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大裁员前奏?DeepMind全面冻结实习生招聘(图)

大鱼新闻 财经 2 months

一向财大气粗的DeepMind宣布,全面冻结实习生招聘!有应聘者直到面试前1小时才知道职位无了......硅谷大厂裁员大潮中,反应似乎最慢的就是谷歌了。在Meta、亚马逊、推特等已经开始挥舞大刀的情况下,谷歌的裁员计划似乎刚刚要起步。

据报道,谷歌前不久开始出台更为严格的员工绩效考核标准,外界普遍推测可能是为未来的裁员做准备。

从哪里开始下刀子合适?亚马逊已经打了个样,先裁那些开销大、赚钱少、甚至是赔本赚吆喝的部门。



谷歌看来看去,最烧钱的好像就是你DeepMind,就从操作最容易的实习生开始吧。

DeepMind当地时间上周五表示,暂时不再招收新的实习生,因为正在重新考虑「长期重点」和「战略重点」如何与实习生招聘计划相匹配。

不过这波操作似乎急了点,很多实习生是在面试前最后一刻才知道,自己申请的职位已经无了。

在美国东北大学读博的赵林风发推表示,他与DeepMind的实习生面试在原定时间前一小时被取消,并分享了他收到的电子邮件的截图。



「看到DeepMind『暂停』实习生招聘并取消了所有预定的面试,而且就在我面试前一小时,我感到很失望和震惊。」



DeepMind:此刻我们决定停止招收新的实习生,此前您约好的面试已经取消。

可以想象,由此遭遇的应聘者不只一位,在其他应聘者贴出的邮件截图中,DeepMind表示,取消面试的范围不仅限于当前职位,如果申请了其他实习岗位,面试也一并取消。



他不禁疑惑,这么大的公司,怎么突然「Duang」的一下,实习生招聘就全面冻结了?谷歌其他部门也这样吗?



另一位在牛津大学读博的「准实习」生在推特上说,她听到这个消息后感到很难过,因为她已经进了面试的最后一轮。

「技术招聘的冻结对我们的打击很大」,她说。



这位小姐姐的简历很是亮眼,本科剑桥三一学院,还到中国留过学,就读于北大燕京学堂,现在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所读博,而且还是阿兰·图灵研究所的研究员。



其实习生计划的另位申请人在推特上说,为DeepMind计划工作本来是「梦想成真」,但由于招聘冻结,他没能完成整个过程。



针对这个「突然袭击」般的消息,还有申请人在推特上表示,你要取消招聘计划能不能提前点通知?他自己是9月申请的职位,到11月也没个动静,也没有收到拒信。

直到前几天才得知所有的实习生招聘都被冻结了。





对此,DeepMind的发言人确认了实习生招聘冻结的消息。

他表示:「我们目前已经暂停招聘新的实习生,因为我们正在审查实习生的招聘计划如何与我们的长期重点和战略重点保持一致。我们正在与所有应聘者进行沟通,并感谢他们迄今为止在这一过程中投入的时间。」

不得不说,在经济衰退迫在眉睫的情况下,几家大型科技公司今年都已暂停招聘新员工或削减其员工队伍。

本月早些时候,亚马逊的一位招聘主管宣布公司正在 「暂停新的招聘」。本月亚马逊刚刚进行了万人大裁员,许多员工对此深感震惊,有的人甚至是从新闻报道中才得知公司裁员的消息。

此前,Meta和Twitter等科技巨头已经陆续进行了大规模裁员以节约成本。

Meta裁掉了约11000名员工,占其员工总数的13%。马斯克在本月早些时候接管Twitter后,几乎立即裁掉了近一半的员工。

在被裁员工集中抱团取暖的匿名职场社交平台Blind上,一位同样遭遇了「突然袭击」的博士应聘者也发帖表示,DeepMind近十年从来没这么干过。



下边有一个回复可能说出了谷歌这么做的原因:DeepMind太烧钱了。

「谷歌的DeepMind就是亚马逊的Alexa,烧钱太多,提出的目标都是不现实的梦想。DeepMind要做AGI,Alexa要做能和人类交流的NLP。这俩目标,这个世纪都实现不了。」



前几天,随着亚马逊的万人大裁员,十年「大宝贝」Alexa语音助手业务已经被砍。

不过,目前看起来,英伟达和微软还在正常招收实习生,目前的招聘信息是大约一个月前挂出来的,至于未来如何,谁也说不准。

眼下这光景,谁知道哪一天就会变成大厂为社会输送的「新人才」呢。





何以至此?

对此,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副教授Dan Wang表示,当大厂开始「削减成本」时,首先会考虑的就是劳动力和广告营销。

Menlo Ventures合伙人Matt Murphy表示,其实在今年年初的时候,一些初创公司和大厂就已经开始裁员了,只不过力度还是太小。

Murphy称,公司一开始会寄希望于通过放慢招聘的速度逐使自己恢复正常。但谁曾想,第三季度的情况比第二季度还要困难得多,这时公司才意识到裁员势在必行。

当然,还有一些就是跟风。

在观察到其他科技界同行,倒也不一定是竞争对手的公司都在裁员时,就会「灵光一现」:现在,时机到了!

此外,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的副总裁兼首席分析师J.P. Gownder还表示,下一个财年的计划也会影响公司的决策。

比如,亚马逊、Meta和谷歌的财年,就是在2022年底或2023年初结束。因此,他们很可能希望现在就把成本从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中剔除,也就是在财年结束之前。

举个例子,你现在解雇一名员工,并给予六周的补偿,这就能减少第一季度的成本。即便把费用增加到三个月,这些员工的工资也会在第一季度末之前从账面上消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