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花2亿做核酸,财政太难,还有张核子们搞事(图)

大鱼新闻 财经 2 months




阳性,阳性,阳性。

最近,在全国好几个城市出现了核酸工作人员的阳性案例,分别涉及兰州、重庆,均为疫情高发区域,兰州被确认,而重庆被辟谣。

核酸的风吹草动,都比较容易牵动人心,核酸公司挣钱多,造假案例不少,这些天搞得民怨沸腾,不过说句实话,对基层的采样人员来说这就是个工作,他们赚的不仅是辛苦钱,还要承担感染风险,在利润分配环节,他们甚至达不到“喝汤”的标准。

Choice数据显示,核酸检测概念板块中,人均薪酬的中位数大约在18.8万元左右,折合月薪大约1.6万左右,算是一份比较好的工作了。但这里面差别很大,比如硕世生物有178位销售人员,2021年获得的总薪酬为2.69亿,平均薪资达到了151万。



当然了,这里面也有鄙视链:管理>销售≥研发>基层员工

比如今年新上市的康为世纪,其平均薪酬在19.55万左右,但在分类薪酬支出中,管理人员的平均薪酬大约是43万,销售的人均薪酬是16万,而研发人员的人均薪酬是15万。

至于采样人员呢,并不在员工范围内,因为他们都是外包,按被采样人次数算,单价是4-6元/人次。公司的总支出仅为318万,外包公司再剥一层皮,那么留给一线人员的收入,就更少了。

坊间之前流传,核酸采样员“日薪1000元”供不应求,这个说法是咋来的呢?最早一批传染性比较强的毒株流行期间,部分机构确实能达到这个价,但是现在,随着毒株的毒性减弱,核酸采样的薪资也普遍下调。

目前,薪资的中位数大约是7000元,有证书的薪资要高一点,没有证书的,薪资要低一点,而如果是全员核酸期间来支援的医护人员,日补贴20元,聊胜于无。

也就是说,即便是超额利润,仍然到不了一般人手里。只有熬到管理层,才能真正吃到核酸的红利。



这些公司这么挣钱,得有不少付钱的主,主要就是地方政府了。

地方的财政紧张,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按自然口径算,基本上以负增长为主,上半年能够达到财政盈余为正的省份基本没有,各省有各省的难处,原本财政收入的大头土地收入锐减,还要赶上财政支出上扬,大家都是能省则省。



此前很多省份为了财政,开源节流,有砍公共交通的,有卖地方景区、食堂等承包权的,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得靠中央的转移支付,2022年的转移支付预算,目前就达到了97975亿元。



紧张是没办法的,有机构测算,每天有8300万人的核酸需求,即便按目前混检最低价2.6元/人来计算,光核酸的花销,就要2.15亿元。

各地并未公布核酸具体花销,拿北京为例,简单地估算一下:

2022年的常规核酸要求是“72小时核酸”,也就意味着三天一检测,北京有2188.6万人口,每人全年需要检测122次,每人次2.6元,那么一年内的核酸支出就达到了69.4亿,这还没有算疫情高峰期的每日一检。

2021年,北京市政府卫生支出784亿,那么也就意味着,仅全年核酸支出,能够占到政府卫生支出的10%以上,而实际上,这784亿要用于医疗卫生管理、公立医院、中医院、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公共卫生、医疗保障、药监等多方面。

核酸的支出越高,那么对于地方财政的压力就越大,所以不少地方不堪重负,曾经取消了免费核酸政策,转而核酸由个人负担。但是,在疫情蔓延期间,他们又不得不取消,担子再次落到地方财政身上。

而且,核酸检测亭等硬件设施,也需要财政支持,比如市面上不少核酸检测亭,由地方政府采购,然后将硬件和检测服务,打包给第三方检测机构的,基本上是半卖半送了,还有一部分核酸亭,干脆就是央企、国企以及慈善机构捐赠的。

没办法,这个是刚需,即便是日后回收,折旧还是报废,都是另说。

其实北京的财政状况还属于优秀一列,有的小城市已经开始拖欠核酸检测机构的费用。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花钱的主使劲撑着,最近大把城市推出了方舱债,也就是借钱建方舱,公务员都降薪了,也实在拿不出积蓄建方舱了。

但赚钱的主肯定维持现在局面,毕竟时间越久,他们挣得越多。

而且偏偏这其中还有不少人显示出了卓越的商业能力。

前几天,兰州卫健委发了一份通报,计划转运的阳性群众中,发现了核酸阴性人员,查明原因后,是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工作人员将阳性数据录入到阴性人员信息包中。

随后大家发现,这个兰州核子华曦,居然是个“空壳公司”,今年8月份突击成立的,注册资本1000万,但是实缴资本为0,刚成立就拿下了兰州市核酸检测的单子。

然后,仅3个月,就出了这样的事情,而仅其监事张姗姗,就在38家企业任职,而任职企业基本上都是核酸检测公司,而其名称基本上为“核子”、“华曦”或者“核子华曦”,俨然一个核酸检测大佬。

大佬很神秘,但天眼查信息显示,兰州核子华曦的控股股东是核子基因,实控人为张核子。



根据其官网简介,张核子也是一位基因方面的专家,主要研究基因芯片,而核子基因原本也只是一家做基因检测的公司,尤其是隐私检测,比较在行。

但公司迅速壮大,靠的是核酸。

疫情以来,它们迅速切入核酸这个市场,实验室遍布了全国各地,今年4月份的时候“累计检测人数突破7亿人次”,如果按2.6元的最低标准来计算,核子基因的在核酸检测上的营收也超过18.2亿了。

有人看了他们各地开公司的时间,真是预判精确,基本公司成立就赶上当地疫情升级,这预测能力真是令人感佩。

如果合理中标,能提供好的服务,估计很多人也就眼红而已,偏偏核子华曦被处罚的历史也不少,济南华曦在2020年4月份因为“未将感染性医疗废物置于专用包装内”被罚,在2021年河北邢台曾谎报全员阴性,随后深圳卫健委也曾对核子基因展开了调查,不过后来没了下文。

仅在今年,核子基因就新设立了16家核酸检测公司,其中西宁核子华曦为11月12日成立,在兰州的事情发生后,西宁方面说,该公司在西宁没有拿到核酸检测订单。

抗疫三年,身心俱疲,大家的钱包也日渐入不敷出,最关键的核酸检测上不出错,疫情的阴霾才能早日散去。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重大的公共健康事件,现在看起来,大赢家是那些独具慧眼迅速杀入核酸领域的公司,这行业既不需要极高的研发成本,也不需要考虑销售的问题,赚钱到手软。

但,这样真的好吗?既然是一个公共健康事件,就提两个建议吧:

1. 核酸企业拿疫情期间的营收去上市,这绝对是该禁止的,这能持续吗?暴利赚一回还不够吗?

2. 对核酸企业的这部分收入征收重税,纳入公共健康管理基金,共同投入抗疫大事,毕竟动辄80%的毛利,多少有点发国难财的意味,这真不合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