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这个冬天很难熬,欧洲政界的穿着都在变了(组图)

6Park 时事 2 months, 1 week



资料图

以前,对西方的一个印象,就是办公室的空调特别足。夏天够凉,不穿衣服你都禁不起冻;冬天够热,你穿短袖都不会嫌冷。

但一场能源危机,让欧洲人,尤其是欧洲政界的穿着都变了。

反正,在德国议会,很多官员议员都穿着大衣、羽绒服上班了——不是到办公室就脱掉外套,而是一直穿着上班,即便这样,这些习惯了室内温暖如春的政治人物,还是抱怨太冷了。

冷到什么程度呢?



看德国媒体的表述和照片,德国财长林德纳不再是西装革履,而是西服外套下,穿着黑色高领毛衣,还是这样感觉暖和些。

德国住房、城市发展和建设部长盖维茨,更是屋内大衣不敢脱,一直围着一条大围巾。绿党议员屈纳斯特也是围巾裹身,衣领竖起。



反正,哪怕是德国议会,对一些议员来说,围巾是标配,大衣能不脱就不脱,什么西装革履、职业套装,在寒冷之下见鬼去吧。

总理朔尔茨努力还要保持风度,其他议员更要的是温度。

即便这样,屈纳斯特还是忍不住抱怨:“我穿着羽绒服坐在办公室里,不停地来回走动,但没过多久,我的鼻子还是冻得冰凉。”



为什么这么冷?

有个别供暖设备故障的缘故,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能源危机。为了节省天然气,德国下令调低了冬天取暖温度,按照德国政府的新规定,这个冬天,德国室内供暖温度不应高于19摄氏度。

19度,对这个世界很多地方来说,其实都不冷了。但对习惯了冬天室内温暖如春的西方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噩梦。

以至于屈纳斯特就发推抱怨:“我坐在办公室里,穿着大衣,喝着第三杯热水——为了温暖我的双手。我怀疑这有没有19度,下周我会带着毯子、热水袋和帽子过来。”



别忘了,屈纳斯特还是绿党成员,她都忍不住这样抱怨,德国会是什么情况呢?

有德国学生就讽刺她说,“我们学校已经是第三个冬天在经历这些,谁在乎呢?政客们不知道……去年我们教室最低的温度是13度。19度是我们的梦想。”

德国的冬天格外寒冷,法国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贯总是西装革履的马克龙,最近的衣着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为了省气省电,法国人也在号召多穿衣服保暖。于是,最近在很多场合,马克龙也不衬衫领带了,带头穿起了高领毛衣。



让欧洲人尤其愤怒的是,欧洲在承受乌克兰危机的后果,俄罗斯断供了欧洲的天然气,但美国却以三四倍的价格卖天然气给欧洲,一艘美国LNG船到欧洲就可赚1亿美元,以至于马克龙都忍不住痛骂,“这可不是友谊的真谛”。

德国总理朔尔茨不久前也感慨,西方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稳定的增长、低通胀和高就业率”的美好时光,已经成为过去。

但更糟糕的可能还在后面。看到《经济学人》的一个预测,欧洲今冬可能有7.9万至18万民众冻死,超过俄乌冲突导致的直接死亡人数。而且,这场能源危机,可能还要持续多年。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很多时候,更怕背后一刀。不得不说,这个可怕的世界,欧洲成了最大的冤大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