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记者有口福 “百元自助餐” 史上头一回(组图)

6Park 生活 2 months, 1 week

“世界杯专属自助餐”,这味道嘛……



这次采访卡塔尔世界杯,我有点“头大”。尽管之前已连续现场报道过5届世界杯,足迹也算遍布亚洲、欧洲、非洲和南美洲,但首次在阿拉伯国家举办的卡塔尔世界杯,确实让“老司机”遭遇太多“新问题”。

住宿太贵

第一个新问题,是住宿太贵。记者出国采访,属于临时出国人员,国家有关方面对住宿、伙食等有具体标准。卡塔尔富得流油,我们在多哈出国住宿标准是每晚160美元。原本,这个数字并不低,但世界杯期间,物价飞涨。如果严格按照这个标准,笔者真的只能睡大街……



图说:卡塔尔世界杯的特色之一,球迷入住白色帐篷,但也要207美元一晚。

图说:笔者所在的公寓,是国际足联指定媒体住所。

卡塔尔是世界杯历史上国土面积最小的东道主,只有北京地盘2/3大小,常住人口仅290万人,也就是上海闵行区的人口数量。卡塔尔举办世界杯,吸引约150万人次的全球球迷涌入,当地酒店业接待能力有限,压力山大。

当地政府只能绞尽脑汁,“无中生有”。全世界球迷惊讶地发现:来卡塔尔看球,竟可以住沙漠中的白色帐篷、住海上游轮、住集装箱。无一例外,住宿房间都非常贵。就算是最便宜的白色帐篷,每晚也要200美元——这还是世界杯住宿的“起步价”。

图说:每晚400美元左右的公寓房间,并不包含早餐。

笔者下榻于首都多哈阿尔哈德地区的一个公寓,这里是国际足联指定的媒体接待住宿地。这个公寓专门为世界杯而设计建设,落成一年后始终无人居住。我和《五星体育》4位同行,成为这里的第一批住客,这几天,40个房间已被全球媒体记者“占满”。

这样一套2室1厅的公寓,住上一个月,租金总额竟要2万多美元。按照出国住宿标准,这早已超过世界最贵的德国住宿标准:每晚220欧元。实在是因为心疼,每晚入睡前,我都会告诫自己:一定要尽快入睡,多睡一分钟等于赚了!

历史上第一个主新闻中心

第二个新问题,是媒体服务变化大。国际足联虽然家底很厚,但在举办赛事、媒体服务方面,其实颇为抠门,毕竟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也都是一分一分省出来的。在卡塔尔,笔者发现,脑洞大开的东道主,直接颠覆乃至重构了世界杯的媒体服务流程。

图说:MMC,就是主新闻中心的意思,过去只在奥运会有这个媒体工作和服务场所。

首先,卡塔尔世界杯在历史上第一次借鉴奥运媒体运行模式,设置主新闻中心,大大方便全球记者的工作和生活。这时候,必须感慨,最小主办国,小有小的好处。

世界杯的8座球场,环绕首都多哈,互相之间非常接近,最远的也就2个小时车程。过去多届世界杯,主办国幅员辽阔,城市和城市之间相隔甚远,复制奥运会的一站式主新闻中心模式,根本行不通。弹丸之地的卡塔尔却可以,东道主把多哈最先进的展览馆,改造成全球记者之家,媒体服务“一网打尽”。





在这里,想偷懒的记者根本不用去8个赛场,因为在新闻中心就能参加赛前新闻发布会,32强主帅、队员代表主动送到媒体面前;赛后发布会的视频直播,也能在新闻中心轻松搞定,更别说轻松观看全部64场比赛;当然,大多数敬业勤劳的同行,每天都会来这里,因为这是媒体班车的交通枢纽,是前往8个赛场最便捷、最便宜(免费)的选择。

科技太发达

此外,卡塔尔世界杯采用了很多高科技、智能化、信息化的措施,比如电子化媒体取票机、虚拟现场室等。以电子化媒体取票机为例,过去笔者要先申请媒体专用球票,得到国际足联批准后,需要在开赛前一个小时抵达赛场,否则球票资格就会被取消,被国际足联拿走分发给其余没票但进入等待媒体名单的全球同行。过去5届世界杯,笔者经常要赶时间,只为保住来之不易的球票资格。

图说:世界杯历史上第一次实现媒体电子化媒体取票,过去靠人工排队发票。

在卡塔尔,通过设在主新闻中心的电子化媒体取票机,获得球票资格的记者,能提前一天打印媒体球票,早早锁定观赛采访资格。如果记者不去主新闻中心怎么办?也没问题,比赛当天记者在赛事所在体育场的新闻中心内,也能打印领取媒体票。媒体票的外形很小,和球迷购买的门票截然不同;媒体票上还直接打印着记者的名字,避免了过去极少数国家的媒体记者倒卖球票破坏市场……

卡塔尔世界杯,更创造了一个媒体运行的纪录:全球老记第一次在世界杯期间吃上自助工作餐。过去,世界杯举办国幅员辽阔,多个城市相距甚远,媒体记者只能匆匆赶到某一个城市的球场,囫囵吞枣般吃一顿媒体工作餐,往往是面包配三文鱼、土豆配鸡胸等套餐。





图说:笔者23日中午的媒体工作自助餐。

这次在多哈,主媒体新闻2楼设立了媒体工作自助餐,一顿53里亚尔(折合人民币约100元)的价格十分公道,童叟无欺。媒体工作自助餐的品种比较丰富,荤菜、蔬菜、主食、前菜、水果、汤羹、甜品等品类充足,可口可乐等饮料也是放开喝。对此,一名日本同行就说:“媒体用餐方面,北京冬奥会比我们日本奥运会做得好多了,但来到卡塔尔,我认为世界杯的媒体餐饮服务,比奥运会做得好太多!”

新科技、新模式,让我一开始颇为不适应,但这是一种甜蜜的烦恼。笔者相信,随着卡塔尔世界杯赛事的不断推进,我这个“老司机”肯定还会见证带有时代烙印的“新课题”。


相关新闻