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劲心思想坐牢!日本最好的养老院竟是监狱?(组图)

6Park 生活 2 months, 1 week

“面对着寒冷与饥饿,他有两种选择:第一是承受巨大的精神屈辱,到政府救济机关领取施舍,第二则是进监狱。他经过一番考虑之后,决定去监狱待三个月,这样的决定对于平常人而言,的确无法理解,而对于苏比而言这完全是出于无奈,而且他为达成这一目标,费尽心思”。

——这是美国作家欧·亨利的短篇小说《警察与赞美诗》中所描述的故事,其主要讲述了一个穷困潦倒,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苏比,因为寒冬想去监狱熬过,所以故意犯罪的故事。

但是,当小说照进现实,我们发现这一现象正在日本大规模的上演。



费劲心思想坐牢的日本老人

“只要从便利店顺走一个200日元(11.5元人民币)的三明治,就可以获得两年的监禁,比领养老金靠谱多了”这是一位79岁无业日本老人说的。

自从第一次进过监狱开始,他便发现:“老残监区是一个舒适无忧的养老之地”,从此他便多次故意犯罪,试图在监狱里“养老”。

但这并不是个例,根据日本警方公布的数据,在日本犯罪率逐年下降的大背景下,老年人犯罪率却逆风而上。且在发达经济体中,日本是老年囚犯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



日本公布的《犯罪白皮书》显示,其刑事犯罪呈现高龄化态势,2019年,其65岁以上的犯罪人群占比达到22%,达4万2463人,创历史最高记录,即5人当中至少有一名65岁以上的老年人。

此外,从再犯人数来看——65岁-69岁人群中,再犯者比例高达53.8%,70岁以上的再犯者比例高达50.7%。也就是说,高龄者犯罪者近半都会在出狱后再犯。



各位读者可以思考一下这个数据背后隐藏的血淋淋的真相——这些老人真的是“热爱犯罪”吗?这么高的再犯率背后,是不是反映着他们从监狱回归社会后,已经无法在社会中立足下来,所以才被迫再次回到监狱中呢?

从犯罪类型来看,盗窃罪在日本全年龄段的占比只有30.8%,但是随着犯罪年龄的上升,盗窃罪的占比呈现明显的上升趋势,65-69岁盗窃罪比例上升到了43.1%,70岁以上老人的盗窃罪犯罪率更是高达62.6%!

对于70岁以上的老人来说:盗窃,可能是他们老年生活中最后的体面了吧——毕竟,这或许是对社会的影响最小的一种犯罪行为。



从盗窃物品的金额上可以进一步佐证这一点,日本盗窃案中有40.3%的是未满1千日元(大约65元人民币),七成以上的盗窃金额不超过200元人民币。



总结一下,这些老人大多为昭和中后期(1950-1960)的昭和男儿们,其为了日本经济的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但是由于目前生活负担过大,其不得已“晚节不保”,在晚年时通过轻度犯罪来进入监狱养老,只求能够在这世上多活几年。。。



监狱生活能给日本老人带来什么?


那么日本老人“锒铛入狱”以后,其生活条件如何呢?

首先,处于人道主义关怀,日本老人在监狱中只需要从事强度相对较低的劳动即可。



日本监狱还会提供针对老人身体健康的营养餐,浴室也会安装扶手栏杆。





最后,日本监狱还会提供相对齐全的药物,并定时免费发放给老人。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一日三餐有人管,生了病也不发愁,全天候有人伺候,某种程度上来说,日本的监狱简直就是“国营养老院”。

此外,据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9月1日报道,日本监狱正在调整以应对服刑人员老龄化问题,为了遏制服刑人员老年痴呆症的发展,府中监狱还引入了几项刺激头脑的游戏。

报道称,在东京西部的府中监狱,一位八旬老人将几个装着彩色豆子的袋子抛在桌子上。在他身后,一名银发服刑人员弓着背坐在电脑前,做算术题和回答小测验,比如“蒲公英是花吗”这种问题。还有犯人正在玩折纸游戏。一名狱警说,重复和练习有助于“刺激他们的头脑”。

今年6月,日本政府决定修改刑法,将此类项目引入全国各地的监狱。

整体来看,监狱生活至少保证了日本老人基础的“衣食住行”,除了自由受到限制外,日本老人在狱中的生活可能比其在社会上工作的生活质量更高。



高度的老龄化使得日本社会压力沉重


我们虽然都知道日本的老龄化程度很高,但是具体分析数据来看,其实际情况比我们想象中的更糟糕。

首先,从老龄化程度来看,据世界银行数据,截至2021年日本老龄化程度(通过65岁以上人口数/男女总人口数计算)达到28.7%,明显高于全球其他国家,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倍以上。



而且从历史数据来看,日本的老龄化情况自1990年后长期处于快速上升的状态,过去30年中,日本的老龄化程度上升了16.8个百分点。



从社会负担的角度来看,日本老年人对社会造成的压力也明显强于其他国家及地区。截至2021年,日本老年人抚养比达到48.6%,明显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

100个日本成年劳动人员就要负担48.6个老人的生活,这还不包括子女的抚养比例!



从日本的财政支出也能看到注意端倪,据IMF数据,截至2020年,日本财政支出中对老年人社会保障项目占其GDP的比重快速上升,近15年内上升了2.45个百分点到了11.39%。这也就是说日本对于老年保障项目的开支占到了其GDP总比重的十分之一多。



更令人担忧的是,与日本老龄化日益严重相反的是,随着社会劳动人口下降,经济增速放缓,日本能够提供的养老金总量在持续下滑。

首先,从总量来看,日本国家、居民、企业资产负债表中关于养老项目的总额已经连续17年近乎“停滞不前”,也就是说,面对着日益增长的老龄化人群,日本国内几乎可以说是“无能为力”去负担。



从更动态度数据来看,日本目前养老信托总额已经出现了下滑的趋势,说明日本养老信托基金已经“入不敷出”。



从福利设施的角度来看,目前日本的福利设施新增速度也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未来恐怕更难负担日本老人的日常生活。



整体来看,日本老龄化情况十分严重,其老龄化程度、老年人抚养比均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倍以上,针对老年人的财政支出占GDP比重也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反映日本对老年人口的负担能力相对有限。

此外,随着日本经济增速放缓、劳动人口下滑,日本养老金资产总额已经停滞不前了17年,信托基金早已入不敷出,新增福利设施的速度也在逐步放缓。

可以预见的是,按此情况继续发展下去,日本老年人的生活将会愈加艰苦,这也是越来越多日本老年人宁愿蹲监狱“养老”的重要原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