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员裸辞带娃,北美210万男人纷当全职奶爸(组图)

6Park 生活 2 months

​谁累谁知道

全职奶爸是新风尚,没错,那是在抖音里,全职奶爸的账号有一个火一个,可再想想,这么火还不是因为以稀为贵!

在北美,曾经最经典的家庭画面也是爸爸在外工作,妈妈在家全职带娃,共同养育二三四五个孩子。

但通胀的一再高企和新冠大流行改变了很多事情,包括究竟一个人的收入能不能养活全家,以及这个人是妻子还是丈夫。

据彭博社今天报道,美国政府的统计数据低估了全职奶爸的人数。政府数字中的全职奶爸只占全职父母的5%,而皮尤调查中心给出的数字是18%,210万!

没想到吧,北美在家带娃的全职奶爸居然有这么多,这可比比几年前多多了,比我们想象的多多了,比统计数字多多了!

今天,她乡堂主为你带来三个北美奶爸的故事。

10年了!公司总是喊我回去开飞机



伯迪克和两个儿子在一起。图源:彭博社


38岁的瑞安·伯迪克 (Ryan Burdick) 是两个男孩的父亲,没错,这是他的第一头衔,10年前,他放弃了让人羡慕的飞行员工作,转而回家躬身带娃。

十年来,他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一决定。你要问他何时重返工作岗位,大概率他会在心里翻白眼,这个问题对他来说老套、过时、无聊。

碰上人们问他是做什么的,他通常是打个哈哈说,呃我退休了。

飞行员毕竟是高端人才,10年来,原来的公司一直没有放弃他。

“我仍然经常收到公司发来的电子邮件,试图让我回去开飞机,”他说,虽然他偶尔会思念工作,但并不打算很快回去。10 岁的儿子沃尔特和 7岁的乔治才是他的重中之重。

十年前,当大儿子出生,保姆又无法随叫随到,他的妻子正在密歇根一家大医院做住院医生。

两人都是好工作,反思考察讨论之后,伯迪克回归家庭。这种安排让妻子释放了职业潜力,她进步飞快,很快靠一份收入就能解决全家人生活的财务问题。

伯迪克也有抱怨的时候。抱怨这个社会真是不把全职奶爸放在眼里。

“这个世界并不是真正为全职爸爸而建的,”他说,男厕所缺乏换尿布台等便利设施。

还有,尽管他被列为学校的主要联系人,但学校还是经常打电话给他的妻子。



前飞行员,叠的一手好衣裳。图源:彭博社

谁挣得多谁出去工作

收入潜力的差异促使杰森·米切尔(Jason Mitchell )在 2014年承担起全职爸爸的角色。

当时,他在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做兼职教授,而妻子有该校商学院的博士学位以及薪酬更好的终身职位。

第一个孩子出生时,夫妻俩通过调整教学时间表来极力维持工作,但生了老二之后,两人再无调整余地。

40 岁的米切尔现在照顾着4到11岁的四个孩子。“老实说,我的工作不足以支付一个以上孩子的托儿费用。”

新冠大流行病导致许多日托中心关闭,工作人员外流,从而推高了美国本已很高的儿童保育成本。58%的家庭保育开支超过一万美金,既然如此,面子不如里子,还是回家带娃实惠。

米切尔说,即使他最小的孩子开始全日制上学,他也不会重返工作岗位,“只是因为有太多事情要做”,还要打理家务并协调四个孩子的日程安排。

他认为自己很幸运。“我有时候也会怀念教书的日子。但与我能够看着孩子们长大,花尽可能多的时间和他们在一起相比,这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没错,在北美,能靠一方收入养活全家已经足够幸运。随着通胀的节节高升,这已经变成一种奢侈。

一边带娃一边学编程

现年34岁的克里斯托佛·帕克(Kristopher Park)显然就没有这么幸运,去年他辞去了政府福利食品采购的工作。

因为他的每月2000美元的薪水不足以支付两个儿子每月2500美元的日托费用。

而妻子尼科尔会计师的工作可以带来年薪5万美元。所以安排就变成了帕克在家带娃,同时利用业余时间发展自己在计算机编程和3D建模方面的技能,希望这将打开一扇高薪工作的大门。

“现实是,单凭妻子的收入,我们在紧急情况下基本上没有缓冲,”他说。

210万全职奶爸!全职爸妈比例大约4:1

实际上,25岁至54岁的美国男性的参工率一直在缓慢下滑,这让那些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都感到困惑,上个月,只有 88.5% 的壮年男性正在工作或正在找工作。这比 1950 年代下降了 9 个百分点以上。

与此同时,女性的参工率增加了一倍多,从当时约三分之一的人口增加到1990 年代后期的 77%,之后稳定下来。

此消彼长的背后,有相当数量的男性悄然回归家庭。



图源:美国劳动局

美国政府在人口普查时,将全职奶爸的定义得非常狭窄

家有15 岁以下的孩子

自己明确表示他们不工作是为了照顾家人

妻子正在工作或正在找工作。

根据这些标准,全职奶爸只占全职父母的 5%,这个数字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约五倍,其背后239,000 名父亲。



图源:美国劳动局

虽然从美国劳动局的图中也能清楚地看到全职奶爸一路增加的趋势,但实际数字还是远远被低估了。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统计,如果将标准扩大到:

家有18 岁以下孩子

爸爸没出去工作


数字就会大幅飙升,到2021年,全职爸爸的人数已增至约210万,占所有全职父母的 18%,高于1989年的10%。

在皮尤研究中,23% 的人表示他们退出劳动力市场的原因是为了照顾孩子,而1989 年只有 4% 的人提到看护。

北卡罗来纳大学社会学和性别研究副教授 Arielle Kuperberg 说,一些男性在被解雇或各种原因转为全职育儿后,并不愿意将在家的原因归结为“照顾孩子”,因为挥之不去的社会耻辱感,他们会在调查中给出其他理由。

Kuperberg 发现,去年18岁以下儿童的父亲中有 15.2% 没有工作,这一比例创下历史新高,高于2019年的14% 和1980年的不到 8%。

1/3的妻子收入不低于丈夫,女养家人不断增加

新冠大流行导致远程工作和网课的大规模出现,迫使许多家庭进行新的分工。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到2021年,18岁及以上的男性平均每天花费1.91小时照顾和帮助家庭成员。相比之下,女性为2.39小时,但1.91小时已经高于2019年的1.62小时和2003年劳工统计局开始追踪这些数据时的1.67小时。

当然,根据这点微小的变化很难判断性别角色的转变。

但可以看出来男人干活越来越多,女人干活相对比原来少了。

这很可能是收入演变的一个结果。皮尤报告显示,2017 年,近三分之一的妻子贡献了夫妻总收入的至少一半,高于2000年的 25% 和1980年的13%。



图源:皮尤调查中心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社会学教授詹妮弗·格拉斯说:“多年来,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不断增加,现在已经开始见效。”女性养家糊口人数不断增加。“他们有更稳定的工作,有医疗保险。”

她认为,女性在医疗保健和教育等领域的紧缺技能提高了她们的收入能力,这与男性同行的“通胀调整后收入下滑”形成鲜明对比。

所以吧,她乡堂主觉得:

第一,带娃不是妈妈专属,不能刻板地认识性别角色,收入是硬道理,谁能养家谁出去工作,毕竟家庭是一个整体,全家的利益要通盘考虑。谁主内谁主外也需要灵活看待。

第二,从家庭层面,不经他人苦,哪知他人难,男性多体验“女性工种”,女性多体验“男性工种”,都会弥合男女之间认知的鸿沟,促进家庭的和谐。

第三,全职奶爸的队伍不断壮大是好事,性别角色越灵活,说明社会包容程度和文明程度越高,希望有更多的爸爸解放思想,丢掉包袱,回家带娃。





参考链接: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2-11-29/more-men-ditch-jobs-to-become-stay-at-home-dads-and-care-for-kids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