索。想来也是,论近年对当地电影人的财力支持,古仔绝对首屈一指,仅凭一则声明,的确很难让人信服。期待双方尽快还原事件真相。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