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 张核子的核酸版图是怎么越做越大的?(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2 months



面对网友的滔滔指责,张核子始终没有正面发声。

张核子的弟弟张原子则在《创业板日报》的记者电话中回应道:“我们都是很低调的,这个信息清者自清,我们没有义务发什么澄清。”



张原子认为他们家人没有义务澄清公众质疑,队长是万万不敢赞同。如果你只是开一家烧烤店,一家早餐店,一家便利店,服务范围方圆不超过3公里,有那么一两个客户质疑你家店里卖的东西,你确实没有义务去澄清公众质疑。无非就是谁有疑问,你去跟谁澄清。

可现在,张核子旗下的核子基因业务遍布半个中国,为4亿中国人提供核酸检测服务。在核酸检测服务中,屡屡因出错而遭到不同地方政府处罚,这时候,你说你没有义务去对公众质疑澄清自己,这不是逃避吗?你做的生意本就不是私人生意,而是面向4亿中国人,具有某种公益性的公共服务,公众有权质疑,核子基因也有义务,有责任去澄清,给4亿中国人一个真相。



卖一瓶水,尚且需要注明水的产地、矿物添加物、生产日期和保质期,给4亿中国人做核酸,岂能遮遮掩掩,不明不白?

大家现在心底最大的疑问是,为什么张核子能够在短短3年时间里,把核酸生意做到半个中国?这个生意真的有这么好做吗?开一家核酸检测实验室,就这么容易开吗?我们开车的时候,都还有红绿灯,为什么张核子一路绿灯,不用停的?

这一切得从张核子的创始经历慢慢说起。张核子和他的妻子巴颖均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是正儿八经的医学生。其中,张核子是中国第一批DNA鉴定研究生。毕业后,张核子直接进入深圳公安局的DNA鉴定中心工作,成为了一名国家公务人员,捧上了铁饭碗。



不过,在富有活力和创业创新精神的深圳,捧着个铁饭碗过一辈子,不如下海闯出一片新天地。而且,在那样的年代,深圳创业成功率相当高。2000年,张核子选择辞职,创办了红石装饰公司。

这不是给普通人做装修的,而是给深圳的顶级富豪做别墅装修的。一个人如果不在富豪圈里,是很难赚到富豪的钱的。你连富豪都不认识,你凭什么赚富豪的钱呢?从张核子的第一次创业起点,就能看出,他的圈子不一般,他的身份不一般。

在那个时代,经济持续高速发展,富豪也越来越多,张核子的别墅装饰生意红红火火,很快就实现了财务自由。2010年,华大基因成立,随后深圳掀起基因测序创业热潮。2012年,贺建奎成立瀚海基因,同年,张核子成立核子基因。

核子基因的目标客户仍旧瞄准富豪群体,它的主要业务是帮富豪检测家族基因,其中有一项服务叫“儿童天赋基因检测”,售价9800元。普通人谁花这个冤枉钱?基本上都是有钱人的钱没地方花,给自己孩子买个天赋基因检测,就像算命一样。



在经济的持续繁荣下,中国富豪群体迅速扩大, 核子基因也得到了高速发展。到2019年时,核子基因的检测实验室和分公司就已经开遍了全国各地,服务于各省、各市的富豪们,帮他们看看,他们的孩子是不是“天选之子”,顺便也查一查隐藏在他们基因里的家族病。



换句话说,在全民核酸还没开始之前,核子基因的实验室就已经开遍半个中国了。只是因为,人家是给富豪服务的,普通人没有什么感知力。

那么,核子基因是如何走向千家万户的呢?直接原因就是新冠疫情。新冠疫情的爆发,为核子基因从高端市场走向下沉市场创造了最有利的客观条件。而在此之前,核子基因已经遍布半个中国的实验室,则为核子基因的业务扩张做好的铺垫。

对任何一家医学检测公司而言,核酸检测业务都是一块大肥肉。没有金刚钻,是揽不到瓷器活的。核子基因能够抢占先机,大步快跑,有三大因素:

其一是,2020年2月28日,核子基因拿到了深圳卫健委的核酸检测官方认证,成为深圳唯二的非医院类核酸检测机构,另一家是华大基因。有了这个牌照,让核子基因迅速切入公众核酸检测市场。



其二是,2020年5月,武汉疫情反弹,核子基因参加了“武汉抗疫十天大会战”。为什么深圳核子基因能参与武汉核酸检测呢?这里面真的没有内幕。因为在那时,全国各地的城市都没有足够的核酸检测能力,必须要从其他省市引进第三方核酸检测公司。

在市场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核子基因又持证在手,自然就成了武汉的首选对象。张核子抓住机会,亲自带队,抵达武汉抗疫前线,投入37台PCR设备,为武汉提供24小时核酸检测服,帮助这座1364万人口的城市,顺利地完成了艰巨的检测任务。



这也让核子基因一炮而红,成为各地核酸检测工作中的当红炸子鸡。在武汉之后,核子基因迅速将各国各地的基因检测实验室转换为核酸检测实验室。这不需要重新投资,也不需要新建实验室,只是把原本服务于富人的基因检测实验室,改造成服务于大众的核酸检测实验室。

在一部分公众眼里,张核子手眼通天。可其实,这里面有政策的因素,也有市场的因素。在政策层面上,各地都怕掉帽子,把防疫当做首要任务。可各地的核酸检测机构普遍偏少,而核子基因正好又在各地设有实验室,它还在武汉表现出色。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就让核子基因迅速铺满了半个中国。

其三是,技术创新。如果放在2年前,这可能是一个褒义词。但放在2022年,核子基因的技术创新显得格外刺眼。核子基因发明了“诺亚方舱”!



这是一座随时随地可移动的“核酸检测实验室”。它的建设成本低,速度快,服务范围广,部署灵活,非常适合县城和乡镇。

你在一个县城或者乡镇去建一个核酸实验室,成本巨大不说,万一疫情结束,别说赚回成本了,连底裤都要赔掉,以后也基本不会再有任何商业价值。核子基因发明的“诺亚方舱”就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不管你住在高山之上,还是住在雪原之中,核子基因的诺亚方舱都能来到距离你最近的地方,再派遣一个采样员去大山之中,田埂之上,抵达你家里,给你采样。

诺亚方舱也能作为方舱医院的配套设施,专门为方舱医院里的集中隔离人员提供就近核酸检测服务。这也极大地提高了核子基因对三四线城市,县城,乡镇的核酸检测渗透率。

据核子基因公布的数据称,核子基因累计完成的核酸检测量超过7亿份。随着生意越来越大,核子基因也启动了自己的IPO计划。可进入2022年下半年以后,防疫政策有松动的现象。这对核子基因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核子基因必须抓住最后的时间窗口,抓紧上市,以达到利益最大化。



这时候,核子基因的核酸检测业务距离社会公益性越来越远,距离资本市场则越来越近。当一个公益性事业被金钱所绑架时,它的性质就会慢慢被腐蚀,直到彻底走了样。

让私企营业去主导公益事业,这是值得怀疑的。我们不反对私营企业参与公益事业,但对公益事业的主导权应该落在国有医院的身上。这一点,在柳州和鄂尔多斯都已经得到成功的证明。

核酸检测也因坚持公有制为主体,不能让第三方私营核酸检测机构成了脱缰的野马,在巨大的利润面前,蒙眼狂奔。结果是,事倍功半,苦了百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