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跟苹果杠上了!科技圈世纪大战一触即发?(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2 months

马斯克要和苹果“开战”了?他和苹果之间的紧张局势正在酝酿。

周一,马斯克在一系列推文中指责苹果威胁要从其应用商店中下架推特,而没有说明原因,并抨击苹果的所谓审核制度,以及30%的“苹果税”。

马斯克在一条推文中写道,苹果“已大部分停止在推特上投放广告”,并补充道:“他们讨厌美国的言论自由吗?”



在另一条@了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的推文中,马斯克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斯克提到了批评苹果的人士的担忧,即苹果没有提供足够的信息,来说明为什么某些应用程序和内容会被App Store下架。他在推文中问道:“苹果还审查了谁?”

据报道,苹果去年在给国会的一封信中表示,它已在2020年因不良内容从其应用商店中下架了3万多款应用程序。



在另一条推文中,马斯克补充道:“苹果也威胁要将推特从其应用商店中撤下,但没有说明原因。”



马斯克向他的1.19亿粉丝发起了一项民意调查,询问“苹果是否应该公布其采取的所有影响其客户的审查行动”。



在调查发起一小时后,投票结果非常倾向于“是”。



马斯克还明确表达了他对苹果垄断的看法。他回复推特用户援引的一条抨击苹果垄断的视频,说:“就是的”。

这条视频是游戏开发商与发行商Epic Games发布的一段恶搞苹果著名《1984》“超级碗”广告的视频,当时Epic Games热门游戏《堡垒之夜》(Fortnite)被苹果从其应用商店下架,引发了一场诉讼大战。



马斯克也一度表达了他对苹果App Store垄断定价模式的看法。他贴出一张图片,图中一辆汽车行驶至十字路口,继续向前行驶意味着“支付30%(pay 30%)”,向右拐则意味着“发起战斗(go to war)”。

但几小时后,这条推特被他删除。

他问道:“你知道苹果对你在App Store上购买的任何东西都被秘密征收了30%的税吗?”



与苹果解不开的“结”

自马斯克上个月接掌推特以来,推特一直面临广告商的撤出潮。

继亿滋、嘉士伯、联合航空和通用汽车等其他品牌暂停在推特上的广告,该平台最大的广告商之一苹果也在削减广告投放。

根据广告测量公司Pathmatics的数据,在11月10日至16日期间,苹果在推特上的广告支出估计为13.16万美元,而在马斯克完成推特收购前的一周,苹果在推特上的广告支出为22.08万美元。另据MediaRadar的数据,苹果今年迄今已经在Twitter上投入了近4000万美元的广告,占其社交广告支出的80%以上。

据报道,苹果一直是推特最大的广告商之一,后者有一个完整的团队专门帮助公司维持与苹果的关系。对于推特而言,与苹果保持关系也尤为重要,因为苹果的应用商店是用户下载该社交软件的主要方式之一。

而上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账户的恢复促使一个民权活动家联盟表示,他们正在敦促推特更多广告商发表声明,将他们的广告从Twitter上撤下。

其实,除了Twitter之外,马斯克的特斯拉与苹果的恩怨由来已久。

在2020年底苹果造车消息曝出后,特斯拉股价当天随即下跌6.49%,市值蒸发427亿美元,约合2800亿人民币。

苹果造车传闻还勾起了马斯克的旧恨,他曾说:“在Model 3项目最黑暗的日子里,我曾试图找到蒂姆·库克,讨论苹果收购特斯拉的可能性(以我们当前市值的十分之一)。他拒绝参加会议。”

而拒绝收购特斯拉的苹果,转头就加大了自研汽车的进度。苹果挖角特斯拉工程师也曾引来马斯克嘲讽,他说:“苹果只能招我们不要的人,我们把苹果戏称为‘特斯拉坟墓’。如果你在特斯拉干不下去,那就去苹果吧。我可不是在开玩笑。”不过实际上,特斯拉也从苹果挖人。

在马斯克执掌推特后,其与苹果之间的紧张局势不断升级。

马斯克希望通过订阅服务Twitter Blue增加公司的收入,同时向网站开放更多的“言论自由”。过去几天,推特不仅恢复了特朗普的账户,以及喜剧演员凯西·格里芬和美国众议员马乔丽·泰勒·格林的账户。

但马斯克对Twitter的计划可能会使其与两家最大的科技公司苹果和谷歌发生冲突。

按照马斯克的目标,他希望推特未来一半收入来自其未来订阅收入。但多年以来,苹果和谷歌都会从应用内部购买中抽成15%-30%。

如果以推特2021年营收50.8亿美元来粗略估计,这意味着未来推特将有数亿美元的收入将最终流向苹果和谷歌——这对苹果和谷歌来说只是一小部分收入,但对推特来说可能是巨大的冲击。

就在上周,马斯克在推特上抱怨了谷歌和苹果向推特等公司收取过高的应用商店费用。

更重要的是,更多的“言论自由”可能违反苹果或谷歌的应用程序规则,从而减慢公司的运行速度,甚至导致Twitter被谷歌和苹果从应用程序商店中踢出。

这是有先例的。据报道,苹果和谷歌在2020年封杀了一个规模小很多、倾向保守的网站Parler,原因是该网站上的帖子宣传了当年1月6日的美国国会暴动,并呼吁使用暴力。

在苹果,下架知名应用程序的决定是由一个名为“执行审查委员会”的组织做出的,该委员会由Phil Schiller领导,而就在上周末,Schiller删除了自己拥有数十万粉丝的推特账户,观察人士不认为这是一个好兆头。有媒体表示:“我们现在似乎知道了苹果App Store负责人对新推特的看法。”

上周六,马斯克在回复网友时表示,要是Twitter被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下架,就自己造手机。

他说:“我当然希望事情不会变成那样(自己造手机),但是,是的,如果没有其他选择,我会自己造替代手机。”

对此,有网友表示支持,认为马斯克造手机会提供更多的选择,并且正如视频播客节目Liz Wheeler Show的主持人Liz Wheeler所说:“如果苹果和谷歌从他们的应用商店移除Twitter,马斯克应该生产自己的智能手机。一半的国家会乐于放弃有偏见的、窥探人隐私的iPhone和安卓手机。”

更有网友认为马斯克是唯一能够成为与苹果正面竞争的人。

避开“苹果税”,马斯克可以有哪些选择?

如果想要避免“苹果税”和“安卓税”,马斯克有一个选择,就是采取类似Spotify的做法:直接在其网站上提供9.99美元的较低价格,这样就可以绕开苹果的抽成;同时,直接在iPhone应用程序中订阅的用户则需要支付12.99美元,实际上覆盖了苹果的抽成费用。

或者推特可以更进一步,像Netflix一样:Netflix从2018年起就完全停止了通过苹果提供订阅服务。

换言之,马斯克可以直接在推特网站上以更低的价格出售“蓝V”认证订阅服务,并直接向他超过1.18亿的粉丝发推文称,“推特蓝V”只能在推特网站上买到。

这一招可能会奏效,帮助其绕开应用商店的抽成费用,但这也意味着推特将不得不删除在应用程序内部通知用户订阅信息的选项,而这些选项通常是用户最有可能做出购买决定的地方。

此外,苹果还制定了详细的规则,规定互联网公司在告知用户其他付费方式时,应用程序可以链接到哪些内容,而这会增加用户付费的繁琐程度。

正如Netflix的应用程序所说:“你不能在应用程序中直接付费订阅Netflix。我们知道这很麻烦。”

推特能躲过下架风险吗?

推特前信任与安全主管罗斯表示,如果苹果和谷歌以相关问题袭击推特,那将是“灾难性的”。他指出,推特在提交给SEC的文件中,早已将应用程序审查列为一项风险因素。

苹果和谷歌可以因为各种原因删除应用,比如应用存在安全性问题,以及它是否遵守平台计费规则;同时,当推特想要发布新功能时,应用程序审核流程可能会推迟其发布计划,造成运营混乱。

过去几年里,应用商店开始更加严格地审查那些开始逐渐演变为暴力言论,或缺乏内容审核的社交网络的用户生成内容。

而马斯克本月解雇了许多推特的内容审核员,更进一步加大了推特出现所谓“有害内容”并遭致应用商店审查的风险。

但分析人士认为,苹果和谷歌不太可能想要卷入一场关于哪些是有害信息、哪些不是的艰难争斗。这可能最终会招致公众监督和政治辩论。应用商店有可能只是推迟批准新版本,而不是威胁要完全删除应用。

据报道,马斯克曾谈到允许用户付费观看用户制作的视频,前员工认为这将导致该功能被用于成人内容。推特目前允许成人内容,这可能会让它更直接地进入审阅者的视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