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习近平终于完成对中央政法委的清仓见底(图)

6Park 时事 2 months



中共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訚柏

如今的陈一新已经被宣布接替了新任中央政法委书记陈文清空出的国家安全部部长职务,未来是否还有机会晋升非政治局委员出任的副国级职务有待观察,但目前以国家安全部部长身份同时兼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的状态不会待续太久。事实上,已经有中共内部人士早在二十大召开之前,即已经把未来陈一新政法委秘书长职务的最可能接班人选放在了新任副秘书长訚柏身上。

而这个訚柏是在二十大召开之前的七月中旬才奉调中央政法委,接替孟建柱余党景汉朝的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职务。当时的中国长安网“领导·机构”一栏最先对外披露。

就在这个訚柏进入中央政法委的前一个星期,中共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受贿、操纵证券市场、非法持有枪支一案在长春开庭审理,孙力军被控受贿6.46亿元。

关注过孙力军案件的读者和听众相信都对此前中共当局加给孙力军的政治罪名更感兴趣。孙力军2020年4月被查,次年9月被双开。双开通报中指出,他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政治安全。

通报中还说他“严重破坏公安政法系统政治生态”。自此,中共当局便抛出了“孙力政治军团伙”的定义。相当于上个世纪毛泽东时代的“反革命政治集团”。

我们都知道,截止目前被公开点名为“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的那几个人都已经先后被判处了最高为死缓附加终身监禁的刑罚,即中央纪委2022年度反腐大片《零容忍》中被逐一点名出镜的5只“政法虎”:江苏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上海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龚道安,重庆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邓恢林,山西省原副省长、公安厅原厅长刘新云和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傅政华(曾历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司法部部长)。

而截止目前还没有被对外公开点名,但内部已经先后做了免职处理的,就包括孟建柱在位时一手提拔到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岗位上的,今年7月被訚柏顶替的景汉朝,以及在中共二十大闭幕后,陈文清接替中央政法委书记职务的当天即被宣布免职的白少康。这两个人虽然都不是此前的十九届中委,但前者是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及专门委员会副主任,后者则是十九届中纪委常委,双双都是正部长级。

而就在今年7月訚柏上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景汉朝被宣布免职的一个星期后,陈一新曾以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身份在中共《学习时报》上发表了重头文章,《把捍卫“两个确立”做到“两个维护”作为政法战线政治建设的根本要求》,文章内容中的重点的重点就是“政治建设最急迫的问题是彻底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切实优化政法机关政治生态”。

陈一新的文章中还强调:开展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以来,各地各有关单位高度重视并取得了良好成效,但“清毒”任务还艰巨复杂。孙力军政治团伙是严重危害党肌体健康的毒瘤,流毒影响到一些地方和部门政法干警。所以我们务必保持清醒头脑,正视“毒症”之重、“毒灶”之广,坚决避免出现肃清流毒影响“翻篇过关”“事不关己”“冷热不均”等消极现象。决不能“脚踩西瓜皮”,决不能“雨过地皮湿”,务必抓紧抓实抓到位。“人、事、案”排查处理要到位,全面排查与孙力军政治团伙密切接触交往的重点人员,严肃查处违纪违法行为。

其实,就在陈一新这篇文章发表之前的去年12月,陈一新就已经在“全面彻底肃清孙力军等人流毒影响”的内部讲话中,要求“见人见事见案,要清仓见底”,以回应中央督导组一组组长张轩的“严格要求”。

今年5月20日,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发表了《薄熙来的女副官咸鱼翻生 张轩独受习近平政治青睐》一文,介绍了习近平当年在考察薄熙来领导的重庆市时当面夸赞过的“熙来同志的女副官”张轩是如何被委任为向习近平直接负责的中央政法机关督导一组组长要职的。

这个督导一组的任务当时被明确为四个副国级单位,即中央政法委机关、公安部、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张轩虽然只是正部长级干部,但被她“督导”,当面聆听她传达“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的包括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时任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赵克志,以及最高检察长张军和最高法院院长周强。

截止去年12月底,张轩“督导”的中央政法委的“清毒”工作已经告一段落,张轩本人还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法委教育整顿检查验收暨肃清流毒影响督办检查专题会”,时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景汉朝和白少康都还出席了会议,给人以“考查过关”的感觉。没成想还是赶在随即而来的二十大人事换届的过程中被先后踢出了中央政法委。无论未来接替陈一新政法委秘书长职务的会是訚柏还是其他什么人,反正是到目前为止的中央政法委的秘书长和副秘书长,全部都是与孟建柱毫无瓜葛的习近平的“自己人”。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笔者第一次注意到訚柏这个名字,是去年年中习近平到青海省考察之后不久的事情。一位在当地任职的干部对外透露习近平在这次考察期间对訚柏的评价颇高,考察行程中还专门抽出十几分钟听訚柏讲他本人所属的纳西族和云南境内藏区的情况。听訚柏说自己是1969年生人,习近平还鼓励了他一句:“年轻有位,好好干!”

而当时的訚柏在习近平面前的“政治过硬”表现,可以参见我们自由亚洲网站上去年6月刊登的报道文章,《习近平视察青海藏区 地方官抓人、作秀》。文章中揭露:习近平在建党百年前夕到青海藏族自治州视察,强化关心少数民族形象。境外藏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当局加强维稳,抓捕至少二十名藏人,另外政府还补助治装费上演藏人光鲜亮丽鼓掌迎接的大戏。

习近平对在场民众说:“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都是兄弟姐妹……,中华民族要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但事实真相正如在台西藏人丹增南达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透露的那样:当地政府为迎接习近平,两周前就开始抓捕他们认为“危险”的藏人,并且对习近平要去的地方,做高规格维安和净空,严控藏人不能带手机、不能随便照相、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光果洛一个地方就抓了二十多人。有僧人、学生、学者、做意的、上班族等。抓人不需要理由,“他觉得你看起来危险就抓,他不会提供你什么理由”。

丹增南达表示,习近平在中共建党百年前夕到藏族自治区,是为拢络、统战和取暖,要保住自己的政权,不是真心要关心西藏人。官媒宣传镜头下,藏人热烈欢迎都在演戏。“行程中就安排藏人表演拍手,很正常,规定一定要去,会选一些人穿特别的藏服欢迎习近平,像一些被选到的公务员、团体代表,表现愈支持领导人的,有奖金、红包、电视、家电等各式礼物可领。”

从中共央视的视频中可见看到藏人穿的都像全新的藏服和帽子。丹增南达说:“当地政府补助的,自己去做发票给政府,或政府做好提供给你,结果就是要看起来最漂亮、最庄严。”

而如上为保证习近平到访的“绝对安全”和为习近平所做的所有表演的总导演,就是时任青海省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訚柏。而这个訚柏当初被从云南省“交流”到青海省,被看中的就是他此前以云南省政法委副书记兼省维稳办主任背景出掌云南省的藏族自治州之后铁腕治藏的“坚定和果敢”。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这个訚柏是纳西族人,大学本科是西南民族学院。从政之后先后担任过少数民族地区的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下属县级市的副市长和下属县的县长及县委书记、楚雄彝族自治州的中级法院院长、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的州委书记、青海海西蒙古族和藏族自治州的州委书记等职务。可谓中共政权对少数民族地区“以夷制夷”的典型代表人物。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这个訚柏当初被青海省委派到海西蒙古族和藏族自治州主政时,是以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身份兼任该州州委书记的。如此任命的大背景是,此前的时任青海省副省长兼海西州委书记和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的文国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说起来,和訚柏同龄的青海当地干部文国栋也曾经是“年轻有为”,此前仕途顺利,32岁时出任青海省门源县委书记,曾被中央媒体宣布为青海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 此次被宣布接受调查时,距其升任青海省副省长、晋升为副部级官员仅46天。

今年年3月29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文国栋有期徒刑十一年。法庭认为,文国栋犯有受贿罪,但鉴于他有自首行为,受贿37万余元系未遂,认罪悔罪,积极退赃,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对其从轻处罚。

说起来,去年6月习近平考察青海期间的人事考察的重点本是时任青海省委书记,当地干部出身的赵乐际当年担任青海省委书记期间的大秘王建军。结果是王建军的表现令习近平失望,訚柏则不失时机地被习近平相中。

接下来,还不满64岁的王建军被宣布“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青海省省委书记,此前是从中央部委“交流”到地方的信长星从省长递升为省委书记。

信长星担任青海省委书记的两个月后,訚柏被宣布交出青海政法委书记兼职,成为省委专职副书记。又过了两个月,信长星在给訚柏举行的欢送会上称赞了曾被习近平夸耀过“年轻有为”的訚柏“前途远大” 。

初到中央政法委的訚柏暂时还是在几名副秘书长中排名最后。但二十大之后在宣布陈文清以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身份兼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同时,訚柏即被宣布为第一副秘书长。10月31日,陈文清首次主持召开中央政法委员会全体会议,在会议上宣布了中央政法委机关的内部工作分工,訚柏负责协助陈一新主持中央政法委机关的日常工作,并兼任中央政法委机关党委书记。

而在把孟建柱的最后一个余党白少康也逐出中央政法委机关之后,排名在訚柏之后的两个副秘书长都比訚柏年长。其中王洪祥生于1963年,比訚柏年长6岁,是在最高检察院从书记员开始一步步爬升上去的,2017年3月被从最高检察院政治部主任职位上平调至福建省任省委常委兼省政法委书记,两年后回京,进入中央政法委。据信已经是明年三月召开的十四届全国人大的常委候选人。

我们在过去的相关节目中已经介绍过,现任中央政法委书记陈文清当初也是被安排到福建省任职,担任过福建省委常委兼省纪委书记。

而相比于王洪祥的到福建省短时间“镀金”,中央政法委的另外一位现任副秘书长林锐则是福建生福建长。公开资讯显示,林锐,1967年8月生,是福建闽侯人,长期于福建工作,是王小洪的旧部。历任福建省公安厅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副处长、泉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挂职)、省公安厅网络安全保卫总队总队长,泉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等职。

王小洪2013年8月从厦门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调任河南省公安厅厅长后,林锐同年10月从泉州市公安局局长调任厦门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

林锐任福建省公安厅网络安全保卫总队总队长时,同是福建籍的王小洪是时任省公安厅副厅长。

2018年3月,王小洪被宣布为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长(正部长级)。3个月后,林锐进京,被宣布为公安部部长助理。2018年10月,首位出自中国公安部的国际刑警组织主席、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被查。一个月后,林锐升任公安部副部长。

2022年5月,林锐被宣布调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两个月后,訚柏进入。同月,王小洪接替了公安部长职务同时成为中央政法委副书记。至此,“刀把子”总算完全掌握在习近平自己人的手里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